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东北韩瞎子传奇(十三)设计抓野猪

「故事」东北韩瞎子传奇(十三)设计抓野猪

韩宗清一言,村民们都停下了筷子,疑惑地看着他。

韩宗清接着道:“乡亲们,野猪下山祸害庄稼,是由于林子里橡子绝收了,它们没有吃的。野猪一出来就是一群,报复心很强。这回,长林抓住一只,我估摸着,很快野猪就得成群下山报仇。你们当中,有的地不在东山,可发狂的野猪,祸害完东山脚下的地,没准就去别的地,甚至可能进村伤人。所以,当务之急,是拿出个章程,怎么对付这群畜生。”

大家闻言,纷纷点头。有的说:“韩先生,我可听说,野猪皮糙肉厚,生着獠牙,特别凶,连狼都不是对手。咱们怎么办呢?”

韩宗清道:“这些我也想过。这样,大家要是愿意相信我,就都听我的安排。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这群畜生造孽。”

当下,韩宗清就把自己的办法说了出来,大家听了后,都挑大拇指,罢了,还是人家读书人啊,就是有主意。

午饭结束后,按照韩宗清的安排,大家回去分头准备。韩宗清带着媳妇、儿子,搀着孙二叔、孙二婶,回到了家中。

孙二叔有点担心,对韩宗清道:“宗清啊,你的这个法子行不行啊。如果要是没把野猪吓跑,反倒激怒了它们,就糟糕了。”

韩宗清道:“二叔,行不行我也没底。但眼下,也没有更好的法子了。野猪马上就来,咱们试一试吧。”

下午,韩宗清找了一跟木棒,又预备了一把镰刀,把刀刃磨得很锋利。媳妇在一旁,担忧地道:“他爸,你腰弯了,背驼了,还瘸一条腿,就别上前了,在后面注意点啊。”

韩宗清道:“你就别管了。大风大浪我都闯过来,还能让这畜生给伤到。”

晚饭后,韩宗清出了家门,来到了村东头。小柱子已经和许多村民都聚在那,各个手里拿着家伙。韩宗清道:“各位,听我指挥,都别轻举妄动啊,注意安全。”

韩宗清带着众人来到了东山脚下,观察了下地形,道:“开始挖坑吧,不用挖太深,有个一锹深浅就行,但是,坑要密,要多。”

夕阳下,小柱子带着一部分村民们开始挖坑。韩宗清又吩咐长林带着一些人,去多捡干树枝,不够就回家抱晾干的苞米杆。

月亮升起来了,村民们已经挖了许多坑,遍布通往苞米地的路上。韩宗清又让大家把干树枝放在坑前,对着下山的路。一切准备就绪,韩宗清道:“乡亲们,都退远点,留两个腿脚利索在这看着,一发现野猪,马上点火。”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愿意干这个差事。这可不是闹得玩的,要是点完火,跑得不及时,被野猪追上,那还有命吗?最后,长林道:“我和福贵家的地,被祸害最严重,就我们俩去吧。”

夜深了,周围静悄悄的。韩宗清带着村民,站在苞米地前,密切注意着山上的方向。长林和福贵站在前面,拿好引火之物,非常紧张。

突然,小柱子叫了一声:“山上有动静,野猪来了。”

这一声,吓得大家都心一抖,仔细往山上看。长林和福贵手哆嗦着,就要点火。韩宗清看了看,喊了一声:“别点火,别点火,不是野猪。”

原来,山上不知道什么鸟从树林中飞起。小柱子本来就害怕,疑神疑鬼的,以为野猪来了。大家都纷纷咒骂:“你小子咋咋呼呼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守了一夜,天放亮了,一只野猪也没见到。大家都又累又困。韩宗清道:“今夜野猪没来,看来是上次吃饱了。大家都回去吧,明晚再来。”

回到家中,媳妇已经做好了早饭。君庭问:“爸,打到野猪了吗?”

韩宗清道:“没有,野猪没来。”

一天无话,又到晚上了。韩宗清来到东山下,等了一会,才有人来。今天来的人,比昨天少了一些。大家又守了一夜,还是没见到野猪。

第三天晚上,来的人更少了。韩宗清数了数,只有七个人。又是一夜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天亮时,小柱子道:“韩大哥,你说野猪不会下山了吧。咱们都蹲了三天了,咋连根猪毛都没见到。”

韩宗清摇摇头,道:“不会。再等等,我估摸着也就这两天了。”

天亮了,韩宗清叫醒靠在一颗小树上,睡得正香的小柱子,道:“兄弟,回家吧。”

连续三夜,韩宗清带着大家没守到野猪,村民们都有意见了。中午吃饭时,韩二叔对韩宗清道:“宗清啊,今儿上午我出去溜达,听人说了,说你算的也不准啊,带大家熬了好几夜。要不,你今晚就别去了。这野猪啊,估计不会下山了。”

韩宗清摆摆手道:“二叔,您听我的。野猪肯定会下来,咱们不把他们彻底吓回去,会出事的。”

“我可听说,今晚大家都不去了。就你自己去,咋整啊。”孙二叔道。

韩宗清道:“即使就我自己,也不能让野猪祸害了咱村子。你放心吧,二叔,我心里有谱。”

又到了晚上,韩宗清穿好大衣,腰里别着镰刀,手里提着棍子,就要出门。媳妇在旁劝:“他爸,你别去了。二叔都说了,今儿大家都不会去,就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韩宗清道:“你别管,在家看好孩子就行。”

说完,韩宗清出了门。刚出大门,就停了下来,道:“君庭,你跟我干啥,回去。”

小君庭手里拎着烧火棍,道:“爸,我要和你一起打野猪。”态度还挺坚决。

“胡闹,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呢。回去,听你妈话。”

“不!爸,你身体不好,来了野猪,我保护你。”

韩宗清生气了,回身一挥手,道:“你这孩子,再不听话我揍你了。回去,赶紧的。”

直到韩宗清的背影消失在村口,小君庭还站在大门口,久久地望着。

韩宗清来到东山下,等了半天,才见远远一个人影走来。近了,一看,是小柱子。

小柱子一看就韩宗清一个人,当时就生气了:“韩大哥,你说这帮人,都什么东西啊。您这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们吗。咋地,都不来了,就忍心让您一个人?”

韩宗清道:“兄弟,也不怪大家,都受了三夜了,啥收获没有,难免会没了心气。”

“那么不能这么干啊。我小柱子虽然胆子小,但我还有良心。”一番话,说的正气凌然,逗得韩宗清哈哈大笑,道:“兄弟啊,我能交到你这个朋友,值了。”

两个人嘴里说着闲话,但眼睛却一直盯着山上的方向。今晚月亮格外明亮,给大地笼罩了一层轻纱。不知过了多久,小柱子又困了,靠在树上,迷迷糊糊。韩宗清提醒道:“兄弟,精神精神。今晚就咱俩,要是野猪来了,得赶紧点火呢。”

小柱子揉了揉眼睛,道:“韩大哥,咱们就在这等着,靠着大树,歇着。野猪来了,我腿脚快,跑过去点火就行。”

正说着,突然,山上传来一阵骚动声,草木哗啦哗啦的。紧接着,哼哼声就不绝于耳。二人急忙向山上看。

月光下,许多黑色的身影,正向山下移动。最前面,一只野猪足有三四百斤,獠牙支出来老长,闪着寒光。小柱子“妈呀”一声叫了出来:“野猪来了,野猪来了。”

(未完待续)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