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魔鬼夜访赵中元先生

故事:魔鬼夜访赵中元先生

 夜不能寐,习惯孤坐在电脑边上写些东西。

突然,停电了。

……

“电是老夫停的。”黑暗中突然发出了浑厚阴沉的声音。

恐惧腾地一下从我心底蹿出来,大力收紧我的心脏,我清晰地感受到浑身的毛孔拼命地在往身体里收缩。

我惊恐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倚住桌子,慌乱地张望,但见城市的灯光映射在窗外的天空,一片昏黄,四下寂静。我的身体在黑暗的压迫下极力收紧。那个恐怖的声音在一瞬间完全把我收服。

“还好,恐惧没把你击倒。”黑暗中再次传来那浑厚的声音。

我六神无主,眼神在黑暗中拼命扫视,极力搜寻声音的来源。

“老夫就是魔鬼,你们传说的坏蛋,现在就站在你面前。”

我的第一意识非常确定,他就是魔鬼。只有魔鬼才会毫不顾忌地摧残人的身心,也只有魔鬼才能立竿见影般激活人的意识。

“你……”我试图发出声音,结果发现,开口说话真的很难。

这时,我发现面前有一个黑影若隐若现,但见身形轮廓,不见五官面目。他的线条的确很完美。

“人们总喜欢把简单的事物复杂化。看到的永远没有想象的可怕。魔鬼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把魔鬼妖魔化。”看到完美的身影,我的恐惧感消失了一小半,心神稍稍安定了一些。

“不知魔鬼先生驾临,……”来客即要客气,更何况是骇客。我意识到应该尽到地主之谊,口头上客套欢迎一下,但话到嘴边感觉很不利索。

“好久没到人间来走动了,只想找个人聊聊。”魔鬼无视我的存在,根本没在意我说什么。他缓步移动,悄无声息,仿佛在四下打量我的房间,嘴里仍旧不停地自说自话:“人间时下流行网络聊天,不分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兴之所至,无所不谈,海阔天空,快意人生。”这时他停下脚步,好像刚注意到我似的,面对我说道:“我们之前聊过,现在也算是网友见面了。”与这么一位网友见面聊天,我明白自己要有视死如归的勇气。

“您老才高八斗,博古通今,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我相信:谦卑的态度、恭敬的话语就是魔鬼也会受用。

“人间之情终究难于割舍啊!”健谈的人往往只需要听众。魔鬼兴致很高,似乎根本不需要聊天对象开言。

“人间地狱虽说是两界天,却有对应相通之处。然人间更鲜活有趣,新鲜事物层出不断,实为地狱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故而老夫总记得来到人间,走走看看。”魔鬼感慨良多,我感觉他离我又近了些。

“您老巡游人间的事,我多有耳闻,只是您交往的多是名人达士,譬如外国的浮士德、中国的钱钟书……”没办法,与魔鬼打交道,谁都会想与魔鬼搞好关系,同时又保持一定距离。

“好事者喜欢显摆陈年旧事,赖以成名。流俗之人津津乐道于名人的野闻逸事,出俗之人孜孜不倦于圣人的道德文章。老夫位卑言轻,却不媚俗,喜与清新脱俗、敢有作为之人交往。浮士德、钱钟书当时只是藉藉无名之辈,老夫知人之智、识人之慧还是有的。”得到魔鬼的赏识,有时也不是坏事。听到魔鬼的暗地褒扬,我稍感宽慰,悬着的心进一步放下,胆色为之一壮。

“您老如此抬爱,晚辈惶恐不敢当。”正常人都知道,对于来得突然的礼物,及时的谦辞是必要的。

“那倒未必!”魔鬼毫无情面,冷冷地说道:“老夫与浮士德可以做灵魂生意,与钱钟书可以谈古论今,与孺子只是随缘而已。”我心头一惊,慌忙察言观色,警惕他的肢体动作。

魔鬼不紧不慢,膝盖弯曲,在我身旁不远的床头端坐下来。我屏气凝神,静观其变,魔鬼又缓缓说道:“孺子名字中元,虽有媚俗之意,却也合自然节气之义,言行之中有些傲世之骨、脱俗之气。如此脾性,还算堪对老夫胃口。”看来魔鬼没有走错门路,他是专门赏识我来的。

