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一次偶然机会救了一个女高官,从此揭开了女性贪官的后官生活

他的一次偶然机会救了一个女高官,从此揭开了女性贪官的后官生活

第001章

作为一名妇科男医生,我平时会接待形形色色的病人,但万万没想到,我会在我的妇科诊室遇到暗恋多年的女人。

那天,正值一场秋雨过后。

“叫下一位。”看完了两个病人后,我吩咐护士道。随即去洗手。

转身的时候,病人已经坐在了我办公桌的对面了,但是,我的身体却在我看见她的那一刻变成了石化的状态。

“赵梦蕾?”

“冯笑!怎么会是你?”她也认出了我。

她美丽脸上的惊讶、欢愉的表情顿时牵动了我的神经,我开口问道,“赵梦蕾?我不是在做梦吧?”

“冯笑,你怎么会当妇产科医生?”她却在问我,脸上已经出现了尴尬的表情。

我知道,我可不能给自己的女同学看病,况且她还是我的梦中情人。我不想破坏自己心中的那份美好。于是我朝她笑了笑:“我带你去让隔壁的医生检查吧。女医生。”

她随即站了起来,“谢谢。”

看来她也不愿意让我给她看病,毕竟我们曾经是同学,大家太熟了,如果我给她看病的话只能给我们双方带来尴尬。

把她交给了门诊一位副教授后我回到了自己的诊室,心里猛然地难受起来——她结婚了?不然的话怎么会到这里来看病?

“我请你吃饭吧。”她看完了病,过来邀请我。

“我请你吧。”我急忙说道,心里不由的再次激动起来。

“也行,谁让你是男的呢?”她笑道。

那一刻,我发现她依然如同以前那样的美丽,不过在她的脸上也留下了些许岁月的痕迹。

去饭店的路上,赵梦蕾问我:“我挂号的时候怎么没有看到你的名字?”

我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因为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医生,要副教授以上的医生才会在挂号处有名字。”

“你工作几年了?”她问道。

“才上班,今年刚刚硕士毕业。才去考了主治医师资格,估计职称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发现自己竟然不自禁地说得如此详细。

吃饭的地方是我临时选的,就在我们医院不远处。

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可能是这里的老板娘,亲自给我们送来了菜谱,微笑着问我:“你们想吃点什么?”

“来几样你们这里特色的菜吧。”我想了想后说道。

“好。”她把菜谱收了回去,“要点什么酒水呢?”

我去看赵梦蕾,“你说呢?”

“老同学见面,当然要喝点酒啦。白酒吧,不要太贵。”她笑着对我说。

“好嘞!”风姿绰约的女人应答着离开了。

赵梦蕾看了看我,笑着问:“你爱人是干什么的?”

我苦笑:“哪有爱人,连恋爱都没谈过一次。”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因为我的心里在说:我的心里一直在想你呢。

“你一直单身?”她惊讶地看着我问道。

我朝她点头,随即问道:“你呢?你的爱人是做什么的?”

虽然我明明知道她几乎肯定结婚了,但我依然期盼她能有与我一样的回答。

然而,现实非常残酷,她回答道:“他在一个中央企业销售处工作,最近才调到江南省。所以我也跟着过来了。”

我顿时黯然。

这时候那位风姿绰约的老板娘过来了,她拿来了一瓶白酒。

我笑着打开那瓶酒,然后给她倒上,“来,我敬你。为了老同学相逢。”

她端起杯一饮而尽。

我怔了一下,随即也喝下了。

风姿绰约的老板娘再也没有来,是其他服务员来上的菜。菜的味道很不错。

吃着喝着,我问她:“今天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你哪里不舒服?”

她看了我一眼,满脸的羞意,“这不是你的诊所吧?”

“呵呵!职业习惯。别介意啊。”我也觉得自己的话题很过分,很无聊。

“没事。”她却朝我举杯,“老同学,可能我今后还会经常来找你的。”

“怎么?问题很严重?”我立刻又回到了自己的职业状态上去了,真是屡教不改。问出来之后立刻感到后悔。

“喝酒。”她却又朝我举杯。

这杯酒喝下后我暗暗地发誓不再问她关于病情方面的问题了。

还好,她也不再谈及到那个方面。我们后来的话题都是以前学校的趣事,还有班上女同学的一些事情。其中很多都是我不知道的。

一瓶酒很快就喝完了,完全没想到她这么能喝。

“再来一瓶?”我问她道。

她摇头,舌头有些大了,“我喝多了。”

其实我也差不多了,我随即点头道:“好吧,你多吃点菜。”

这时候我才发现她真的已经喝多了,因为她手上的筷子几次掉在了桌上,拾筷子的时候,她的身子微微前倾,领口一晃而过的雪白深沟,让我几乎挪不开眼睛。

我去给她夹菜,同时有一种想要去喂她的冲动。当然,我不敢。

“不吃了。我吃好了。”她终于放下了筷子然后对我说道。

于是我急忙去招呼服务员结账。

“我结账了。”她却笑着对我说道。

我这才想起她在我们吃饭的中途去过一趟卫生间的事情,估计是那时候去结的帐。“你干什么?不是说好了我请客的吗?”

