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名掏耳匠

故事:一名掏耳匠

掏耳,本是民间的一种绝技,凭着它,可以攀龙附凤、生活无忧;也可因为它,横生事端、招来不测……

1.帅府当差

清朝灭亡后,剃头行业空前繁盛起来,剃头匠担着剃头挑子,走街串巷,给人剃头剪发,以此为生,成为一种职业。很快,由剃头行业衍生出一些旁支行业,掏耳就是其中的一种。

六安城里有个掏耳师傅,名叫万必良,五十多岁,原是乡下人,家中还有个哥哥。万必良因身体孱弱,农村里的体力活干不了,便跑到六安城里讨一口饭吃,干上了剃头行业,很快练就一手顶上功夫,剃头、刮脸、掏耳、清眼,无不拿手;通、篦、掏、解、顺,样样麻利。当然,万必良最拿手的,就是剃头之后给人掏耳,让人受用不尽。掏耳本来是剃头之外的附加服务,不另收钱的,但万必良掏耳让人感觉十分舒服,渐渐地,别人来找他,反是冲着他那一手掏耳绝活。后来,万必良便干脆专门干起掏耳营生,掏耳之名鹊起,整个六安城都知道有个会掏耳的万师傅。

这一天,万必良家忽然来了两个穿绸缎衣服的人,其中一个瘦猴样儿的说他家主人慕名来请万师傅过去掏耳。万必良见这阵势,知道这个"主人"不是一般人,便也不多问,拎上工具箱,跟着两人便走。

万必良走出门外,见停着一辆马车,两人将万必良扶上马车。万必良一个掏耳师傅哪里坐过这等马车,心里嘀咕道:今天开洋荤啦!万必良坐在马车上,晕乎乎的,也不知走了多久,忽然马车停下了,万必良探头一看,几个当兵的拦住了去路,一个个都透着一股骄横。两个穿绸缎衣服的人上前点头哈腰,说了一通话,大意是张旅长耳疾,请万师傅过去掏掏耳。当兵的并不理睬,一个被唤作"江副官"的人大声训斥道:"哼,听明白了,万师傅是黄大帅点名要的,张旅长敢和大帅抢人吗?"

那两个人不敢争辩,灰溜溜地跑了,几个当兵的牵过马车,拐过车头,又跑了起来。万必良有点不安,便仗着胆子问道:"官爷,你们这是把我往哪儿拉呀?"

那江副官对万必良倒挺和气:"万师傅放心,少不了你好处的!"万必良想想自己就是一掏耳的,谁又能把他怎样?他便不再多话,心安理得地坐在马车上。

马车七拐八转,走了一段路,在一个高大的门楼前停下了,当兵的说了声"到了",便扶着万必良下车。万必良抬头一看,只见门楣上有块匾额:"大帅府",万必良顿时浑身一哆嗦,心里说:我这稀里糊涂的,竟然到了大帅府?

当兵的一直客客气气的,引导着万必良走进大帅府,几进几出,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殿前。江副官让万必良稍等片刻,他自己走进大殿,很快又折回来,招呼万必良道:"快见黄大帅!"

万必良答应一声,战战兢兢地走进大殿,偌大的大殿空荡荡的,不见一个人。万必良目光怯怯地看了几个来回,才发现一张躺椅上有一颗硕大的光脑袋,光脑袋锃亮锃亮的,映着窗外的阳光,一闪一闪的。

万必良稳了稳神,压着嗓子轻轻唤了一声:"掏耳匠万必良叩见大帅。"

光脑袋发出慢条斯理的声音来,透着一种威严,又有几分亲切:"大帅我闲下来喜欢用根棒子捣鼓耳朵,听说你掏耳朵挺有功夫的,连张麻子大老远的都派人来六安城请你,我便令人截下你!"

万必良胆子大了些,毕恭毕敬地答道:"大帅,咱只是个街头掏耳的,恐怕服侍不好大帅的金贵身子啊!"

"不要拘谨,大帅我等你多时了!"光脑袋还是那个姿势,不紧不慢地说着。

万必良不敢怠慢,小碎步跑了过去,只见一个肥胖的身躯满满地卧在躺椅上,他从眼缝中看了万必良一眼,就又眯上了眼睛。万必良放下工具箱,取出耳耙子、鹅毛棒、镊子、震子、马尾、云刀、耳起、棉花棒等一干工具,抱着那颗肥脑袋,小心地忙了起来,心中暗暗嘀咕:这可是大帅的脑袋啊!

