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中将“伪造”元帅手令,“诱骗”国民党军长起义

这位中将“伪造”元帅手令,“诱骗”国民党军长起义

解放军名将如云,称虎将者不在少数,但被称为黑虎将军的只有一位,那就是开国中将,担任过南京军区司令员的聂凤智将军。

聂凤智隶属于华东野战军(三野),是开国元帅陈毅的爱将。陈毅的脾气,大家都知道,是不允许部下在他面前乱弹琴的。而聂凤智却有一次“胆大包天”,竟然“伪造”陈毅的手令和印章,成功“诱骗”驻守上海的国民党51军军长刘昌义率部起义,为解放上海立下大功。

聂凤智(1914-1992),汉族,湖北省黄安(今红安)县吕王镇(现属大悟)人。15岁时参加红军,从司号员做起,依靠战功一步步往上走。到了红军长征时,21岁的聂凤智就已是红军团长了。抗日战争中期,聂凤智出任山东抗日军政大学校长,1943年任胶东军区5旅13团团长,后升为5旅旅长。解放战争爆发后,聂凤智任三野九纵司令员。1949年,三大战役结束后,国民党军主力被歼,人民胜利已成定局,国民党军残部退守江南。

毛主席说: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人民解放军高举红旗,席卷八荒,渡江后,兵锋直指国际大都市上海,此时的聂凤智已是三野27军的军长,人称黑虎将军。

聂凤智为什么被称为黑虎将军?这和他的相貌大有关系。聂凤智个头不高,皮肤黝黑,而他的左眼眉心处有一颗痣。这种长相可了不得,这在古代的相书是有讲究的,这称为“黑虎含珠”,大富大贵之相。不知道是谁叫响的黑虎将军,总之,在军队内部,黑虎将军的名气非常响亮。

聂凤智跟随三野大部队直指上海,他们的对手,是国民党军“名将”汤恩伯,主政河南期间,人称“水旱蝗汤”。

汤恩伯部加上其主力,以及淞沪警备司令部杂七杂八的部队,共有八个军20万人。这点风声鹤唳的兵力,在40万铁血三野雄狮面前,根本不算什么。虽然汤恩伯固守全国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上海,被陈毅称为“瓷器店里打老鼠”,但双方实力悬殊太大,打了十八天,上海解放。

汤恩伯打仗太臭,但逃跑本领是一流的,深得他的老校长蒋中正真传。见大势不妙,汤恩伯和淞沪警备司令陈大庆带着五万嫡系军队溜之大吉。不过,此时的上海还在国民党控制下,总不能白白把城丢掉,总要找个人当替死鬼吧。

他们看上了一个人,就是刘昌义。

汤陈之所以把烂摊长扔给刘昌义,只是因为刘昌义和51军不是蒋介石蒋系,而是杂牌队出身。51军本是北洋军阀时期吴佩孚部的第18混成旅,后来,该旅并入东北军,后来跟张学良入关,改为51军,军长就是原来的混成旅旅长于学忠。51军不是蒋介石的亲信,所以蒋介石非常愿意让该军上前线打鬼子。51军打鬼子绝不含糊,在徐州会战中,以牺牲六千人的巨大代价,与其他各部友军取得台儿庄的大胜。到了解放战争后期,51军在上海附近被歼灭主力,残部逃到上海,这才由刘昌义出任军长。

刘昌义本人反对内战,对蒋介石非常痛恨。在国民党元老李济深的联系下,刘昌义和组织取得联系,刘昌义表示他愿意起义,为人民立功。刘昌义知道,以他的这点兵力,再给他加十倍,他也打不过解放军,何必给蒋介石送死。而27军军长聂凤智也知道刘昌义打算起义,决定重点对刘昌义做说服工作。要打,十个51军长也不是对手,但瓷器店里不能再打老鼠了,万一碰坏瓷器就麻烦了。

地下组织已和刘昌义取得直接联系,刘昌义似乎还没有下定最终的决心,可能是他还不太清楚解放军对他的态度,他起义后的待遇如何。刘昌义从上海警备司令部里给27军打来电话,接电话的正是聂凤智。

还没等刘昌义问对方是谁,聂凤智就在电话里给刘昌义摆明了两条道路,要么顽抗到底,最终被彻底歼灭。要么放下武器投降,在政治上算是起义,保全大上海,历史会记下你这一功。

刘昌义忙问:“您是哪位?”

聂凤智说:”我就是27军长聂凤智。”

刘昌义更想见到能直接决定自己未来的三野司令陈毅,便说他想见陈司令。

聂凤智何等聪明,他知道刘昌义的小算盘,但现在形势不能再拖,必须立刻拿下该部,以免夜长梦多,不过又不能打。怎么办呢?聂凤智灵机一动,他想到一个绝妙主意。

聂凤智说陈司令员就在后方,陈司令已经起草好了敦促刘军长投降的手令,马上就送到本部。刘昌义吃了放心丸,说他立刻就过来洽谈起义事宜。放下电话,27军军部有些人大惊,提醒聂凤智说你哪有陈司令的手令?冒充上级的命令,这可是大罪。聂凤智看他一眼,不咸不淡的说:“这个不容易?你起草一份不就成了?”

副参谋长吓坏了,说他哪有胆量冒充陈毅司令员写命令。聂凤智脸一黑,说:“现在我是27军军长,我命令你写,你就必须写!”

手令有了,但必须要有陈毅的印章才算数啊,不然刘昌义也信不过。这个也好办,聂凤智让军政治部主任去刻一个陈司令员的印章,政治部主任倒没推脱,只是说现在上哪弄印章?

聂凤智狡黠一笑,说了一句:“边上地里不是种萝卜嘛,你就不能拔一颗?”

一切准备就绪,刘昌义来到了军部,在楼下等聂军长下来。聂凤智“谱”摆的特别大,一直端坐楼上就是不下来,说晒一晒这刘军长。军作战科长不停的上下楼,说聂军长一会就下来,请刘军长稍等,让刘昌义觉得聂凤智不是一般人。

好容易下来了,聂凤智上下打量刘昌义,一点也不客气,说你就是刘昌义?刘昌义是来求人的,半点不敢自大,忙紧张的说鄙人就是。看到聂凤智在装模作样的演戏,旁边人都差点笑场。

聂凤智咳了一声,拿出一张纸,在刘昌义面前晃了晃,说这就是我们陈司令员起草的命令。随后,聂凤智当着刘昌义的面,读了这份所谓陈司令员起草的命令,然后把这张盖着萝卜大印的假令扔给刘昌义。

借给刘昌义熊心豹子胆,他也不敢怀疑这道命令的真伪,也不敢细看,扫了一眼就收起来。

“谱”摆完了,聂凤智才非常客气的和刘昌义交谈有关起义事宜。刘昌义说他自己权力有限,只能控制51军,剩余的还有蒋军残部他做不了主。聂凤智说这不用你管了,你只把51军带过来就行了。

刘昌义非常守信,回去后就带51军起义了,打开了一道缺口,解放军如猛虎下山,一战直取大上海。

没过多久,陈毅就打来电话,问聂凤智战役进展如何。聂凤智不敢对陈毅有所隐瞒,便把自己假冒陈毅名义写命令,以及用萝卜刻印章,“诱骗”刘昌义投降的事情都说了。陈毅知道聂凤智这是为了减轻伤亡,自然不会怪聂凤智自作主张,反而大笑起来,说:“你聂凤智胆子真够大的,造假竟然造到我陈毅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