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两镖银

十万两镖银

万松岭山险林密,还经常有野兽出没,平常很少有老百姓敢上山去,几年前,来了一群强盗,占山为王,不但到山下劫掠百姓,还常常埋伏在山下各处关口抢劫过行人。强盗的头目虎大力,是个狠角色,杀人越货,连眼都不眨一下,只因额头上有两条蚯蚓似的刀疤,人称虎双刀。这伙强盗人数不少,个个凶悍狠毒,连官府也怕他几分,几次派兵围巢不下,便只眼开只眼闭不再管治,只是苦了这一带的老百姓和过路的商人。

这天,有可靠消息说,这两天有镖队从万松岭过,这支镖护送货物是十万两银子。虎双刀一听,早红了眼,匆匆带了山寨里半数的强盗出来埋伏。等了一天一夜,却连个人影都没见到,虎双刀性格暴燥,早已不耐烦了,张口便骂:“他妈的,要是哪个龟孙子敢放假消息戏弄大爷,老子非把他砍八块喂狗不可。”

那些强盗都知道虎双刀暴戾无常,动不动便要拿刀砍人,都不敢出声。这时,一个高瘦的强盗跑到虎双刀跟前兴奋的说:“大王,肥羊进圈了。”虎双刀眼前一亮,压下火气,吩咐众强盗打起精神,准备动手。

不多时,便看到了一面高高扬起的镖旗,镖旗上书着大大的“万”字。只见镖车一辆紧跟着一辆,足有十几二十辆,每辆镖车载着一个大木箱,看来消息很可靠,要是箱子里装的都是银子,少说也有十来万。虎双刀越看越激动,只等“肥羊”全部进圈就马上动手。

“大王,是万家武威镖局。”一个强盗凑到虎双刀耳边压低声说,声音似乎有些迟疑不定。

虎双刀这才注意到走在镖队最前面的那个老头和年青小伙子,正是武威镖局的万镖头跟他的儿子万扬风。

万家武威镖局的名堂在江湖上可是响当当的,总镖头万震山不但武功高强,而且足智多谋,老谋深算,儿子万扬风神勇骠悍,也习得一身好武艺,是父亲的左右手,武威镖局开了十几年,还没失过镖。当然,武威镖局能在江湖上闯出这么大的名堂,也不是只靠万家父子武功身手,最要紧的是他们跟白道黑道的关系都走得很好,逢年过节都备下厚礼,送往各处。俗话说,吃人家的嘴软收人家的手短,那些收过万家的礼的人,对武威镖局的镖往往会避让三分。

万家也送礼物上万松山,有时虎双刀嫌太少了,就把礼物退回去,武威镖局常常会把礼物加上一倍再送上来,到底是不敢得罪他。这让虎双刀心里非常得意,更不把武威镖局放眼里了。

这样算起,虎双刀跟万家还是有点交情的,但是这点交情跟十万两银子比起来算得了什么。虎双刀对那个强盗瞪了瞪眼:“他妈的,武威镖局算个屁,还不是年年都乖乖的给老子送礼,老子不要他还加倍送来呢。别人都给他面子,不敢动他的镖,老子偏偏不服,就要动他的镖。”

这时,镖队已全部进入埋伏圈,虎双刀一声唿哨,强盗们一涌而出,见人就砍。那些镖师、趟子手一时间叫爹喊娘的乱成一团,万镖头和万扬风虽然武艺高强,以一敌三,但终究是寡不敌众,最后落荒而逃。

虎双刀志在镖银,也不去追,打开一个个箱子,看到白花花直晃眼的银子,不由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众强匪齐声欢呼。

当晚,众强盗把镖银运上山寨后,便杀猪宰羊,喝酒作乐。虎双刀喝得七分醉,趴在一个箱子上,把箱子拍得嘭嘭声:“痛快,哈哈,真他妈的痛快,分了,咱们把他妈的全分了。”众强匪听虎双刀说要分银子,便哄地围了过来,盯着箱子都笑得见牙不见眼了。

虎双刀用力一推,便把箱子推倒在地,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众人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一个个张大了嘴,箱子里倒出来的全是石头,哪有什么银子。虎双刀也是唬了一跳,一个激灵酒顿时醒了大半,叫人把其他箱子的银子全都倒出来,结果,十几个箱子都只有面上铺一层银子,下面的全是石头。

