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赖秀才

「民间故事」:赖秀才


俗话说:冤死不告状,穷死不借钱。倒不是说乡下人个个都是铁骨铮铮有志气。从前种地人没文化,多是些斗大字识不得一箩筐的瞪眼瞎。他们噙着冰块化不出水来,有苦难诉有怨难申,所以不愿打官司。

话说古虞地界有个姓赖的秀才,他是方圆十里八村人人惹不起,个个打招呼的主。这家伙人长得不咋地,一对母狗眼,两道掉梢眉,三綹山羊尿梢胡。说起话来阴阳怪气,笑起来像猴鼻子抹辣椒似的。这赖秀才仗着自己有点学问,能写得一手蝇头小楷。凭着那能把死蛤蟆说出尿来的三寸不烂之舌,整天到处鼓噪是非,替人包揽讼事,然后从中渔利。虽然人们知道他是条能把没事变成小事,小事变成大事的拨火棍。可遇到事还不得不找他。

人们常说:打官司要靠秀才,烤火要找棉柴。一次,邻村财主的儿子因琐事失手打死了人,秀才闻得此事心中窃喜,知道要发一笔横财了。于是他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人在家中坐、静侯财神天上来。果不其然没到一袋烟的功夫,那财主便气喘吁吁脚不点地的撞进门来。

时值盛夏,财主见赖秀才翻穿皮袄,脚蹬棉靴在炎炎日头下眯着眼睛晒太阳。财主愣了一下开口问道:“敢问老弟,这响天白日的大热天、你穿得里三层外三层,吃错药了呀?”

秀才捻着山羊胡慢声细语答道:“皮袄包皮裤,肯定有缘故。我这是陈年疟疾老病又犯了,身上发冷,所以在这里晒暖。贵体不降贱地、无病不见郎中,你有何贵干?咱到屋里说吧。”

两人来到屋里带上房门、财主便把儿子失手伤人的事情说了一遍。秀才听后故作惊讶:“呀!你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老兄、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难进来,这下你要蚀点财了。风吹鸭蛋壳、财去人安乐,当下还是保命要紧。”

财主会意、赶紧掏出几锭纹银放在秀才手里说到:“些须小礼,不成敬意。大恩不言谢、日后定当厚报。望先生帮儿子写一张诉状,就说是死者自己失手误伤自己,与我儿子无关。”

赖秀才见钱眼开,便依照财主的口吻写了一张辩状,然后让财主自己誊抄下来。

县官看到这满纸荒唐言、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诉状,不由心中大怒,问这诉状是何人而为?财主便把赖秀才收钱代笔之事一五一十地和盘托出。

县官命人传秀才上堂。赖秀才来到堂上一口否定,并振振有词道:“本秀才自幼饱学孔孟之道知书达礼,安能为虎作伥。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下自古一理。若说是我替你出具诉状,请问我在何时何地给你写来?”

“几天前,就是在你家院子里你脚蹬棉靴、翻穿着皮袄,患着疟疾带病帮我写的。”

赖秀才哈哈一笑道:“请老爷明鉴,这七月流火,酷暑难耐的季节,我脚穿棉鞋、身着皮袄,试问我是憨还是傻?再说这发疟疾、出疹子本是孩童之事,像我这年届不惑还能患这种病?老爷让他去问问那大堂前那对石狮子看它会相信否。”

听了赖秀才一席话,县官不住地点头,于是指着财主骂道:“大胆刁民,念你儿子失手伤人,无意而为之。本想网开一面饶你儿不死。清明世界,朗朗乾坤你却信口雌黄凭空诬陷好人。来人,将罪犯打入死牢,择日正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