万必良使劲儿平复心绪,拿出十二分本事,细细地给黄大帅掏耳朵,先用起子挑松耳垢,再用夹子将一块块"耳屎"从耳中取出,繼而用竹耳耙一耙一耙,由浅及深,忽急忽慢地扒拉耳垢,最后用鹅毛棒子在耳中轻柔地转动……万必良屏息聚神,每一下都在节骨眼上,每一下都恰到好处。

黄大帅正要起身,万必良按住了他,又用一个金属棍子插进耳孔,用一个薄铁片在外端轻轻敲打,黄大帅的耳朵中便有一种玄幻的乐感回荡,妙不可言。然后,万必良又用一根马鬃毛,折成两半,手捏着一端,伸进黄大帅耳孔撩拨。黄大帅只感到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由远而近,徐徐而来,又由近而远,渐渐遁去。两只耳朵,方寸之间,万必良足足忙了一个多时辰。

万必良忙完了,黄大帅也享受好了,挺身从椅子上起来,连声叫道:"舒服,舒服!"

万必良躬身说道:"大帅,这掏耳之技,全在‘舒服’二字上显功夫!"

黄大帅向万必良竖了竖大拇指:"果然名不虚传,真是好手艺!"接着,他又拍了拍万必良的肩膀:"你虽然是平常人,却很懂规矩,又有这般好手艺,大帅我舍不得你走了!"

万必良一听愣了,但也没敢说什么,早有人听了黄大帅的话,领着万必良下去,将他安顿在大帅府旁边的一个侧房,让他住了下来。从此以后,万必良成了黄大帅的专职掏耳师,随时听候黄大帅的使唤。

万必良看看自己的住所,感觉很不错,饮食起居也有人照料,想想以后不再有风吹日晒之苦了,心中喜不自禁。渐渐地,万必良还感受到更多的好处来:他虽然只是个给黄大帅掏耳朵的,但大帅帐下那些大小官兵,见了他都恭敬三分。万必良吃喝不愁,除去给大帅掏耳,也没别的什么事儿干,悠闲自在,时不时还能差遣人一二,心里常常感叹:我一个混饭吃的,想不到还有这般光景!

2.平地风波

黄大帅自从得到了万必良,渐渐地,对他有了一种"依赖症",像一日三餐吃饭似的,过一段时间就感觉耳痒,要让万必良过来给他掏耳朵。万必良心情愉悦,掏耳的技艺更是有了充分的发挥,甚至他还能一边哼着皖西特有的民间小调,手中和着节拍,施展自己的掏耳绝技,让黄大帅边听小调,边享受掏耳之趣。每次掏耳都弄得别有韵致,让黄大帅有不同寻常的享受。

这天傍晚,万必良正在用心给黄大帅掏耳朵,忽然大帅府外面传来一阵阵聒噪声。

黃大帅正沉浸在愉悦之中,听到声音,好不恼火,他微微睁开眼睛问道:"谁在外面喧闹?"

江副官答应一声出去查看,片刻后回来,说:"大帅,是一个老头,说他的闺女被咱队伍上的人抢去了,要让您还他闺女!"

黄大帅鼻子"哼"了一声,轻轻说了声:"多大的事儿,也来找大帅我?"

黄大帅说完话,又闭上眼睛,平静地躺在椅子上。万必良顿了一下,便继续掏耳朵。刚掏了一会儿,外面的喧闹声又起,而且更加尖利,万必良显然受到干扰,手上的节奏乱了些。黄大帅额头上青筋跳了跳,粗胖的脖子泛出红晕,他推开万必良的手,从椅子上撑起半个身子,喝道:"你们连个老头都赶不走?扰得大帅我掏个耳朵都不安生!"

江副官连忙跑出去,随着一阵激烈的打闹声,外面渐渐安静下来。黄大帅嘴中嘟哝着,重新在椅子上躺好,万必良便上前继续为他掏耳朵。

好不容易将黄大帅服侍好了,万必良整理好工具箱,走出大帅府,回他的住所。到了门前,万必良隐约听到有悲痛的呜咽声,借着淡淡的月光,四处看了看,在一个拐角处发现地上瘫坐着一个人。万必良迟疑了一下,便拎着工具箱,走了过去,仔细一看,不觉惊呆了!

眼前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在乡下的哥哥万必应,万必应瞪大眼睛,仔细打量了万必良一番,便一下扑了过来:"我是万必应啊,你真的是必良吗?"

