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能源必经之路,马六甲海峡的“死局”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海上能源必经之路,马六甲海峡的“死局”有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马六甲海峡位于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岛之间,是印度洋与太平洋之间的重要通道,是北美洲、南美洲通往亚洲、欧洲和非洲的最短路线的必经之地。平均每天通过的船只有200余艘,每年通过的船只多达8万余艘,占全球海上贸易的份额约四分之一,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海上通道。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预计20年后这一数字将增加一倍。

一、马六甲海峡的隐忧

1.我国极度依赖马六甲海峡

首先,能源进口量大。2018年4月9日,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表示,目前我国原油对外的依存度已经超过了68%。其中,有60%来自中东地区的沙特、科威特和伊朗这三家,都是通过水路运输,走马六甲海峡进入南中国海。其次,对外贸易活跃。我国对欧洲、西亚和非洲的外贸和远洋运输量占我国外贸远洋运输量的70%,而这些航线无一例外都要经过马六甲海峡。

毫不夸张地说,马六甲海峡不仅是我国石油进口的咽喉,也是我国外贸远洋运输的咽喉要道,是我国的进出口贸易生命线,关乎国计民生。这条生命线一旦突发险情,将给我们的能源安全及经贸往来带来极大隐患。特别是,在当前我国加快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涉及的合作国家和组织多达69个,沿线覆盖的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海上贸易需求越发急迫。

2.新加坡的态度玩得玩味

谈到马六甲,有一个国家是永远都绕不开的,那就是新加坡。新加坡地理位置优越,是通过马六甲海峡的必经之地。加之,港口管理水平相当高,运行效率世界闻名,早已成为亚欧线的中转港,而且是大部分船运公司的主港。可以说,新加坡对马六甲海峡的正常运转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新加坡这个国家,奉行大国平衡战略,长期游离于中美之间,特别是近些年来其对华政策风向大变,不断地在地区安全事务上对华发难,在南海问题上也唯美国是从,不断地煽风点火,成为南海地区的不稳定因素之一。

3.大国之间的博弈非常激烈

马六甲海峡,不仅仅是国际贸易的重要通道,更有可能成为当前国际斗争的火药筒。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长期关注南中国海,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从未削弱过。最近一段时间,更是打着航行自由的旗号,各种舰艇在南海横冲直撞,与我国的军舰经常发生正面交锋,有时险些引发冲突。若因台海问题发生冲突时,美国可能会用重兵封锁海峡,削弱我军的战争潜力。除了美国,印度也加紧在印度洋扩大影响力,多次组织军事演习,试射超音速巡航导弹,防线正向马六甲海峡延伸。

马六甲海峡,对我们这么重要,受到的钳制这么多,难道没有其它路线么?从实施目的上讲,答案是肯定的,东日本海就可以。事实上,很少有航运公司走这条路线。

二、选择东日本海路线的远洋公司较少

1.受海洋地理条件限制

若往东看,与我国贸易最为紧密的就是北美洲,事实上是美国。从日本海走,就是走太平洋航线。往北,是北冰洋,但这条线路非常危险。在冬天,北冰洋海洋表面温度极低,导致海洋表面结冰很厚,大型船只无法通过;而在夏天,冰面虽然融化了,但是会形成大小不一的浮冰,这对于船只来说却是极为危险的事情。遇到浮冰,往往会发生重大事故,甚至会是严重的沉船事件。除了这些因素,有时还会考虑洋流的情况来综合判断。事实上,去美国方向,目前还没有邮轮运行,只有少量货轮在运转。

2.受补给条件限制

海上货物运输,耗费时间较长。从中国上海到美国大约需要30天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船舶需要靠岸补给,躲避台风、海啸等恶劣气候,当然也会将船载货物与当地商人进行交易。这样,每到一个地区都可以进行经济交流,互通有无,相互获得利益。因此,就要充分考虑航程中途经哪些国家,科学合理设置航线。往东日本海方向看,沿途的国家和地区较少,不利于繁荣经济和船舶补给。

3.受进出口货物品种制约

从进口能源上看:目前,我国燃料和矿产品的进口量占全部消耗量的24.9%,价值高达2504.6亿美元。进口地主要是中东、非洲、欧洲等地区。要从这些地方进入我国,走马六甲海峡是不二选择,路线短、成本低。

从出口货物上看:我国出口货物主要集中在工程机械产品、服装及纺织品、家具、电子产品,以及农产品等,这些货物基本上与一带一线国家高度重合。

因此,海运走马六甲海峡而非东日本海,是必然选择。

三、怎么破局马六甲

为解马六甲海峡之困,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考虑:

1.改海运为陆运

中欧班列,就是一大举措。目前,共有3条中欧班列运行通道:西部通道由我国中西部经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出境,中部通道由我国华北地区经二连浩特出境,东部通道由我国东南部沿海地区经满洲里(绥芬河)出境。 截至2018年6月底,中欧班列累计开行量已突破9000列,运送货物近80万标箱,国内开行城市48个,到达欧洲14个国家42个城市,运输网络覆盖亚欧大陆的主要区域。

与此同时,建设能源输送通道。国家提出了从缅甸实兑港修建一条输油管道到昆明的计划。该路径比通过马六甲海峡将原油运抵湛江能减少1200公里的路程,石油管线的安全能够得到保障。

此外,建立中巴经济走廊计划,能有效规避马六甲海峡的风险。北起新疆喀什,南至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修建起集公路、铁路、油气管道及光缆“四位一体”全覆盖的贸易走廊,以此为枢纽,将波斯湾地区同中国边疆腹地连为一体,完全绕开马六甲海峡,有效降低海上石油进口之风险。

2.寻找替代路线

开凿克拉地峡,替代新加坡地位。该计划是,在泰国南部地区沿克拉地峡开凿一条长102公里、宽400米、深25米的运河。根据测算,开通之后,货轮能够从泰国西海岸的安达曼海经由运河直达太平洋海域的泰国湾,航程可缩短700英里,可节省5天航行时间,大型油轮每趟航程可节省30万美元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