解密二战:屠虎驱豹,英国“萤火虫”坦克为啥如此强悍!

解密二战:屠虎驱豹,英国“萤火虫”坦克为啥如此强悍!

再强壮的老虎也会老迈,再迅猛的豹子也会疲乏!

在诺曼底付出惨痛的代价之后,盟军终于获得一块立足之地。但形式依然岌岌可危,德国虎豹们游走在盟军的边缘,随时可能狠狠的将盟军踹下海。但盟军不必再如北非一般恐惧虎式坦克以及那门恐怖的88炮了,因为大兵们有了屠虎驱豹的利刃——萤火虫中型坦克。

1944年8月8日,法国,诺曼底,拉加卢西—圣艾尼昂地区。

在星罗棋布地分散着果园与灌木树篱的田野上,德军8辆“虎”式重型坦克,正沿着158号公路向北奔驰。指挥着这8辆钢铁巨兽的人,正是赫赫有名的德军王牌坦克指挥官——党卫军第101重装甲营的米歇尔·魏特曼上尉。不到2个月前,他曾率部突袭维莱博卡日村,重创一个冒进的英军先头部队,这场战斗也成了德国大书特书的“光辉伟绩”。然而,8月8日的任务,使魏特曼心中充满隐忧——英军刚刚发起代号“总结”的进攻行动,势如破竹地冲开了德军防线。

魏特曼上尉的直觉不无道理。就在德军前线的正面,横亘着英军、加拿大与波兰军队的2个装甲师与2个装甲旅。此时,这些“虎”式正如长蛇般开进英军与加军坦克形成的伏击去。其中,英军第1北安普敦郡骑兵团的一辆“萤火虫”坦克,正隐蔽在“虎”式右侧800多米处的果园内。

在此之前只在靶场上打过六发炮弹的英军炮手乔·伊金斯锁定了目标。“萤火虫”的装甲不足以抵御“虎”的炮击。因此,他每击毁1个目标,就倒车躲进果园,再开出来射击。在如此教科书般的程式下,他用5发穿甲弹击毁了3辆“虎”。随后,英军与加军坦克雨点般的炮弹从三个方向砸过来,魏特曼上尉也在战斗中阵亡。

那么,“萤火虫”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坦克?为什么它能够将不可一世的“虎式坦克”斩落马下?它曾经与希特勒的“虎豹军团”展开过怎样的激烈角逐?

好马配好鞍,“萤火虫”之所以能洞穿“虎”的厚重装甲,全部仰仗的是76.2毫米口径的17磅炮。17磅炮可谓英军皇家兵工厂的杰作,德军具备能与之媲美的坦克炮,但口径与炮管长度要大得多。然而,17磅炮与承载其的“谢尔曼”的组合,却不是那么一蹴而就。

17磅炮是英军为了装备与德军Pak40式75毫米反坦克炮对等武器而研制的产物。这种高初速的火炮有7种型号,其中Mk1型为牵引式反坦克炮,Mk3型为舰炮,Mk2型与Mk4—Mk7型为坦克炮,“萤火虫”装备的是Mk4型与Mk7型。

二战爆发时,英军就与德军展开作战,因此对德军坦克发展的动向也充满警惕:英军认为,德军坦克的技术不会原地踏步,装甲增厚是早晚的事——从这种角度说,给坦克安装一门大威力火炮就成了必需——只是,在很长时间里,英军都找不到适合安装17磅炮的坦克。

原因在于,17磅炮的驻退系统非常巨大,已有坦克的炮塔都无法容纳。最初,英军试图将其安装在“克伦威尔”坦克加长后的车体上,并设计了全新的炮塔,这种坦克(被称为“挑战者”)曾小范围生产了200辆,但官兵们后来发现它的表现笨拙不堪。

这超出了一个人的容忍限度,他们是乔治·布莱迪少校——英军皇家炮术学校的教官,他尝试将17磅炮装入“谢尔曼”坦克炮塔中,他的设想得到了同僚乔治·威瑟里奇中校的支持。威瑟里奇中校动用了与英军高层的私人关系,随后,整个项目进展顺利,不断有设计师参与到这项工作中。

“谢尔曼”的炮塔可以容纳了17磅炮的炮闩,但剩余空间不足以让乘员顺利地完成装弹,为此设计者不得不将炮闩向左偏转90°,但这种做法榨干了炮塔内的剩余空间,坦克上的无线电只能放置在炮塔外面的装甲盒中。