众人都明白过来他们中了满天过海之计了,万震山装了十几箱石头让他们劫,真正的银子早就偷偷运走了,这条老狐狸可真是老奸巨滑。虎双刀气得青筋直暴,破口大骂:“她妈的,这老狐狸把老子当猴子耍了,害老子白忙一趟,那天撞在了老子手上,老子定要叫他好看的。”其他强盗也跟着一起骂起来。

一个年长见多识广的强盗皱起眉头,忧虑的说:“大王,那万震山可不是省油的灯,我看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如果他只是要满天过海,他们父子俩必定有一个人要看着真正的镖银,不会两个人一起押运这十几箱石头,只怕……”

虎双刀此时正怒火中烧,哪里听得进他的唠叨,怒气冲冲的打断他:“怕他个屁,那天老子带了兄弟们把他那破镖局砸了,那时才让他知道老子的能耐。”虎双刀又怒又气,加上酒气上涌,说完便回房睡觉了。

时间过了大半个多月,虎双刀想起这事还恨得咬牙切齿。这天,虎双刀正在睡觉,山寨二当家二龙急冲冲跑进来,大声说:“大王,不好了,山寨给官兵包围了,就快要攻上了来。”

“什么?”虎双刀一下从床上蹦了起来,“哪来的官兵,来了多少?”

二龙满头大汗,说:“不清楚,只看到山下到处是兵旗,把山塞全包围起来了。”

虎双刀急匆匆赶到山寨外去看情况,只见山下鼓声雷动,人声沸腾,也不知有多少人,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以前也有过官兵来围巢的,但这样的阵势还是头一次见。

不多时,那些官兵便开始攻山,虎双刀命二龙带二百兄弟下去砍杀,最后只回来了几十人,二龙也中了一刀,给人抬着回来。虎双刀不由慌了,命强盗们把住险关,只守不出。那些官兵似乎只想给虎双刀来个下马威,见强盗不出,也不急着攻山,退回到山下。

夜里,虎双刀正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苦思脱身之策,突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身影从门外窜了进来。虎双刀一惊,急退后几步拔刀在手,定神一看,来的竟是武威镖局的总镖头万震山。

虎双刀一见万震山便气得牙齿痒痒,大声道:“万震山你这老狐狸,还敢上老子的山寨来。”

万镖头镇定自若,笑吟吟道:“怎么不敢来,你劫了我的镖,就算这里是刀山火海,我也要来闯一闯。你可知道这镖的主人是谁?”

一说到镖银虎双刀更是火上加油了,大声骂道:“他奶奶的,我管是谁的镖,那十几个箱子里装的全是石头,我把它全扔后山了,你想要拿回去,自己捡去。”

万镖头嘿嘿冷笑:“石头?嘿嘿,那十几箱银子装着的可是十万两白花花的银子,银子的主人便是知县大人,知县大人的银子你也敢劫,你说他能不带兵来打你。”

虎双刀虽然暴躁,但脑袋瓜却灵活得很,一听这话便明白自己中了万震山的圈套了。万震山吞了那十万两银子,装了十几辆石头让自己劫了,然后对知县说银子被自己劫了,怂恿知县出兵来围巢山寨。想到这里,虎双刀已是满腔怒气,双眼喷火,跳起来吼道:“好哇,原来是你这只老狐狸设了圈子让老子钻,就算是死,老子也要拉你这老狐狸陪葬。”说着便挥刀扑向万震山。

万镖头急急让过,沉声喝道:“且慢,我有话要说。”虎双刀哪里听得进去,一把大刀舞得紧密。万镖头武功身手比虎双刀高出一大截,一来二去竟空手夺下了虎双刀的大刀,架在他脖子上问道:“你服不服?”

