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那一年的一碗辣子面

故事:那一年的一碗辣子面

一碗救命面留下的心结,横亘在两个好兄弟心间长达三十年。转眼青丝变白发,曾经形影不离的小伙伴,而今形同陌路的老伙计,他们该如何逾越这道心头的鸿沟呢?

1.遭遇饥饿

那一年,大春和江山刚刚二十出头,两人要好得像一个人一样,有什么好事总想着拉扯对方一把,而遇到什么为难事,首先想到的便是找对方帮忙。

大春和江山都会木匠活。这天一大早,两人就背着斧头、锯子、锤子等一应家伙什,翻越两座山头,来到一户人家做木工活。

那年头,吃顿好的不容易。这活计本是说好了的、十拿九稳的事,所以两人前一天晚饭都没怎么吃,早饭也省了,一路美滋滋地想着到户主家大吃一顿。

谁知等两人来到那户人家门口一看,顿时傻了眼。

只见庭院里搭起了灵堂,屋内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原来这家人前一夜凑巧走了一个老人,家里正忙着办丧事哩!

这下子,原先说好的木工活肯定是做不成了,不做活,怎么好意思要求在人家家里吃饭?

饥饿如涨潮一样,开始一波波涌来,大春和江山又正是食肠如牛的年纪,一顿饭不吃简直能要了他们的命,更何况两天没好好吃饭了,就指着这一顿呢!

更糟糕的是,两人兜里都没揣上一分钱,这村里倒是有面馆,人家也多,要口吃的并不算难事,可两个年轻人又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脸皮都薄得要命,让他们开口跟人家要吃的,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说不出口啊!

大春一边咽着泛上来的口水,一边艰难地说:"江山,看样子,咱只好回去了。"

江山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说:"不,回去不仅没力气了,还让人笑话,要不,咱再试试找点别的活儿干?我就不信了,这么大的一个村子,能没活儿干?只要有活干就有吃的,还能挣到钱,咱也算不白跑这一趟。"

大春一听也对,当下振作起精神,开始在村里吆喝起来,谁知把整个村子犄角旮旯都跑遍了,腿跑酸了,喉咙喊哑了,也真是见了鬼了,偏偏没有一户人家应声,哪怕是打条板凳、修扇破门,一样儿都没有。而这时,日头已升上了头顶,都到中午了。

一天到现在,两人连口水还没喝,大春累得不行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问:"江山,现在怎么办?"

江山虚弱得身体直打晃,饿得额头上冒了一层冷汗,他苦着脸对大春说:"趁还有一点力气,咱们赶紧回去,再拖下去,只怕小命都要撂这了。"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他们这是出来容易回去难。这一路可把两人累得呀,好几次都差点栽到土里。实在饿极了,两人就灌两口山泉水;实在走不动了,就躺下来歇口气,背上的家伙什死沉死沉的,越来越勒肉。

可就是这样,离家还有好远的路,两人正死狗一样拖着没知觉的腿挪着步子,路边有人叫了起来:"我说两位小哥,你们是木匠吗?"

就这一句话,像一根针狠狠刺到穴位上,两人一下子兴奋起来,掉头一看,原来路旁有户人家,有个大娘正向他们招手。

两人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忙不迭地说:"大娘,我们都是木匠,您有活要做吧?放心好了,我们的手艺绝对没话说!"

大娘点点头,说:"也没有什么大活,就是家里两只木桶坏了,你们帮我修修,要多少钱?"

两人一起叫起来:"哪能要钱啊,大娘,那啥,家里有吃的吗?有口吃的就行了。"

大娘笑起来:"当然有吃的了,我这就给你们下碗辣子面。"

两人一听到"辣子面"三个字,口水"呼"的一下就出来了,拿出工具就"乒乒乓乓"地干起来,一边干一边咽口水,因为一眨眼的工夫,厨房里呛辣子的香味直飘过来,天哪,那香味就像两只大手,狠狠揪住了两人的胃。

不一会儿,大娘叫了起来:"两位小哥,面好了,你们来吃吧,天色不早了,我得赶紧去我闺女家一趟,我闺女坐月子,我得伺候她哩!你们桶修好了,搁厨房就行了。"

大娘说着话,锁上正屋门就走了。一向手脚麻利的哥俩也很快把各自的桶修好了。两人来到厨房一看,我的天,两大碗香辣辣、红艳艳、油汪汪的面条已经静静地躺在碗里了。

就在这时,江山捂住肚子叫唤起来:"唉哟,不行,我得上趟厕所,怕是刚才水喝多了,肚子有点疼。"

大春的眼睛直勾勾盯着面,嘴上说:"老牛上场,尿屎作忙,就数你事多,你快去吧,我可等不及了!"

