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汉人甘愿被统治100多年?成吉思汗逆势崛起的秘密

为什么汉人甘愿被统治100多年?成吉思汗逆势崛起的秘密


作者:鬼子六


我们厮杀吧,胜者为汗!——拉施特:《史集·成吉思汗传记》

人类有个很诡异的心态,强者崇拜。

当对手比你只高出一点的时候,你被他打败会愤愤不平;当对手实力碾压你的时候,你被打败反倒会产生一种强者崇拜。

比如100年前的大清朝,甲午海战被日本打败后,全国一片哗然,许多士大夫哭爹喊娘,不服气,我们泱泱天朝怎么会被个莞尔小国打败?

时间再往前推50年,鸦片战争初期虽然清朝政府对于连战连败很不爽,但当满朝文武知道洋人的船真坚炮真利,我们真的跟人家不在一个等级上时,也就心里平衡了。头一低,一窝蜂开始师夷长技了。嘴瘾还是要过的,但心态上,真服了。

再比如那个日本,二战时打美国是真掏了狠劲,但美国人在广岛、长崎丢了两颗原子弹下去,日本人没脾气了,掌握原子弹的美国日本根本打不过。膝盖一屈,夹道欢迎美国大兵进入日本。从不共戴天的仇敌到谦卑恭顺的小弟,这转变也太快了吧,美国人都震惊。

想想这是个什么心态?为什么强者恒强,大者恒大?

为什么当年蒙古以区区几十万骑兵,就能横扫欧亚大陆?你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吧,但代表落后生产力的蒙古征服汉人后,妥妥当了一百多年的汉人皇帝,最让人意外的是明朝初年一大波士大夫偷偷思念元朝的统治。

为什么成吉思汗带领下的蒙古部族,能在13世纪击溃欧亚大陆所有不可一世的大国,建立世界历史的蒙古秩序?为什么汉人甘愿被统治100多年?有些事儿不是看起来那么简单。


01 草原就是强者的舞台

12世纪,在蒙古高原的自然地理区域里,可以看到草原、戈壁、沙漠和森林四种自然景观。草原面积最大,四分之三的区域都被青草所覆盖。高原的南部和北部都是水草丰美之地,中间则是一片草木稀疏的戈壁,被称为“漠”。于是,广袤的蒙古高地就有了漠南与漠北之分。

这片草原曾孕育过许多堪称伟大的游牧部落,他们常常让南方的汉族政权承受巨大的压力,甚至能够深入中华文明的腹地,开疆扩土。

匈奴、鲜卑、柔然、突厥、回鹘,在蒙古兴起之前,草原上的游牧部落构成了中国历史叙述中一条隐蔽的主线。草原上的兴衰荣辱,犹如今天的沙尘暴,能常常会影响到千里之外的帝国政治格局。

唐朝末年,草原上的霸主回鹘人统治瓦解,他们迁移出了这片水草丰美之地,权力的真空很快由来自大兴安岭的室韦部落接替,这些人与鲜卑、契丹、女真关系跟近,而不同于操着突厥语的早期草原霸主。漠北的草原开始一轮蒙古力量与突厥力量的融合,游牧世界的新秩序,也在两股力量的融和中渐渐开启。

11世纪,蒙古部落开始强盛起来。势力最大的氏族有两个,一个是泰赤乌部,一个是乞颜部。成吉思汗就是乞颜部贵族集团的成员。

除了蒙古部落以为,当时的蒙古高原还有塔塔尔、蔑儿乞、乃蛮、汪古等大的部落集团,他们将草原分而据之。部落与部落之间常年征战,在看似动荡不安的斗争中形成了一种势力均衡,谁能来突破这种均衡呢?

02 成吉思汗崛起的逻辑

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生活无定所,难以像南方的农耕民族一样形成稳固的地域性组织,裂土封疆,开府任官,管束一地的居民,在蒙古高原是行不通的。

游牧社会的纽带只能是血缘氏族关系。每一个氏族部落都共同认可为某个祖先的后裔,而这些祖先们又能够相互联系,接续到蒙古最原始的传说中,构成一个想象的血缘共同体。这个在传说世界中想象的共同体,进而又为蒙古高原的部落统合提供了心理依据。

1162年,成吉思汗出生在斡难河畔的蒙古乞颜部的贵族家庭里。9岁那年,铁木真被带到另一个部落去订亲,订亲后他留在岳父家里,而父亲在回程中被世仇塔塔尔人毒死了。

乞颜部的宿敌泰赤乌部趁此机会夺走了也速该的部众,父亲留下的家底全没了,年轻的铁木真瞬间沦落为草原上被狼狗追逐的绵羊。

他该如何在绝处求生,完成一场惊世骇俗的人生大逆转呢?