万必良见兄长满身是伤,又惊又疑,双手摇着万必应:"哥,你怎么在这儿?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万必应的泪水禁不住涌了出来,半晌才哽咽着说了起来:"必良,如今兵荒马乱,我们在乡下种的一点儿粮食都被当兵的抢了,眼看没有活路了,我带着你侄女万小娇,来六安城找你,看城里有没有一条活路。不想还没到六安城,就被一伙当兵的给拦住了,见你侄女长得水灵,就把她抢走了!我一打听,这些都是黄大帅的兵,就到大帅府找黄大帅,求他开恩,放了咱闺女小娇。不想小娇没要到,却被大帅府的人不由分说打成这样……"

万必良大吃一惊:"原来今天大帅府门外吵闹的就是大哥你!"

两人几句话一叙,万必应就叫道:"你在大帅府当差?那太好了,你可以去央求黄大帅,让人将小娇放了!"

万必良点了点头,说道:"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大帅府!"

万必良将兄长扶到自己屋里,放下工具箱,转身就去大帅府,到了门口,江副官却把他拦住了,悄声对他说:"万师傅,你的事儿虽急,这个时候却不能去打搅黄大帅!"万必良哪里听得进去,江副官便凑到万必良的耳旁,悄声说道:"万师傅,你是大帅的红人,我跟你说实话也无妨:黄大帅刚讨了个女人,喜欢得不得了,这会儿两个人正亲热着呢,你这个时候闯进去,不仅办不成事儿,可能还会把事儿弄糟!"

万必良一听,火烧火燎:"那怎么办?我的亲侄女,我不能不救啊!"

江副官又在万必良的耳旁嘀咕道:"根据你哥说的情况,你的侄女是在张旅长的地盘被抢,抢你侄女的八成是张旅长的人!看这光景,黄大帅这几天都不会唤你,你不妨去新开岭找张旅长,张旅长知你是黄大帅身边当差的,多半会给你这个面子,帮你查清是谁抢了你的侄女,把你的侄女还与你!"

万必良想想也是,便向江副官连声道谢,随即返身回到住处。万必应连忙询问情况,万必良便说:"我们去新开岭见张旅长!"说罢,万必良领着万必应,在城里找了辆马车,当即动身去新开岭……

3.寻找侄女

万必良领着兄长一口气来到新开岭张旅长的旅部,自称是大帅府的人,要见张旅长。卫兵打量着万必良,将信将疑,但还是进去通报了。不多会儿,卫兵走出来传万必良进去,万必应跟着也往里走,却被卫兵拦住了。万必良便嘱咐兄长在外面等着,他去找张旅长说话。

万必良走进旅部,旅部一个精瘦猴子样儿的军官迎上来,万必良看着他,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精瘦猴子见了万必良却眼睛一亮,连声说:"果然是万师傅!"万必良正要答话,从里间走出一个黑脸麻子来,高声叫道:"是万必良万师傅吧?"

万必良见这阵势,感觉黑脸麻子正是这儿的主人,果然精瘦猴子躬身回道:"张旅长,这位正是万必良万师傅!"

张旅长笑逐颜开,迎了上来,双手抓住万必良的肩膀,嚷嚷着:"是什么风把万师傅吹到这儿来啦?你可记得半年前有两个人去请你,然后被几个当兵的半道截下,带到大帅府这茬事儿?"

万必良连忙说:"记得记得,是两个穿绸缎衣服的人,坐着洋马车的……"说着,他看了看精瘦猴子,顿时恍然大悟,那两个穿绸缎的其中之一,就是眼前这"精瘦猴子".

张旅长也看了精瘦猴子一眼,说:"当时,侯副官和另一个兄弟去请你,不想被黄大帅的人截了!唉,人家是大帅,我在他手下干,没办法啊,不想今天万师傅自己来了我旅部,哈哈哈……"

万必良见缝插针,连忙说道:"张旅长,我是来寻我侄女万小娇的,她被你手下的人抢去了,我哥哥就这么一个闺女,寻死觅活的,还望张旅长帮我查查,将我侄女还与我!"

张旅长问了详情,一下愣了,但很快缓了过来,"呵呵"一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小事儿,小事儿!"张旅长叫过精瘦猴子,走到一边,嘀咕了半天,然后对万必良说:"万师傅,我让侯副官好好查查,看有没有士兵抢了万小娇,如果有,把那不知死活的东西给我绑过来见万师傅!"

侯副官答应一声,转身就走了。

张旅长令人给万必良沏了杯茶,万必良坐着,喝着香茗,心中十分感激:想不到张旅长这么上心啊!

一会儿,张旅长开口说道:"万师傅,我这耳朵素有耳疾,不是耳痛,就是耳痒。我对万师傅慕名已久,现在万师傅自己来了,我可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想劳烦你给我掏掏耳朵,我好享受享受万师傅的掏耳之技!"

