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孽果奇情

故事:孽果奇情

 一、老万倒霉

老万今年四十九,人说五十上下的男人,要么很幸福,要么很痛苦。老万眼下就属于很痛苦的男人,因为年轻的妻子要和他离婚,老万不肯,妻子方红就跟他闹。俩人正处于冷战状态。

这天晚上,老万下班后一个人上大排档喝完闷酒,晕晕乎乎往家赶。路上,他感觉好像有个人跟着自己,老万当时没在意。等开了家门,老万换了鞋子,刚要喝口水,却猛然看见一个年轻女子正媚笑着站在面前。老万一惊:"你干什么?怎么进来的?"那女人随手关了门说:"是你不关门,请我进来的呀!"老万说:"我不认识你,凭啥请你进来?"女人掀掀裙子,露出雪白的大腿说:"这不就认识了?我刚才在街上发现先生很苦闷,就特地来陪陪你……"

老万的酒一下子全醒了,知道这女子是只"野鸡".他立即呵斥道:"请你立即出去!别跟我来这一套,如果再不走,我就打电话报警了!"

那女子哪肯轻易离去,死缠硬泡。老万怕时间长了,被左邻右舍知道了,可就说不清了。为了尽快打发那女子离开,老万掏出两百块钱,苦着脸央求:"我家正乱成一锅粥,求求你别来凑热闹了。我都能做你父亲了!拿着钱走吧,找个正经的事做,要不怎么回家见你的爹娘?"女子接过钱,突然在老万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谢谢长辈的指教,拜拜!"说着,转身欲走。这时,门"砰"地一声被撞开闯进来几个人,闪光灯嚓嚓响个不停。打头的人正是方红。方红围着老万和那女子转了一圈,冷笑道:"我已经跟了你几个月了,原来以为你有情人,没想到你竟干这样的龌龊事,这回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老万知道今晚这事方红不会善罢甘休,他快速转动脑筋,突然灵机一动,有了一个主意。他用乞求的目光看了那女子一眼说:"方红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吗?我在东北下放的时候,跟当地的一个女子结过婚,生有一个女儿。这就是我的女儿阿果,来看我这个不称职的父亲……"老万说着,上前搂住那女子的肩膀,并暗暗用力,意思是希望她配合。

方红愣了一下,因为老万确实跟她说过在东北有过婚姻,而且生过一个女儿。可她立即指着老万脸颊上的红唇印,对其他几个来捉***说:"女儿?你们看,这是什么?"老万用手一摸,心里暗叹:完了,倒霉透了!

让老万没想到的是,那女子忽然一把搂住老万,说:"红唇印怎么啦?十几年没见面的女儿难道不能亲老爸?!"说着,在老万的脸颊上又疯狂地亲吻起来。老万心头一喜,却故意说:"阿果,当着生人面,别闹了。"方红和她请来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方红让那几个人先走,自己却留了下来她有些疑惑:难道真是老万的女儿?可结婚这么些年,没见他女儿来过呀。为了进一步证实自己的怀疑,在外租房单住很久的方红,决定今晚住下来。

老万无奈,只能将戏继续演下去。他对那女子眨眨眼说:"阿果,今晚先在沙发上委屈一夜,明天爸爸送你去旅馆,缺啥东西,爸爸给你买。"

二、祸不单行

老万比方红整整大十五岁,刚结婚时,方红对老万的经历和身世表示出极大的兴趣。那时,老万着实被方红的风情所打动,也觉得她是真心爱自己,因此当一些同学好友建议他做婚前财产公正时,老万根本没放在心上。没想到,刚到法律规定的夫妻平等分割财产的期限,方红就闹开别扭,说老万年龄太大,俩人很难相处,甚至说老万缺乏性能力,难以满足她的夫妻生活要求。气得老万差点背过气去。老万去律师事务所一咨询,人家说,按法律规定,方红将分得一半财产。老万从父母那里继承的和这些年炒股赚的家产一共不下百万,也就是说,一旦离婚要分给方红五十万。想想方红和自己结婚的目的,老万恨得头发梢子都疼,发誓不让她的阴谋得逞。

