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粹黄金到底去哪了,瑞士银行最无耻,他们手法高明全部“吃掉”

纳粹黄金到底去哪了,瑞士银行最无耻,他们手法高明全部“吃掉”



二次世界大战后,留下许多关于德国和日本的黄金之谜的传说。“纳粹黄金”是法西斯头目希特勒统治德国期间掠夺的黄金,其数额之大难以估计。史学家们调查发现,这些黄金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从被占领国的中央银行中抢来的,二是从死囚”身上搜括的,三是侵吞犹太人的。在1933年到1945年之间,纳粹德国窃走了相当于今天85亿美元的犹太受害者黄金,而后将之存入瑞士银行。最初的传言是纳粹将这笔黄金作为重建第三帝国的基金,并且纳粹已经在南美建立秘密基地。

时隔半个世纪,1996年9月,美、英两国政府有关部门突然向世人公开了两份历史文件,美国公布的文件是1946年美国驻法国巴黎大使馆的经济参赞麦钦德写给美国国务卿的一封信。信中说,美军1945年4月在德国某地的盐矿曾发现了纳粹德国藏匿的8307根金条、各种金银器物、现金及数百幅欧洲早期的名画。从而证实了“纳粹黄金”的存在并非空穴来风。



与此同时,英国外交部也公布了一份备忘录,指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瑞士银行曾保存过价值约60多亿美元的纳粹财产。二战结束后,在同盟国的压力下,瑞士银行才承认保存了价值8800万美元属于比利时的黄金。经过协调,同意交出6000万美元,相当于今天币值7亿美元的黄金,估计只占存放在瑞士的“纳粹黄金”总数的20%。

在国际舆论的压力下,瑞士政府决定,配合即将就此案成立的调查委员会,对瑞士国家银行在二战期间的所作所为进行调查。



瑞士银行久负盛名,号称世界保险箱。二战期间,瑞士银行不但以匿名账户的方式大量吸纳犹太人的存款,更利用其中立国的身份与纳粹德国进行过无数暗中交易—这就是20世纪90年代爆出的“纳粹黄金案”丑闻。

瑞士政府曾在1934年制定了西方第一部银行保密法。所谓银行保密,是指所有在银行工作的人员,银行高级职员还是普通雇员,都不得泄露任何与业务有关的资料。保密法里规定,瑞士银行允许客户以代码或者代号存款,银行里办理这项业务的只限于两三个高级职员。如果有谁违反了保密法的规定,将被罚款5万瑞士法郎或坐牢6年。

《银行保密法》使存在瑞士银行里的财富像进了保险箱一般可靠。但是另一个问题随即产生:如果储户在瑞士银行以匿名方式存入一笔巨款,后来突然去世,生前既没有交给银行一份遗嘱,临终时也没有机会把存款密码告诉家里人,那他的这笔存款就将永远呆在瑞士银行里取不出来。



二战爆发前,许多犹太人在瑞士银行都有大笔存款,后来这些人大多在德国的集中营里惨遭杀害,其存款账号和密码也随着他们一道化为灰烬。至于这些储户的后代们通常既不知道银行的名称,也不知道账号。有些人仅仅知道他们的父亲有财产并且常到瑞士去。 1989年,世界犹太人大会主席埃杰·布朗夫曼亲自到伯尔尼同瑞士银行协会(ASB)交涉,此后ASB确立了一套程序,通过在苏黎世的一个中介机构查找银行里的无主财产,并要求其成员银行提供财产清单。这次查找的结果令人惊讶,一共发现了775个无人认领的账户,存款总计3200万美元 世界犹太人大会事先做出的估计,却是几十亿美元。然而,当这段丑闻被揭露出来后,犹太组织坚持要一次性赔偿10亿美元。但瑞士政府和银行只提议建立两项基金,一项是1500万瑞土法郎的大屠杀纪念基金,一项是70亿法郎的团结基金。这两项基金运作后所得利润全部用于补偿种族灭绝的受害者。

二战期间纳粹为自己疯狂掠夺财富。据1945年英国当局的一份报告估计,纳粹战利品的总额大约在545亿到5.5亿美元之间,差不多相当于今天的46亿美元。但这个数字只包括纳粹从被占领国家中央银行的保险库里盗取的黄金,而被纳粹掠夺的个人财产的确切数字则永远是个谜。

为了掩人耳目,纳粹把掠夺来的大部分黄金重新浇铸成每块近400司(约合12公斤)的金锭,一部分藏在德国各地和帝国银行,另一部分藏在其他一些中立国的银行。而瑞士银行正是大笔纳粹黄金的理想保险箱。

瑞士银行通过隐匿这些来路不明的“纳粹黄金”,在战后着实发了一笔横财。



在瑞士银行的“帮助”下,希特勒得到了宝贵的外汇,从而在世界市场上购买维持战争的重要物资,比如制造穿甲弹不可缺少的贵金属铬、提高坦克装甲强度的钨。1943年,纳粹经济部长冯克强调说:“如果失去瑞士这个外汇渠道,德国没办法把战争支撑到两个月以上。”而帝国银行副行长索性露骨地说:“瑞士允许自由的外汇交易具有重要的政治意义,这是我们至今仍让它保持独立的一个基本原则。除去对公交易外,瑞士银行还负责帮助纳粹高官保存私人的产。二战末期,纳粹头目们看出帝国覆亡在即,纷纷把搜刮来的不义之财转移到瑞士银行的保险库里,妄图在战后依赖瑞士《银行保密法》的保护逃脱盟国的追缴。战后人们偶然发现,希持勒的空军元帅戈林、经济部长冯克、外交部长里宾特洛甫,都在瑞士银行开有匿名账户。

二战结束前,瑞士人看到德国气数已尽,就下令冻结了德国的账户。1945年,瑞士与盟军签署协定清查所有德国财产但瑞士坚持在对这笔黄金估价问题上保持独立。由于1946年冷战刚刚开始,盟国不但需要瑞士严守中立,更需要瑞士银行帮助进行战后重建工作,所以美国劝说英国和法国接受了瑞士的立场。结果瑞士最后向英、法、美归还了6000万美元,而按照盟军事先的估计,瑞士银行里共存有大约5亿多美元的纳粹黄金。

“纳粹黄金案”丑闻被全面揭破后,瑞士银行的声誉受到极大影响:瑞士经过长期努力才在世界上建立起来的公正、人道的形象,已被完全玷污。瑞士银行资产管理业务出现萎缩,许多客户纷纷抽走资金,一些大的退休资金和公共基金不再委托瑞士银行操作。瑞士在与另一个国际金融中心美国纽约的竞争中,从信誉和声誉两个方面被打垮。

1996年,瑞士银行被迫出版了一份二战期间存户的名单,共有1872人在战后未与银行联络过,其存款总额估计有4200万美元,分存于67家银行,同时瑞士银行也以2亿美元成立基金会帮助受难的犹太人。其中有80名拉脱维亚的犹太幸存。



1998年,犹太人组织要求赔偿15亿美元,瑞士银行只肯给每人得到400美元。拿出6亿,美国的20个州要求对瑞士进行抵制行动。最后达成12.5亿美元的赔偿协议美国副国务卿艾森施塔特后来表示,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德国从欧洲各国中央银行掠夺的黄金中最后一批已基本物归原主,其中四分之三将捐赠给大屠杀幸存者基金,这标志着长达50年的纳粹黄金案最终结案。

艾森施塔特在美国国务院举行的大屠杀时期财产问题会议上说,除了阿尔巴尼亚和前南斯拉夫地区各国外,所有受害国都已经从最后剩下的6吨黄金中分得了应得的份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