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司关注」朱军名誉纠纷案交换证据!当事女生承认官司比想象中难!还说出隐藏4年的秘密!

「小司关注」朱军名誉纠纷案交换证据!当事女生承认官司比想象中难!还说出隐藏4年的秘密!

10月25日,朱军名誉权纠纷案在北京海淀法院进行非公开证据交换。




当事女生弦子(微博名)和被朱军起诉的另一被告“麦烧同学”(微博名)都现身法院。



白衣女孩为弦子,她身后的黑衣女子是麦烧同学


弦子被问到今天有何进展时,回答:就是交换证据

今年7月26日,25岁的弦子在朋友圈发文,称4年前在央视《艺术人生》节目组实习,在化妆间里被主持人朱军性骚扰。该文被“麦烧同学”转发到微博,引发大量讨论。


9月19日,朱军起诉微博平台运营者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弦子和徐超,提出4项诉讼请求,包括公开致歉和赔偿朱军65.5万元人民币,其中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万元。


6天后,弦子去法院领取朱军的起诉书副本时,也起诉朱军,以其性骚扰行为侵犯她人格为由,向他索赔6万元,其中精神抚慰金5万元。


10月25日这天进行的证据交换持续了2个多小时,朱军并没有到场,他的律师遭到媒体围堵,但律师只是不停对媒体说“谢谢”,并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弦子和“麦烧同学”(以下简称“麦烧”)出了法院后,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大部分时间是“麦烧”在回答问题。“麦烧”目前在一家公益机构工作,之前曾当过5年记者,所以这次事件中,由她来替弦子把关应对媒体。



“麦烧”承认,当天的时间比她们预想的要长很久,双方花了很长的时间查看证据的真实性:

今天时间比开始我们想的要长很久。原告方提供了相应的证据以及证据目录,双方花了很多时间看证据的真实性,以及核对证据目录,证据内容,大概花了45分钟,我们这一方也提交了相应的证据和证据目录。



视频画面来自“东方网”报道




由于原告方向法院提出,希望开庭时朱军能出席,媒体都很关心法院如何答复,“麦烧”回答:现在还没有结果:

现在并没有结果!法院反馈是:会根据证据的情况以及我们提交说明的内容,再看朱军本人能否出庭。






除了向法院申请朱军本人出庭并接受质询,原告方还希望法院调取警方当时的报案记录:

我们今天向法院提交了(申请),希望法院调取北京海淀分局和羊坊店派出所两方当时的报案记录,现在法院收到了我们的申请。




4年前的6月10日,弦子(在艺术院校导演系读大三)在电影史任课老师陪同下,去海淀区羊坊店派出所报案,抽血,提取指纹,做笔录。

今年7月30日,她和律师再次去羊坊店派出所,希望他们提供当年的笔录,提取的物品和监控视频。



当天他们还碰到了弦子当年做笔录时见到的警察,警察还对弦子说:“你怎么长变样了,4年了,长成大姑娘了”。

“麦烧”告诉媒体,警方说第二天会和她们联系,但至今没有回复:

当时北京警方说我们第二天会和你们进行相应联系,但至今没有联系,这是我们和警方上次唯一的一次接触。





说到正式开庭的时间,“麦烧”表示,今天还完全没有提到这件事,可能先会有一次庭前会议:

正式开庭完全没有去说,而且有可能会根据这次证据的情况,再看需不需要再加一个庭前会议,之后才是第一次开庭。



承认过程会比较长:

现在来看,我觉得这是比较长的一个事情,并不是短期内就会有结果的事情。

虽然这个官司会挺难,但“麦烧”告诉记者,她和弦子还是希望这个事情能进行下去:

4年前的时候,我觉得朱军如果是一个普通人,可能这个案子是另外一个走向。但是4年前案子无疾而终,它本来应该进行下去,相反它在某一个坎上停到了,我们现在希望做的呢,是这个事情能进行下去,该司法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麦烧”说这番话的时候,弦子一直瞪大眼睛看着她

当记者问她最终想得到怎样一个结果时,“麦烧”转过脸看弦子,弦子也一脸笑容地注视她





“麦烧”带着笑,语气坚定地告诉记者:

赢!然后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告诉所有人女性在这个社会中的地位是什么样的。




作为事件当事人,弦子这次在法院露面时神态颇为疲惫,眼神很是警觉,显然面临很大压力。



但面对“新浪娱乐”的镜头,还是努力露出笑容。



当记者问到会不会有压力时,她坦承情绪会受影响:

情绪会受到影响,但是这是必须要克服的事情,由不得我选择。





会牵扯很多精力:

会牵扯很多精力,在努力协调。




也再次回答事发后媒体一直在问的问题:为什么4年前没抓紧解决这件事?

弦子说当时她是“被动放弃”了这件事:

4年前并不是我们不想解决这事,而是我反复去羊坊店派出所,但是从来没得到任何一个回复,包括任何一个书面证明,所以我不太知道(为什么)公众一直说我4年前会放弃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才是主动放弃或者是被动放弃,我个人认为是被动放弃了这件事。



说父母非常支持自己:

他们非常支持我,遇到事就要承担这个事情,他们也相信我可以得到一个公正的对待。




也不再担心自己安全 :

(他们)担心过,但现在已经不担心了,没有这方面忧虑了。

当天晚上9点,弦子在微博上发布自己和“麦烧”接受采访的视频,同时写下自己的真实感受:

今天第一次出庭,比想象中难,但能坚持住,非常感谢大家。



难的不只是要扛很多压力。据报道,其实这次证据交换前,弦子和“麦烧”的准备工作不算顺利。曾和弦子同一个宿舍的同学,当年曾陪她去报案,如今表示拒绝出庭,也拒绝和法院视频通话!

这位朋友还吐露了一个隐藏4年的秘密:当年她也去做了笔录,并且说了一个让弦子“可能在法庭上面对莫须有的羞辱”的细节。

“麦烧”也对记者坦白了这个情况:

这个不愿意出庭作证的是她同宿舍的同学,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考虑的,我们也尊重她不愿意出庭作证的权利。她在日本,要出庭作证,还要回来,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不过也指出:不是她一个人拒绝,其他关键证人就不存在了,愿意出庭帮忙的人还是挺多的:

第一个是在这个事情发生后,她去倾诉的第一个同学,这个愿意出庭作证。然后包括她的老师,当时她打电话联系了她老师问该怎么办,她老师和她老师的朋友都愿意出庭作证。



前路漫漫,结果未知,现在能做好的,只有当下,就像弦子10月23日发的这句给自己打气的话:

做当下应该做的事,不要去想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