17磅炮的另一个特点是,它的炮弹要比“谢尔曼”75毫米炮的炮弹更长,为此,弹药储存的布局必须重新设计。相对明显的改动是卸掉了“谢尔曼”车体正面的机枪操作手,改成了弹药箱。因此,“萤火虫”的车组人员,就从“谢尔曼”的5人,减少到了4人。少数车组为了“坚持传统”,而没有安装航向机枪位置的弹药箱,始终保持着5人的配置。

基于进行改装的“谢尔曼”的型号不同,以及具体车组的选择不同,“萤火虫”的载弹量为69-78发。实际上,大部分炮弹都位于位置蹩脚的原航向机枪位置与炮塔底板下方,能够即时使用的炮弹只有22—24发,其余都需要暂时退出战斗,才能取出使用。

“萤火虫”成功的另一个因素,在于“谢尔曼”自身,这似乎与众多玩家对这种坦克的印象不符。之所以说“谢尔曼”是一款优秀的坦克,主要在于其优越的通用性与可靠性:17磅炮并非为装入“谢尔曼”而设计,但二者结合后,并没有什么“异体排斥”,反而成了“屠虎驱豹”的利器,就是最有利的证明。

“谢尔曼”机动性强,远比上个铁路平板车都要换履带的“虎”或者最终减速机动不动就出故障的“黑豹”要易于运输、维修。其装甲虽不足以抵御德军坦克火力,但考虑到谢尔曼是一种只有30吨的中型坦克,因此“谢尔曼”的优势是战略层面的,安装17磅炮后,更是解决了火力不足的问题。

“谢尔曼”的型号极为庞杂,其中安装过17磅炮的,只有5种型号。最多的是M4A4,其次为焊接车体型的M4基准型与混装车体型M4。美军曾少量装备过安装了17磅炮的M4A3,加军曾在仿制M4A1的“灰熊”1上加装17磅炮。不过,后二者没有参加过实战。

“萤火虫”的任务目标十分明确,那就是在反攻欧洲大陆的战斗中,猎杀“虎豹”与可能出现的其他德军重型装甲目标。因此,17磅炮就是“萤火虫”最大的意义所在。关于这门性能极端化的坦克炮,还存在各种争议。

17磅炮装备6种炮弹,实战中通常只使用风帽被帽穿甲弹、脱壳穿甲弹与榴弹。在1800米距离上,其最常使用的风帽被帽穿甲弹能击穿呈30度倾斜的111毫米均质装甲。这意味着“虎”的正面装甲,在此距离上也是形同虚设。由于英军炮弹与德军装甲质量的参差不齐,在常规交战距离上,17磅炮的被帽穿甲弹并不总能击穿豹式的车体正面,但击穿炮塔正面尚无问题。如果换成脱壳穿甲弹,“萤火虫”甚至可以在1300米距离上击穿“虎王”坦克的正面装甲。只是,在英军的技术专家们看来,这注定是不可能的一幕:在这个距离上,17磅炮几乎没有命中率可言。

问题在于“萤火虫”使用的脱壳穿甲弹,它重量太轻了,而发射时的火药推力又太强,以至于弹道飘忽不定,这意味着,在使用脱壳穿甲弹时,“萤火虫”只能在450米距离左右开火。但耐人寻味的是,几乎所有“萤火虫”的车组老兵,都认为17磅炮“指哪儿打哪儿”,命中率完全不是问题。实际上,英军官方对命中率的要求有些苛刻。如果说其命中率有些不足,也是在发射脱壳穿甲弹的情况下。

当然,17磅炮也确实存在些许固有的缺陷。17磅炮先后装备的两种榴弹,要么威力不足,要么性能不可靠。直到战争结束,问题也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二战中,盟军坦克遭遇的目标中,有75%不是装甲目标。这意味着“萤火虫”在打击非装甲目标时,效果不如“谢尔曼”的75毫米炮。17磅炮开火时,会产生极大的炮口焰,甚至会点燃炮口下方的草地。巨大的气浪,能掀飞炮口附近房屋的屋顶,造成的视障,也严重阻碍了对炮击效果的观察。这给“萤火虫”带来了巨大的危险。

面对近距离的威胁,“萤火虫”依靠机枪自我保护,这样的武器包括1挺M1919A4“勃朗宁”式7.62毫米并列机枪,与1挺M2HB式12.7毫米高射机枪。与美军坦克兵不同,英军坦克兵不喜欢M2HB,经常将其卸掉,换成另1挺M1919A4,或不装高射机枪。车内标配1支M1928A1“汤普森”式11.43毫米冲锋枪与9颗“米尔斯”36M号手榴弹,作为车组的自卫武器。

