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伯利亚汗国3:金帐的弯刀攻伐——一场持续百年的同族战争!

西伯利亚汗国3:金帐的弯刀攻伐——一场持续百年的同族战争!

拔都在1255年去世后,他的两个信奉基督教的儿子撒里答、兀剌黑赤先后被蒙哥汗指认为继承者,但都在一年当中去相继去世。这么凑巧的事情,恐怕只能用“奇迹”或者“阴谋”才能解释的通。随着两个王子的死,拔都的弟弟,信仰伊斯兰教的别尔哥继承了哥哥的汗位。从此,金帐汗国开始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伊斯兰化之路。

别尔哥汗得位是否正当虽然值得考证,但作为拔都的继任他无疑非常称职。金帐汗国在他的治理之下欣欣向荣,武功赫赫。同时,为了畅通东西商路,也为了更好的获得商路带来的利益,在伏尔加河支流阿赫图巴河,也就是后来苏联的斯大林格勒近郊修建了“别尔哥萨莱”城,这座城市日后成为汗国的新都城。

别尔哥汗在位时,世界上发生了两件大事,改变了金帐汗国的历史走向。第一件大事发生在1258年.旭烈兀西征,一举摧毁了阿拉伯帝国的阿拔斯王朝,建立了伊儿汗国。在这次西征过程中,别尔哥汗出兵相助,帮了旭烈兀不少的忙。可这种帮忙时需要代价的,别尔哥汗想要得是阿塞拜疆的国土。那里商业繁盛,人口众多,还有着水草丰美的木甘草原。旭烈兀对这块肥肉自然不愿意松口,结果两个兄弟之国结下仇怨,在以后的一个多世纪里,战争连绵不断。

第二件大事更为重要。1259年,蒙古帝国第四任大汗蒙哥去世,他是蒙古帝国最后一个被所有人所承认的大汗。去世之后尸骨未寒,两个弟弟阿里不哥和忽必烈便为了争夺大汗宝座兵戎相见。战争的结果,阿里不哥固然失败,被忽必烈终身监禁。而忽必烈虽有大汗之名,也只能管辖汉地和蒙古本土,成为中国元朝的开国皇帝,只有亲弟弟旭烈兀的伊尔汗国自愿服从。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金帐汗国都脱离而去,成为独立国家。那个从成吉思汗到蒙哥汗,谕旨一出所有汗国令行禁止的蒙古帝国不复存在。没有了宗主,别尔哥汗可以放开手脚追寻自己的强国之梦了。

1263至1264年,别尔哥汗正式和伊儿汗国撕破了脸皮,双方在库腊河左岸展开激战,旭烈兀大败亏输,伊儿汗国士兵的尸体遍布荒原,连别尔哥汗看到惨况后都暗自祈祷:“让安拉谴责这个用蒙古人的剑残杀蒙古人的旭烈兀吧。”但这场胜利仍然没能让别尔哥汗控制阿塞拜疆,两个堂兄弟谁也不能仅凭自己吃掉对方。

于是,埃及的马木鲁克王朝与金帐汗国结盟,共同对付伊尔汗国,而伊儿汗国也与拜占庭帝国结盟对付金帐汗国。与此同时,中亚的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也与金帐汗国联盟和元帝国对立。这是一场由蒙古家务事引起的“世界大战”,几个大国你来我往,斗的不亦乐乎。 在混乱中,有的国家灭亡,有的国家衰落,而金帐汗国却一直兴盛与强大着。

别尔哥汗于1280年去世,在此后的近80年中,汗国经历了忙哥帖木儿、拖拖蒙哥、秃刺不哈、脱脱、月即别几位可汗,虽然在秃刺不哈汗和脱脱汗时代出现过权臣那海乱政,但国势并没有因此衰落。到脱脱汗时,最终剪除了权臣,将汗国向鼎盛又推进了一步。1312年,脱脱汗的侄子月即别通过伊斯兰教的支持继位为汗。不久,便将都城从“拔都萨莱”城迁到“别尔哥萨莱”城,并定伊斯兰教为国教,金帐汗国彻底成为伊斯兰国家。

月即别汗时期是金帐汗国的鼎盛时代,虽然在军事上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仍然和伊儿汗国绞缠不清。但因为商业的发达,国家极为殷富。首都别尔哥萨莱城因为是东西方贸易的枢纽而成为“是最美丽的城市”,在当时旅行者的记录中,“这个城规模特别大,建在平坦的土地上,城里人众拥挤,到处有漂亮的市场、宽阔的街道。……全城房屋栉比,没有一块空地,也没有一座花园。全城有十三座举行礼拜的清真寺……城中居住着不同的民族:蒙古人(他们是国家真正的居民和统治者,其中一些是伊斯兰教徒);信奉伊斯兰教的阿速人;钦察人、撤尔克斯人、俄罗斯人与拜占庭人(他们是基督徒)。每个民族占有一定的地区,有自己的市场。从两个伊拉克、埃及、叙利亚等地来的商人与外方人住在‘特别的’地区……”。

除了别尔哥萨莱城,汗国最大的贸易城市还有花剌子模地区的玉龙杰赤城(今天乌兹别克斯坦的乌尔根奇),这是汗国“最广阔、最雄伟、最美丽、最庞大的城市。市场建筑雅致,街道宽敞,房舍鳞次,真是美不胜收。该城人口之多宛如潮涌”。除此之外,旧都拔都萨莱城、克里木、不里阿尔等也都是重要的商贸城市。

为了保护巨大的利益,月即别汗不惜人力物力维修道路,设置驿站,并派重兵保护。在金帐汗国兴盛时期,一个商队从欧洲到元朝的首都大都仅需要二百七十天或者二百七十五天,这其中要包括货物在旱路水路来回装卸的时间,沿途不必担心任何危险。而从克里木到花剌子模,因为是金帐汗国领土,一路上甚至不需要携带人的干粮和牲畜的草料,沿途都有城镇和驿站提供方便。

畅通无阻的商路如同河床,中国出产的丝绸、陶瓷、珠宝,印度出产的香料,西亚出产的铠甲、弯刀还有金帐汗国最得意的出口品毛皮像河水一样朝不同的方向流动,而在流经金帐汗国时,便要溢出难以计数财富。月即别汗陶醉在如潮水一般涌来的金银和因为商贸而不断繁荣的国家之中。在他看来,一切都那么的完美无缺:无论是生活在城市中的总督,还是生活在草原上的将军,也许他们多少都有些问题,有点机会就要制造些麻烦,但在强有力的可汗统治下,他们都必须俯首帖耳。

伊儿汗国?在合赞汗死后那里已经内乱不断,彻底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就算自己不能夺回阿塞拜疆,自己的继任者必然会征服它。也许那三大藩属会有问题?没关系,无论是白帐汗国还是蓝帐汗国都是近支,实力又那么弱小。俄罗斯诸公国?那些分崩离析,自相残杀的人能有什么作为?何况,新册封的“全俄罗斯大公”,莫斯科公国的伊凡,对于汗廷很忠心,办的事情总是那么让人满意。

1340年,月即别汗在出征伊儿汗国回师途中病逝,他没能征服伊尔汗国,也没能夺得阿塞拜疆。但他走得并不充满遗憾,他对自己的身后事充满自信。谁也没有想到,他所有的自信都将因一件事情而被摧毁,一件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上大的事情——对于一个藩臣的册封。这个藩臣,就是他认为做事都很让他满意的伊凡,莫斯科公国的大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