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经典故事——杀“狗”

民间经典故事——杀“狗”

一到冬天,狗肉成了老百姓的抢手货,为此,市内最大的菜市场专门辟了个“狗羊城”。狗羊城里生意做得最火的,大家公认是个体户黄大胆。黄大胆人品好,对送上门的狗有两条原则,即:三要三不要。三要嘛,就是狗要没怀孕的、刚成熟会发情的、漂亮结实的,如果哪条狗灵活、机智、生气勃勃的,那他就愿意出大价钱,这种好狗,往往也会被买主当场高价买走,至于三不要嘛,就是被小贩药倒的狗不要,有疯病嫌疑的不要,在铁笼里被踩死的不要。不管你是大汽车拉来的,还是小贩拿编织袋装来的,他都一视同仁。

黄大胆杀狗本事大,再凶的狗看到他,都会吓得索索发抖,再被他那大手一摸,就怪可怜地俯首听命了。黄大胆做出了牌子,他的摊位前每天总有那么一群人看杀狗,就像是大清朝在菜市口看砍人脑袋。看客中有一个家伙,人称“豆芽菜”,他本来是个出租车司机,有老婆孩子,收入很高,但自从迷上毒品后,就渐渐地不成个人样了,出租车“吸”掉了,老婆也气跑了,孩子被年老体弱的爷爷奶奶带着,自己则整天拖着鞋,到黄大胆的屠桌边闲呆着,有时帮忙打打杂,维持一下现场的秩序,碰上黄大胆高兴,就能赏到一些狗肠子回去做菜。这天一大早,黄大胆的生意刚开张,只见豆芽菜有气无力地背着一个塑料编织袋来了。黄大胆拄着打狗棍,问道:“豆芽菜,你提的是什么!”豆芽菜吃力地一摇袋子,只见里面的东西“呜呜”地哼哼着,动弹了几下,他有些讨好地说:“一条土狗,乡里亲戚送给我老爸的,卖给你。”黄大胆不想被他耽误生意,便问:“什么价格?我要了。”豆芽菜似乎已经急不可待了,凑到黄大胆耳朵边低声说:“只要八十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黄大胆看见袋子沉甸甸鼓囊囊的,知道八十块是捡便宜了,于是就从油腻的肚包里夹出三张钞票,整八十,团成卷,塞到豆芽菜手里,顺手就把袋子接了,扔在墙脚。豆芽菜紧紧抓住钞票卷,分开人群溜了,走出没多远,趁大伙不注意,豆芽菜又神情怪异地回头看了那袋子一眼。这时,黄大胆又有生意上门了,他正忙着跟前来买狗肉的人讲话,就见墙角那个袋子一抖动,竟把地上的污泥浊水臭狗屎溅在黄大胆的鼻子尖上,接着又见那个袋子在地上滚了一圈,把靠放在墙角的打狗棍撂倒了,不偏不倚正好砸在黄大胆的脑袋上,把他的狗皮帽子都打歪了。

这一下,围观的人不禁笑话起来:“大胆啊,谁那么大胆,往黄老板脸上泼泥,头上动棍啊?”“这是给黄老板美容啊……”黄大胆一抹鼻子,闻到一股腥臭味,顿时恼羞成怒,脸红得猴屁股似的,早把开袋验收的规矩忘到九霄云外了,只见他把狗皮帽子一正,一手抄起打狗棍,先一脚把那狗袋子踢起,再冲着估计是头部的地方一棍子又狠又准地敲下去,只听见破西瓜似的闷声一响,就有红的白的浆液从袋子里渗透出来,围观的人对这种动作已经习惯,狗嘛,死了就是肉呗。平日杀狗,就是满地跑的,黄大胆都不用补棍子,可今天邪门,那挨了一棍的狗居然没断气,还在滚动,把污泥浊水弄得四处乱溅?黄大胆怕闹下去坏了自己的名声,立即抢过徒弟的刀,隔袋子一摸,就将刀直接插进狗的背心,一抽刀,那血就直往上喷。徒弟也配合着,立即把那狗和血污的袋子扔进热水大盆,准备洗剥,围观的人齐声叫好,因为这么干净利落的动作只有在黄大胆摊位前才能看到。