2.因面结仇

农家厕所离得远,等江山解完手,已经过去好一会儿了。他一边嚷嚷着"饿死了饿死了",一边颠颠地回到厨房。可就瞅了一眼,江山顿时惊呆了!

只见灶台上刚刚还有两碗香死人的面条,现在碗还在,可面没了,而大春的嘴油光光的,正两眼无神地呆坐着。

江山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响了,连喉咙都哑了,他上前一步,指着连面汤都不剩的碗,冲大春咆哮道:"面呢?我说,面呢?"

再看大春,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声音低得像蚊子哼一样,用力绞着手低头说:"江山,我也不知咋弄的,我吃完了我的那碗面后,还是饿,饿得胃像着了火一样,我说就吃一小口吧,就伸筷子搛了两根你碗里的面条,然后又搛了两根,再然后,慢慢地不知怎么就吃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再做一碗面条给你吃,可厨房里跟水洗过一样,什么也没有……"

江山"啊"的一声凄叫起来,像是哭又像是骂,抬手又像要打,大春躲也不躲,江山却又放下手,掉头就走。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家赶去。

好多次,大春鼓足勇气想道歉,又想抢过江山背上的家伙什帮他背,可又不敢……

忽然,江山软软地坐了下来,他实在没力气了,从早到晚,还没一粒米下肚哩!

大春本能地上前要扶,却看到江山的眸子在夜色中闪闪地发着光,那是仇恨的目光,只怕大春一挨近,他便会一脚踢过来,他宁可饿死、累死,也不要大春搀扶。

大春愣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他突然拔起脚,往家的方向狂奔,根本不回头看一下。

望着大春消失的背影,江山恨得嘴唇都咬出了血,他在心里暗自咒骂:还朋友哩,偷吃了自个儿救命的面不说,有难了竟只顾自个儿回家,以前真是瞎了眼!

休息了一会儿,江山再次站起身,一步一喘地挪动脚步,可一会儿又走不动了。当再一次跌倒在地后,江山不由得悲从中来:前面还有两座小山,这回怕是要饿死在路上了,不饿死也要被狼吃了,大春,我恨你……

江山正虚弱地闭上眼睛,忽然听到有人大叫:"是江山吗?"

是爹的声音,爹来接他了!江山睁开眼,见爹的手里还拿着几个热乎乎的玉米饼!

江山一把接过玉米饼就往嘴里塞,问:"爹,你怎么会来?"

爹告诉江山:"是大春告诉我的,可把那孩子累坏了,也不晓得他跑了多远的路,反正一头扎进咱家后就倒在地上,一个劲地吐白沫,把人差点吓死,好半天才醒过来,一醒来就说你饿坏了……"

原来,大春知道江山决不会接受他的帮助,竟然一口气狂奔回家,叫人给江山送吃的去,那得多远的路啊!

可江山还是恨大春,因为要不是他吃了自个儿的面,自己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罪了。

3.冤家聚头

山中日月快得惊人,一晃,三十年过去了,江山和大春早已结婚生子,有了家庭,早先乌亮亮的头发也有些花白了,大伙叫两人自然也改了称呼,一个叫江老山,一个叫老春。可两人一直不相往来,即使走对了面,老春低了头绕道走,江老山呢,总是目光似刀一样,狠狠剜上老春几眼。

其间老春也想过和好的招数,他曾请了人做说客,请江老山到他家吃面,想吃多少是多少,想吃什么面就吃什么面。江老山听了白眼一翻,说:"这面跟那面能一样吗?这是贱面,那是救命面,懂不懂?"

老春又托人跟江老山说,给他钱作为补偿。江老山一听更火,拍桌大骂道:"我是贪钱的人吗?当时那一碗面差点要了我的命,钱能抵命吗?"

一句话,江老山不肯原谅老春,这死结甭想解开了。

谁知就在这时,村里爆出一个特大新闻:老春的闺女和江老山的儿子好上了!