万必良连忙放下茶盏,起来答道:"张旅长吩咐,我万必良岂敢不从,只是我的工具箱没带啊……"

张旅长连忙说:"这不碍事,不就是掏耳的工具吗?我这都有!"随即叫了一声,就有人拿來一副掏耳工具。原来,这张旅长耳疾难熬,没请着万必良,便另请了不少掏耳师傅,甚至有时自己动手掏耳,掏耳的工具一应俱全,只是一直没有一个令他中意的掏耳师傅。

万必良拿起掏耳工具一个个试了试手,感觉都不如自己的工具顺手,但张旅长已经等不及了,让万必良将就着用,说是能享受万必良技艺一二就心满意足。万必良便不说话,动手给张旅长掏耳。

万必良抱起张旅长的头,对着光,向张旅长耳中细看,发现他的耳道与一般人不一样,不仅更加深,而且曲曲折折,宽窄不一,耳道里还长着又密又粗的黄毛,一直伸出耳孔外。这样的耳道,最易藏污纳垢,形成耳结,也就是俗话所说的耳屎,时间一久,难免患上耳疾,不仅胀痛,而且奇痒难耐。万必良还发现张旅长的耳道肿胀,有不少疱疹。

万必良先在张旅长的耳朵四周轻轻捏弄,如同按摩一般,然后用剪刀细细剪去粗长而浓密的耳毛,又用一个夹子深入耳道,夹出几块硕大的耳结,接着又用长长的耳勺在耳廓里游荡,发出"咝咝"的声响……

万必良三下五下,就让张旅长受用不浅!

"完了!"万必良说了一声,张旅长半天才回过神来,慢慢地从椅子上坐起来,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两只耳朵像卸了千斤重担,格外轻松。

万必良略带愧意地说:"这些工具不大顺手,耳道弯处的一些耳结还没有清理干净,以后我带上自己的工具来,再将你耳道清理干净。还有,你的耳疾需要喷药剂,下次我带上独门配置的药剂。掏耳又叫‘舒服’,待你耳道疱疹消了,耳疾痊愈了,我再让你享受掏耳的舒服劲儿,那会更不一样!"

一番话说得张旅长眉开眼笑、抚掌称好,这时候,侯副官走了进来,未等他开口,张旅长便问道:"查清楚了吗?有没有士兵抢了万师傅的侄女?"侯副官上前两步,说道:"已经查明白了,万小娇不是咱们的兵抢的,是黄……黄大帅手下人在咱地盘上抢的!"

张旅长瞪大了眼睛,一副将信将疑的神色:"千真万确?"

侯副官连忙答道:"张旅长,不会弄错的!"

张旅长看着万必良,一脸严霜,向他摊了摊手。

万必良大脑中顿时电光石火,一下就想到他去大帅府寻找侄女时,江副官拦住他对他说的话。难道黄大帅新近讨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侄女万小娇?江副官为什么让我来找张旅长呢?该不是有意把我支到张旅长这儿的吧?万小娇长得漂亮,恐怕凶多吉少!

万必良心急如焚,一刻也呆不住了,恨不得一下子飞回六安城!

张旅长的目光紧盯着万必良,缓缓说道:"万师傅,你侄女的事儿虽急,却只能从长计议。依我之见,万师傅就暂留在我旅部两日,暂时不要回大帅府了,否则,万一跟黄大帅冲撞起来,不好收场。我日后再想办法斡旋,看能不能把你侄女从黄大帅那儿给救出来……"

万必良一抱拳,说:"谢谢张旅长好意,只是我的哥哥也跟着来了,现在还在旅部外面,人命关天,他知道女儿下落一定要去找的!平日里黄大帅待我不薄,我想亲口去向大帅求求情,如若不成,再来麻烦张旅长!"

万必良态度坚决,张旅长只好一摊手,说:"只不知万师傅这一走,何时才能见到你啊!"

万必良躬身施礼道:"张旅长放心,待我帮哥哥救了小娇,我一定带上自己的工具,来给张旅长掏耳!"

4.亲人惨死

万必良出了旅部,万必应已等了多时,他迎上前来问道:"可找着小娇了?小娇有救吗?"

万必良叹了口气,说:"小娇不在张旅长这儿,被黄大帅的兵抢去了,我们这就回六安城去,我去求黄大帅放了小娇!"

兄弟俩说着上了马车就要赶路,侯副官从后面追了上来,看着黑洞洞的天,说:"万师傅,都快四更天了,回六安城有一条小道,不知万师傅知不知道?走这条小道到黑山,直插过去,你可以省许多路程!"