再说方红,她本以为将老万和一个"鸡"堵在家里,这回可有了离婚的理由。到时候,即便老万不签字,法院也会依照证据判他们离婚,还能为多分割财产增加一个砝码。可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女儿"来。这让她着实惊恐不安。倘若女儿属实,这时候突然出现,肯定是老万想把财产转移给女儿的。躺在床上,方红翻来覆去睡不着,她觉得老万这个女儿来得十分蹊跷。虽然口音听上去是东北的,可这女子长得一点也不像老万。再说,从打扮和神态上,怎么看怎么像"鸡".方红心想,莫不是老万雇来的托儿吧?半夜里,方红悄悄爬起来,她想,假如真是女儿,这一夜父女俩肯定有说不完的话。若是假的,破绽总会露出来,花些钱就能套取想要的东西。于是她轻轻来到客厅,见那女子果然睡在沙发上,而老万的房间早熄了灯。

方红上前轻轻推了推那女子,低声说:"阿果,到我房里睡……"没有反应,再一用力,那女子扑通滚到地上,仍没醒。方红一愣:哪有睡得这么沉的?弯腰去拉,发觉那女子浑身冰冷。方红不由惊叫起来,并立即打开了灯,只见那女子直挺挺躺在地上,死了一样。"老万,快看你女儿!她怎么啦?"方红擂着老万的房门叫喊。

老万开门一看,吓得直哆嗦:"这……怎么了?"方红说:"快打120叫救护车呀!"老万赶紧打电话叫来了救护车,将那女子拉到了急救中心。经抢救,那女子暂时脱离危险,但仍昏迷不醒,发病原因还要进一步诊断才能确定。

老万办完手续,一下子瘫坐在医院的楼道上。怎么办?这时想撒手不管是不可能了,因为一大早得知情况的单位同事都赶来看望,大家感叹着老万的不幸:一边是妻子闹着要离婚,一边是分别多年的女儿突然发病了。大伙儿越是同情安慰,老万心里越是难受。他真想说出真相,可怎么说得出口呢?一个妓女半夜在自己家里发病,你浑身是嘴也讲不清啊!诊断结果很快出来了,那女子患的是败血症急性发作,康复的可能也有,但所需的治疗费高得惊人。老万傻眼了,无可奈何地签字并交了第一笔10万元的医药费。单位领导也来了,对老万说,你不要上班了,安心照顾孩子治病,有什么困难,组织上会帮助解决的。到这时,老万也只能是脚踩西瓜皮,遛到哪儿是哪儿了。

半个月后,那女子终于醒了过来,得知情况后,她抓住老万的手,泪如泉涌:"我把你害惨了……"

老万苦笑道:"算我倒霉,算你幸运。"

那女子说:"我不想连累你,你走吧,我死了比活着更好。"

老万说:"你现在想不连累我都不行了,满世界都知道你是我女儿。安心治病吧,好了以后别再干‘那个’就算我的钱没白花。你叫什么名字?"

那女子眼含泪花,一字一顿地说:"我现在就叫阿果,爸!"

三、有口难辩

现在最焦心的就属方红了。眼下不光是婚离不成,这钱还像流水一样淌进了医院。她知道,这种病就是无底洞,多少钱也填不满。方红想,这样下去,到和老万离婚时,恐怕穷得要光屁股了。可有啥法子?你能阻止老万给女儿看病吗?那可不光是老万不答应,社会舆论也饶不了她。

就在方红六神无主之际,这天下午,忽然有人敲门,一个女孩边敲边喊:"爸,您在家吗?"方红一愣,起身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姑娘,背着行李提着包。方红问:"你找谁?"女孩冲方红腆一笑:"您是方……阿姨吧?我从东北来,我爸在家吗?"