“我们走吧。”她说,随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我很想去扶她,但是不敢。

可是她却看了我一眼,“你来扶一下我。我走不动了。”

我犹豫了一瞬,随即去扶住了她的胳膊。这一刻,我的内心猛然地震颤了起来,因为我感觉到她的胳膊是那么的柔软!

“你住什么地方?我送你回去吧。”到了马路边上的时候我问她道。

“不用。”她摇头道。

“那我给你叫车。”我说。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她却忽然地甩开了我的手,转身看着我问道:“冯笑,读高中的时候你是不是很喜欢我?”

我顿时怔住了,心里惶惶地看着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依然在说:“你以前经常跟在我后面,我是知道的。”

虽然时隔多年,但这句话还是让我脸红了。

她看着我,笑了:“冯笑,我得回家了。再见。对了,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好吗?”

“当然好。”我说。

她笑了,将手机朝我递了过来,“你帮我存一下。”

我当然不会拒绝,接过手机存上我的号码,让我心旌摇曳的是,在我存号码的过程中她的头竟然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而胸部也轻轻贴在了我的胳膊上,那感觉,很柔软……很柔软……

“这下好了,我可以随时找你了。”她从我手里接过手机,笑着对我说道,随即去到马路边招手叫车。我发现她的身体在摇晃,急忙地朝她跑了过去,随手扶住了她的身体,手上是她柔嫩的后背肌肤。虽然隔着一层衣服,但我手上的感觉却依然是那么的清晰。

出租车载着她绝尘而去,留下了夜色中那一片斑斓。

我叹息了一声后孤独地回到寝室,心里不禁感叹世道的不公,毕竟那是我暗恋多年的女人啊,心中不禁嫉妒起她的丈夫。

整个晚上我都有些郁闷,唯有去回忆曾经的一幕幕,记忆中她那妙曼的身形减轻了我许多的痛苦,并让我慢慢进入到睡眠之中。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却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因为太忙,还因为我已经完全认命了。有一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再怎么渴求都毫无用处。昨天她给我激起的那一片涟漪终于归于一种平静。

然而,命运却偏偏与我作怪。下午的时候我刚刚收了一个新病人入院,正在写住院病历的时候,忽然接到了赵梦蕾的电话:“晚上我请你吃饭吧。你一定要来哦。”

我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兴奋,“什么地方?”

“我家里。”她回答,“我做了好几样菜呢,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你老公在家里吗?”我不由自主的问了这么一句。问过之后我才明白,自己的内心有些痛恨那个男人。

“出差去了。”她说,“你一定要来啊。”

我顿时放下心来,“好的,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吧。”

我的心里有些莫名的蠢蠢欲动……

下班的时候科室一位医生来找到了我,她是我的师姐,因为她也是我导师的学生,比我高一届。

“小师弟,晚上帮我值一下夜班。”她笑眯眯地对我说。

“苏华师姐,我今天晚上有事情,真的。”我急忙地道。

“除非是你谈恋爱,不然的话你必须帮我值班。”她很霸道地说。

“你又有什么事情?”我心里有些不爽,因为她这已经是第二次让我带班了,而且上次带班后并没有还我休息时间。

“我男朋友今天回来。”她满脸的幸福。我却把她脸上的那种神态看成是一种“性福”

“我真的有事情。对不起啊,你还是叫其他人替你代班吧。”我不想错过今天晚上与赵梦蕾单独在一起的机会。我有种期待和兴奋,就是想和她在一起,因为中学时对她的那种暗恋情感已经深入到了我的骨髓里面。

苏华看着我,脸上似笑非笑,“真的恋爱了?”

我点了点头!

她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采,“真的?她干什么的?”

“查户口啊?”我忽然有些心虚。

苏华大笑,“得,我不麻烦你了。不过,到时候你要带她来见我哦。”

我顿时觉得自己的脸上发烫得厉害,心里有着一种深深的愧疚。

她依然地看着我笑,“哟!害羞啦?”