和虎式、豹式等被人为赋予绰号的坦克不同,“萤火虫”这一名字的起源一直是个谜。最初,英军简单地称其为“17磅炮型谢尔曼”。在英国陆军部、供应部的相关文件中,甚至没有出现过“萤火虫”的称谓。很可能是某个较早接收了“萤火虫”的英军部队,为其起了这个绰号,随后从此流传开来。不仅如此,英军队这种坦克的称谓也不统一,例如英军第8装甲旅第24枪骑兵团,就称其为“蜉蝣”,而在意大利,士兵们将其称为“打孔器”。

“萤火虫”的产量也一直是个未解之谜。过去有资料显示,“萤火虫”的订单为2100辆,实际生产了一半,也就是1050辆。这个数字完全是错误的。根据不同的出处与产生截止时间划分标准,“萤火虫”的产量有2139辆、2346辆等说法。同时,战地的英军坦克修理车间,经常会将战损的“萤火虫”进行拆卸与拼装,组成新的坦克,而且不清楚这些坦克有没有算入总产量。

二战时期,装备过“萤火虫”的主要国家包括英国、加拿大、新西兰、南非、波兰与捷克斯洛伐克,美军也有少量装备。在英军与英联邦军中,“萤火虫”主要装备装甲师与独立装甲旅,其中,装甲师下辖的4个营级装甲团中,有3个装甲团装备“萤火虫”,只有师属装甲侦察团不装备。

在诺曼底战役时,“萤火虫”的数量还有限,只能做到每个坦克分队(相当于排)装备1辆“萤火虫”。其他3辆坦克为安装的75毫米炮“谢尔曼”。当然,有些部队会将“萤火虫”集中起来,用于在关键时刻封堵德军坦克的突破。

1944年9月之后,每个坦克分队都开始装备2辆“萤火虫”,与其它坦克配合。战争结束时,西北欧战区的“萤火虫”与“谢尔曼”或“克伦威尔”的比例,已经达到了1:1。

在意大利战区,“萤火虫”的混编程度十分复杂,与75毫米炮型、76.2毫米炮型、105毫米榴弹炮型“谢尔曼”都进行过混编。弹药的互不通用,无疑也会成为军需官的噩梦。

无论英军还是德军,都意识到了“萤火虫”是高价值目标,英军也想出了各种办法,去隐藏或伪装其修长的17磅炮炮管,力图使其看起来更像“谢尔曼”。根据英军与英联邦军的统计,“萤火虫”的损失率也确实要低于“谢尔曼”或“克伦威尔”。但是,真正起作用的并非炮管的迷彩或伪装,而是特殊的战术。在打响战斗之前,中队长或分队长会侦察战场,寻找能够掩蔽坦克的位置。战斗开始后,“萤火虫”进入隐蔽阵位,掩护其他坦克前进。德军坦克开火并暴露目标时,“萤火虫”就将其消灭。其他坦克攻占前方区域后,“萤火虫”再从掩蔽处开出来跟进。如果其他坦克已经开出了“萤火虫”的掩护范围,“萤火虫”也会开出阵地进行掩护。

1944年6月6日,盟军登陆诺曼底,吹响了反攻欧洲大陆的号角。“萤火虫”参加了第一波次的突击任务,但针对的目标并不是坦克,而是“大西洋壁垒”上的德军钢筋混凝土碉堡。在密密麻麻的盟军登陆艇中,有3艘登陆艇各载着2辆“萤火虫”。然而,汹涌的风浪使“萤火虫”难以瞄准。最终,只有加军第1轻骑兵团的2辆“萤火虫”执行了在登陆艇上对岸炮击的任务。

当天,真正与德军坦克交火的“萤火虫”隶属于英军斯塔福德郡义勇骑兵团。当时,德军第21装甲师试图突入“朱诺”滩的加军与“剑”滩的英军之间。德军坦克冒失地闯入了英军坦克、坦克歼击车与反坦克炮的伏击圈。在德军损失的13辆坦克中,英军斯塔福德郡义勇骑兵团包办了7辆。在与德军坦克的首次较量中,“萤火虫”旗开得胜。

在诺曼底的搏杀中,直到莫尔坦反击之前,德军装甲兵的主力一直集中在英军第21集团军群的防区。为了争夺诺曼底的交通枢纽卡昂,德军70%的坦克与自行火炮,都沉重地压在了英军身上。此时,美军只有“谢尔曼”与M10“狼獾”式坦克歼击车,76.2毫米炮型“谢尔曼”在7月才抵达。它们都无法正面对抗“虎”与“黑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英军与加军的“萤火虫”却封住了虎式和豹式的去路。

