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们村里的因果故事

发生在我们村里的因果故事



下面这个故事,发生在我们村里。虽然时隔多年,但至今仍然有人常常提起,在我们这一带几乎人尽皆知。

我们村里有一户人家的女儿叫芝,嫁到十几公里以外的一个村庄。嫁过去几年后,因为丈夫酗酒,性情残暴,经常打得她一身青紫、头破血流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最终离婚回了娘家。

芝的父母都已经年迈,又一生性格软弱,哥哥是个典型的“妻管严”,一大家子里里外外的事都是她的嫂子说了算。这个嫂子本来就性格强势,后来又生了一男一女,自觉在家中很有地位,于是更加强悍,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的,也是村里有名的泼辣。

小姑子离婚后回到娘家,住在楼上一个又小又黑的房间。因为离婚回了娘家,所以自己觉得脸上无光,在娘家总是任劳任怨、忍气吞声。本来这是生她养她的地方,现在变成寄人篱下了。她每天起早贪黑地帮助家里干活,天不亮就起床做早餐、打扫卫生,然后下地种菜、浇菜、煮饭,喂鸡喂猪,晚上忙到深夜全家人都睡觉了,她才上床睡觉。

家里有了芝,大嫂就落得清闲,每天提着毛线箩东家走走,西家串串,到处唠家常说是非,跟她天天在一起说闲话的,也都是一些臭味相投的农村长舌妇。那些人时不时在背后嘲弄小姑子,说芝的坏话。闲言碎语听多了,大嫂就对芝越来越看不起,态度也越来越恶劣,不但把芝当下人使,还经常很恶毒地出言伤她。那个年代又不像现在可以出去打工,芝无处可去,只好一直忍着。

有一天,芝在菜地里忙活,回来做饭晚了。大嫂串门回来,看到还是冷锅冷灶,一对儿女又嚷着肚子饿了,一时邪火直飙,破口大骂:“……难怪人家不要你!你怎么还有脸回娘家来,要我换了你这样早就去死了!”

大嫂骂个不停,而芝性格柔弱,根本没有招架之力。父母听不下去了,过来劝大嫂,越劝大嫂反倒骂得越起劲。看到女儿泪流满面,年迈的老母亲也跟着哭。那一晚,老母亲安慰女儿了大半夜,才去睡觉。

对芝而言,前夫的家暴、婚姻的失败、村里人异样的眼光以及嫂子一向的轻贱,这些都是让这个二十多岁的农村女子无法承受的痛苦。这次嫂子的辱骂,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已经心灰意冷、生无可恋。待老母亲去睡觉后,她悄悄地找到家里的一瓶农药,喝了下去。第二天一早,当大家起床时,发现厨房冷锅冷灶,父母跑到楼上喊女儿时,发现芝早就已经僵硬冰冷了。

这样的惨状让两位老人一下子晕倒了!老人一清醒就哭喊着扯住儿媳妇让她还女儿来,一直“妻管严”的哥哥愤怒之下,打了她一个耳光。这一下子可捅了个大马蜂窝,大嫂跑回娘家搬来自己的父母兄弟,到婆家大闹灵堂。由于大嫂娘家势力强,婆家人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加之女儿已经没了,懦弱的一家子怕再出人命,只好求饶加上保证,这事才算罢休。当时,闹灵堂这么大的事在附近轰动一时,大嫂的凶悍从此更是无人不知了。

家人把芝草草埋葬了,之后谁也不愿意多说话。除了院子里经常听到鸡猪狗叫以外,一家人长期沉默得就像呆子和哑巴。家里平时就只能听到大嫂一个人在大声嚷嚷,她很得意,觉得自己很有本事,谁也不敢惹她。

正所谓“人横自有天收拾”,世上再强悍的人,老天都有办法收拾的。而且往往哪里最伤不起,就从哪里出事。小姑子的事过去没有多久,大嫂一直当宝贝一样宠爱的儿子有一天放学回来时,到家门口就惊慌地大叫几声:“鬼来了、鬼来了!”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双眼上翻、脸色紫红、口吐白沫、浑身颤抖不止,嘴里还发出阵阵嘶嘶声。他爹一把抱起儿子,又是掐人中,又是按摩胸口,但都无济于事。过了大约十几分钟后,这种症状终于消失了,孩子倒在地上浑身大汗,软弱无力,像一摊烂泥。

自从那天以后,儿子每隔十天半个月就要发作一次,一次比一次时间长,一次比一次恐怖。医生说是“癫痫”,当地话叫“羊癫疯”。这个孩子从此就没有再上过学,大嫂带着儿子辗转于各大医院看病,本地看不好,就到楚雄州上,州医院看不好,又到昆明。每次都是开一大堆检查单子,拿一大堆药。但是无论去哪里看,吃什么药都无济于事,儿子照样发病。为给儿子看病,家里仅有的积蓄都花光了,到处借钱,渐渐地,家里债台高筑。大嫂经常以泪洗面,村里人时常听到她房间传出的哀嚎。

因为这孩子是看到鬼发病的,所以村里人都说是报应,是小姑子冤气太重,来报仇的。大嫂求医无效,又到处求神问卜,各种稀奇古怪的方法都用上了,但除了一次次被掏空口袋以外,儿子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

如今,这个儿子已经三十多岁了,仍旧时不时发作,一直也没有娶上媳妇。除了吃饭睡觉和发呆,不会做任何事情,不死不活地在家里养着,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她的女儿嫁到附近回民家中,生活习惯不同,又性格不合,时常受欺压,日子过得很不如意,经常回家来诉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