虎双刀心里十分害怕,但嘴上却不服输,硬声道:“老子不服,他妈的,有本事你就痛痛快快给老子来一刀。”

万镖头轻蔑的看了虎双刀一眼,冷笑说:“杀人不过头点地,要杀你还不容易,但我这次上来不是要杀你的,是要拿回镖银的,你把十万两镖银还我,我就指条活路给你们走,不然……嘿嘿。”

“呸,你少给老子在这里假惺惺充好人,他妈的,想用十几箱石头讹我十万两银子,万震山你这条老狐狸如意算盘也打得太响了。”

“嘿嘿,什么石头不石头,我可不知道,我只知道知县大人交给我的是白花花的银子。虎双刀,老实跟你说吧,现在山下有精兵三千,今天那一仗不过是给个下马威你瞧瞧,要是真的全力攻山,不出一日便能把你们的山寨铲平,但知县大人并没有这么做,我想你也知道他是什么用心吧,要钱要命,你自己挑吧。”

虎双刀脖子一硬大声嚷道:“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万镖头大怒,吼道:“那就拿命来。”手起刀落,大刀便砍在了虎双刀脖子上。虎双刀没想到他说砍就砍,吓得魂飞魄散,心里喊道,我命休已。但虎双刀只觉得脖子一凉,脑袋还好好的顶在脖子上并没有掉下来,原来万镖头把刀翻转过来,用刀背砍下。

万镖头拍了拍虎双刀袋脑问道:“到鬼门关转了一圈,滋味如何?但下一次可没这么幸运了,再问你一句,你要是命还是要钱?。”

虎双刀是着着实实到鬼门关转了一圈,吓得额头直冒汗,那里还敢嘴硬:“要命要命,给你银子,十万两,我马上叫人去备。”

万镖头摇头说:“不对,不是十万两,是二十万两。我们镖局的规矩是失一赔二,我对知县大人说了,会赔他二十万两银子,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卖力。”虎双刀此时真恨不得一口把他吞下肚子,但自己的性命就捏在他手里,无论先保住性命再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笔账日后再跟他慢慢算,于是便咬牙答应了下来。

当晚,虎双刀搜集了全山寨的金银珠宝凑足二十万,装在那十几个箱子里,由万镖头的儿子万扬风和武威镖局的几个镖师看守着。万镖头则带着虎双刀和剩余的强盗从后山的小路离开,这条小路早有官兵埋伏下来,把虎双刀一干强匪全数擒下,充了兵发往边彊,这是后话。

第二天,官兵不费一兵一卒便攻上了山寨,除了武威镖局的“十万两”镖银外,山寨的其他财物一律充公。

武威镖局押送银子继续上路,顺利地把银子送到了目的地,万镖头回到家后便金盆洗手,不再插手镖局事务,镖局的生意都交给儿子万扬风打理。不久,便传来消息,说那个知县到任不久,便给人告上朝庭,上面派人下来查,在他家查到了大笔钱财,便安了个贪赃枉法的罪名,发配边彊去了。

这时,有人要问了,虎双刀劫了的那十几箱石头是怎么回事?银子怎么变成石头了?

要想弄清楚,事情得从银子的主人知县大人说起了。知县收到朝庭的调任令,不久便要赴任,他这些年在这里搜刮了不数民脂民膏,当然要先运走了。可是这些钱是见不得人的,他不敢明目张胆的把它运出去,于是就暗地里找来万镖头,托武威镖局押运。万镖头表面上跟知县称兄道弟,不过是为了镖局的生意情面,实际上心里却对这个贪官十分痛恨,现在见他来托镖,数目之大是镖局少见的,而且这钱是什么钱万镖头当然心知肚明,心里对他更是恨之入骨。镖是接下了,但无论如何也不能帮这贪官运出去,不然怎么对得住那些老百姓。万镖头想白了头,终于给他想出了一个一石二鸟的办法,决心一次为百姓除去两个祸害。还有一个祸害是谁?当然就是盘踞在万松山以虎双刀为首的那伙强匪了。

虎双刀这伙强匪劫掠百姓,无恶不作,万镖头是早有听闻的,但由于万松山是武威镖局走镖的必经之路,所以不但不敢得罪他,还年年送礼上去。谁知虎双刀却贪得无厌,不但礼物要得越来越多,还动不动就把送礼的镖师打个脸青鼻肿,万镖头早已忍无可忍了,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怎么会放过。于是便有了开头一幕,万镖头装了十几箱石头让他劫去,再说服知县带兵围巢,条件是赔二十万镖银给他。知县一听可以白白多得十万两银子,眼睛都快乐掉了,连夜修书向朝庭借兵巢匪……

又有人要问了,那么那十万两银子那里去了?万镖头独吞了?不是,万镖头说了,钱从那里来就还那里去,这些钱当然全还给老百姓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