要说江老山的儿子江小山,那绝对是全村一等一的棒小伙,长得帅不说,对人还有礼貌,为人处事处处高人一等,就是性格蔫点,没有闯劲,别的年轻人个个出去闯世界挣大钱,就他恋着家乡和女友,不肯出去打工,也不肯创业,只是到一家工厂上上班,挣点小钱。

而老春的闺女晓梅更是十里八乡头一个的漂亮姑娘,性情温婉,知书达理。两人还放出风声说,这个非她不娶,那个非他不嫁!

当江老山知道这事后,差点气了个倒栽葱,正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天天防着,结果还是防不胜防,老天爷太会耍弄人了!可现在年轻人恋爱的事,他能管得了吗?再说老春虽不靠谱,但他闺女那是没说的……

这么一想,江老山只得默默地咽下这口气,假装看不到,听不着,顺其自然。

谁知江老山这边认了命,那边老春反而闹腾起来了,全然不念他欠人家江老山家的情,竟然虎着个脸摆出副老丈人的模样,叫来江小山,凶巴巴地说:"小子,听着,要想娶我家闺女,得有三个条件。第一,办个养猪场,并且要办得风风光光的,能兴旺起来。你是畜牧学校毕业的,养个猪还不是小事一桩?男人没个事业,窝窝囊囊的,还算个男人吗?"

江小山听了,一脸的胆怯,问道:"那第二第三呢?"

老春一瞪眼:"先完成第一,再谈第二第三,第一完不成,第二第三根本免谈,更甭想娶我闺女了。"

4.条件之一

江小山犹豫不决,便想做晓梅的工作,让她劝劝她爸,谁知晓梅一脸的可怜,说:"我爸是铁了心了,我根本开不了口,要不你就办个养猪场吧,你不是一直保证说让我过上好日子的吗?你不创业,哪有好日子过?"

这事到这地步,算是半点回旋的余地也没了。江小山哭丧着脸,回家和老爸商量,最后说:"爸,要是娶不到晓梅,我这辈子光棍打定了!"

江老山一听就跳起来了,赤头白脸地叫道:"我一辈子惯儿子,从不舍得让儿子吃苦,这老春倒好,他倒替我管起儿子来了,他以为他是谁?我找他去!"

谁知老春根本不买江老山的账,两眼一翻,得意洋洋地说:"这事嘛,就一句话,听我的,婚事有得谈;不听我的,一拍两散!"

江老山嚷嚷道:"可你还欠我一碗救命面哩,你忘了?这么着,你不是一直想求和吗?现在机会来了,你只要答应孩子们的婚事,咱俩三十年前的人情债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江老山满以为自个儿拿出了杀手锏,谁知老春一摇头,斩钉截铁地说:"一码归一码,这两件事根本不沾边,你自个儿好好考虑考虑吧!"

这下可把江老山气得,可气归气,养猪场还得办,谁让儿子死心塌地看上人家闺女了呢?再说,办个养猪场并不是坏事,养得好能挣大钱哩。

就这么着,江小山开始筹办起了养猪场,首先钱是个大问题,办个上点规模的养猪场,没有二十万想都别想,可钱不够啊!

江老山爷儿俩正急得嘴唇起泡,晓梅偷偷来了,她递过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说:"这是我的私房钱,八万块,你们先拿着。"

有了晓梅的八万块,钱的问题一下子解决了,然后是设计图纸、建猪舍、购小猪、喂养,一应事务全是江小山起早贪黑,亲力亲为。

江老山心疼儿子,可他也知道儿子不吃苦不行啊,那未来的老丈人时不时地背着个手过来看看,一事偷懒便给脸色。

日子久了,养猪场的活儿真是单调又累人,单单喂猪一项,就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重复无数次,毫无乐趣可言。

江小山哪受得了这个苦,时间一长就慢慢懒散起来了,事都撂给他爸江老山干。江老山心疼儿子,也就无怨无悔地大包大揽下来。

这天一大早,江老山照例围着猪栏忙活,有人背着个手过来了,江老山抬头一看,是老春。

江老山哼了一声,算是打了声招呼,老春毫不在意,朝猪圈里左看看右看看,说:"养得还不错。"

江老山板着脸说:"猪不养好不行啊,谁让儿子看上人家闺女了呢?"老春忽然坏笑,说:"我说的不是猪,是你,你气色蛮不错的。"

江老山气得干瞪眼,正要想话来反击,老春忽然一脸惊讶地说:"你儿子呢?"

