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势欺人现世报

仗势欺人现世报

长安城有一富户是贵妃杨玉环的远房亲戚,仗着这层关系,这户人家上至主人,下至奴仆,无不横行霸道、欺凌乡里,官府碍于情面,亦难奈其何。安史之乱暴发后,富户的儿子杨天贵嚷着要去铲除叛军,父母劝阻不过,便让他带着三百名家丁投了军。杨天贵自小娇生惯养,根本吃不了军中之苦,他随大军到达开封后,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这天他召集自己带来的家丁,偷偷逃出军营,准备回老家。

到达洛阳时,一名僧人上前追上队伍要求同行。杨天贵定睛打量这名僧人,发觉他长得实在丑陋:招风耳、朝天鼻、豁嘴巴,两只眼睛还一大一小,杨天贵讨厌僧人的长相,便有心捉弄。他眼珠一转对僧人说:“大师,我乐意与你同行,只是不知你喜欢步行还是骑马?”僧人咧嘴一笑,豁嘴几乎把耳朵都撑裂了:“当然是骑马最好,这样贫僧便少了劳乏之苦。”

杨天贵做事素来残忍,一向只顾自己开心,他竟然吩咐家丁用绳索捆绑僧人拖在自己的马后面,美其名曰:放纸鹞。待安排妥当,杨天贵便策马狂奔起来,听着僧人的惨叫声,杨天贵取出牛肉干边嚼边哼歌儿,心情舒畅得很。如此过了一天一夜,后面突然悄无声息,杨天贵以为僧人已经死去,便下马察看,只见一件空荡荡的僧袍系在马屁股后面,僧人已经不知所踪,杨天贵正在奇怪,那僧袍突然凌空飘起,化作了漫天黄沙,向杨天贵的队伍直卷过来,一行几百人顿时睁不开眼睛,狂风中传来僧人的话语:“恶哉恶哉,祸患临哉。”众人都知道遇上了神人,连忙向天祷告请求饶恕,杨天贵更是懊悔不已。

再行不过数里,前面出现一支浩浩荡荡的军队,士兵们手持利刃,个个凶神恶煞,当先一名将领高声大叫:“我乃安禄山大帅麾下正印先锋,来者何人?”杨天贵吓得魂飞魄散,掉转马头便要逃跑,安禄山的军队已经如狼似虎杀到面前,三百家丁转眼被消灭精光,杨天贵也受了重伤,他躺在家丁尸体下装死,才捡回性命。当晚月凉如水,杨天贵艰难地从死人堆爬出,在荒野中慢慢挪动。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前面出现一幢巨大的宅院,一看就是有钱人家,杨天贵感觉有点眼熟,但又记不起在哪见过,他拄着一根树枝走到院子前,扣着朱漆大门上的铜环拼命摇晃。半晌,一个面貌凶恶的仆人前来开门,一见杨天贵便露出厌恶之色,惊叹道:“好丑的和尚。”杨天贵莫名其妙,自己怎么成丑和尚了,他扳着门缝便要进去,仆人生气了,操起一根粗木棍就往他身上打,杨天贵痛得在地上打滚。

惨叫声惊动了内宅的人,他们一窝蜂赶到门前看热闹。人群中一对银发老人,显然是主人和主母,他们互相搀扶着,用拐杖拼命往杨天贵身上打去,身后又走来一名少妇,她取下头上的金钗便往杨天贵身上刺去,杨天贵疼得大喊大叫,他们听了竟然哈哈大笑,老头和老妪更是乐得喘不过气,少妇还嫌不过瘾,她唤来一条恶犬往杨天贵身上扑去,恶犬把杨天贵两只耳朵都撕咬下来,杨天贵疼得昏死过去,等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荒野中,周围几十只绿荧荧的凶残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杨天贵打了个激灵,他双手在地上摸索,摸着一根木棍,便拼命挥舞起来,好不容易才从狼群的包围中走了出来。

经历了这番磨难,杨天贵对那户人家恨之入骨,他发誓一定要把那户人家斩尽杀绝,以解心头之恨。不久杨天贵又遇上了安禄山的军队,他谎称自己是流浪的乞丐,愿意为叛军效劳。凭着诡诈的心思和阴险的手段,杨天贵很快在叛军中谋得副将之职,统率着一千多名士兵,比当初更加威风。

