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活煮鱼

故事:活煮鱼

本文内容转自网络,如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联系删除,谢谢!


午饭时间,一品居大酒楼熙攘热闹。王贵生领着几个民工找到3号包间,一脚踹开了门。孙大海端着酒杯正在敬酒,一看又是王贵生,不禁脸一沉,阴得像阎王。王贵生看见一桌子大鱼大肉,还有茅台,再也憋不住一肚子火,抽出一把菜刀拍在桌子上,说:“孙老板,你有钱喝酒吃饭,就没钱给我们?今天你给句痛快话,到底给不给钱?!”

孙大海是宏发建筑公司的老板,别看名头大,实际上就是一个从大公司承包活的建筑队。眼看要过年了,孙大海还是压着工钱不发。王贵生是民工推选的代表,找孙大海协商不是一回两回了。开始还能见到人,后来干脆躲了。王贵生今天好不容易打听到他在这儿吃饭,领着人别着菜刀就来了。

“你杀了我,我也没钱。这位郝经理是咱们大老板,他把工钱给我,我才能把工钱给你们。你有跟我发火的工夫,不如求求郝经理。”孙大海指着一个衣着光鲜的中年男人说。郝经理饶有兴致地问:“他就是王贵生?你说的祖上给慈禧太后做御膳那个?”孙大海连忙点头。郝经理对王贵生说:“这样吧,你给我做做你们祖上那道御膳鸳鸯香肚鱼,我就把钱打给你们老板,让他给你们结账。”

王贵生一愣,鸳鸯香肚鱼虽然味道鲜美无比,但做法极损阴德。他祖上做了一辈子香肚鱼,结果跟着慈禧逃难时掉在火硝泡子里,自己成了一道活煮鱼。当时都说这是报应。秘方虽然一辈辈传下来了,祖训却不准再做。现在郝经理提出这样的要求,王贵生非常为难。一起来的几个弟兄都眼巴巴地看着他,想想工地上还有七十多口等着结账回家过年的老乡,王贵生咬咬牙答应了。

“你们两位可都是做大事的老板,说话可要算数!”王贵生说。郝经理说:“我郝某人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难道哄你不成?”王贵生这才吩咐准备一雄一雌两只八胡鲶鱼,一大盆盐水,另外炭锅调料样样备齐全。王贵生先把鲶鱼放在盐水盆里,自己专门跑了趟中药铺,买了几味药材。

等王贵生回来,盐水盆里的两只鲶鱼被泡得全身痉挛,正在不停地往外吐脏东西。直到吐干吐净,王贵生把它们捞出来,用清水涮了,放到炭锅里。王贵生用几味中药和作料调配,分别熬成一碗香辣汤汁,一碗甜糯汤汁。这时炭锅里的水热了,两只鲶鱼不住地游动,把头伸出水面,张大了嘴。王贵生舀起一勺香辣汤汁喂到那只雄鱼嘴里,然后又舀一勺甜糯汤汁喂到雌鱼嘴里,如此反复往来。一雄一雌,一辣一甜,鸳鸯香肚鱼的名称也是由此而来。

这时炭锅里的水已经沸腾了,那两只鲶鱼浑身几乎半熟,全靠那一勺勺入嘴的汤汁吊命。直到把两碗汤汁喝完,两只鲶鱼再也游不动了,浮在那里。这时奇香扑鼻,鸳鸯香肚鱼也就做成了。大家看得目瞪口呆。郝经理夹起一块雄鱼鱼肚上的肉,刚进嘴里就大声叫:“好!好!香辣酥软!”

