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球童递毛巾太慢挨骂,让我们听听这群孩子的心声

中国小球童递毛巾太慢挨骂,让我们听听这群孩子的心声

沃达斯科怒斥球童。

汗水、责备、怒火......十几岁的球童该不该在球场上面对成人世界的残酷?最近,一条毛巾引发了矛盾。

在今年9月的深圳公开赛上,西班牙名将沃达斯科在比赛中将怒火对准了一名球童。在一次示意球童递毛巾的过程中,他责怪球童动作太慢并对其大声怒斥,这一幕震惊了现场观众和网友。

对于这一争议事件,费德勒、西里奇、锦织圭等名将也都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正在进行的上海劳力士大师赛上,他们都表示要给予球童最大的尊重,但也强调运动员同样需要节省时间。

那么,球童自己对此怎么看?在上海大师赛比赛期间,澎湃新闻记者在现场采访了几位球童以及他们的负责人。事实上,小朋友们远比我们想象的内心强大。

在上周结束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上,白俄罗斯女球员萨巴伦卡在一个球童面前摇摇空了的水瓶,并随后将它扔在地上。

一条毛巾引发的风波

在沃达斯科的“递毛巾”事件发生后,他的这段怒气冲天的视频也被传递到网络上,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和讨论。

“为什么不制定规则,让球员自己去拿毛巾?”作为三座大满贯得主安迪·穆雷的母亲,朱迪·穆雷在社交媒体上气愤地写道,她曾经还担任过英国联合会杯的队长。

全英俱乐部的商业和媒体总监Mick Desmond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网球一种礼仪,我们温网的男球童和女球童都是志愿者。”

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网坛内部,所有的言论都一边倒谴责行为过激的球员。英国联合会杯的队长基奥萨冯更是态度坚决,“我不关心你究竟是多名优秀的球员,但这种行为必须立即制止。”

德约从一名球童手中夺过毛巾。

事实上,沃达斯科并不是第一个对球童如此严厉的球员。在上周结束的中国网球公开赛上,白俄罗斯女球员萨巴伦卡在一个球童面前摇摇空了的水瓶,并随后将它扔在地上......

手握14座大满贯的德约科维奇也不能幸免。2015年,塞尔维亚人在与穆雷的比赛中因状态不好向自己的团队怒吼,随后他一把从一名球童手中夺过毛巾,后者目光呆滞显然受到了惊吓。

随后,德约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向这位球童表达歉意,“我确实不是故意要伤害他或者以任何方式恐吓他。我真心希望他能原谅我,再次道歉。”

费德勒小时候也是球童。

“你必须摸透每一位球员的个性”

20多岁甚至是30多岁的球员,冲着只有12、13岁的小球童发火,这的确会给这些孩子内心造成阴影。一位上海大师赛的小球童就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她此前就经历了“慌张”的一刻。

10月10日的比赛中,这位刚刚上初中的小姑娘在2号场地担任球童。当时,比赛中的意大利人切奇纳托因不满自己的表现,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毛巾,“我当时心里有点慌。”

“球员在赛场上发火的确是有的。”上海大师赛球童负责人杨旖向澎湃新闻记者坦言,“比如小朋友注意力不集中、反应比较慢,或者自己本身没有打好,有的球员就会把脾气发泄到他们身上。”

但站在赛事主办方的角度,杨旖表示还是要从摸准每一位球员的脾气和习惯着手。她向澎湃新闻记者说,因为这些球员来大师赛不止一年,他们对于球员的性格都有大致的了解。

比赛下雨,德约邀请小球童一起避雨。

“我们在开会之前都会给小朋友们打招呼,比如有些球员喜欢拿一个球,有些球员喜欢3个球,还有一些球员在每一分比赛结束后都要求递毛巾擦汗……”

实际上,大多数网球选手还是能比较好控制情绪。一位在本届大师赛给费德勒担任过球童的小朋友表示,瑞士天王在球场上就几乎不怎么发脾气,“我觉得他是一位绅士。”

杨旖透露,去年一位球员在比赛时将球不小心砸到了一位球童。赛后,他送给了这个小朋友一块毛巾表示歉意,同时也希望以此来鼓励他不要对网球丧失信心。

当然,球员对于球童的暖心举动也并不少见。法国名将特松加曾搀扶着被球砸到的小球童回到更衣室休息;“坏小子”克耶高斯不小心砸中球童后,还给她“爱的抱抱”。

2015年上海大师赛,德约科维奇安慰被球砸到的球童。

“我们不能让球童感到被忽视”

都说成人的世界是残酷的。球童不仅要在球场上保持高度集中、避免被球砸到,还需要在场上应对每一位球员的喜怒哀乐,并为他们不停更换充满汗水和鼻涕的毛巾......