方红上下打量着女孩,惊愕不已,因为这女孩长得太像老万了,简直是克隆出来的。她连忙将女孩让进屋,迫不急待地问:"你爸在东北到底生了几个女儿?你有一个叫阿果的姐姐吗?"女孩被问得一头雾水,迷惑地摇头:"就我一个女儿呀,我叫万芳,没有啥姐姐呀!""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方红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兴奋得眉毛都能跳舞,她异常热情地对万芳说:"你累了,先歇一会儿,我这就去把你爸找回来!"转身匆匆出了门。

方红根本没去医院找老万,而是首先奔街道居委会,然后又四处联络老万的一些朋友同事,包括双方单位的领导,请他们来证实老万的所谓女儿是真是假。方红看大家都到得差不多了,这才给老万打电话,说家里来了贵客。

老万一进家门就呆住了,一切明明白白。真正的女儿连唤他几声,他都忘了答应一声。老万单位的纪检书记黑着脸说:"没想到你老万是这样的人,欺骗领导、欺骗组织,你知道吗?大伙儿为了给你那所谓的女儿治病,自发捐款好几万。幸亏发现及时,要不你就拿着凝聚大伙儿情感和血汗的钱来为你养二奶!"居委会的干部也义愤填膺地说:"以前方红要离婚,我们总是劝阻她,希望你们互相谅解。可没想到你竟这么没有廉耻。离,现在我们支持她离!"其他的人也七嘴八舌,纷纷指责老万说:"老万你真做得出来,你看看你自己的亲生女儿,和那二奶一样的年纪,缺不缺德?"

女儿万芳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哭喊着东北的亲娘,冲出了家门。

老万一直垂着头,一言不发。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命该如此,只是觉得对不起亲生女儿,风尘仆仆赶来,一丝温暖没得到,却兜头被这一盆脏水泼了个透心凉。见屋里就剩下方红了,他说:"你把离婚协议拿来,我现在就签字。"方红忙不迭地将早就起草过好几次的协议书拿出来,老万看也没看,就签了名。

身心俱焚的老万眼下最迫切的是要找回女儿万芳。万芳从小生长在一个小镇上,是第一次来大城市,倘若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前妻,怎么对得起女儿?老万失魂落魄地四处寻找,车站、码头、歌厅茶座,他都找遍了,可是毫无结果。焦急和劳累,使得老万有些神情恍惚。回到家里,看到地上女儿的行李还没有打开,老万更是悲从中来,再想想这些日子的遭遇,他突然想到了死。老万给女儿留下一份遗书,然后出门朝江边走去。

夜晚的江边,一对对情侣卿卿我我。老万在江边直坐到情侣们都离开了,他才站起来,回头看了看灯火灿烂的城市,毅然向江水深处走去。

正在这时,一个黑影箭一样冲过来,从后面死死抱住了老万……

四、走投无路

女儿万芳满怀希望来见父亲,没想到父亲竟认"鸡"为女,面对那么多人谴责的目光,她比父亲更觉得无地自容。在外面痛苦游荡了两天之后,万芳准备再回东北,永远不再来这个伤心地。可稍稍冷静下来,她又不相信父亲是那样的人。于是,她赶到医院,找到那个叫阿果的女子,说明来意。

躺在病床上的阿果,哪里知道老万家里后来发生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如实向万芳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并一再流着泪说:"好妹妹,你父亲是个好人!是个真正的好人!我死了也会做牛做马报答他!"万芳为错怪了父亲而后悔,她赶紧奔回家安慰父亲。可家里没人,万芳一眼发现了那封遗书,拿起一看,上面写着:阿芳,我欠你的太多了,只有来生补偿。这套房子已经以你的名义办了产权证。我对你说,爸爸是个干净的好人,你会信吗?让滔滔的江水去证明我的清白吧……万芳没看完,便疯了一般冲出家门,呼喊着向江边奔去……老万和女儿在江边抱头痛哭,泪水成了无声的诉说。

第二天一早,医院打来电话,说老万打到帐上的钱已经用完了,要他立即送钱来,否则停止治疗,而且病人再次昏迷,十分危险。老万刚刚因父女团聚而有的好心情,立即被新的苦恼替代。女儿万芳说:"爸,我们为啥不通知她的家人?我们已经很对得起她了!"

