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故事:八龙捧凤

风水故事:八龙捧凤



古人云:福地福人居——好风水要靠德养,方可长盛不衰。否则,不仅不能荫福子孙,反而会招来横祸。

话说道光年间,北京良乡有一户刘姓财主,平日里欺男霸女,横行乡里。提起这家刘员外,百姓无不咬牙切齿,指天画地的咒骂。

这天,刘家老夫人去世了,家里大办丧事。孝子刘霸天特地让管家赶了两百多里的路,到河北文安请来了一位赫赫有名的半仙,名曰:张铁板,据说不止风水看的好,更玩的一手好铁板,只要对上时辰,算盘一扒拉,龙穴现形,神鬼莫逃!江湖人给喝了个号:算破天!

算破天一到,刘霸天立时迎了上去,事关家运兴衰,刘霸天对这算破天比自个儿亲爷爷还尊敬。这“二天”也算臭味相投,颇是寒暄了一阵子,大有相见恨晚之光景。刘霸天大吼一声,吩咐下去:“来呀,大摆宴席,我要和张先生好好亲近亲近”!

宴席之上,主客尽欢,算破天喝的小脸红扑扑的,拍着胸脯跟刘霸天保证:“贤弟放心,寻龙点穴是我的拿手好戏,这回我定拿出看家本领来,让你子孙后代永享富贵”!

这算破天也真是卖力,翌日,他大清早的就来到了寻穴之处,掏出罗盘来,仔细推敲,分金定穴,最终选定了一块地方,用白线给圈了起来。事不宜迟,刘霸天赶紧吩咐下人,照着白线开挖。

回到刘府,算破天让刘霸天从村子里找八个属龙的汉子抬棺,他再三强调务必要属龙的,别的属相都不行,等到了午时,由这八个属龙的汉子抬棺下葬——“老夫人属鸡,这八人属龙,此乃八龙捧凤,辰酉暗合,可保刘家富贵万年!可是因为生与死合,阳人与阴鬼合,事后这八条汉子阳气很快耗尽——都得死!所以此事万万不可声张!”

刘霸天听了算破天的话,桀桀怪笑了几声,说道“这有何难?村子里属龙的汉子多的是,只要多给赏银,那帮穷鬼还不赶着来吗!至于事后他们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干系!早死早超生呢,这么穷,活着有啥意思!说起来,还是我在超度他们呢!”

一会儿功夫,管家就从村里找了八个壮丁来,刘霸天一一问过,八个人都拍着胸脯说自个是属龙的,刘霸天暗暗高兴,赏过了酒食之后,就让他们在旁边伺候着。

......

一切都按照算破天的法子办,没有任何差池,刘霸天眼看着这八条穷汉领了赏银离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了阴笑,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八个死人。

......

然而,事情并没有向刘霸天预想的那样发展,他不但没有富贵万年,反而不到半年的时间,因为得罪了县令,他差点丢了性命,花了大把的银子疏通关节,才保住了吃饭的家伙,家道也因此而走了下坡路。在忙着官司事的时候,他三个月大的小儿子因为照顾稍不精心,染上了伤寒,一命呜呼了。损财伤丁,要多晦气有多晦气。再看那八条汉子,更没有像算破天说的——丧事之后,阳气耗尽,丢掉性命,人家活的有滋有味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呢?是算破天算错了?不能啊!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纰漏”!刘霸天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还真让这老小子猜的八九不离十:话说当时那八个人里,有个后生姓程,叫根生,二十五岁,生的孔武有力。本来呢,他有个双胞胎的弟弟,叫根旺。她娘在生他俩的时候,正赶上大年三十,根生落地时,是在亥时末,还未到子时,到了弟弟根旺落地的时候,就已经是大年初一的子时了。因此,哥俩虽是双胞胎,其实哥哥是个兔尾巴,弟弟才是龙头。本来照刘霸天的意思,应该是弟弟根旺来抬棺,但谁知这天,正赶上根旺送媳妇儿回娘家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根生贪刘霸天赏银给的多,就冒充弟弟过来了,“反正别人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紧要”!他却不知道,这个小心思,着实救了大伙儿的命!

