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一个国家向外国购买领土还有可能吗?

当今世界,一个国家向外国购买领土还有可能吗?

基里巴斯

已经出资几百万在斐济买了一个岛,24平方公里。它国内现在有十万人,分散在33个小岛上,海平面上升,马上就要不能住人了

基里巴斯共和国位于太平洋中西部,属于大洋洲。岛群东西长3870公里,南北宽2050公里,散布在约500万平方公里的海面上,是世界上国土分布最分散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不发达地区之一。

正是这一系列不起眼的小岛,被地图绘制者史蒂夫希尔顿称之为“令人难以置信的遥远角落”。

这里是世界上唯一横跨南北半球和东西半球的国家,也是唯一横跨赤道和国际日期变更线的国家。每年的春分或者秋分时节,当太阳直射赤道的时候,游客们可以在这个国家发现太阳不同的照射点。如果在基里巴斯的首都塔拉瓦,阳光从南方照射过来;如果站在南部巴纳岛,太阳又从北方照射过来。

不仅如此,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回到昨天”。1884年,人们划定国际日期变更线的时候,日期变更线从这个中间穿了过去。现在,你站在基里巴斯的国际日期变更线上,面向北方,你的左手就在今天,右手就在昨天。

来自英国的探险家们是这么形容这里的:“我们去过世界的最底端和最顶端,也框定了许多地方,但我们最终认为基里巴斯是世界的尽头。”

由于岛与岛之间相距甚远,基里巴斯岛间的交通工具主要是飞机,这个面积仅为726平方公里小小的国家不得不建造了21个飞机场。

基里巴斯的居民们过着简朴的生活,整个国家没有公路,没有红绿灯,没有大型超市,也没有任何电视台,只有比人还多的椰子树、屈指可数的汽车,还有一些贩卖罐头食品的小店。

这里的人们大多住在用棕榈叶制成的棚屋里。每隔三个月,会有一批面粉和大米运到岛上供居民食用。每个村庄都有一个用棕榈叶作屋顶的高大建筑,当气温达到35°C左右时,居民可以进去乘凉

他们也曾经想过其他办法,实在不行就搭人工平台岛屿,像钻井平台那样,那真是科幻小说里面一样了,但是那样的生活方式也将天翻地覆了,没有土地也没有棕榈树。**********************

还有瑙鲁,跟基里巴斯一样倒霉,挖光了鸟粪,几十年里面从穷到富又从富到穷,国土也保不住被海水侵蚀,快要完蛋了。

他们想的办法就是到澳大利亚买了一块土地,盖一栋52层的高楼--瑙鲁大厦,全国人民(比基里巴斯人口少,瑙鲁全国只有一万人)都搬进去住在一栋楼里面,还可以远眺故国。。。

瑙鲁(Nauru),太平洋西南一个小岛。面积21平方公里,约为崇明岛1/60,世界第三面积小国,排在梵蒂冈和摩纳哥之后。这个小岛连淡水池塘都没有,一切的小溪水沟还有一个大湖都是咸的。由于瑙鲁地处热带,属于热带海洋性气候,蒸发旺盛,对流强烈, 丰沛的降水使得原始居民能通过集水设施收集到足够的淡水。周围都是海洋,于是海鸟经常在这歇息逗留,因而产生很多鸟粪,构成厚度达到10米的磷酸盐层。这是天然的肥料。

德国占领了它当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人打下了它,把岛上的瑙鲁人放逐到加罗林群岛中的特鲁克群岛上,使得一半瑙鲁人死于饥饿。

二战后瑙鲁由澳大利亚代管,到1968年宣告独立。

1970年,瑙鲁从英国手中拿回磷酸盐矿一切权利,从此决议以磷酸盐致富,以磷酸盐兴国。自上个世纪中叶,随着人类对化肥需求的急剧增长,向近邻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大量出口作为优质化肥原料的磷酸盐,成了瑙鲁最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

直接的结果是:瑙鲁的人均收入在上世纪70年代初曾高居世界前列,最富有时候超过沙特。即使是在经济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1991年,年人均国民收入也高达2.25万美元。

当然,瑙鲁人自己并不做开采工作,他们从太平洋其他地区雇佣工人为他们开采。这些雇工生活在所谓“洛克逊”(The location)的隔离区里。

瑙鲁政府成为世界上最慷慨的政府:岛上没有税收,医疗、教育全部免费,如果岛上的医院不能满足需要,政府会出钱,让国民乘飞机去澳大利亚看病;想上大学的学生也会被送往国外,往返机票、学费和其他杂费由政府承担,岛民的水电、电话、住房都由政府实行大额补贴,基本上是免费的。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在这里应有尽有,豪华别墅在这里随处可见。仅存的一块绿地也建起了高尔夫球场。岛上只有不足20分钟车程的环岛公路,可是每户居民至少有两辆汽车,而且民用必有一辆是豪华车。瑙鲁人最流行的打发时间的方式是驾车在环岛公路上兜风。瑙鲁政府从澳大利亚进口鱼、肉、饮用水和粮食,任由当地居民选购,而且价格比澳大利亚还便宜。

