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抓错人,男子有惊无险冥界一日游

阴差抓错人,男子有惊无险冥界一日游

张七十是武遂城里一个普通的农夫,但是十里八乡得人都知道他。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年轻时曾亲历了过一件怪事,每每和旁人讲起都声情并茂,让人啧啧称奇。

一天晚上,张七十睡的正香,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不会是邻居家里碰上什么棘手的事了吧?不然谁大半夜的不让人消停。”他一边猜测,一边强忍着睡意,半耷拉着眼皮开了门查看。

门外站着的是两个官差打扮的陌生人,面无表情。两人见张七十出门,对视一眼,确认过眼神之后,伸手揪住他胸口的衣服,二话不说拽着他转身就走。

张七十感觉两腿不受自己指挥,跟在两人身后狂奔,一路上半个字也没来得及说。倒也不是他不想问个明白,一来心里害怕不敢多嘴,二来疯狂的奔跑累得他嘴巴忙着喘气都嫌不够用,哪里还顾不上说话。

不知道跑了多远,两个官差的步子终于渐渐缓了下来。三人最终停步在一座宏伟的建筑前面。张七十抬头望着眼前高大的朱漆大门,竟有一种站在常去上香的般若寺门口的错觉。

官差掏出一块黑色的腰牌,朝大门方向单手举了起来,伴随一阵沉闷的声响,朱漆大门朝里缓缓打开了。两个官差分别抓住张七十的一边手臂,把他夹在中间,押入了门内。

大门里面的情景不似庙宇,更像是官府衙门一片忙碌的样子。里面官差衙役来来往往,交头接耳,似乎都在忙着处理着自己手头的公务。

张七十想不明白自己究竟怎么得罪了官府,正绞尽脑汁回忆触犯了哪条王法。突然一个人的出现让他镇定了三分,这人是般若寺的主持法善和尚。他看到熟人从面前经过,他觉得事情兴许还有转机。

“法善师傅!”他刚对法善和尚打完招呼,立刻觉得不对劲。般若寺的法善和尚两个月前不是就圆寂了吗?惊恐万状的他半天没有合上的嘴巴,刚刚的三分镇定消失彻底。

“阿弥陀佛。”法善和尚听到有人叫自己,停下脚步,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慈眉善目。又疑惑地问两个衙役道:“张施主并不在名单之上,你们怎么会把他勾来了?”

听完和尚的话,张七十就算再糊涂也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扑通一声跪在和尚面前,也不管和尚究竟是人是鬼,抱住他的大腿哀求道:“求法善师傅大发慈悲,一定救救我啊!”

法善和尚双手合十,对两名官差说:“阿弥陀佛!你二人且下去吧,张施主交给我就行了。”官差自知犯了过错,也不多说话,对和尚拱手长揖,躬身退了下去。

“施主请起,随我来吧。”法善边说边伸出手把张七十搀扶起来。看着法善和颜悦色的笑容,张七十这才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觉得就算是进了冥域鬼界也定能化险为夷。

张七十跟法善走出大堂,追随着法善不疾不徐的脚步,踏上一条曲折的回廊。回廊弯弯折折一眼看不到尽头,梁柱上装饰着诡异的图案,烟黑色图案中的妖魔鬼怪看得张七十心里说不出的压抑。

好不容易走出了回廊,法善推开一扇似铁非铁,似木非木的门扉,走了进去。张七十也跟着跨过门槛进入一个院落。第一眼看到院中情景就让张七十背脊发凉。

这里仿佛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一轮巨大的暗红色的圆月低低的挂在天边,森森白骨狼藉满地,一座尸体堆积成的小山赫然矗立在前方。

尸山脚下一字排开架着十口巨大的铜锅,铜锅之下猩红的火焰烧得烈烈正旺。一群身形高大的人形怪物正将尸山上的逐个尸体撕碎,投入巨锅中烹煮。

一阵腥风扑面袭来,吹得张七十不寒而栗,两腿抖如筛糠。这骇人景象他连故事里都没有听说过,立刻被吓得他声泪俱下:“不要杀我啊!我不想死!”

“施主勿怕,贫僧不会害你。”法善安慰张七十,依然一脸和善的微笑。他转身又和那群怪物交谈了起来。他们的话音很低,却好像直接印入灵魂般清晰可闻,可惜张七十一句也没有听懂。

他只知道交谈结束,那群怪物并没有理会自己,却立马开始动手搬起地上的尸体往院子的围墙边堆放,一直堆到和围墙一样高才回到各自的岗位,继续烹煮尸体。

法善和尚拉着两腿不听使唤的的张七十踏着尸体堆,攀登上了院子的墙头,还没等张七十反应过来,和尚就在他背后用力推了一把。他猝不及防,就这样跌到了院墙之外。

张七十眼前一片昏暗,头脑一阵眩晕,觉得自己下落了足足一炷香的功夫才有了脚踏实地的感觉。等他缓过神来返现自己正站在饶阳城的城墙之下。

正当他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四处寻找他下落的家人正好赶来,他这才从家人口中知道自己已经失踪了整整五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