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白家大院

故事:白家大院

 早先,辽西北镇有个白家大院,大院的主人白老爷这天做五十大寿,亲朋好友聚于一堂。

众人正谈笑间,忽见白老爷头一扭,一道寒光闪过,一枚雪亮的柳叶镖被他夹在了手里。众人吃了一惊,还没回过神来,白老爷随手就将这把柳叶镖往厅角暗处一掷,只听"哎呀"一声,那里突然闪出个人来,用手捂着肩头,"噌"地就从窗子里跳了出去。

"有刺客!"众人纷纷叫起来,伙计们立刻追了上去。

白老爷"嘿嘿"一声冷笑,身子岿然不动,但细心的宾客发现,他的眉宇间却流露出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忧郁。

后来,事情过去了一个星期,白家大院里再没见有什么动静。不过白老爷从此就轻易不出门了,外面什么事都让管家去操持。

这天,白老爷在家里品茶,来了一个媒婆子,说是要给白家少爷白俊明说亲。可俊明一听就摇头,白老爷猜测儿子一定是有了心上人,打发走了媒婆之后问他,俊明也不隐瞒,说他其实已经相中了城西新开的一家绸缎庄掌柜的女儿,她叫林瑞娟,是在一次朋友的诗会上认识的。

白老爷当时没有言语,第二天就吩咐管家去打听。

管家回来禀报说:"老爷,问清楚了,那家绸缎庄确实是新开的。掌柜姓林,都说人挺不错,尤其是他女儿林瑞娟,知书达理,琴棋书画无所不通,长得又仪态端庄,是百里挑一的美人儿。"

白老爷想了想,把俊明叫来,说:"既然是你自己看中的人,爹也不反对。不过爹的意思,你不一定马上就急着把她娶进门,不如先让她来家里玩玩,熟悉了,事情自然也就成了。如何?"

俊明原先还有点担心爹会反对自己自说自话找媳妇,现在看爹这个态度,就高兴地说:"爹这么为**心,儿明天就把瑞娟带来,让爹也看看。"第二天,俊明真就把瑞娟给带到家里来了。

白老爷一看,这姑娘说话得体,举止大方,不由"呵呵"笑着,拿出一个红绸包来,说:"姑娘,俊明是我的儿子,既然他看中了你,你以后就是我们白家的人了,这个东西,就算是我们白家给你的见面礼吧!"说着,他把手里的红绸包递了过去。

瑞娟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接过红绸包,连声道谢。俊明没想到爹会特地为瑞娟准备礼物,兴奋得当场就叫瑞娟打开。

瑞娟打开一看,红绸包里裹着的,竟是一对玉石耳坠,瑞娟捧在手里,非常惊异。

白老爷问:"姑娘,喜欢吗?"

瑞娟轻轻一笑,说:"喜欢。只是让您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实在……"

白老爷开心得哈哈大笑:"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啊!"

当晚,俊明送走了瑞娟,走进白老爷的房里,说:"爹,我看明天天气肯定不错,你已经多日不出门了,我和瑞娟明天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如何?"

白老爷打量了儿子一眼,说:"这恐怕是瑞娟出的主意吧?"

俊明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说:"是啊,瑞娟不让我说。瑞娟的意思是,爹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她,她想有机会可以好好谢谢爹。"

白老爷很爽快地答应说:"好啊,多亏她想得周到,那我们明天就去。我看城东风景不错,我们去那儿!"

第二天上午吃了早饭,白家一行人就坐上轿子,由伙计们抬着出了门。

来到城东头,人到轿落,可就在这时,只听白老爷轿里突然传出一声惨叫,伙计们赶紧掀开轿帘,一看,里面坐的竟然不是白老爷,而是一个穿戴着白老爷衣帽的伙计,胸口中了一枚柳叶镖,只挣扎了几下就咽了气。伙计们大惊失色:"白老爷呢?"

慌乱间,就见凌空跃起一个伙计,"呼"地直朝旁边的一片林子扑去。果然那里躲着个蒙面人,蒙面人看藏不住了,就从林子里闪身出来,和这个扑过来的伙计过起招来。

他们两个人你一招、我一式地较量着,这可急坏了白家少爷白俊明。俊明听到动静从轿里钻出来,一时半会儿也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那个正在不断使招的伙计脸面很熟,再一看,不由惊叫起来:"这不是爹吗?"