黄大胆出了一口恶气后想见识一下这条凶暴的土狗,便用刀把袋子口挑开了。“啊!”黄大胆突然间脑袋像被敲了一棍似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刀子也失手掉进泥泞中。徒弟伸长脖子上前一看,顿时吓得脸都白了!围观的人好奇地去看木盆里的东西,一看都吓得纷纷散开,有的人当场连连呕吐,哭喊起来,这哪是条狗,竟是一个孩子!不少人认得,那是豆芽菜的儿子豆豆!合法杀狗,是政府允许的;杀人,可是犯罪,就得偿命啊!人们禁不住七嘴八舌地说着:“老天,造孽啊!”“豆芽菜把儿子当狗卖,黄大胆你死也要拉上他陪着!”这时,从菜市场的东头走来了一对白发老人,他俩正是豆芽菜的爹娘,两老一边走一边呼喊着自己孙儿的名字:“豆豆啊,豆豆啊!”平日,他们经常这样寻找淘气的孙儿,可今天,人们觉得这声声呼喊分外凄惨,原本在围观和议论的人突然沉默不语,纷纷散开,卖菜的提起秤,买菜的弯下腰,都想避开两位老人的眼睛。黄大胆惊醒过来,他吃力地把一大盆热水倾翻,人血水和狗血水立时泼了一地,又将木盆倒过来,把一个三岁大的、手脚被绑的男孩尸体倒扣在盆里。黄大胆一屁股坐在盆上,喘着粗气,抖动的手摸出烟卷,另一只手举着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着火。这时,两位老人互相搀扶着寻了过来,看见黄大胆,孩子的奶奶亮了亮手中的香肠,说:“黄老板,生意好啊,看见豆芽菜,要他回来吃饭,今天是他的崽满三岁呢,我刚买了副香肠,”!

黄大胆等老人转身走远,脊背一歪,屁股一软,从盆上滑到地上,他大滴的汗和大颗的泪一齐掉着,点燃烟,拼命抽了一大口,呛得直咳嗽。好半天,黄大胆跪在地上,对着冤死的孩子磕了三个响头,接着对徒弟说:“报案,我要自首!”这时,围观的人才如梦初醒,他们报警的报警,找豆芽菜的找豆芽菜,还有人把殡仪馆的车叫来了,纷纷说要把孩子的尸体整容后再交给老人。

那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按理说什么场面都见过,但一揭开木盆,都不禁落下泪来,边解开绳索,边抚摸孩子苍白的面孔,让他闭上冤屈的双眼,把脸上和身上粘的狗毛拿掉,把捂住嘴的胶带扯掉,他们的动作很轻很轻,仿佛怕惊动了冤死的孩子,三岁不到的孩子,多么可爱,这样惨死能不让人揪心吗?一会儿,刺耳的警笛响起,警车呼啸而至。当着警察的面,黄大胆主动自首,交代了事情的经过,围观的人也都为他作证。

没隔多久,豆芽菜也在一处公共厕所里被找到了,找到时,他已昏迷不醒。原来,一早起来,豆芽菜毒瘾发作,但是家里再也没有值钱典当的东西,自己身子单薄又抓不住狗,在毒瘾疯狂的折磨下,他不顾一切地把手伸向还在熟睡的孩子,用胶带封住孩子的嘴巴,用绳子把孩子的手和脚像狗一样分开捆绑,再用编织袋装好,提着去了菜市场。豆芽菜要用儿子当狗来骗黄大胆的钱,他想:只要先瞒着当场不验收,拿了钱就溜,黄大胆杀狗前都要打开袋子验货,绝不会真把孩子当狗办了,到时候,不愁孩子不回家;再说,才骗他几十块钱,他那么大的生意,不会记恨的。

豆芽菜卖“狗”得手后,把那八十元全买了毒品,到私人诊所赊了一副一次性注射器和一小瓶稀释液,据当时正在上厕所的一个目击者说,豆芽菜一边往手臂注射一边似笑非笑地直哼哼,可转眼就往前一栽,倒在地上,针头还在肉里呢,针管倒从他手臂里抽出了一管子黑黑的毒血。如今,豆芽菜还关押着,法庭还没判呢,但“杀狗”的故事已经在各地纷纷扬扬地传开了。许多人听了这个故事,都忍不住咬牙切齿地骂:“畜生,这样的父亲真是猪狗不如啊……”(完)(选自故事会2002年

小编喜欢分享一些民间传说、历史故事、名人传记、志怪小说……喜欢看的朋友们求关注呀!

部分图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