接着,侯副官便连比画带说的,将那条小道说得周详细致。万必良连声称谢,爬上马车,万必应一勒马缰绳,"驾"的一声,一马鞭抽在马屁股上,马儿扬起蹄子,就跑了起来。

兄弟俩在黑夜里驾着马车颠簸着,依着侯副官指点的小道,从黑山直插过去。他俩转过一个山嘴,忽然看到远处有几个黑影抬着个东西,鬼鬼祟祟地往山坳走,然后将抬着的东西扔了出去,又用厚厚的落叶草草盖上,与此同时,他们的谈话声断断续续地飘了过来:"这女人不从黄大帅,死了活该!""好像有人过来了,快走!"紧接着,黑影就匆匆地向北边的山林逃去,片刻就没了踪影。

兄弟俩心中疑惑,驾着马车,经过山坳时,不觉向那几个人影扔东西的地方看了看,在依稀的月光下,发现落叶中露出一条人腿,两人惊叫一声,勒住马缰绳,跳下马车来。走到近前,扒拉开落叶一看,万必应便号啕大哭起来:"小娇啊,我的小娇——"

谁也想不到,那几个人扔下的,竟然正是万小娇的尸体!万小娇衣服不整,身上有斑斑伤痕,嘴角还在流着鲜血!

万必应哭晕了过去,万必良也悲痛欲绝,两个人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对着万小娇的尸体哭了一夜,嗓子都哭哑了。到了第二天清晨,万必应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从喉咙里挤出几句话来:"小娇啊,爹本带你到城里讨口饭吃,不想却丢了性命!大帅府的人害死了你,我要去大帅府杀了那个黄秃子!"

万必良慌了,一把抱住万必应:"哥,你不能硬来,大帅府你硬闯不得的,他们都有枪啊!"

万必应怒目圆睁,对万必良吼道:"亏你还在大帅府当差,连你的亲侄女都保不住,你还有什么脸来拦我?小娇是我女儿,不是你的女儿,你怕丢了你的差事儿,我是命都不怕丢的!"

万必良没料到兄长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惊呆了,万必应趁机撇下万必良,爬上马车,抡起马鞭狠命地抽着马屁股,马儿扬蹄嘶叫一声,向着六安城狂奔,一溜烟就不见影儿了。等万必良反应过来,哪里还来得及追赶万必应?他只能对着扬起的尘土嘶喊着:"哥哥,你去不得啊!"

万必良捶胸顿足,嘶喊了一会儿,只得打起精神准备赶路,周围没有人家,更别说找个马儿驴子的代步,只能凭着一双脚板拼命追赶万必应,可毕竟年纪大了,腿脚不灵便,哪里追赶得上那疯狂奔跑的马车呢?等万必良好不容易赶到六安城,已是第二天晌午了。

万必良踉跄着步子,准备去大帅府,就在这时,他听见大帅府旁站着几个人在议论着什么,侧耳一听,果然说的是万必应硬闯大帅府的事儿!再往下听,从七嘴八舌的话语中,万必良知道兄长硬闯大帅府,被卫兵打成重伤,扔到郊外去了,万必良顿时感觉天旋地转……

万必良虽然悲伤,但头脑还算清醒,他盘算了一下,知道不能硬来,此刻去见黄大帅,黄大帅知道他是万必应的弟弟,说不定他的老命也保不住。万必良挂念着兄长,决定先找到兄长,看看他是死是活再说!

万必良已经筋疲力尽,差不多要虚脱了,正好见街头有人在卖一头瘦驴,万必良便买下驴子,好歹能骑着走路。万必良在六安城郊外找了几个来回,到了天黑的时候,终于在黑山山坳万小娇的坟前找到了万必应,只见兄长脖子挂在一棵歪脖子树上,双目圆瞪。万必良扑上去,将兄长从树上放下来,兄长已经断气了,全身上下,都是伤痕!

兄长死得太惨了,此时,万必良又是悲伤,又是疲惫,又是饥饿,他掩埋好了兄长的尸体,回到自己的屋中,躺在床上一睡不起,昏昏沉沉地也不知过了几日。忽然,"吱呀"一声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叫道:"万师傅,你躺在屋子里,是不是病了?这会儿大帅让你过去给他掏耳,你收拾收拾,马上过去!"

那人说着,转身走了。万必良见来人正是大帅府的,心中暗道:依现在的情况看来,黄大帅或许以为我尚不知万小娇、万必应已死。万必良翻身从床上爬起来,将一把尖刀藏在工具箱里,拎起来就走……

5.报仇心切

万必良像往常一样走进大帅府,黄大帅见了他,满脸笑容,一边招呼他,一边坐到躺椅上,等着万必良掏耳朵。万必良见这情景,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判断,心中暗道:看来这贼死期到了,今天我一定要宰了他!