那么这个蒙面人是谁?他为什么要对爹下毒手呢?俊明不由想起爹做五十大寿那天有人行刺的事,用的也是柳叶镖,难道这都是一人所为?俊明立刻意识到爹其实对今天的较量早有防备,他心想:难道今天出行本身就是一个圈套?那么瑞娟呢?瑞娟在这场较量中是什么角色?他抬腿就向瑞娟的轿子走去,可谁知瑞娟就在这时"呼"地从轿里飞出来,直向白老爷身上扑去。俊明大叫一声"不好",赶紧向伙计们招手。

俊明和这些伙计平时都是白老爷亲手调教过的,所以和白老爷配合非常默契,没几个回合,他们就用"鱼网阵"把蒙面人和瑞娟擒获在手。谁也没有想到,那个蒙面人居然就是瑞娟的爹,也就是城西那家新开的绸缎庄的林掌柜。

不过此刻,白老爷却喊林掌柜"孔杰":"孔杰,这回你还有什么说的?"白老爷朝他轻蔑一笑,"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两次要杀我?"

只见孔杰脖子一挺,说:"受人钱财,与人消灾。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随你便!"

白老爷点点头:"我佩服你是条汉子!可是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吗?"

"真相?什么真相?"孔杰一愣,眨着眼睛喃喃道。

白老爷瞥了他一眼,走到瑞娟面前,说:"姑娘,我知道你其实不姓林,难得你一片孝心,雇了孔杰来为父母报仇。可是,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吗?"

瑞娟恼怒地瞪了白老爷一眼,这神态,和她昨天在白家时简直判若两人。

白老爷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就见瑞娟"扑通"跪在了地上,朝天哭喊道:"爹,娘,女儿无能,没能为你们报仇,女儿只能以死告慰你们的在天之灵了!"说罢,她纵身向旁边一块巨石撞去。

说时迟、那时快,白老爷一把把她拽住:"柳白凤,你这是何苦呢?"

柳白凤?原来,瑞娟就是隐姓埋名的柳家女儿柳白凤!三年前的一天,柳白凤的父母死在了白老爷的剑下。

当时柳白凤在亲戚家玩,而邻居的女孩子正好在她家,就被白老爷当作柳白凤一起误杀了。柳白凤掩埋了家人的尸体,为了怕白老爷日后知道真相再找自己麻烦,就也给自己埋了个空棺,棺内放上了自己的一对玉石耳坠。她发誓一定要替父母报仇,从此就拼命拜师学艺,可她终究功夫浅,哪能是白老爷的对手?于是就雇杀手孔杰帮忙。

没想孔杰第一回就失了手!在孔杰的授意下,柳白凤于是就在白家少爷俊明身上下功夫,想亲自进入白家伺机再下手。谁知第一次上门,一看白老爷给自己的见面礼,柳白凤就知道对方已经在怀疑自己了,这出戏不好唱。她脑子一转,于是就设法让俊明把白老爷引出来,打算再和孔杰一起收拾他。可到底是力不从心啊,第二回还是失了手。

眼看复仇无望,柳白凤眼里的泪水"哗哗"直流。

白老爷注视了柳白凤好长时间,最后仰天长叹了一声,说:"柳白凤,当年,你父亲为得到我们家传的剑谱,杀了我父亲。杀父之仇岂能不报?所以我才杀了你们全家。可是我没想到那天会将你们邻家女孩当成你给错杀,后来看到写有你名字的墓碑,我非常吃惊,命人打开,意外地发现空棺里的这对耳坠,我才确认你真的还活在世上,就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你。我把耳坠留在身边,目的就是要利用它来找你。俊明第一次把你带到家里来的时候,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你长得极像你的母亲。为了试探你,我就将这对耳坠作为礼物送给你,尽管你当时掩饰得非常得体,可我还是从你的脸上看出了破绽……不过,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这么冤冤相报,何时是个头啊?我到此收手,今后我这条命也归了你,你如果想要,随时都可以拿去。"

白老爷吩咐家人放了孔杰和柳白凤,随后带着俊明坐上轿子,伙计们抬着,朝来的路上缓缓而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