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的《大宅门》,到底好在哪?豆瓣9.3分

17年前的《大宅门》,到底好在哪?豆瓣9.3分



文丨度公子

《大宅门》是几代人少有的共同回忆。

17年前,每天晚饭后,全家老小坐在电视机前,等待那声“由来一声笑,情开两扇门”,等待那扇打开的“大宅门”,甚至很有仪式感。

在这个电视剧井喷的时代,我们却再难找到一部像《大宅门》这样,深深扎根在脑海的好剧。


01

清末年间,京城最有名的药铺是白家百草厅,上至达官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认准白家老字号。

光绪六年,白家二少奶奶诞下一子,刚出生时,一声不哭,越打他,反倒越笑。

见惯风浪的祖父白萌堂都觉得惊奇,转身挥笔赐名“白景琦”




白景琦何许人也?

上至60、70后,下至90后的电视观众,应该都对“白景琦”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2001年,以白景琦为主角的家族电视剧《大宅门》在央视首播,以17.74点的收视率狂揽年度收视冠军。




如今,《大宅门》豆瓣评分是9.3,在国产电视剧中稳居前二十。

这块试金石还敲开了后续《乔家大院》《闯关东》系列。





然而这样一部首开先河的良心之作,若论奖项,却几乎是颗粒无收。

仅在七年后,导演郭宝昌收到了第三届电视剧风云盛典终身成就奖。

领奖时,郭老说:“提起《大宅门》几乎没什么高兴的事儿,它被所有奖项拒之门外。能够拿到这个奖,我很意外。”

没有大奖加身,却依然收获空前关注,时至今日还维持着高人气、高收视、高口碑的“三高”记录。

此为《大宅门》的第一重传奇之处。

多年后,再回望这部电视剧,才发现有诸多传奇可书可写。




02

传奇之二:

演员对戏有信仰。

50岁的斯琴高娃,为竞争二奶奶白文氏,两个月减了16斤。最后在开机仪式上,激动地给选角导演跪下,导演一时激动,也冲她跪下。




“一个好的角色对演员来说,其实就是一段好的人生。”

这段好的人生,当真值得倾囊而出地奉献。

蒋雯丽一开始就看中了白玉婷的角色,郭导起先不同意,让她饰演杨九红。

她先推荐了何赛飞,又再三请求下,终于演到了心仪的白玉婷。



白玉婷的发型为了符合年代感,都是用火钳烫出来的。烧热的火钳碰上头发,滋滋冒白烟,基本上烫一次,头发就毁了。





毁了就毁了,大不了就剪了。所以演完白玉婷,蒋雯丽就立马剪了短发。

试问现在哪个当红女演员有这样的魄力。

当时还流传一句话,“《大宅门》里的三爷,少给钱也演。”

郭导力排众议选中了刘佩琦。




最早听到消息,却最晚收到官方通知的刘佩琦,为了“三爷”,一连推了12部戏,只为《大宅门》腾出档期。

拍摄期间,父亲去世,他在剧组连最后一面都没见上。

戏比天大,只能演完再奔丧。

若说“三爷”是少给钱都能争着演,那白景琦则属于不给钱都抢着演的角色。

在郭宝昌导演把能想到的男演员都筛选一遍后,角色落到了陈宝国头上。

饰演青年白景琦时,已经40岁了,每天得把脸用化妆手段绷紧,皱纹一褶褶撑开,十分受苦。




拍摄期间,他身体不好,一半的时间都靠吃药维持着。医生让他躺在病床上休养,他不顾劝告,拔了针头就往片场赶。

“一个演员一生不会有三五次的机会,这样的角色一生可能就一次,也可能没有。”

一个敬业的好演员心中,戏比天大,比命还大。

演员拼命,导演郭宝昌更是老当益壮。




年近花甲的郭导,每天熬大夜盯片场,事无巨细都得操心。

整部戏拍得年轻演员都吃不消,他累得够呛也说“没事儿”。

毕竟为了这部戏,他等了一辈子。

郭导献上的不仅仅是一部剧,而是生命的全部。

演员们出演的不仅仅是一个角色,而是一段人生。




03

传奇之三:

主角低片酬、大咖零片酬。

郭导给剧组制定了两条规矩,一是无论多大的角儿,都得亲自对戏。

这样全剧组上下,人人眼里都只有戏,没有那么多歪风邪气。

二则演员片酬最高一万一集。

陈宝国、斯琴高娃两位贯穿全剧的主演8000元一集。




当时已经爆红的陈宝国,为了郭导不惜退组违约。

1996年,《大宅门》第一次开机,才拍三集,因为组里内乱,郭宝昌被架空出局。

陈宝国本来就冲着郭导的剧本和名声来的,就把已经到手的9万片酬,拍到桌上。

“对不起,只要不是郭宝昌导演,我就不参加了。 做爷们得仗义,郭导用四十年写这么一部伟大作品,我们得尊重。”