老万摇了摇头:"我问过她了,她说她根本就没有家,从小被遗弃在街头,在福利院里长大,后来又四处流浪,寻找母亲,被坏人唆使走上了邪路。"女儿说:"那怎么办?你有那么多钱救她吗?"老万嗫嚅道:"可不能看着她死呀……多可怜的一个孩子啊!"

老万想起和方红有笔共同的股票款,于是找到方红。已经拿到离婚证的方红,这时更加嚣张,她柳眉倒竖:"姓万的,咱们现在可是两清了,你还来要什么钱?协议书你难道没看?"说着她拿出协议书,"现在看清了,白纸黑字,可不是儿戏。"老万一看,脑袋发胀,协议书上写着:老万除拥有一套住房外,其余财产全部归方红所有,当作对她不忠的补偿……老万浑身发抖,说:"你这协议怎么和原来的不一样?你骗了我。"方红嘴一撇:"谁骗你了?你又不是三岁小孩,不同意你干嘛签字?"老万无奈,只好乞求说:"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先借我十万块怎么样?那孩子躺在医院里快不行了,先救人,钱我以后一定还你。"方红咯咯大笑:"真没想到,你老万还是个情种,事都弄到这地步了,还关心那个**.要我借钱给你,死了这份心吧,老万!"

正说着,女儿万芳匆匆赶到,一拽老万:"爸,跟这种女人磨牙,也不嫌耽误工夫?走!"来到街上,万芳从兜里掏出房产证来,对老万说:"爸,我有办法,用房产证做抵押,可以从银行贷款十万。"

老万一怔,一把夺过房产证:"不行,这是我唯一能留给你的。"万芳说:"先救人要紧,其它的慢慢想办法。再说,这房子也不止十万啊,到时候把房子卖了,还了贷款,咱换套小一点的房子,也能住啊!"老万一把将女儿搂在怀里,泣不成声地说:"你不愧是爸爸的好女儿,你和爸爸一样善良!"万芳说:"倘若我也找不到父亲,在街上流浪,也有可能像阿果一样啊!"

五、胜似亲情

有了足够的医药费,经抢救,阿果再次从死亡的隧道里走了出来。看到守在床前的老万父女,她感动得涕泪横溢。一个礼拜后,阿果病情明显好转,甚至能下床走动了。正当老万父女俩高兴不已时,医生突然把老万叫到了办公室,说:"你是孩子的家长,你要做好思想准备,因为孩子随时都会离开人间。"老万不解:"怎么可能呢?她不是已经……"医生说:"这你不懂,像这种病突然好起来,可能是病人的一种精神上的骤然兴奋。根据我们的经验,病人内心可能正起了某种变化,而这恰恰是导致病人病情下一次全面崩溃的诱因。"老万连忙问:"有办法让她不这样吗?"医生摇摇头说:"除非病人自己能缓慢释放这种危险的兴奋,别人毫无办法,就像别人无法替她生病一样。"

老万一边默默祈祷阿果能闯过鬼门关,一边四处借钱。他觉得无论如何要赎回房产证,否则他的心里无法安宁。可他找了许多朋友和同事,人家能给个好脸色就不错了,有的女主人干脆将他骂了出去,并对自己的丈夫说:"以后少跟这样的人来往!"

