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配上你(现代故事)

正好配上你(现代故事)

梁美拎着不锈钢饭盒直奔悦来饭店收银台。“两份腊肠煲仔饭,打包带走,”梁美边说边翻出手机短信让收银员看,“网上团购的,喏,这是订单号。”

付过钱,梁美坐在大堂等待,暗自慶幸在网上参加了这家店的团购,像今天买的煲仔饭,两份就省了30元呢。

“小美!”梁美耳边忽然响起老公孟畅的声音。

她抬头一看,可不正是孟畅!只见他脸色绯红,一身酒气,左手拿着钱包,右手捏着钞票,正要往收银台走去。看他这副模样,梁美没好气地说:“你怎么又在饭店大吃大喝?也不打个电话,我正买饭呢,一点半我有个紧急会议,来不及做饭了。”

孟畅嘿嘿一笑,悄声说:“刚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关机。同事大老李今天从摩洛哥出差回来,大伙给他接接风。”

梁美白了孟畅一眼,撇撇嘴说:“那干吗你付账啊?就数你有钱?孟畅啊孟畅,你真当你是孟尝君呐,家财万贯,挥金如土,你看看我,买个煲仔饭还省……”

“好啦,小美,你自己回家吃饭吧,我先过去了。”不等梁美把话说完,孟畅一溜烟地跑了。

梁美拎着饭盒往家走,心里直抱怨。她和孟畅每月收入也不算低,可过日子都不讲究个精打细算,何况两人每月还要还房贷。孟畅为人豪放,重义气,讲感情,应酬多。她平日省个枣,孟畅就能扔出个瓜,为这事两人没少拌嘴,可是她家这个“孟尝君”就是改不了大手大脚的毛病。

晚上,梁美又开始记账。她有个习惯,每天支出都要详细记下来,闲的时候,再拿出账本看看,哪一项算“跑冒滴漏”,以后好尽量避免。

记完账,梁美又在记账本后面写下支出计划——她想趁油菜花开的季节,和孟畅去拍套写真。

在计划的旁边,她又特意加上一句:近期密切关注影楼的优惠活动。

合上账本,梁美想起孟畅在饭店宴请的事。她想,等他回来要好好跟他谈谈,看来提高他的节俭意识已刻不容缓。

孟畅回来的时候,梁美在清洗从单位带回来的一次性饭盒,打算洗干净了用来种花。

孟畅哑然失笑:“我说老婆,你也太抠了吧,买几个漂亮的花盆能破费几何?”

“别笑我抠,这是酷!懂吗?这是一种积极健康、简约质朴的生活方式。”梁美开始上课。

“哈,原来你是酷抠女。”

“哼,那也强过你这个‘孟尝君!”梁美转换话题,问,“白天请客花了多少钱?”

孟畅怕她心疼,遮遮掩掩不肯说,梁美哪里肯依。孟畅说:“老婆,我知道你是为了家,可这也是朋友间的正常交往啊。”梁美说:“咱这小家哪儿能禁得起你这么扑腾,你听我给你讲……”

接下来,梁美的家庭经济课讲了一个多小时。

也许上课起了效果,一连几天,孟畅都没有出外应酬。

尤其是最近几天,孟畅下了班就钻进厨房做饭,看见梁美回来,又是端茶,又是递水果,让梁美感到他进步得也太过神速。

梁美问:“孟畅,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这是五好男人的正常表现嘛。”孟畅温柔地笑着说。

吃完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聊天。梁美说:“咱每月除了房贷和开支,还能剩下两千多块,那么咱们又存四万多了。到年底,咱去银行申请,提前还一部分。”

孟畅“嗯嗯”地应着。

梁美的小得意还在继续:“要不是我节俭有方,哪能攒下这么多!”孟畅没搭话,眼睛盯着电视,神情若有所思。梁美觉得孟畅的表现有些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呢?她又说不出来。

这天,梁美拿存折去银行查账。一打开存折,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只见存折余额只剩几百块钱,整整少了四万!看取钱日期是最近的事,她第一反应就是孟畅所为。心里的怒火像火山一样爆发了!

孟畅正在电脑前玩游戏,她上前一步关了电脑,把存折按在桌上,气愤地问:“这钱哪儿去了?”