其余很多来客串的腕儿,分文不取。

张艺谋从大连赶来,不但没要钱,还自掏腰包给随行助理垫路费。

郭导这两个规矩,为剧组保驾护航,从开机到杀青,气氛都其乐融融,耍大牌、旷工、替身这些问题,根本不存在。

一群人不为酬金,挤破头来争取一个角色,除了作品优秀外,更有一种互相信任、互为陪衬的人情味儿在。

如今看来,《大宅门》这样的拍摄经历,就像个遥远的乌托邦。




04

传奇之四:

学院派第五代导演,集体出镜。

第五代导演张艺谋、姜文、陈凯歌、田壮壮全都在《大宅门》里露了脸。

不只是露脸,为了出演一些边角料的小角色,他们还都剃了头。

张艺谋说:“到您这儿,我的头全交给您了,您说怎样剃就怎样剃!”




张艺谋客串大太监李莲英,演得臊眉耷眼、弯腰屈膝,奴才相儿十足,一点也没了往日老黄牛似的忠厚。

这场戏郭导亲自剃头上场,和他搭戏。

“他来《大宅门》是捧我的戏,我就再捧他。”

本来陈凯歌只用剃鬓角,他嫌拍出来不够逼真,主动剃全乎了。




田壮壮滴酒不沾,为了出演醉酒的日本军官田木,猛灌一整瓶二锅头,实打实地醉了。

拍完这一场,醉得不省人事。




往前退二十年,1982年,田壮壮、张艺谋、侯咏他们的毕业作品《红象》就是郭宝昌审的。

那部电影后来被誉为“中国第五代导演的第一声吼叫”。

这一吼,能不能发出全在郭宝昌。

他时任广西电影制片厂艺术中心副主任,专门负责审片,有了他的明确意见电影才能过。

《红象》让广西厂发现了张艺谋,给了大龄毕业青年张艺谋一个好去处。

再后来,他拍《一个和八个》,审查不过去,就是郭老鼎力支持。


< 电影《一个和八个》,张艺谋担任摄影>


1984年,广西厂又招来了陈凯歌筹拍《黄土地》,这回张艺谋摄影,何群任美术。

厂里给他们砸了44.26万,票房惨败,本都没回,又是郭老力排众议支持他们。


< 拍摄《黄土地》的陈凯歌和张艺谋>


郭宝昌对第五代导演有知遇之恩,多年后,这群小子纷纷成了中国电影圈的领军人物。

这个恩,必须得报!

郭导的作品,必须鼎力支持!此为仁义之情。

在郭导每年举办的一次第五代导演聚会上,他们集体决议了参演《大宅门》。

有一场戏,郭宝昌、张艺谋、姜文全上了,就由田壮壮当起了执行导演,侯咏负责拍摄。

呵!这阵容空前绝后!



06

传奇之四:

三毁四写,历时半个世纪。

剧本到底多好,值得这些腕儿都来支持。

姜文先举个例子,他说在家看剧本都是早上蹲马桶的时候,那天拿起《大宅门》,一看就傻眼了。

“不行,这是不能在厕所看的。”

于是每天洗漱完毕,要沏壶茶,端坐着正经地看。

也不是像看小说似的,连着读下去。他看完前半段,赶紧合上,琢磨后面怎么写,再打开看看剧本走向。

“还是郭导的剧本好,所以我愿意来。演不了七爷没关系,随便来个什么角色,我串也行。”




剧本的创作要追溯到16岁的郭宝昌。

幼年时,亲生父亲沿街乞讨,饿死路边,走投无路的母亲转手把他卖进一户富贵人家。

他在宅门里是个出身卑贱的外人,长大后,走出宅门,回顾这一切,他有了写下来的冲动。



第一版写了八年,24那年,稿子被当没收销毁了。

发配干校,他二度创作。每天都被揪出来批斗,朝不保夕,唯恐稿子被发现,性命攸关,索性亲手掷到火中,焚烧一空。

从干校出来,反动派的帽子还没摘,他就急忙遮遮掩掩地又三写《大宅门》,却因和妻子婚变,稿子也被妻子烧毁。

三写三毁,郭宝昌动了把小说写成剧本的念头。

这时候的他,已经45岁了。




写完第四遍,搁笔的那一刻,内心百感交集。

“我心中活了几十年的二奶奶,三爷,七爷,所有人物,都离我而去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以后还能干什么。”