叛军行军时从不带军粮,需要时就到处抢掠,这天部队到达洛阳附近,杨天贵自告奋勇担当了抢掠军粮的任务。他带着一千多名士兵,来到郊外,很快就找到那户有钱人家。远远望着那扇朱漆大门,杨天贵恨得牙齿发痒,他把长剑一挥,率领匪兵冲进宅院内,见人就杀,见物就砸,把好端端一座宅院弄成了地府阴司。最后只留下三个活口,就是主人主母和少妇。杨天贵吩咐士兵把这三人捆绑起来押到面前,准备慢慢把他们折磨死。三人破口大骂,老妪颤悠悠地指着杨天贵说:“丑和尚,恶和尚,你不得好死。”士兵们哈哈大笑,他们都说这老妪是老糊涂了,好端端的主帅怎么在她眼里成了和尚。杨天贵怒不可遏,亲自操起木棍,把老头和老妪活活打死。

少妇在旁边早吓得花容失色,杨天贵放下沾血的木棍,狞笑着向她扑去,少妇取下头上的金钗就向他刺去,一看到金钗,杨天贵的欲望顿时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冲天的怒气。他抢过金钗,拼命往少妇脸上刺去,很快少妇脸上就留下横七竖八的血痕。少妇哀哭求饶,杨天贵却乐得仰天大笑,少妇怨恨地威胁道:“我夫君参加了郭子仪大帅的军队,他回来一定饶不了你们。”杨天贵一笑,取过利剑,把少妇的两只耳朵削下,士兵正要抢前结束她的性命,杨天贵伸手拦阻,他对少妇啐了一口,道:“丑妇人,恶妇人,留在世上现丢人。”众人哄堂大笑。

叛军一路攻城略地,很快就打到了长安。攻陷长安后,杨天贵脚步匆匆便往家里赶去。走在长安街头上,远远看见自家门前那扇朱漆大门,杨天贵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异样的感觉。他快马奔上前,猛扣门上铜环,门“吱呀”一声开了,出来一位面目狰狞的妇人,她一见杨天贵,立即扑上来大哭,杨天贵仔细一看,认出正是自己的夫人李氏,只是她脸上不知被什么东西刺得疤痕累累,而且两个耳朵也不见了,哪里还找得出半点花容月貌,简直就是天下第一丑八怪。杨天贵皱了皱眉,厌恶地把妇人推开,迈腿就向内院走去。一路望去,只见屋内家具桌椅全被毁坏一空,地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杨天贵张口呼唤爹娘,可无一人答应,偌大一间宅院,竟似死一般寂静。这时李氏扑到丈夫跟前,述说了家里发生的惨变。

杨天贵走后不久,有天深夜家门前来了一位化缘的僧人,这僧人长得丑:招风耳、朝天鼻、豁嘴巴,两只眼睛还一大一小。杨家素来冷酷无情,对上门的僧道尼姑乞丐一概用棍棒驱赶,这次也不例外。但这僧人扳着大门不肯走,公婆媳三人听到声音从内房走出来,他们平时作威作福惯了,一见这丑陋的僧人心里就讨厌,再加之被僧人从睡梦中吵醒,更加怒不可遏,于是拼命折磨僧人,公婆两人不断用拐杖朝他身上打,李氏则取下头上金钗往僧人脸上刺,最后还放出恶犬,把僧人的两个耳朵都咬了下来。眼看僧人倒在门前奄奄一息,他们吩咐仆人把僧人扔到了郊外荒野中。

如此过了数月,这名僧人突然率领一伙叛军杀入宅门,这些士兵都像是地狱来的勾魂使者,见人就杀,见东西就砸。李氏心下奇怪,明明长安城门有重兵把守,叛军是怎么攻进来的?把所有仆人家丁都杀死后,僧人命令士兵将他们三人捆绑起来,亲自拿起棍棒,将公公和婆婆活活打死,又用金钗刺李氏的脸,还用剑削去了她的耳朵。

听完李氏的述说,杨天贵脸如死灰,悲怆地把头直往地上撞,嘴里大叫:“作孽,作孽呀。”杀死父母和毁坏妻子容貌的僧人正是他自己!那天他就奇怪荒野中怎么会有一座巨宅,原来自己去求救以及后来带兵铲平的,竟然是自己的家!

从此,长安街头多了一个疯子,他身后还跟着一个面貌丑陋的妇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