6月9日,德国党卫军第12“希特勒青年团”装甲师第12装甲团第1装甲营第3装甲连进攻加军据守的诺瑞恩贝桑。在德军装甲掷弹兵受到炮火拦阻的情况下,12辆“黑豹”孤军深入。加军第1轻骑兵团C中队戈登·亨利中尉的“萤火虫”从侧翼伏击,用5发穿甲弹连续击毁了5辆“黑豹”,成为了首个“萤火虫”的王牌坦克兵。

6月14日,在兰热夫雷村的战斗中,英军第4/7近卫龙骑兵团A中队威尔弗雷德·哈里斯中士的“萤火虫”再创辉煌。在守卫兰热夫雷村的战斗中,德军第130装甲教导师损失了9辆“黑豹”。哈里斯中士的“萤火虫”同样干净利落地只用5发穿甲弹,就击毁了其中的5辆。

6月22日,德军卷土重来,40多辆坦克、自行火炮与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直奔卡昂。英军野战炮兵用猛烈的弹幕打乱了德军阵型,第13/18轻骑兵团痛打落水狗,击毁德军10辆坦克。其中,A中队库珀中士的“萤火虫”击毁了4辆坦克。

6月26日,英军舍伍德义勇游骑兵团席卷丰特奈勒佩斯内,以损失2辆“谢尔曼”为代价,击毁德军13辆4号中型坦克、1辆“黑豹”、1辆突击炮,击伤并缴获了1辆“虎”,大部分都是A中队的“萤火虫”取得的战绩。在特萨尔伍德的战斗中,英军第24轻骑兵团A中队考尔菲尔德中士的“萤火虫”也击毁了德军4辆“黑豹”。

7月18日,在“古德伍德”行动中,英军寒溪近卫团第1装甲营A中队的马尔科姆·洛克中尉,甚至逮到了一个巨大的“猎物”。在埃米韦尔勒的田野上,他的“萤火虫”发现了德军第503重装甲营的111号“虎王”式重型坦克。洛克中尉悄悄地摸上去,用17磅炮将“虎王”打得燃烧起火。这也是“萤火虫”首次击毁“虎王”。

长期以来,魏特曼上尉的阵亡原因,一直是个谜。在拉加卢西—圣艾尼昂伏击战中,英军第1北安普敦郡义勇骑兵团A中队的“萤火虫”起到了关键作用。于是,“萤火虫”就获得了击毙魏特曼的殊荣。然而,近年来西方的最新研究表明,魏特曼很可能死于他人之手。

根据当代的地形测绘,当时那辆“萤火虫”距离魏特曼的007号“虎”近1000米,而且地形地貌的遮挡,使其根本无法看到007号“虎”。因此,炮手伊金斯击毁的3辆“虎”中,并不包括魏特曼的座车。实际上,距离魏特曼最近的是加军舍布鲁克燧发枪装甲团A中队的阵地。当时,A中队有9辆坦克处于伏击状态,包括2辆“萤火虫”与7辆75毫米炮型M4A2,英军与英联邦军称为“谢尔曼”。魏特曼的座车遭到炮击时,向其开火的加军坦克距离其只有143米。只不过,加军舍布鲁克燧发枪装甲团用于存放战地记录的半履带式装甲运兵车不久后遭到了盟军轰炸机的误炸,因此没有明确的官方记录证明,究竟是谁击毁了007号“虎”。

A中队的队长是西德尼·瓦尔皮·拉德利-沃尔特斯少校。他本人也是盟军的王牌坦克兵之一,在二战中共击毁德军18辆坦克与自行火炮。其中,有4辆的战绩是在“萤火虫”上取得的,其他14辆是在“谢尔曼”上取得的。长期以来,他并没有主张自己是击毙魏特曼的人。不过,今年以来,他宣称是他击毁了007号“虎”。不过,根据加军舍布鲁克燧发枪装甲团老兵托马斯·加菲尔德·古尔德上尉的记述,是约翰·洛根中尉的“萤火虫”坦克击毁了魏特曼的座驾。

过去,很多魏特曼的“粉丝”都不愿意承认他们所“崇敬”的“钢铁死神”死于盟军坦克之手,而将这个战绩归于英军“台风”式攻击机发射的火箭弹。英国皇家空军第2战术航空队的作战记录粉碎了这个说法后,“萤火虫”似乎就成了魏特曼阵亡的唯一可能。然而,真正的原因很可能是魏特曼的“粉丝”最不愿意看到的。那就是1辆“谢尔曼”3,在不到150米的距离上击中了007号“虎”的车体左后侧的发动机舱。燃料的燃烧引爆了弹药,最终杀死了魏特曼。