江老山一听,放下手中的桶瓢就要拦住老春,老春早已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猪圈旁的一间小屋门口,伸手一推门,正看到床上四仰八叉地躺着一个人,是江小山。

见江小山在睡大觉,老春一下子来火了,朝江老山大喊道:"我说老家伙,白头发累死累活地干,黑头发倒呼呼大睡,你家就是这么个门风吗?"江老山一梗脖子,毫不示弱地叫道:"我乐意,怎么着?碍你事吗?"

老春更火,扯开喉咙大叫:"不碍我事,但碍我闺女事,我闺女决不会嫁给一个手不提四两的少爷。江老山,你害你儿子我管不了,但我绝不容许有人害我闺女!"

江老山给噎得直翻白眼,还要回,身后有人开腔了:"叔、爸,不吵了,我改,改还不行吗?"

是江小山听到吵架声起来了,他怯怯地接过他爸手中的桶。老春余怒未消,狠狠瞪他一眼,哼一声,气冲冲地走了。

晓梅随后打来电话:"我爸说了,如果下次再看到你偷懒,这门亲事就算黄了——这也是我的意思!小山,养猪场是你开的,不是你爸开的,我希望我爱的人能独立干出一番事业,我相信你!"

江小山再懒散、再没有恒心,也经不住这么一打一揉,立即发狠认真干起活来。

这么着,也不知吃了多少苦,费了多少脑筋,小猪终于变大猪出栏了,江小山挣了个盆满钵满,便信心满满地来见老春,说:"叔,养猪场办起来了,也上路了,我和晓梅的婚事……"

5.条件之二

老春摆摆手,说:"你忘了我还有两个条件了?先说第二个,明天一大早让你爸赶到山那边一户人家,就是三十年前办白事的那家,他知道的,记住,带上家伙什。"

江小山回家这么一说,江老山可就纳闷了:"这老家伙要耍什么花招?还要带上家伙什,难道那户人家还要做木匠活?不对,他十有八九是想向我道歉求和,哼,想得美!"

江小山壮着胆说:"爸,那事就算了吧,都三十年了,还记仇有意思吗?再说都要成亲家了……"

江老山虽然惯儿子,但最听不得这个,当即跳了起来,激动得火星子乱炸,叫道:"什么就算了?你知不知道当年我差点就被他害死了,这叫杀父之仇,懂不懂?儿子,你给我听着,娶亲是你的人生大事,我管不了,但我的人生大事你也不得过问,否则,你过你的小日子,我过我的日子,说话算话!"

第二天一大早,在村口,背着一套家伙什的江老山看到了同样背着家伙什的老春,有那么一瞬间,江老山好像回到了三十年前,但他随即提醒自个儿一定要硬住心肠,千万别上当。

那老春身后像长了眼睛似的,虽然头也不掉,但分明知道江老山来了,拔腿就往前走,江老山隔得远远的,在后面跟着。

这一走,两人才知道他们是真的老了,那年月龙精虎壮,两人翻到山那边根本不费多大力气,可现在,他俩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步比一步沉重。

当两人手软脚软地赶到三十年前预约木匠活的那户人家时,主家早就等着了,活很简单,打两张椅子,三十年前他们要打的就是椅子,然后主家笑吟吟地端上两碗面来,竟又是辣子面。

江老山一边熟练地凿着榫口,一边讥笑着说:"老春,是你搞的鬼吧?你肯定事先跟这户人家打过招呼了,用句现在流行的话来说,你想来招情景再现,是不是?"

想不到老春相当坦然地点点头,说:"正是,你一点也不傻。"

江老山说:"我还知道你之所以要情景再现,是想创造条件跟我讲和,是不是?告诉你,别白日做梦了!"

老春也不生气,悠悠地说:"是吗?先不斗了,吃面,唉哟,不好,我肚子疼,去解个手,你先吃吧!"