我站起来脱掉白大衣然后朝病房外面走去。身后是她爽朗的笑声。

到了外面,我拿出手机打给赵梦蕾。

第002章

到了赵梦蕾告诉我的地方,我才发现那是一个漂亮的高档小区,小区太大了,我一时间找不到她家的具体位置,于是拿出电话打给她。

“你等等,我下来接你。”电话接通后她说道。

我吓了一跳,“别……你直接告诉我哪一栋楼就可以了。我问问这里的人。”

“怕什么?小区里面的人都是新住户,没人认识我。”她似乎一下猜透了我的内心想法,“你在那里别动啊。我马上下来。”

电话被她挂断了。我唯有苦笑,同时在心里鄙视自己:为何搞的这么鬼鬼祟祟?

一会儿过后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在叫我:“冯笑,这里呢。”

急忙朝那个声音看去,发现她站在远处在朝我笑。她曼妙的身形绽放出一种迷人的风采,我的心脏开始“砰砰”跳动,它激动了。

进入到赵梦蕾的家后我再一次地自卑了——多么漂亮的大房子啊!客厅大约有六十个平方的样子,西式风格的装修和家具,里面一尘不染,如同女主人般的清新可人。想到自己还住在一片狼藉的集体宿舍,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不是滋味。

客厅的一角是餐桌,上面已经摆放好了酒菜,香气扑鼻。

“去洗手,我们开始吃饭。”她招呼我道。

“好漂亮的房子。”我这才猛然地想起自己应该赞扬一下这里。

“去洗手,然后我们吃饭。”让我有些诧异的是,她却对我的这种赞扬显得很冷淡。

我去到厨房,发现里面一式的现代化厨房用具,打理得干干净净、纤尘不染。真是一位好妻子!我心里叹息道。

洗完手然后出去。

餐桌上有五六个菜,看上去很诱人。还有一瓶五粮液。

看到酒,我猛然地想起了一件事情来,“昨天你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怎么样?哦,我没其它意思,我只是担心你喝酒会加重病情。”

她看我,忽然地笑了起来,“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啊。没事。昨天晚上不是喝酒了吗?”

我点头,“你还没孩子?”

我发现自己现在的思维有些飘逸,不过我问她这个问题是有道理的,因为我在她的家里没有发现有孩子的任何痕迹。

“冯笑,我发现你的问题蛮多的。你一个单身男人,哪来那么多的问题啊?”她顿时不满地道。

我有些莫名其妙,“这和单身男人有关系吗?我和你是同学,而且又是医生,这是关心你呢。”

她顿时笑了起来,“我是说你还没有结婚,所以不知道婚姻里面的很多东西。虽然你是妇产科医生,但是你对家庭的事情却不懂。呵呵!得,别说笑了。来,帮我把酒打开。”

我听话的去开酒,嘴里问道:“赵梦蕾,看来你男人很有钱的啊。家里都放着五粮液。”

她淡淡地道:“你喜欢的话我送你几瓶。”

我大吃一惊,“我可没这意思!”

“你误会了。我不是其它意思,只是觉得这些都毫无意义。你还没结婚,所以你不懂。”她也意识到了她自己话中的错误了,急忙地道。

我心里已经释然。酒,已经被我打开了,给她和我自己都倒上。

“我觉得你好像对你的婚姻不满意的样子,是这样吗?”我试探般问道,眼睛盯着酒杯,心里惴惴的。

“你吃菜。尝尝我的手艺。”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给我碗里夹了一些菜。

我很听话地吃,“味道真不错。”

“那就多吃点。”她从每个盘子里面都给我夹了些菜。

我觉得她做的菜的味道确实不错,霎时间便都吃完了。

“看你喜欢我做的菜。我很高兴。”她满脸笑容地看着我狼吞虎咽,朝我举杯,“来,我们喝酒。”

我也急忙地举杯,“谢谢!太好吃了。”随即喝下一小口。忽然,我惊住了,因为我发现她已经喝光了她杯中的那杯酒,要知道,我们手上的可是葡萄酒杯啊!

“你可以随意。”她看着我笑道。

我豪气顿生,“那怎么行?”随即一饮而尽,嘴里顿时一片火辣。

“想不到你喝酒这么厉害。”我朝她笑道。

“昨天都喝醉了。”她笑着说,随即拿起酒瓶给我和她自己再次倒满。

“那今天就少喝点吧。”我急忙地道。

“就这一瓶。每人就两杯酒。”她说。

“好。”我心里顿生放下心来,随即去吃那盘我觉得味道最好的双椒鸡。

“冯笑。一会儿你帮我检查一下好吗?”我正吃得香,顿生被她的话吓得将筷子掉落在了桌上!