之所以这个说法看起来最令人难以相信,是因为M3式75毫米坦克炮的穿甲效能实在贫弱。理论上,在发射M61式被帽穿甲弹时,其能在400米距离上击穿“虎”的侧面装甲。但是,这是射角完全垂直于“虎”的侧面装甲时,才能实现的击穿距离。一旦射角向左右偏转15°以上,就无法击穿了。只不过,击毙魏特曼时的射击距离更近,“虎”在劫难逃了。

无论如何,炮手伊金斯的“萤火虫”都在战斗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的伏击使德军8辆“虎”将注意力都放在了右翼,为加军坦克在其左翼的伏击,创造了有利条件。

与英军“萤火虫”相比,美军一直没有能与德军虎式和豹式正面抗衡的坦克。直到M26“潘兴”式重型坦克抵达安特卫普,才出现转机。“萤火虫”赖以改装的“谢尔曼”都是来自美军,美军也仿制英军6磅反坦克炮生产了M1式57毫米反坦克炮。根据这样的道理,美军没有道理不能引进17磅炮或“萤火虫”的生产。如果诺曼底战役初期,美军就开始装备“萤火虫”,那么美军在西线经历的坦克战,会轻松许多。

实际上,美军也确实向英军提出过请求,希望英军能支援一批“萤火虫”。只不过,这个请求提出得太晚。当有足够充裕的“萤火虫”支援给美军时,西北欧战区已经没有什么德军坦克的威胁了。同时,也并不是每个美军将领都渴求这种用于对抗德军坦克的坦克,美军第3集团军司令巴顿将军就不喜欢“萤火虫”,明确表示不需要。

影响美军没有预先生产17磅炮与“萤火虫”的最主要因素,是美国陆军装甲兵的作战教义。美军认为,坦克在战争中扮演的是骑兵的角色,当步兵与炮兵打开敌军防线后,坦克将直捣敌军防线后方。其需要消灭的目标是步兵、火炮、车辆与建筑物。因此,更倾向装备具有多功能特点的坦克炮,以榴弹威力为主,以穿甲弹威力为辅。至于消灭敌军坦克,那是坦克歼击车的任务。这种作战教义看似具有针对性,实际上是长期疏于军备的纸上谈兵。这种教条的思想决定了参观“萤火虫”射击试验的美军装甲师师长与更高层的将领,都被17磅炮剧烈的炮口焰与震动,惊得瞠目结舌,连连摇头。

不过,美军不选择17磅炮或“萤火虫”,在技术上也并非毫无道理。很多军事爱好者考量坦克炮的技术指标,只有穿甲效能,几乎再无其他因素。实际上,坦克炮射击试验涉及的指标要比这多得多。弹药的搬装与射速、射弹散布的程度、炮口与炮尾焰的大小、弹道的明显程度、校射的难易程度、移动目标射击的命中率、高低机与方向机的操作效果、坦克炮的平衡性、炮塔的回旋性能、驻退机构的维护等,都是要考虑的技术指标。根据美军进行的对比试验,在这些技术指标方面,与美军的M1A1式76.2毫米炮与M3式90毫米炮相比,17磅炮并不占什么优势。“萤火虫”更多是一种临时拼凑起来的装备,其在盟军最需要能抗击“虎豹军团”的时刻,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然而,其并不是一种成熟的坦克。如果美军能为76.2毫米炮型“谢尔曼”及时装备大量的高速穿甲弹,那么确实是不需要“萤火虫”的。只不过美军并未做到这样的效果。当然,这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二战结束后,“萤火虫”纷纷从英军中退役,流向了其他国家。荷兰、比利时、意大利、葡萄牙、南斯拉夫、黎巴嫩、阿根廷、巴拉圭,都曾装备过这种坦克,只不过,它们再未参加过大规模的战争。

与其他二战时期的坦克相比,“萤火虫”在电影中出现的机会也很少:唯一的例外是1977年的电影《遥远的桥》中,有2辆“萤火虫”出演。在电影中,看似有大量的“萤火虫”与“谢尔曼”出现,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纯粹的仿制道具。“真家伙”的“萤火虫”,只有这2辆。这辆“萤火虫”陈列于比利时布鲁塞尔皇家陆军博物馆。经过重新翻修后,其已经能够开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