江老山不屑地哼一声:"这句应该是我的台词。"

过了一会儿,不见老春回来,江老山到厕所一看,没人,再放眼一望,老春已远远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了,这老小子从早上到现在,硬是一口食没下肚。

江老山一下子明白老春的用意了,他要饿他自己一天,算是扯平了。可是……江老山随后也走了,赶到家时已是深夜。

不用说,两人都软成了一摊泥。

6.终极条件

过了两三天,老春缓过劲来了,便叫来江小山,说:"现在说第三个条件。这第三个条件,是你和你爸请上村里几位有头有面的人物,到我家吃顿饭,算是向我家正式提亲,然后在饭桌上答应我一个要求。"

这还不是小事一桩吗?江小山立即告诉他爸,谁知江老山一听,沉吟起来了:"他又捣什么鬼?只怕没那么简单,一定是鸿门宴,知道我家挣着大钱了,肯定要当着大伙的面跟我提彩礼钱。走,赴宴去,管他耍什么花招,咱见招拆招呗。"

在老春家,一大桌子人团团围坐在桌边,老春忙不迭地给大伙倒茶递烟。大伙偷眼看到,当江老山接过烟茶的时候,连声"谢谢"也没有,眼皮抬都不抬一下,个个见了心中直乐。

然后老春清清喉咙开口了:"各位,今天隆重举行这个仪式,一是见证两个年轻人订亲,二是,这个,大伙应该还记得多年前一碗面的故事吧?"

大伙一听暗暗咋舌,在今天这种场合提这茬,太不合时宜了,要是牛犟的江老山不肯和解呢?

只见老春一字一句郑重地说道:"江老山,几十年了,那一碗面像一座山,时时刻刻压在我心头,我当时真不是有意的啊……我做梦都在恨自己,都在希望我们能和解,那时我们是多么要好的一对小伙伴啊……"

老春说到这里哽咽了,说:"老伙计,现在我们都要成亲家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

现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个个紧张地盯着江老山看,江小山和晓梅紧张得脸都红了,只见江老山夹烟的手指在抖,可就是不开腔。是啊,那年那月、那情形下的一碗面,太金贵太难忘了!

老春又说:"我当然知道我错了,所以一直在弥补。那一晚,我一口气跑了几十里山路,差点累残累死,可我知道,这还不够。所以前些天,我再次重演了一下当年的场景,没别的意思,只是想体验一下你当年的感受,为此,我连早饭都没吃,也算是虐待一下自己,这样我心里好受些。"

江老山毫不买账:"告诉你,我也同样没吃早饭,那两碗面,我一根都没动。"

老春听了一脸吃惊,说:"真有你的,算你狠!可江老山,我还有大招,你没发现我还了你一个崭新的儿子吗?一年前,你儿子江小山什么模样?你江老山老来得子,所以谁也比不上你惯儿子,结果呢,江小山都长大成人了,还跟个学生似的。而现在呢?经过一年的磨炼,老少爷们请掌掌眼,这小子是不是成熟了好多?"

大伙听了,纷纷转过脸去,仔细打量江小山。和一年前相比,江小山果然卸下了青涩的书生样,脸膛黑了,身子骨也健壮了,关键的是,肯吃苦耐劳、发家致富了,果然是个大人了。大伙儿纷纷打趣说:"不错不错,眼一眨,老母鸡变成了鸭,小山真的成熟了!"

江小山给夸得都不好意思了,可江老山还是不吱声,但脸色明显和缓多了。

这时老春又说:"还有,小山办养猪场时,晓梅主动借给他八万块钱,你真以为她有那么多钱吗?最后,我要说,老伙计啊,我是欠你一碗救命的面,可我现在还给你一个这么懂事漂亮的儿媳妇,你还不肯原谅我吗?"

众人全盯着江老山看,只见江老山拼命喘粗气,忽然一挥手,说:"我……想吃面!"

大伙儿一愣,老春反应过来,颤着喉咙叫道:"晓梅,上面!"

随着老春一声令下,一眨眼工夫,晓梅带着一行女人走进来,个个手中端着一大碗辣子面,那个色香味啊,香辣辣、红艳艳、油汪汪!

江老山一下子老泪纵横,喃喃说道:"就是那个味道!三十年了,我一直想吃碗这样的面,告诉你老春,自从那晚以后,我再也没吃过辣子面,现在,咱们一起吃!"

老春和大家伙一起应道:"来,一起吃!"

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谨作为试读鉴赏之用,五天内将自行删除。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谢谢!

欢迎关注我,每天都有精彩故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