刘霸天前思后想,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去趟文安,去问问算破天。

到了文安地界一打听才知道,算破天从刘家看完风水,回去不久就死了,据说是晚上出去喝酒喝高了,一个没小心掉井里淹死了!这也算是恶有恶报吧。

刘霸天没辙,还是找到了算破天的家。

开门的是个后生。

算破天因为泄露的天机太多,犯了五弊三缺中的“无后”,他早些年收了个孤儿做义子,也把一身本事十之七八传给了此子,算是膝下有了传人。还给他起了个响当当的名号:地事神。大意是说地上的事,这人没有不知道的。这师徒俩一天一地,也算齐活了!

听了刘霸天的话,地事神眉头深锁,他也感觉肯定是哪个环节出了大问题。随后,他进了香堂,焚香祷告了一番之后,请出了铁板。

只见地事神手指翻飞,恁的好看!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他缓缓的对刘霸天说了一句话:“八条龙中,有一条是假冒牌的,此人姓程,应该属兔,本来我师父布的是八龙抬凤局,因此人属兔,卯酉相冲,这兔子硬生生的把辰酉合给冲散了,才造成了不吉反凶之象!”

“那事到如今,我该怎么办呢?小神仙,你可要救救我呀!”刘霸天快哭了。

地事神闭目冥思了一会儿,睁开眼道:“叫您一声叔叔,这也是报应啊,你和我师父怎忍得起意伤人家八条性命!太毒辣了!这阴差阳错,岂不是天意昭昭吗?唉,也是你命中该有此劫!可错事已经铸成,亡羊补牢,毕竟晚了!以后说不定还有什么祸事呢!”

“小神仙,你就忍心看着叔叔我吃上牢饭?看着我合家横遭不幸吗?你就可怜可怜我吧!”刘霸天老泪纵横,也不知是后悔,还是害怕。

“好吧,此事也算我师父的疏忽,我就告诉你个方法,你回去照做就是了,大富大贵不敢报,做个土财主还是没问题的。只是......只是......”地事神颇为踌躇,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贤侄但说无妨!”

“只是......你家中女眷......恐怕日后......会有些问题。”地事神欲说还休。

“什么问题,请直言!”刘霸天迫不及待。

“好吧,我就直说了,你自己考虑吧:用此法镶补,家中女人会有出墙之人,尚需留心!”

“啊”?刘霸天脸上一会青,一会红的。

“没有别的办法了”?刘霸天抱着最后的希望问道。

“没了”,地事神直言不讳。

良久

“好吧,你说法子吧,保命要紧,别的顾也顾不上了”!刘霸天咬咬牙,下定了决心。

其实地事神的法子很简单:刘霸天回去之后,在村里找了八个属狗的男人,然后择及时开棺,请这八个男人往棺材里撒了一泡尿。然后就把坟地恢复了原样。照当时地事神的话说:卯冲酉,就让戌来合住卯,灾就解了。然而卯戌虽合,却为淫合,日后恐有妇女出墙之事。这也算是代价吧,谁叫他刘霸天存心害人着!

撒尿的时候,全村老少爷们都围观着,一时间,刘霸天成了十里八村的笑柄。打那天起,刘霸天在乡亲面前,就像斗败的公鸡,再也牛不起来了!

果不其然,打撒尿事件之后,刘霸天的日子逐渐的恢复了,虽然再没有以前的朱门酒肉臭的光景,但还是比较殷实的。只是奇了怪了,只要进了他家门的女人,似乎个个都不是太贞洁。时间一长,总有风言风语,说跟谁谁好上了。每当听到如许传言时,刘霸天也只能暗自摇头,悔不当初!

后记:看客须记住——作恶天理不容,存善必有神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