有些人一生笔耕不辍,著作等身,有一些人,一生只用一部,就能证明活过。




07

传奇之五:

四年无人投拍,最终一个月成功建组。

剧本诞生只是个开始,要找人投资绝非易事。

更何况一个电影导演拍部电视剧,着实不可思议。

《大宅门》的拍摄和创作一样,十分波折。

1996年,第一回开拍,他被人莫名顶了。至于其中曲折,他也不愿意多透露,只说“肮脏”。

后来主演陈宝国罢演,还有其他种种原因《大宅门》停拍了,所属权又落到了他头上。




那段时间,他每天出门前都很犹豫,妻子说:“你去吧,万一对方不是骗子呢。”

抱着微茫的希望出门,等到回来,都会失魂落魄地对妻子说:“我告诉你,今天我又遇到一个骗子。”

这样的遭遇一连持续了四年。他几乎给所有可能、不可能的人都发了剧本,邀请他们参与。

直到辗转给中央电视台的俞胜利推荐了《大宅门》,俞胜利跟姜文一样,翻开就入迷了。




一连二十天,他都不撒手。

先是看剧本,后写推荐信,从审读意见、剧本深度、广度到哲学高度,洋洋洒洒写了上万字,可见有多喜欢。

“这么好的本子,必须拍!”在得到上级批示后,俞胜利立马找到了郭宝昌。

在此之前,郭导说:“俞胜利永远都是“寡妇脸“,没什么表情,给人的感觉就是很难接近。后来说把剧本交给他看,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了。”

万万没想到,俞胜利疯狂起来,和他一样。




他打算在一个月内,把从审查到播出所有的手续、需要的设备、资金等统统筹办好。

郭宝昌有所怀疑,他就板着“寡妇脸”说:“我不是让你告诉我能不能做到,而是你告诉我怎么能做到,我来做。”

到最后,几乎动用了央视所有的力量,一个月就组建起了《大宅门》剧组。

后来人们都说俞胜利成全了《大宅门》,他是个疯子、傻子,更是才子。

开机前的一次会议上,郭宝昌上去讲话,站着哽咽了一分多钟,最后说了句:“《大宅门》不拍,我死不瞑目。谢谢各位了!”




08

传奇之六:

只用京剧配乐,京味儿十足。

《大宅门》开拍时,郭导还不无感慨地说:“中国的演员,无论是谁,不少许懂一点京剧,不懂戏曲,那就是白活,演不好。”

但京剧越来越式微了,他就将《大宅门》的主题曲定为传统京韵大鼓和京剧唱腔。

背景乐也皆用了京剧里的二胡、月琴、唢呐、单皮鼓等。

想运用好这些京剧元素,还得找一位高人。

任务落到了赵季平身上。




不负所望,这位对中国传统音乐最有研究的作曲家,把郭导想要的京味儿全给抖出来了。

郭宝昌本人是个资深票友,五岁起,就在养父的大宅门里看戏,看了一辈子,迷了一辈子。

同样地,《大宅门》里穿插地京剧感染了斯琴高娃,后来她还拜师四小名旦陈永玲先生,正儿八经学了《贵妃醉酒》》《霸王别姬》两出戏。

就像王珮瑜所说: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喜欢京剧的,一种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




09

历数《大宅门》的传奇之处,其实贵在于信仰和人情两个词上。

因为信仰,郭宝昌耗费一生心血,写了《大宅门》。

“我写出来了,拍出来了,我松了一口气,死亦瞑目了。”

因为人情,所有见过剧本的人,愿意通力合作,精益求精。

过了这么多年,在荧屏上充斥着各色雷人神剧中,这部剧真实得尤为可贵。

剧中最“混不吝”的三爷,投机倒把,和好事儿作对了一辈子,在家国大义面前,却顶着生命危险,斥骂大汉奸。




无论是三爷、还是白景琦,甚至是没有姓名的白文氏,他们都是历史书上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人,而这样的一群人和我们一样正是构成历史的大多数。

《大宅门》正是写了这群人。

他们辉煌,他们龌龊,他们顶天立地,他们卑怯猥琐,他们敢爱敢恨,他们懦弱无情,分不清他们是好人、坏人。

可是,他们和我们一样都真实地活过。

猜您喜欢:

哭戏见演技,刘若英吃烤鸭教科书式表演,孙俪哭成了表情包

纵横香港娱乐圈40多年,62岁因肝癌病逝,郑少秋是她一生的痛

张学友演唱会已抓55名逃犯,他不只是歌神,还是“逃犯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