在杨旖看来,球童虽然在场上默默无闻,但他们其实非常挺辛苦,“从早上第一场比赛开始一直要站到晚上最后一场比赛结束,但大多数小朋友都能坚持下来。”

一位13岁的小球童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每天要在场上最少站4个小时。而据杨旖的估算,一个场地安排两批球童,一个小时轮换一次,小朋友一天最多要站6到8个小时。

而他们的付出,选手也看在眼里。

“有时有些球童的表现比其他球童更好,但是他们也在尽全力地帮助我们,所以你必须尊重他们,这是底线。”在本届大师赛上,大满贯得主西里奇认为球员应该去调整和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们不能让球童在离开赛场的时候感觉自己不被重视、受人唾弃,这太恐怖了。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好好地去思考。”曾经担任过球童的费德勒也对此颇有感触。

他在上海大师赛上透露,自己曾经给帕蒂·施尼德和玛蒂娜·辛吉斯等人都做过球童。“也许他们就是未来的球星,像我一样。”

同样,即便辛苦万分,但大多数球童也对球员的暴脾气能够理解。就连上述那位被吓到“慌张”的小姑娘也豁达地表示这并没什么,“在上场有点懵吧,但是下来之后还是理解他们的。”

事实上,这些孩子也成长飞速。杨旖笑着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这些孩子原本在家都是“小皇帝”、“小公主”,但被父母送来当球童后就变得成熟和懂事了。

纳达尔叔叔讨论球童问题,他认为是25秒发球规则导致。

球童需要尊重,球员需要时间

事实上,原本球童的职责只是为球员捡球、递球。但随着网球比赛的发展,他们还多了给球员递毛巾和拿水等任务,这无疑也增加了他们在场上的奔跑距离。

因此,ATP正有意在新生力量年终总决赛上为球员在场地边安装挂钩,以便让他们自己去取他们的毛巾和物品。但对于这样的做法,包括费德勒在内的大多数球员还是持怀疑态度。

费德勒认为虽然球童需要被尊重,但球员自己去取毛巾也会拖长比赛的时间,“我觉得让球童给你递毛巾再把它拿走,最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节省时间,这样你就不用来来回回跑了。”

更重要的是,从包括美网在内的北美赛季开始,发球之间的限制已经被严格控制在25秒以内。虽然在上海大师赛还未实行,但自取毛巾无疑会减少球员的准备和发球时间。

“发球时间被严格限制,如果球童比较积极、注意力比较集中,就能为球员多争取几秒的时间,这对我们将很有帮助。尤其是像在上海这样比较潮湿的环境中比赛。”西里奇说。

那么,球童又是怎么想的呢?

那位费德勒的小球童向澎湃新闻淡定地表示,新规则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因为我平时自己也学习网球,我觉得能站在赛场上学习他们的技术,这一切就很值得了。”

而那位“慌张”的小姑娘则表现得十分可爱。她在听到澎湃新闻记者说有可能安装挂钩后长舒一口气,随后便露出孩子般的喜悦,拍着手惊呼:“太好了!”

10月12日焦点赛事

费德勒VS锦织圭(中央球场,压轴登场)

当日中央场馆的最后一场比赛,将由费德勒对阵锦织圭。

费德勒与锦织圭此前总共有过7次交手,费德勒取得5胜略占上风。两人最近一次交手是在2017年澳网,当时费德勒战满五盘艰难获胜。

德约科维奇VS安德森(中央球场,下午第二场)

这是今年温网的决赛阵容。德约科维奇此前与安德森有过7次交手,除了2008年迈阿密大师赛安德森拿下一胜外,德约对安德森已经取得六连胜。

丘里奇VS艾伯登(中央球场,不早于晚上6点)

本届赛事,丘里奇状态良好,首轮比赛淘汰了三届大满贯得主瓦林卡。本赛季,他曾在ATP500哈雷公开赛击败费德勒夺冠,并首度闯进TOP20,世界排名创造职业生涯新高。

这位17岁战胜纳达尔、18岁战胜穆雷、21岁战胜费德勒的小将,会与艾伯登献上怎样一场比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