孙大海直咽口水,等不及郝经理让他,自己就下筷子去夹雌鱼鱼肚上的肉,更是腻滑爽口,入喉即化。孙大海一筷子接一筷子下去,雌鱼鱼肚很快就被他夹光了,郝经理只吃到两口。王贵生几个人等着他们吃完,郝经理意犹未尽地回味,说:“极品,真是人间极品啊!你们放心,回去等着你们孙老板给你们结账吧!”王贵生这才高兴起来,领着几个兄弟回工地等着了。

没想到等到天黑也没见孙大海露面,王贵生正准备带人再去找他,这时派出所来人了。问清谁是王贵生,上来就扣住了,让去派出所走一趟。“我为啥去派出所?我犯啥法了?”王贵生大声嚷嚷。这时民工们都从宿舍出来了,围着让说清楚。其中一个民警说:“鸳鸯香肚鱼是你做的吧?”“是我做的,怎么了?”王贵生非常坦然。那个民警说“孙大海和那个郝经理吃了你的鸳鸯香肚鱼中毒了,都在医院抢救呢!孙大海尤其严重,是死是活还不知道。”

王贵生大吃一惊,说:“我家祖传的鸳鸯香肚鱼那是给慈禧老佛爷吃的,啥毛病都没有。”“有没有问题,去所里说清楚,没事自然不会冤枉你。”王贵生听了民警的话,对大家说:“这位警察同志说得对,我去说清楚就回来了,大家不要担心。”人群这才散开,王贵生坐上了警车。

到了派出所,一胖一瘦两个民警审问他。王贵生说了好几遍食材,一再说:“我祖上就是按这做的,要是有毒,慈禧老佛爷还不一刀就把我祖上剁了?再说了,你们怎么不说是一品居酒楼的饭菜有问题?”胖民警说:“一品居酒楼我们已经调查过了,所有食物都没问题。”瘦民警说:“甭扯没用的,我问你,那几味药材是你亲自去买的,你都买的啥?”王贵生不说话了。

“不是你故意买来投毒的,为啥不说?”瘦民警咄咄逼人,“你说啊!怎么不说?”王贵生被逼急了,气得大声说:“那是俺家祖传秘方,你让说就说,你是俺家啥人?”瘦民警一听变相骂他是他家子孙,气得笔一摔,转身走了。胖民警绷着脸说:“孙大海已经抢救过来了,他说你曾拿着菜刀打算砍他。这药材你又不肯说,情况对你很不利啊!”

王贵生将讨要工钱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言辞恳切:“要不是为了几十口乡亲能结账回家,我也不会为那些狗东西违了祖训!”胖民警听了,认真地说:“孙大海是在上飞机时突然腹痛被送到医院的,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抢救过来了。我们调查了,他随身携带一笔巨款。看来应该是郝经理已经打了款给他,他却没给你们,打算携款潜逃。”

王贵生吃了一惊,没想到孙大海居然来这一手。要不是中了毒,现在早就飞得没影了,又到哪找他去?王贵生想到自己这般折腾,乡亲们的工钱还是没要回来,不禁悲伤起来:“我们出来打工,凭力气挣点钱,这是要我们自己该得的钱,咋就这么难啊?”胖民警拍拍他的肩膀:“这事政府不会不管的,你放心。我们会尽快找专家鉴定,只要你做的鸳鸯香肚鱼确实没问题,也会尽快放你回去。”

王贵生在派出所待了两天两夜,专家的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鸳鸯香肚鱼没有问题,差错出在食材的配伍禁忌上。孙大海和郝经理之前刚吃过野山鸡,而野山鸡和鲶鱼配伍是有禁忌的,合在一起吃就会中毒。恰好那只雌鲶鱼肚子里又有鱼子,鲶鱼的鱼子有微量毒素,不适合食用。孙大海吃的雌鲶鱼多,中毒也就更严重了。

王贵生终于洗刷清白,回到了工地。在司法干预下,孙大海不得不拿出那笔钱,结清了民工们的工钱。胖民警来工地监督,看着工钱发到民工手里,临走时问王贵生为啥不用祖上的鸳鸯香肚鱼开个饭店,王贵生说:“鸳鸯香肚鱼又叫活煮鱼,做法太残忍了。那鱼也是一条命,你杀了也罢了,这么折磨它,折人的阳寿福分。还是凭力气挣钱吃饭,心里踏实。”胖民警赞许地点头,吩咐他以后碰见拖欠工资的事,一定要找司法部门解决。王贵生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时乡亲们都兴奋地打点好了行李卷,等着他一起回家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