万必良又打量了一下江副官,见江副官也和和气气的,与往日没有半点儿不同。

万必良稳了稳自己的心神,不动声色,打开工具箱,拿出工具,唯唯諾诺地给黄大帅掏耳。随着万必良或徐或急、或轻或重的动作,黄大帅渐渐沉浸在享受之中,快活得直哼哼,嘴中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也忘了拭一下,歪着嘴角喃喃地嘀咕道:"哎呀,好一阵子没享受万师傅的掏耳技术了,乍一享受,尤胜于新婚燕尔呀!"

此时的万必良是一腔愤怒,他竭力压着,应道:"我还不知道大帅最近逢大喜事哩,心里说大帅不需要我掏耳啦,忘了我不是?我心里不自在,来大帅府,被江副官挡住了,才知道了这么回事儿!"

黄大帅"哈哈哈"笑了,说道:"万师傅掏耳,令人别有一番享受,忘不了,忘不了!"

万必良又忙了一会儿,觉得机会到了,牙齿一咬,弯腰从工具箱里拿起藏着的尖刀,举刀就要往黄大帅身上扎,没想到他的手刚刚抬起,就被黄大帅紧紧攥住了,紧接着,黄大帅肥胖的身体变得异常敏捷,一缩身子,从躺椅上翻了下来,"哗啦"一下,就将万必良掀翻在地。

万必良被摔得眼冒金花,爬起来,握着尖刀,劈头盖脸地又往黄大帅扎来。此时,江副官已经冲了过来,迎着万必良一脚踢去,将他踢了个后空翻。随即江副官跨步踩住万必良握刀的手,几个卫兵听到动静,也都奔了过来,七手八脚,将万必良捆得结结实实。

黄大帅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喝道:"今天我就感觉你有点不大对劲儿,但想想我对你不薄,怎么也想不到你会刺杀本大帅!说,谁指使你的,你的幕后主子是谁?"

万必良手脚不能动,嘴中流着血,便铆足了劲儿,向黄大帅吐了口唾沫:"你害死了我的侄女,又逼死了我的哥哥,我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吃了你的肉!"

万必良大声骂着,黄大帅却愣了,江副官摸了摸后脑勺,想起了什么,说:"大帅迎娶二夫人时,这万必良曾来寻他侄女,我一听那地盘是张旅长的,便嘱咐他去找张旅长要人,只不知他怎么来寻大帅的仇……"

万必良依然情绪激动:"别装蒜,你们杀害了我侄女,把她扔在黑山山坳,我亲眼看到了,那几个人还提到‘黄大帅’,这还会有错吗?"

黄大帅沉吟片刻,嘀咕道:"这个张麻子,我强抢了他的相好荷香,他是怀恨在心,要借刀杀人不是?"然后,他一转身,对江副官说:"你去查查,看到底怎么回事,我等着回话!"

江副官出去了一会儿,便过来回话:"目前了解到的是这么回事——一个多月前,大帅娶了荷香做二夫人,张旅长便抢了个叫万小娇的女人代替荷香。莫不是张旅长害死了万小娇,然后嫁祸于大帅,让万必良寻你报仇?"

黄大帅点了点头,与江副官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俯下身子,对万必良说:"万师傅,你真的弄错了!你侄女不是我杀的,你哥哥的死也怪不得我!你上了张麻子的当,他那是借刀杀人,懂吗?"说罢,他向着江副官喝道:"先把万必良关起来,我要当面问问张麻子,他娘的……"

万必良被关在屋中,心情十分复杂,现在,事儿都抖开,他已经弄清楚了,黄大帅新娶的女人确不是万小娇,而是荷香,侄女是张旅长害死的。张旅长对黄大帅一向不满,相好又被黄大帅霸占,而一时又没有足够的实力与黄大帅扳手腕,就指使侯副官故意指路,让万必良弟兄俩目睹了万小娇的尸体,制造万小娇被黄大帅害死的假象。

可是现在知道这些又管什么用,他被关在这儿,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黄大帅会因为这点儿事,就把张旅长怎样吗?晚上,万必良怎么也睡不着,趴在窗前,看着屋外的星星,十分茫然,万分痛苦。忽然,一个黑影在牢房外一闪,随即牢门"哐当"一下开了。万必良一惊,那人已到了身边,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说道:"万师傅,我十分同情你,偷偷放你走,别问我是谁,你快点走吧!"

万必良大喜过望,向那人连磕了几个头,起身就跑。

万必良一口气跑出六安城,定了定神,就决定去新开岭,找张旅长去!他知道此时再去新开岭十分凶险,但他必须去找害死哥哥、侄女的仇人算账!

张旅长见万必良来了,十分意外,连忙问道:"万师傅,侄女找到了吗?"