“你……,你!”我忽然变得结结巴巴地起来。

“你什么!”她瞪了我一眼,“我们是同学,你帮我看看不行吗?”

“妇科检查是必须有护士在场。在你家里,这……而且,这里也没有器械。”我慌忙地道,心里紧张万分。

她看着我,满脸的诧异,一瞬之后忽然地大笑了起来。她用她那美丽的手指着我,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更加惶恐,讪讪地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嘛。”

她终于止住了笑,“你想哪里去了?我是觉得最近肚子很不舒服,一直隐隐着痛。想让你帮我检查一下究竟是什么问题。真是的,你想什么地方去了?”

我大窘,“那是外科医生的事情。”

“你没学过外科?”她问我道。

我点头,“学倒是学过。不过不很专业。”

“你先帮我检查一下。如果有什么大问题的话我再去你们医院外科好了。”她说。

这一刻,我心里忽然地泛起了一阵涟漪,仿佛已经不能自已,“好吧。”

“吃好了吗?”她问我道。

我点头,“差不多了。”

她笑,“那就是还差点。对了,我去给你添饭。”

“在哪里检查?”吃完饭后她问道。

“最好平躺。”我说,“平躺的状态腹部才可以放松。”

“那我们去卧室。”她说。

我一怔,觉得她的话有些怪怪的。

“走啊,发什么呆啊?”她却在催我。

她在我前面曼妙地行走,我呆呆地跟在她的身后。这一刻,我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她还是她,依然那么的美丽动人。

好大的一间卧室,好大的一张床!

“那我躺下了啊?”她转身在对我笑。

“好。”我呆呆地道。

于是她去到那张宽大的床上躺下,我却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干什么呢?”她却在催促我。

不知道是怎么的,我觉得她的声音竟然在颤抖。

我这才猛然地清醒了过来,缓缓地朝那张宽大的床走去。

“我需要做什么?”她在问我。

我深深地呼吸了一次,心里顿时平静了许多,然后去看着床上的她,觉得她的身形更加苗条,也许是因为那张大床的缘故。“把你的衣服撩起来,露出腹部。”我吩咐道,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她撩起了她衣服的下摆,我眼前顿时出现了她平展而白皙的腹部,再次心旌摇曳起来。我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再次地深吸了一口气,我的手即刻地去到了她的腹部,顿时感到了一片温润。

轻柔地用自己的手指摁压她的腹部,一点一点地去感受,好像没什么问题,很柔软。

然后往下,开始去检查她的小腹。

“你把你的皮带解一下,裤子稍稍往下褪一点。”我吩咐她道。现在,我完全进入到了医生的角色里面去了。

她很听话,伸出她那白皙而纤细的双手去将她的皮带解开,然后朝下褪了褪她的裤子。

她褪的似乎有点多……我不禁呆住了。

“怎么啦?是不是真的有什么问题?”她却在问我。

“没……还没检查完呢。”我慌忙道。

她不再说话,我敛住心神开始认真检查起来。她的下腹部依然很柔软,很平展。我用手指轻轻地摁压。

而此时,我却忽然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她,她竟然发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当然明白她那种声音代表的是什么。

在我实习与正式上班的过程中,时不时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根本无动于衷。但是现在不一样,因为她是我的曾经暗恋多年的美丽女人,而且还是在她的家里,在她家里的卧室里面,在卧室里面的这张大大的床上。

我再次心旌摇曳起来,忐忑地去看着她,发现她的双眼紧闭,脸色酡红,嘴唇却在微微地张开。

这一刻,我仿佛明白了:她的腹部根本就没有不适!她,完全是在引诱我、挑逗我!

“梦蕾?”我试探着呼喊了她一声,声音在颤抖。我去掉了她的姓,这种呼喊完全是一种情不自禁。

“冯笑……你真傻……”她忽然地叹息了一声,依然闭着她的眼,“既然你那么喜欢我,干嘛不要我呢?”

“我……”我惶恐万分,顿时不知所措起来,“梦蕾,你已经结婚了啊。”

“我要和他离婚,你要我吗?”她忽然地睁开了眼,用她那双美目在看着我。

“我……”我更加不知所措,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这时候,我却猛然地感觉到她已经抱住了我,然后开始尽情地亲吻我的唇。我大脑完全地变成了一片空白……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