孟畅刚才还轻松自在的脸,此时有些愣神,知道再也瞒不住,连忙赔笑说:“老婆,我同学齐原上周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他爸上月才做过手术,家里没有积蓄,急等钱救命,我就先借给他……”

“够了!孟畅,你一天到晚在外边穷大方,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你借了这么大一笔钱,对我瞒得紧紧的,如果不是我发现,你到底想瞒多久?你眼里还有没有我!”

孟畅的解释无疑火上浇油,更加激怒了梁美。

“这不是救人要紧嘛,再说人家有医保,报销了就还咱。”

“你说得轻松,攒这些钱容易吗?你一挥手全借出去,连一个商量都没有。怪不得你前几天表现得那么好,原来是另有目的!”梁美气得咬牙切齿,一脚踢开身边的花篮。

“你有完没完?怎么像个泼妇!”孟畅也急了。

“我受不了你,离婚!”梁美抓起靠枕向孟畅扔去。

“好!你写协议!”孟畅摔门离去。

梁美痛哭,晚上气得睡不着,半夜爬起来写离婚协议,边写边哭。写好协议,天快亮了,勉强睡了一会儿,早上头疼得厉害,还有些发烧,只好向单位请了一天假。

胡乱吃了些感冒药,到下午烧还没有退去,量量体温,已快烧到40度。人一有病就脆弱,再想想孟畅的所作所为,梁美更加伤心,又哭哭啼啼了一回,这才挣扎着去医院看病。

看过病,输过液,梁美从医院出来。

刚走到医院门口,迎面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那女人看见她,亲热地打招呼:“你是美美吧?我是孟畅同学齐原的大姐。这次齐原住院多亏了你们家孟畅帮忙,我们全家都感激不尽呐。”

“齐原现在怎样?”梁美问。

“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医生说没有生命危险,以后就是慢慢恢复了。美美,你们刚买了房,生活也不宽裕,这次帮了我们大忙真是太感谢了!医疗费报销后我们马上还钱。”

梁美说:“不急,照顾好齐原要紧。”

梁美说这话是真诚的,并不是客套,和生命比起来,钱只是身外之物。不过,这并不表示她原谅了孟畅,结婚几年,孟畅活脱脱一个孟尝君在世,往来应酬,花钱如流水,完全不懂得为家操心。尤其是这次,借钱给同学居然瞒着她,还说话伤她,她不能原谅!

晚上孟畅回来了,梁美没有理他,径直到卧室休息。睡到半夜,看见书房还透着灯光,隔着门缝望过去,孟畅在看什么东西,梁美想,他准是在研究离婚协议。想到离婚,梁美心里难受极了。

周四是民政局办理离婚的日子。吃过早饭,两人像演哑剧似的,极有默契地出门,孟畅开车,梁美坐在后边。汽车驶出了小区。

看着孟畅高大沉默的背影,梁美心里又气又恨,心一横,一咬牙,把心里的不舍和后悔硬吞到肚子里。

一路上胡思乱想,等她再看向窗外,发觉车已经开到了郊外。

“你这是去哪里?”梁美生气地问。

孟畅把车停下来,回头看向梁美,硬撑着的表情此时再也绷不住,眼角眉梢全是促狭的笑意:“你看前面是什么,这不是你一直想来的地方吗?”

前方是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田,金黄的油菜花随风摇曳,香气荡漾。梁美心里哀叹一声,这曾是她想和孟畅来拍写真的地方。可就为省几百块钱,她从去年等到今年,可是今年就算花开得再好又有什么用?他们马上就要离婚了。

盂畅把一个牛皮纸信封交到梁美手里。梁美疑惑地看看他,打开一看,只见是一张红色的影楼收费单据。

孟畅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老婆,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我知道你一直想拍,今天我们来先选选外景。”

事情变化得太突然,梁美的眼泪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我看了你的记账本,里面记得密密麻麻,全是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心血。我看着很心酸,我向你道歉,不该不跟你商量,更不该说话伤你,我以后向你学习,让咱们家成为酷抠之家,好不好?”孟畅边说,边拭去了梁美脸上的泪水。

梁美说:“哪用你去抠门!你改改大手大脚的毛病就行,还有遇事不要瞒我。”

孟畅说:“好,我一定做到,那你以后也不准说离婚……”

“我早后悔了。”梁美扭捏著说。

矛盾化解,心里的天空又是一片幸福的蔚蓝。

两人下了车,牵手走向油菜花海,走向那浓得化不开的甜蜜的花香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