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债30亿!从10元起家到浙江女首富,这一次,她会倒下么?

负债30亿!从10元起家到浙江女首富,这一次,她会倒下么?

她享有“饰品女皇”之称。

无论是福布斯富豪榜,还是胡润富豪榜,她都榜上有名。

仅在十几天前,她凭借36亿美元身家,稳居浙江女首富,在全国排名中,甚至排在李彦宏夫人马东敏之前。

她的商业帝国涉及地产、金融等多个领域,旗下有1家上市公司,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家参股公司,总资产近800亿元。

她就是浙商群体中,颇富传奇色彩的励志女性——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周晓光。

创业40载,从摆摊拼到行业第一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浙江人。她的出生地岭北周村,位于东阳、义乌、诸暨三市的交接地带。

身处贫困山区的周晓光,因交不起学费而早早辍学。

改革开放后,周晓光与母亲出门做生意,父亲则留在村里操持农活和家务。

16岁的周晓光与母亲从诸暨挑着担子,到义乌营生,带着10元钱,跑起了针头线脑的小摊贩生意。

从17岁开始,从东北到海南岛,四处都有她走南闯北的身影。

为了省钱,她买最便宜的火车票,白天站过道上,晚上躺在别人的椅子底下睡觉,一天吃一顿饭。

在东北大兴安岭零下40度的冬天,周晓光穿着单薄的衣服,带着自己做出来的绣花衬子、花样,挑着100多斤的行李去做生意。

那趟不到40天的“闯东北”之行,让周晓光赚到了380元。

用了7年时间,周晓光跑遍了大半个中国,正是这样的“不辞辛劳”,让她对中国的饰品市场几乎了如指掌。

1985年,周晓光嫁给了同样做绣花样的虞云新。婚后,两人拿出所有积蓄,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上买下了一个摊位。

夫妻俩人一个到广东进货,一个在义乌摆摊卖货。

几年下来,他们在义乌最好的小区买了房子,在市中心买下门店开店铺。

1995年,周晓光在义乌创办了新光饰品公司,建起了自己的饰品加工厂。直到今天,这家公司仍然在饰品行业中,居于龙头地位。

以至于,义乌多年流传这样一句话:“浙江有义乌,义乌有新光。”

历经创业40年,周晓光的身价也水涨船高。

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上,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身价,位居65位。

在2018年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中,她位列第26名。

杨澜这样评价过周晓光:“起初只是一棵小草,却有顶破石板的顽强力量。当今天转为一棵大树,不忘播撒更多的阴凉。这就是周晓光的人生,一个女人的传奇。”

负债30亿,女首富或成往事?

然而,近日,周晓光正面临创业以来的一次重大考验。

*9月25日,以新光控股为发行主体的“15新光01”和“17新光控CP001”到期后,尚未将债券回售资金划至指定银行账户,发生违约,涉及金额本息总计约30亿元。

*9月27日,新光集团召开债券持有人信息沟通会,在会上说明公司情况、债务情况,以及后续安排。

一位证券分析师说:

“除非是真筹集不到钱了,一般公司不会触碰债务违约,因为这就相当于给公司打上‘失信人’的标签。一旦违约,外部融资功能将丧失,现金流缺失又会影响公司经营,很有可能导致公司破产或重组。”

*9月29日,新光集团旗下一笔股权性资产,遭北京法院冻结。

有媒体甚至披露,上海市一中院将于11月底,开庭审理企业借贷纠纷案,其中,被告就有“新光控股集团”。

另有媒体爆料,周晓光岂止是违约30亿,还有130亿债务未到期,如果这次自救不成,很可能会导致更大危机。

目前,新光集团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基本已全部质押。

一直风光无限的浙江女首富,难道将要在这次危机面前倒下么?

内忧外患,由来已久

据WIND数据显示:

今年以来,包括凯迪生态、ST中安、印记传媒、乐视网、富贵鸟、神雾环保、永泰能源、金鸿控股等上市公司或大股东,已经多次出现债券违约现象。从涉及违约的上市公司来看,今年以来股价均大幅下跌。

也就是说,在外部形势整体走低的情况下,新光集团也未能幸免。

1.外患

据新光集团内部人士徐军分析称,从外部因素看,新光遭此“劫难”,主要有3点原因:

*受金融形势、环境和政策变化的影响,民营企业融资普遍艰难;

*今年全国范围内债券违约事件频发,极大地恶化了浙商群体的金融生态;

*不久前发生的一些负面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多项重大融资计划的开展;

*今年以来,在兑付各项债务本息约90亿元的情况下,导致短期兑付压力陡增,流动性不足。

如果说是外因让新光集团出现颓势的话,不如说内因是让其走向颓势的“催化剂”。

2.内忧

2004年,周晓光夫妇认为,多元化经营能在短时间内积累财富。

于是他们重新确立了经营思路——公司由单一饰品经营转向多元化经营,并成立了新光房地产公司,收购浙江万厦,正式跨界房地产。

之后的十年,周晓光更是大张旗鼓,将公司发展成为一家集实业、地产、投资、商贸、互联网等多元业务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旗下拥有21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近百家参股公司,摊子很大。

如此疯狂扩张的结果是债务的急剧膨胀,加上其自身主业发展并不顺利,盈利能力越低,经营性现金流便越差,债务化解能力也会越差。

再碰上复杂的宏观环境,盲目扩张的“副作用”便暴露无遗。

危机面前,一代浙商传奇周晓光,会倒下么?

也许,她说过的这段话,已经给出了答案:

“想想那个时候(刚创业时)一无所有,我觉得我现在哪怕是什么都没有,从头再来,我还是能够重新站起来,我对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不管怎么样,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和挑战,我都会去面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