首先,铁木真借用了他父亲在世的时候留下的关系,也速该和克烈部首领王汗互为安答(拜把兄弟)。当时的克烈部正是漠北势力最大、牧地最辽阔的部落,父亲虽然离他而去,却也给他留下了这样一个天大的契机。铁木真主动投靠“义父”王汗,寻求庇护。当他再次遭到攻击时,王汗就派出军队来帮助铁木真完成反击。

这样,有了漠北最强大的部落作为支持,本就具有领袖魅力的铁木真很快吸引了一群年轻的勇士效忠于他,成为他日后征战四方的核心力量。如“四杰”博尔术、木华黎、赤佬温、博尔忽、“四狗”哲别、者勒蔑、速不台、呼必来。有趣的是,这八个人都来自于乞颜部之外的部落,而被泰赤乌部掳走的乞颜旧部,似乎人间蒸发一样,并没有积极去联络他们的“少主”铁木真。

非但如此,我们甚至发现铁木真自己家族对他的支持有限,虽然能够获得哈萨尔、别勒古台两个弟弟的支持,但他的叔父答里台、堂兄弟们都曾站在敌对阵营攻击他,也就是说铁木真并没有获得一种家族性的支持,而是依靠个人魅力凝聚起来一种跨越氏族部落的效忠者。

这样的局面虽然在争霸创业之初步履维艰,却也对日后成吉思汗形成超然的权力奠定了基础。成吉思汗并未对自己的家族有太多依靠,因此也就摆脱了许多少数民族正常常有的“宗室贵族”的制约,能够更加方便地将征服世界的权力中心,不受约束地握在自己手里。


03 吃瓜群众需要强者崇拜

蒙古部落有一种天然的强者崇拜的心理,甘愿受到绝对权威的驱使。随着铁木真的军事才华渐渐展露,许多蒙古牧民纷纷自愿投靠于他,他被看作为“是个能为地方操心、为军队操心、将乌鲁斯好好地掌管起来的人”。

那些被铁木真征服的部落,并不会觉得耻辱。相反,他们会因为被纳入强者铁木真的麾下而感到荣幸,在四方征战的过程中,铁木真能够不断将被俘获的部落民众收编,几乎实现了无缝对接,化零为整,不断将雪球越滚越大。

在草原社会中,有着比农耕社会更为浓厚的“人身依附”关系。君臣关系就是主奴关系,而且这种关系不仅限于君臣之间,也适用于君民之间。在法理上,谁都没有人身自由,都是从属于大汗的。蒙古君主权力,能够伸展到的边界比汉族君王远很多,对于臣民的控制力也绝非汉族帝王可比。这也就是为何成吉思汗能够轻易调动这个蒙古高原的力量进行世界性的征伐。


04 借天威成就草原之神

草原民族一向对自然敬畏有加,在生产力落后的时代,蒙古人信奉万物有灵论。他们崇拜的万事万物的主宰是“腾格里”(长生天),崇拜日月山川土地雨雪火电。在蒙古游牧社会,有名为“孛额”的巫师,负责与神鬼沟通。

成吉思汗利用了蒙古人的这种心理,借助萨满教的力量,宣称“天地商量着,国土主人教铁木真做”。有孛额还向铁木真传达长生天的旨意“我已经把整个地面赐给铁木真及其子孙,名他为成吉思汗。”

在1202年的一次战役中,东部、西部草原的联军想与铁木真乞颜部与克烈部的联盟决一死战,还不惜使用巫术来招来风雪。没想到天不遂人员,天地陡然晦暗下来,而风雪竟然逆施,朝着草原联军的方向打来,迷信天威的草原军队,很快就将之视为铁木真有上天庇佑的证据,不击自溃。

铁木真被推举为成吉思汗后,更如天神般行使权力,普通的臣民根本无法制约。

出使蒙古的欧洲传教士加宾尼说:“鞑靼皇帝对于每一个人具有一种惊人的权力。……一切东西都掌握在皇帝手中,达到这样一种程度,因此没有一个人胆敢说这是我的或是他的,而是任何东西都是属于皇帝的。……不管皇帝和首领们想得到什么,不管他们想得到多少,他们都取自于他们臣民的财产;不但如此,甚至对于他们臣民的人身,他们也在各方面随心所欲地加以处理。”

这就是铁木真赖以强大的无形力量。

于是,经过几年的征战,1206年的大会上,铁木真被推举为成吉思汗,意为“海内之主”。在誓词中,蒙古诸部称,“立你做皇帝。你若做皇帝呵,多敌行俺做前哨, 立你做皇帝。你若做皇帝呵,多敌行俺做前哨,但掳得美 女妇人并好马,都将来与你。野兽行打围呵, 女妇人并好马,都将来与你。野兽行打围呵,俺首先出去 围将野兽来与你。如厮杀时违了你号令, 围将野兽来与你。如厮杀时违了你号令,并无事时坏了你 事呵,将我离了妻子家财,废撇在无人烟地面里者! 事呵,将我离了妻子家财,废撇在无人烟地面里者!”

蒙古诸部落的贵族们发誓,无条件效忠成吉思汗。

大蒙古国建立,成吉思汗即将带领他的10万蒙古勇士,开始另一场改写历史的征服者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