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黄巢祭刀,地府连夜更改生死簿

民间故事:黄巢祭刀,地府连夜更改生死簿

在平原,凡是看见平地里凸起的高坡,十有八九都是人为筑成的,通往吴村的路边就有这么一块高高的土丘,村民们盖房在这里取土的时候,经常会挖出一些尸骨。一具具的尸骨都和头颅分开,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砍下来头后,又集中埋在这里的。

孩童时向老辈人问这些尸骨的来历,原来这个土丘还和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有关,那就是:黄巢起义。小时候,就听说有“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难逃”的说法。而这些尸骨,只是当时那场起义中惨死的人当中的缩影。

要说这黄巢,也是才华横溢之人,然而屡考不中,后来在京城写下一首反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为了逃避官府的追捕,走投无路的黄巢就躲进了一座荒僻的庙宇。那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要说这老和尚也是位高人,洞察天机算准了黄巢起义乃是天数,于是就收留了黄巢,并从禅院里拿出一把名叫饮月斩的宝刀送给黄巢。

老和尚告诉黄巢:“你起义乃是命数,这宝刀送与你,可助你功成!”

黄巢拿着宝刀,跪谢说:“如日后功成,定然不忘师傅今日之恩。”

此时天色已晚,黄巢决定第二天去杀一个人祭刀,于是抱着宝刀跑到厢房早早睡下了。

佛前油灯下,老和尚独自正在念经,忽然,就看见两个小鬼在佛前的供桌上偷灯油。老和尚怒斥:“胆大的鬼魅,竟敢来佛前撒野。”

说着,念动咒语,翻手拍在了两个小鬼身上。那两个小鬼立刻被压在了供桌上不能逃脱,于是向老和尚苦苦哀求饶命。

老和尚用手点指这俩鬼魅:“大胆的鬼魅,为何敢来佛堂偷油,扰了佛门的清静?”

那两个小鬼见逃脱不了,连声告饶:“黄巢要起义了,将来还要杀人八百万。地府连夜修改生死簿,以免人间遍野是孤魂。由于这几日地府缺少灯油,所以就派我俩来偷。”

老和尚听后,心想啊!这两个小鬼的话,也验证了我的推算,可它俩也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啊!我佛慈悲,还是放了它俩吧!

于是说道:“你们俩说的这些,我早就算准了。不过,我问你们俩,黄巢杀的第一个人是谁呀?说了我就放了你们。”

就听其中一个小鬼呵呵一笑,说:“巧了!这事我还真的知道,黄巢杀人八百万,在劫难逃。地府这些日子为了修改生死簿,就把黄巢要杀的人,不管阳寿还有多少,都要改到黄巢起义以后,他的军队所到之时。刚好,第一天修改生死簿的时候,我就在判官旁边,也看见了第一个人的名字。”

“是谁?”老和尚好奇心大增。

“正是你。”小鬼看着老和尚笑呵呵的说。

老和尚一脸的迷惑,说:“不可能,我收留他,还赠他宝刀,他怎么能第一个杀的会是我呢?你是不是看错了?”

可那小鬼肯定的说:“错不了!我特意看的怎么会错呢!”

老和尚虽然疑惑,可还是收了咒语,将两个小鬼放走了。第二天早上,老和尚跑到厢房叫起黄巢,跟他说了昨天晚上那俩小鬼说的话。

黄巢一听,大呼不可能,说:“师傅你收留我就是救我一命,我怎么可能杀你呢!”

老和尚也是摇头不解,说:“虽然你没有杀我的心,可生死簿上第一个人却是我,这怎么解释呢?”

黄巢想了想,说:“今天我要下山去祭刀,随便杀一个人,那么第一个人就不会是你了。”

老和尚听后点点头。

黄巢又想了想,说:“为了保险,你在我出去祭刀的时候,就找个地方藏起来,我祭刀时也劲量离这里远一些,这样即便是鬼迷心窍起了杀你的心,也找不到你,不就万无一失了嘛。”

老和尚认为这样可以,于是两个人吃了早饭,黄巢提着饮月斩就出门祭刀去了。

话说这个庙宇偏僻,早已断了香火,黄巢赶了很久的路,在一条小路旁边的林子里躲了起来。

这时,一个妇女带着俩孩子走了过来,怀里抱着那个孩子长的大一点,而手里牵着那个,模样却小一些。牵着的小孩子一直在哭,而那妇女也不去哄,依旧是抱着大孩子。

“如此狠心的女人,定然不是什么好货色。”于是,黄巢拔刀从树林里出来,一声大喝拦住那个妇女。

那个妇人吓的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可还不忘护住那大一些的孩子。

黄巢好奇,问:“你这妇人,为何总是护着大的,舍了小的?”

那妇女解释说:“我是前面村子里的,地上哭的小孩子,是我亲生的,怀里抱的孩子,乃是丈夫前妻所生,我宁可苦了自己亲生的,也不能让这没娘的孩子受委屈!”

黄巢一听,于心不忍了,于是告诉那个女人,不杀她了,并且告诉女人,回家后在自己家门口撒一些灰,有此标记,将来也不杀她家的人。

那妇人听后千恩万谢,赶紧带着孩子回村了,之后,还把自己的碰见黄巢祭刀的事说给了村子里的人。于是,那妇女村子里家家户户都在自己家门前烧稻草。(书中代言,黄巢起义后,看到这村里家家户户都是门前有灰,也没失信这妇人,整个村子就这样保住了。)

要说此时的黄巢,绝非一个大恶之人,也因此一天都没有祭了刀,天色将晚时才提刀回到庙里。

“师傅……师傅……”黄巢喊了几声老和尚,可不见庙里有动静。黄巢心里郁闷,这才想起来老和尚不知道藏到那里去了。于是一个人坐在庙里的一棵老槐树下休息。

“哇……哇……”老槐树上有一个老虢窝,一坨老虢屎从树顶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了黄巢头上。

黄巢气愤不已,站起身抬脚踹了两脚老槐树,可这树过于粗壮,没有踹动。黄巢颠了颠手里的刀,心想:今天虽然没有祭了刀,就拿你试试吧!

黄巢扎下马步,手里握紧饮月斩,挥刀向大槐树砍去。

“咔嚓!”水缸粗细的老槐树,被饮月斩这一刀可就拦腰切断了,再看那老槐树,还是立在那里,并没有歪倒,可见这饮月斩有多么锋利。

就在黄巢赞叹这饮月刀的锋利之时,只见那被切断的槐树缝中,渗出血来。

黄巢看着心中纳闷,就围着老槐树转了一下,“师……师傅,你怎么会藏在这里?”

原来啊!这老槐树的背面有一个洞,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而那老和尚正在这树洞里躲着,真就应了那一句:在劫难逃。

后来啊!黄巢起义后杀人如麻,甚至于把人搅碎充当军粮。军队所到之处,屠村洗城,百里不见人烟。

起义失败之后,黄巢带着残余军队逃到了荒野,就见一群阴兵,一个个手拿招魂幡,拖着哭丧棍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无论黄巢他们怎么冲锋都突不出去。

眼看着后面的追兵就要到了,黄巢把手里的饮月斩向阴兵掷出,阴兵立刻闪出一条路,黄巢带着残余部队仓皇逃跑。

从此,黄巢失去了饮月斩,后来被追兵追到莱芜虎狼谷,而后兵败自刎,自此,黄巢起义失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