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名经历过生死的卧底,一次毒枭们的会议令他毛骨悚然

他是一名经历过生死的卧底,一次毒枭们的会议令他毛骨悚然

在上个世纪,金三角的毒贩十分猖獗,由于其距离中国云南较近,加上中国又是个极为庞大的市场,于是历年来有很多毒品通过各种手段从云缅边境流入到我国境内。

所谓斩草除根,最佳的办法自然是缉拿那里的一号毒枭,可是要抓身在境外的大毒枭绝非易事。首先,国内民警想要进入缅甸就不是件容易的事;其次,就算获得许可进入,那也不允许配备武器,相反毒枭们可都是拥有先进的美式装备的。

于是,最好的办法就剩下搜集证据,然后交给缅甸警方,这样一来缅甸警方才会真正全力配合缉拿,那么谁去搜集证据呢?此人便是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的一个特殊人物——卧底。

今天我们要讲的便是潜伏在“缅北毒王”谭晓林身边的卧底“老田”。

在巨大的利益之下,金三角地区的毒枭被打倒一批又起来一批,从1992年开始,绰号为“小四川”的谭晓林从云南越境到了缅甸,并且仅仅用了不到5年的时间就一跃成为了缅北毒王,控制了缅北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毒品销售。

也就是说自从90年代初期开始,不论是途中被查获的毒品,还是已经流入到中国祸害了千千万万百姓的毒品,经调查都与这个“小四川”有关系。经过长达数年的跟踪、摸排、调查,警方终于得知这个“小四川”乃是四川乐至县的谭晓林。

一开始警方获得缅甸政府同意进入缅甸抓捕,警方本想在谭晓林经常光顾的一个赌场将其突袭抓捕归案,可是那时的谭晓林已经是个身边随时跟着十几号全副武装打手的老大了,警方根本就没有机会近他的身。

正是在这样焦灼的背景下,警方决定派卧底潜伏到谭晓林身边,恰巧1997年的一天,警方获得消息,谭晓林准备把老家的母亲接过去享福。于是警方牢牢抓住这个机会把老田安排到了他母亲身边,随着他母亲成功进入到谭晓林的贩毒集团中。

当然这个老田谭晓林是认识的,是他的小学同学。可是尽管老田告诉谭晓林说自己是听说谭晓林在国外发了财,自己又混不下去才跟着他母亲去投靠他的,但谨慎的谭晓林仍然是不会轻易相信他的。

那时候的缅北早就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随处可见毒品;更绝非我们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那样,毒枭们一天到晚都徘徊于住处和制毒基地之间。其实他们明面上干的全是合法生意,比如木材和玉石之类。

而制毒基地则是设立在深山老林之中,专门派一批人负责看管,谭晓林平时根本不会往毒品基地跑,更多的是经营正规生意。老田到那里之后,谭晓林交给他的也全是合法生意,整整两年时间,谭晓林才逐渐放松对老田的警惕,并逐渐开始让老田接触毒品生意。

开始接触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开始着手搜集证据了。首先老田只是按照谭晓林的吩咐做一些外围工作,送的毒品量极少,并且只是在圈内交接,明显这个阶段是谭晓林在试探他,主要试探两个方面:一是看看毒品交给他处理会不会出事,二是看看他有没有能力负责更大的项目。

就这样,又过了大半年,老田终于获得了谭晓林的信任,开始让他进入了深山老林的制毒基地运毒。到这一步,才叫刚刚开始,因为谭晓林这个人十分的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出货的。

老田有的时候在深山老林里一待有可能就是数个月,有的时候因为路途遥远甚至会在荒山野岭露宿。故此,绝非我们在电影中看到的,贩毒者都是车来车往,事实上停车是一个地方,到制毒基地还要走很长一段路,秉承的依然是以前的马帮运输,将毒品运送到停车地点后再装车,再出山。

1999年,谭晓林交给了老田第一笔大买卖,目的地就是中国境内,而且在运送之前老田根本就不知道这一消息,直到头天晚上,躺在深山木屋的老田才接到消息,可是那里别说不可能有信号,即便是有,老田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通讯设备。

毒品从山里运到外面的仓库后,老田第一次发现了谭晓林把毒品运送到国内的奥秘,谭晓林之所以能顺利通过关卡,原来是将货车的水箱进行了改装,在里边焊接了夹层。就在谭晓林下令装车期间,老田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一消息通知了国内警方。

该批毒品最终成功被警方截获,但遗憾的是狡猾的谭晓林从头到尾都是在用手机遥控下面的人干活,暂时根本没有直接证据指向谭晓林,但总算是截获了这批数量惊人的毒品,阻止了其流入国内危害人间。

毒品截获后没多久,一件令老田直冒冷汗的事情发生了。谭晓林突然说要带老田去参加个会议,随后两个人就进入了当地最豪华的一家酒店。当天这家酒店门外全是荷枪实弹的雇佣兵。

进去之后,老田才发现里面全是当地有名的毒枭们,实际上谭晓林并不是缅北唯一的毒枭,他只是有着特殊的运货渠道,所以大家基本上都把货交给他来销售,这次货被警察给劫了明显是开会找原因,说的再直白点就是找内鬼。

在他们看来,准备了这么久才出货,谭晓林一向又是个十分谨慎之人,那就肯定有内鬼。所有人几乎直指谭晓林,要谭晓林找出内鬼给他们一个交代。老田看得出一向威风八面的谭晓林这回也有些害怕了。

因为在坐的除了金三角本地的一些大毒枭,还包括一些国外投入资金运作的大老板们,要是一句话没说好,谭晓林也会把命给搭在这儿。当时老田在想,为什么谭晓林要带他来?难道谭晓林知道是他?

说不害怕那是假的,不过老田很快转念又一想,害怕也没用,如果谭晓林执意要将他推出来当替罪羊,就算不是他,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已然是砧板上的一块肉了。况且这次他成功阻止了那批毒品,就算是死,也死得其所了。

值得庆幸的是,谭晓林并没有怀疑老田,他仅仅是像其他毒枭们一样,当老田是个心腹带在身边而已,因为老田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老乡和老同学,并且这么多年了老田不可能是内鬼。

谭晓林表示自己的手下中绝不可能有内鬼,要么就是意外,要么就是其他地方出现了纰漏,换而言之内鬼也有可能是在座各位老大的手下。谭晓林提出自己这边一定会查,但希望在座的各位老大回去也查查自己的人。最后谭晓林拿出一笔钱赔偿大家的损失,这件事才有惊无险的结束。

就这样又经过了两年时间的细心摸查,老田终于获得了大量证据,并一步步将这些证据顺利传到了我国警方手中,当然这个过程也是九死一生。2001年,我国对谭晓林发起了国际红色通缉令。跟着缅甸警方不得不积极配合捉拿,同年4月10日成功将谭晓林逮捕归案,老田随后也顺利返回国内。

历史品客作者:案桌上的一包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