“小子处世率性而行,不能登大雅之堂,难成洪钟之器,您老见笑了。”感觉魔鬼并非来者不善,我说起话来也顺溜许多。

“孺子冥顽不灵,事业不成,为人不屑,老夫着实看不下去。既与你结缘一场,顺道过来点拨于你,希望孺子有所进益。”得到魔鬼先生的点拨,不知能否算是三生有幸。

“有劳辱临,荣幸之至,小子谨受教!”我赶忙陪个笑脸,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在魔鬼面前受宠若惊,就是在悬崖之边战战兢兢。

“孺子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信奉直道而行,而过于迂腐。古人所谓‘直道而行’,实谓道可直而行可曲。孺子于‘道’一知半解,食古不化,遂致行动拘束,郁闷憋屈,诚可谓庸人自扰。”魔鬼绝对是天才的导师,看人入木三分,诊断一语中的,言辞动人心魄。

“小子只是不想流俗。”在魔鬼面前,辩白都苍白。我一阵心虚,不禁低下头。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明道好学之人究天地阴阳之理,通人情世故之变,出于俗而不流于俗。孺子既不明天地阴阳之理,又不通人情世故之变,何谓不流俗?!”魔鬼先生言辞虽严厉,语气却温和,恰似暖风轻吹,悄然吹开我心扉。

“先生所言极是!”一旦接受魔鬼的引诱,便即入了魔道。我想,走火入魔都是心甘情愿的。

“孺子执着于道,固然可嘉,然却不明道理。”魔鬼先生继续温言道:“道之于人,若即若离,若隐若现,‘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人生于道,倘若没有坚定信心,没有决绝信念,就感受不到她的魅力,触碰不到她的气息。‘鞠躬尽瘁,死而不已’,这是对道的执着信仰和不懈追求。”说出真理的人不一定是伟人,也不一定是好人。

魔鬼先生顿了顿,继续说道:“然正所谓前途光明,道路曲折。单纯心存信仰,未必就能克难除险,随遇而安,未必就能披荆斩棘,物为我用。领悟曲径通幽、柳暗花明之理,即是悟道行道的不二法门。”魔鬼先生坐而论道,头头是道;而他的木瓜学生未免云山雾罩,莫名其妙。

“小子愚钝,再请教。”对于心魔较轻的人来说,接受魔鬼理论总是有困难的。

“孺子错不在信仰,而在方法。”魔鬼先生调整了一下坐姿,双手搭于双膝之上,身体微微前倾,又清润了一下嗓音,继续温言道:“谨记!凡事不必拘泥。只要心存信仰,即便嬉戏人间也无妨追求真理。和尚济颠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流,嬉笑人间,惩强扶弱,终了得道成佛,世人颂扬。”魔鬼先生略作停顿,音调提高一度,继续说道:“虽然,仙佛之事非常人及我辈敢于奢望,然道理不出寻常,即,人可甘于信仰,却未必苦于生活。信仰可以从一而终,生活不妨朝三暮四。追求信仰是终极快乐,享受生活是简单快乐。滚滚红尘之中,容易满足之人往往热衷于简单快乐,志存高远之士往往追求于终极快乐。坚持信仰,放飞生活,追求终极快乐之际,何不享受简单快乐。因此说,追求信仰,何惜于生死以赴,何苦于清修苦行,何妨于声色犬马。信仰如天,快乐无罪。信仰与快乐并不抵触,丧失信念之人耽于快乐,执着信仰之人没理由不快乐,一如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没道理贫穷。”魔鬼同样是天才的演说家,摆事实讲道理,深入浅出,循循善诱。

“这到底是种怎样的生活?”我自言自语地扪心自问。只有不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才会对快乐生活犯迷糊。