万必良已经合计好了,他佯装什么都蒙在鼓里,"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流,颤声诉说道:"张旅长,我的侄女万小娇和哥哥万必应,都被黄秃子害死了,他们还把我关了起来,我是偷偷逃出来的。现在,只有张旅长可以救我!"

张旅长放松了许多,装模作样地说:"真的吗?你侄女和你哥哥都被害死了?"

万必良抹了抹泪水,点了点头:"那黄秃子还想装蒜,把自己推脱得干干净净,可我是亲眼看到他们杀害了小娇,还亲耳听到他手下说到‘黄大帅’三个字!"

万必良说得真切,张旅长吁了口气,将万必良扶起来,侯副官也闻声过来了,沏了杯茶,送到万必良面前。张旅长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万师傅此后就留在我旅部,给我掏耳吧!如你安分守己,呆在我这儿,不要露面,黄大帅是不会知道你在我这儿的!"说着,他又喜不自禁地说:"我这耳疾好了没多久,就回到当初的样子,又是刺痛,又是奇痒,有时还流黄水。万师傅,自从你那天走了后,我就后悔不该让你走,现在你又回来了,真是天意啊!"

侯副官很快拎来了一个工具箱,说:"万师傅,这次准备的这些工具,你用起来会顺手些。"

万必良连忙接过工具箱,心中默默盘算:我年老力弱,想杀了张旅长不容易,不能像刺杀黄大帅那样莽撞,何不用我的掏耳技艺……

张旅长躺到躺椅上,万必良打开工具箱,赔着小心给张旅长掏耳。万必良没拨弄几下,张旅长就惊喜地直嚷嚷:"舒服,舒服,这次和上次更加不同,太舒服了!"

其实,万必良悄悄使了个小手段:用耳耙在张旅长的耳道上轻轻刮了许多小口子,拿捏得恰到好处,当时痛快淋漓,过些时候会因细菌感染而奇痒无比。张旅长的耳道不同于别人,万必良有心利用他的耳道,做些手脚,更不容易被发现。本来,这是万必良治疗耳疾的绝技,用耳耙划过后,用他配置的特效药水喷洒,就可以彻底治愈耳疾,像张旅长这样的耳疾,虽然独特,治愈也不在话下,但万必良现在要用这个绝技,控制住张旅长,寻找机会,达到报仇的目的!

果然,此后张旅长就三番五次让万必良过来给他掏耳,掏过之后耳朵畅快一段时间,接着又是奇痒无比,便又来传唤万必良。张旅长有时感到疑惑,万必良便一本正经地说,要彻底治愈耳疾就得有这个过程!

6.痛下杀手

这天,张旅长刚让万必良掏完耳朵,忽然一个激灵,从座椅上挺身而起,唤来侯副官,避过万必良,悄声说道:"我只顾让万师傅掏耳,把正事儿都忘了!万师傅逃咱这儿,黄大帅难道就不怀疑?他一旦怀疑万师傅在咱这儿,还不得问问咱?说不准他都知道咱撺掇万师傅去找他报仇,可是这一段时间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他会不会暗暗准备,对咱冷不丁下杀手……"

侯副官倒吸了一口冷气:"是啊,黄大帅一直欺压着咱们,自然会看出咱们对他不满,万师傅逃了,他很可能會怀疑到咱们这儿,咱们不能不防着啊!"

张旅长骂道:"奶奶的,咱与黄秃子本是同乡,一同出来闯荡,他做了大帅,咱在他手下干事儿,本来就挺委屈的,他却处处欺压着咱,连咱喜欢的女人他都抢,老子早受够了!等他下手就晚了,事已至此,咱不如先下手,反了他娘的,咱也当大帅!"

张旅长随即与侯副官"咚咚咚"走进作战室,比比画画,嘀嘀咕咕起来。

第二天,张旅长就调兵遣将,整个新开岭气氛十分紧张,各路将领都聚在旅部作战室,等待张旅长下达作战指令。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张旅长的耳朵又不合时宜地痒起来了,实在忍耐不住,便传令下去,让万必良赶紧过来。万必良拎着工具箱小跑着过来,张旅长已经躺在椅子上等着他了。

张旅长正舒坦着呢,侯副官跑了进来,"啪"的一个立正道:"各路官兵已经准备就绪,请旅长下达作战指令!"张旅长眼睛眯着,半晌才歪了歪嘴角:"哎呀,知道啦,别催嘛,正舒服哩,等会儿!"

