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岁月:为解馋想了个恐怖的办法抓鱼现在回忆都觉得可怕

知青岁月:为解馋想了个恐怖的办法抓鱼现在回忆都觉得可怕

作者:慧谷拾珠客海军

那年月干活儿挺累,吃的饭食跟不上,肚里没有油水儿。

肉是想都不敢想,得逢年过节杀了猪或者到镇上称二三斤才能吃一回。

大搞水利建设,地里村边都是水沟水渠,大家伙儿就在抓鱼吃上动了脑筋。潮白河到旱季水少,河道深的地方就形成大水洼。中午歇晌时十几个人拿着揙网到大水洼里乱趟一通,鱼被惊了就在混水里乱撞,撞到网片上人就有感觉,手往上一提网鱼就进了网的下部的网兜子里。这样没几天,水洼里的鱼就被村民捉干净了。

有天中午宝锁拿着个布兜子找我,说咱去弄鱼吃,布兜子里装的是俩雷管儿。他是民兵连长,不知是啥时候训练偷着藏起来的。

村南边是我们挖的主干渠,开口有三十多米,水深有三米多。到了渠边儿,宝锁把雷管点着就扔进了水渠中间,只听轰的一声,翻起了一米多高的水柱,随后就有大大小小的鱼漂了起来,我在岸边用抄网捞,宝锁就把个塑料盆飘在水面上,游着泳捉渠中间的鱼。

只用了一个雷管儿,收获了大半盆鱼,回来后把鱼收拾好,切了个咸菜疙瘩,熬了一小盆儿,吃了好几天。

后来听说,别的村里也有炸鱼的,雷管儿出手慢了点,被炸掉了半只手,好恐怖啊,我和宝锁听了吓坏了,再也没敢用这办法解馋。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