这天晚上,两手空空的老万附走进家门,女儿万芳就追了进来,着急地说:"爸,你看见阿果了吗?"老万连忙摇头:"没有啊,不是在医院吗!"万芳气喘吁吁地说:"我一直跟她在一起的,下午她突然对我说想吃水果,我就去买了,可回来时阿果却不见了……我一直找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老万突然有一种不祥之兆,他领着女儿立即奔到医院,医生们也在焦急地寻找。然而,把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阿果的踪影。老万想,凭自己这些天来对她的情谊,她不应该就这样不辞而别,总该留个话吧!想到这里,他和女儿重新来到病房,果然在枕套下发现一个小坤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封信、一只很古老的银手镯和一张彩票。老万赶紧展开信——

亲爱的爸爸、妹妹(请允许我这样叫你们):

你们不用找我了,我知道我是没救了。我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因为我遇到了你们父女。要说有一丝遗憾的话,就是没有找到我的亲生母亲,如果找到她,我会狠狠地咬她一口!她不明不白地生下我,又狠心地将我遗弃在街上,我为什么不能像万芳妹妹那样被父母疼爱?!好爸爸、好妹妹,你知道我这样叫你们,心里有多幸福啊!你们知道我这几天为啥这么高兴吗?因为我中了大奖了,一百万!我一直在买彩票,总盼着有钱了,就好好生活,不再去发廊、歌厅干那些丑事……现在我终于有钱了,可也没命享用了。我不想用这些钱去吞那没完没了的药片和承受一次次手术的痛苦,我把这些钱留给你们——我亲爱的爸爸和妹妹。这只银手镯是我那没见面的母亲留给我的,我一直把它放在最贴身的地方,因为总希望能找到母亲,现在就留给万芳妹妹做个纪念吧。最后只有一个要求:当我的尸体被警察发现后,请你们去认领好吗?不要让我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老万和女儿早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医生和护士这才知道,病人原来不是他们的亲人,无不感动得流泪。这时,一个年轻的护士突然拿着一张报纸冲进来,大喊:"找到了,找到了!"

原来她手里是一张刚出版的晚报,中缝下有一则认尸启事,登有死者的照片。老万接过来一看,正是阿果。

六、孽债难偿

阿果是在环城公园的小树林里割腕自杀的。老万和女儿以家属的身份认领了遗体并料理了后事。骨灰盒上,刻着"女儿万阿果安息".老万按照东北乡下的风俗,将阿果的骨灰盒放在家中祭奠三日。万芳将那银手镯放在骨灰盒上,焚了三炷香,哽咽道:"姐姐,你真傻呀,有这么多钱,我们是能救活你的,你为啥要这样啊!"

这天,得知老万发了意外之财的方红,突然找上门来。老万说:"你来干什么?"

方红说:"听说你发财了,我怀疑你是不是隐瞒了财产。"

老万骂道:"无耻,你***出去!"

方红眼一瞪,正想说什么,突然,她发现骨灰盒上的银手镯,像被电击了般失声尖叫道:"银手镯?这……哪来的?"

老万一把夺下来,怒斥道:"你管它哪来的?这难道也是婚前财产,你也要吞下不成?"

"它……是我留给女儿的。"说着,方红从口袋里也掏出一只银手镯,万芳接过一看,惊呆了:两只手镯一模一样!万芳喃喃道:"天呀,阿果难道是你的女儿……"

原来,方红十七八岁时就是个风流成性的时髦女郎。方红和一个心狠手辣的流氓头目粘上就甩不脱了,气得父母将她赶出家门。等弄大了肚子,那个流氓头目在一次街头斗殴中死亡。方红这才傻了,自己吃喝玩乐都没了依靠,怎么养得活孩子?眼看就要临盆,方红无奈,只有硬着头皮回到家里。父亲见她挺个大肚子回来,气得吐血,说什么也不让她进门。母亲心疼女儿,瞒着丈夫偷偷将方红安排在一个亲戚家。孩子生下来后,只能送人,可人家一看是个丫头,都不愿抱养。母亲拿出一副银手镯对方红说:"你自己去丢到大街上,看这孩子命中的造化了……"于是,方红就将一只手镯放在襁褓里,向北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来到一个小城,丢下了女儿……

老万听完方红的诉说,仰天长叹:"报应,报应啊!"万芳将阿果的遗书递给方红看,方红没看三行,就晕了过去。

醒来后,方红要求抱一抱女儿的骨灰盒,老万断然拒绝:"你没有女儿,你没脸碰她一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