侯副官不敢多话,也不敢打搅张旅长,转身走了出去。万必良看了看张旅长,再看看四周,除去他与张旅长,别无他人,可能大战就要来临,都去准备了。

万必良暗暗咬了咬牙,先是在张旅长耳朵四周按摩了两下,令其放松,然后将两个耳耙探进张旅长的耳道。随着万必良手指的抖动,张旅长昏昏欲睡,口中还喃喃地念着:"舒服,舒服啊!"

万必良探动着耳耙,敲打着穴位,然后轻搅筋脉,筋脉一点点儿被搅动,张旅长毫不知痛,只感觉阵阵酥麻,痛快无比,飘飘欲仙……

此时,侯副官又跑进来两次,一次比一次着急:"张旅长,行了吗?官兵们都等着哩!""张旅长,再不动手,就给黄秃子抢了先啦!"

张旅长没有动弹,只是哼哼着:"舒服,舒服啊……"

万必良手上进一步加快节奏,随着他手中掏耳工具的起伏,张旅长双耳、嘴巴、眼睛、鼻子,都慢慢流出血来,可嘴中还在哼哼着:"舒服,舒服啊……"

这时,外面枪声大作,随着一阵呐喊,几个士兵冲了进来,枪口齐齐对着张旅长。黄大帅和江副官迈着大步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双手被反绑的侯副官。

黄大帅来到近前,一把拽开万必良,狠狠地抽了张旅长几个耳光:"张麻子,老子一直就知道你对老子不服,现在竟然要起兵反老子!"

张旅长被抽了这几下,眼睛眨巴了几下,似乎不明白怎么回事儿。

侯副官叫道:"旅长,咱贻误战机了呀,现在完啦!"

黄大帅看了看张旅长,又看了看万必良,"哈哈"一笑,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还记得那晚放你走的人吗?那是我安排的,就是要让你来找张麻子报仇,你干得不错!"

万必良恍然大悟,当初张旅长利用他来个借刀杀人,黄大帅也如法炮制,同样利用他,来找张旅长报仇。

黄大帅故意放走万必良后,就一直密切关注着张旅长的动向,张旅长调兵遣将,意欲起兵反叛,黄大帅都清清楚楚,早已严阵以待。兵贵神速,就在用兵的节骨眼上,张旅长的耳疾犯了,以致贻误战机,黄大帅趁机直捣新开岭,如同神兵天降,张旅长的兵还没反应过来,就都被缴了械!

黄大帅"嘿嘿嘿"笑着,对万必良说:"万师傅,现在张麻子交给你了,你怎么报仇都可以!"

万必良点了点头,拿起耳耙,重新抱起张旅长的脑袋,将耳耙探进耳孔,探到一定深度,他攒足全身力气,双手突然一起用力,两根耳耙深深扎入张旅长的耳中,顿时两股鲜血从耳道深处狂飙而出,张旅长双手捂住耳朵,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声,震天动地,骇人心魄!紧接着,万必良从工具箱里拿起剪刀、铗子、刮耳刀,一个劲儿地往张旅长脸上、身上乱扎乱戳,张旅长挣扎着,惨叫着,最后双腿一蹬,咽了气……

侯副官吓得浑身哆嗦,江副官一枪将他撂倒。

几个卫兵将张旅长和侯副官的尸体抬了出去,又将旅部打扫干净。黄大帅往张旅长的躺椅上一躺,说:"万师傅,你的掏耳手艺令人销魂,这段时间我一直惦记着万师傅!来来来,给我掏掏耳吧,哈哈哈……"

万必良立即上前躬身施礼,说道:"大帅,当初我对您不敬,是错怪您了!我这次能报大仇,全仰仗大帅啊,我愿意跟随在大帅身边,为您效劳!"

万必良说着,便取过工具箱,弯腰拿出掏耳工具……就在这时,黄大帅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从腰间取出勃朗宁,对着正在忙碌的万必良"砰砰"连开了两枪,万必良倒在地上,血流如注。

江副官看了看黄大帅,不解地说:"大帅,万师傅他……"

黄大帅将枪插进腰里,缓缓地说道:"万必良虽有掏耳手艺,但我今后还能把他留在身边吗?"

江副官听了,一琢磨,还真是这么个道理。

时隔不久,黄大帅耳痒不止,无论如何抓挠,就是无济于事!黄大帅又是打滚,又是撞墙,痒得钻心般难受,大声叫道:"万必良,快叫万必良给我掏耳……"

江副官怯怯地说道:"大帅,万师傅已经被你打死了呀!"

黄大帅哪里知道,万必良给他掏耳,悄悄使上了他的绝技,这绝技,让人一时舒坦,却留着后患,没有万必良本人,谁也拿这没办法……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谨作为试读鉴赏之用,五天内将自行删除。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谢谢!

欢迎关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