瑙鲁人的钱好赚。稍微费一些脑力或者体力的活儿,当地的人都不肯去做,在有劳动能力的人中,95%的人在没有任何时间观念的政府机关里办公,或服务于外资公司,剩余的5%领着政府的补助四处游荡,过着吃了就睡,睡好再吃的生活。在20世纪80年代,移居海外的华人在这里混饭,说这时简直随地捡银子。

由于预测不到将来有任何挣钱谋生的必要,所以,孩子们也不明白受教育的意义。生活无聊、闷闷不乐的情绪极为盛行。酗酒也成为常态。除此之外,最首要的一点是,所有的瑙鲁人都纵情于全国性的消遣——吃。

富有的瑙鲁人,对自己的烹调并未变得更加讲究些,他们最喜欢的饭食仍是大堆的煮糯米,上边覆盖一大瓶澳大利亚咸牛肉。这样的饭食人们每天得吃上六顿,然后,再喝下一纸箱共24瓶汽水或啤酒。

因此,瑙鲁人长得肥胖并不足以为怪。他们乘飞机旅行时,通常一人要坐两个座位。瑙鲁人中有一半人患有糖尿病,他们的估计寿命大约为50岁,不会比太平洋贫困的海岛居民更为长寿。

瑙鲁人不用自己的钱财来美化家园。从房屋的外表难以辨别谁是百万富翁,谁仅仅是靠养老金过活的人。他们所有人的住房周围都是些生满锈的小车外壳,成堆的空啤酒罐,鲜花盛开的木槿丛,还有成群的猪和鸡。

瑙鲁人的挥霍浪费是十分惊人的。一位瑙鲁人订购了一辆“法拉利”牌小汽车,当汽车运来时,他发现自己太胖无法坐进去驾驶,就将汽车搁在屋外不用。另有一人买了一辆小汽车,当汽油耗尽时感到气恼。他与朋友一道付之一炬,第二天又买了一辆。还有一位瑙鲁人为了在一位来访者面前炫耀自己的阔绰,把20美元的钞票当卫生纸用。

岛上有三个电视台,瑙鲁1套,瑙鲁2套,瑙鲁3套。

瑙鲁航空公司——一个几千人的国家却有由五架喷气式民航机所组成的机队。不可能牟利的飞行所造成的损失是令人吃惊的。飞机航行数千公里,却只载有两名乘客。这些飞机也用作总统的“出租机”,使想乘飞机的旅客不得不耽搁几天。

然而,磷酸盐矿的储藏不是无穷无尽的。大约在一、二十年的时间内,矿石开采完毕。瑙鲁也象荒芜的月球表面一样,只剩下光秃秃的珊瑚尖石,变成了一片不毛之地,到处都是裸露的、废弃的矿坑。

1995年,瑙鲁陷入了严重的财政危机。于是,瑙鲁政府卖飞机、卖轮船,进而把瑙鲁护照也拿到市面上来卖,可还是度日艰难。瑙鲁曾想出一办法:把当年参与挖掘磷酸盐矿的“英国磷酸盐委员会”(成员为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告上国际法庭,理由是他们在挖磷酸盐时损坏了耕地和环境。国际法庭判瑙鲁胜诉,责令澳大利亚赔偿约1.07亿澳元。

从2000年起,瑙鲁人的生活水平就开始走了下坡路。2001年时,瑙鲁的国家财政收入3265万澳元(1澳元约合6.28元人民币),而支出是7139 万澳元。

自2005年起,瑙鲁接受澳大利亚政府的援助,并建立一个拘留所处理那些非法进入澳大利亚的难民作为回报。根据澳大利亚边境执法局的数字,991名成人和174名儿童移民——包括难民——现在生活在瑙鲁。大多数人已经在小岛上呆了三年且无人关注。

瑙鲁航空公司已经卖掉了四架飞机,仅剩一架维持进出,轮船公司也仅剩几艘小艇,几年前价格奇高的瑙鲁护照,目前在市场上已经无人问津。

开银行抽取佣金,政府开放到打个电话就可以开银行,因此瑙鲁很快成了世界洗钱中心,被八国集团金融组织扔进了黑名单,吓得瑙鲁发言人称“再也不敢了”,于是瑙鲁政府又关掉了大部分银行,从此又断了一条财路。

几年前一条消息说,瑙鲁政府已经没有能力支付雇员的工资了。 现在,瑙鲁岛内通讯系统瘫痪,食品供应困难,国家面临破产。据称,瑙鲁政府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的国外投资,时至今日已经仅剩下不足1亿美元的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