“随心所欲的生活!”魔鬼先生回应得斩钉截铁,他明白,对于一个思想纠结的人,顿悟往往就差一棒子的吆喝。他打铁趁热,继续说道:“生活需要智慧,智慧点亮生活。快乐其实很容易。智慧的人随时随地都可以享受生活的快乐。快乐生活可以纸醉金迷,可以玩物丧志,但不必沉迷其中,而应一笑而过。”让普通人享受贵族生活,又不沉迷其中,确实需要智慧。

“惭愧!我既没有智慧,也没有本钱,确实只能一笑而过了。”魔鬼先生的一棒子反而把我打蔫了。

“拘泥于物质,束缚于成见,陋习不改!”魔鬼先生语气不悦,直腰站了起来。我赶忙作势恭敬,大气不敢出。只见魔鬼先生双手背于后,踱步于我面前,依然温言道:“通达之心才是智慧之源,快乐之泉。做人拿得起、放得下,处世识时务、与时进,如此通达方能得心应手,我役于物,而不致物役于我。随心所欲,不滞于形,方能行随意动,为所欲为,生活自然舒心,工作自然顺心,事业自然称心,自然何愁不役于物质。”

“先生所言极是。但现实情况复杂,社会多有显失公平公正,叫人如何通达得起来。”我不敢强顶,只好顺着来。

“事物要二分,存在即合理。”魔鬼先生转过脸来,对我说道:“无矛盾即无世界。世人期盼生活高水平,却又惊恐于血液‘三高’;期盼国家高发展,却又怨望于社会‘四高’。殊不知,事物普遍联系,相生相克,明了此理,即无庸人之扰。高房价于国可增税收,于人则可降高血压;高物价于国可显活力,于人则可降高血脂;高污染于国可助发展,于人则可降高血糖;高腐败于国可调分配,于人则可速先富。故而所谓公平公正,正如日之照人,暖者厌其烈,冷者赖其温。物理变化,一应自然;人情冷暖,各自关心,岂可怨天尤人。自古至今,人法自然,追求天人合一。天道无亲,故能物理和谐自行健;精神无碍,故能身心通泰长健康。”这时魔鬼先生停顿下来,侧身看我,似有所待。

“先生高论,小子佩服。”我不及细想,赶紧恭维一下深知天命和人事的魔鬼先生。我不禁感慨,魔鬼先生还是挺幽默可爱的。

“转换角度可以看到别样景致,挣脱陈规可以领略异域风情。”魔鬼先生朝我走近几步,注视着我,依然温言道:“现在再来说你。”随即又转身踱步,继续说道:“人生在世,想法不多。一路上官想做大,钱想捞足,是人情。而一辈子官不出村、钱不聊生,却不关乎时运。”这时,魔鬼先生悄然俯下身体,郑重其事地对我说道:“看破红尘,放下身段,享受生活,无所不为!”

魔鬼先生于我距离如此之近,语气如此亲密。我突然发现,魔鬼的面孔却是异乎寻常的美丽动人,只是一张接着一张的,变幻不定,犹如在翻看美女图鉴,都是那些先前在网络上下载的鲜活美女。

突然间,这些美女们不断地分身出来,施施然向我偎依过来。她们一个个含娇带俏,香唇轻启,吹气如兰,软语呢喃:“我漂亮吗,你喜欢我吗?”

我自知消受不起,惊恐不已,仿佛见了洪水猛兽似的,拼命喊叫:“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终究躲无可躲,美女们忽然化作黑影,劈头盖脸扑将过来,一下子把我吞没,我感觉到泰山压顶般的闷!

“不要……”我厉声惨叫。

“三更半夜,发梦叫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犹如平地惊雷,我腾地一下惊醒过来。

我感觉确实有东西压在自己头上。随手扯下,漆黑的一团霍然清明,我眼前一亮:一窗灯光,一袭凉被,……还有一滩口水湿透的《最后一个理想主义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