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个大胆说话的女人,却被声讨了半生,晚年告知朋友:盼早点死

做了个大胆说话的女人,却被声讨了半生,晚年告知朋友:盼早点死

她是民国时期的著名女作家,编剧,小说家;她是民国百姓眼里的“宁波皇后”,才华颜值俱佳;她是张爱玲眼中“伟大的单纯”,是聋哑作家周楞伽眼中的“犹太作家”。然而,颇受称赞的她同时也是臭名远扬的。前半生的她活得光鲜亮丽,后半生的她,受尽世人嘲讽,不是被批评为“文妓”就是文章被世人嘲讽,她是民国才女苏青,也是“落水作家”苏青。

图 | 剧照中的苏青

辉煌前半生——离婚后遇到贵人,创业写作两不误

苏青自幼就聪慧机敏,在学校里一直都是“风云人物”,在民国那时代,能够读到大学的女性少之又少,苏青就是其中之一,可她偏不珍惜,学业优秀的她竟为了结婚而选择了辍学,这可是让当时周遭同学都为之唏嘘不已。

放弃学业,选择婚姻的苏青其实也未必过得有多好,相反,婚后的她,生活充满了不幸。首先,结婚后的苏青在丈夫李钦后家里的地位是极其低等的,相当于就是一个生儿工具,刚开始生不出儿子的她还被李家人嫌弃嘲讽!被丈夫家人嫌弃也就算了,自己的丈夫还施以暴力,这才是更加可悲的。李钦后不仅对苏青拳打脚踢,还对她不忠,经常在外沾花惹草。

或许李钦后当时是受够了苏青这样一个“堕落”的人,毕竟两人都是知识分子,可苏青只顾伸手要钱,也或许李钦后和其他风流才子一样,厌烦了家中“黄脸婆”。不管原因如何,苏青最后因为忍受不了李钦后出轨而选择了离婚。这样一场相折磨的婚姻,早日解散对彼此来说也算是一种幸福。而且事实也说明,离婚后的苏青活得更精彩。

民国31年,苏青发表了一篇尖锐的评论文章《论离婚》,因为有了离婚的念头,所以苏青写了这么一篇文章;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篇文章,苏青的人生迎来了巨大的转折点。这篇文章在那个时候得到了政客陈公博的关注,他觉得苏青写得非常好,所以想和她有更进一步的交流,不是邀请她做上海市府专员,就是专门赞助她创办《天地》杂志。

图 | 汉奸陈公博

在陈公博这个贵人的支持下,苏青成为了当时名气最大的女作家,和张爱玲完全有得一拼,同时她自己主办的《天地》杂志还得到很多人的喜爱,其中不仅有自己的文章,还有张爱玲、周佛海等人的文章,可以说是写作创业两不误了。

同汉奸来往密切,大胆谈“性”遭嘲讽,事业名声全败

然而苏青的人生也不可能永远是一帆风顺的,因为陈公博,她的人生得到了好的转机,但也正是因为陈公博,她的名声一败涂地。陈公博在那个时候可是家家户户都知晓的大汉奸,苏青一个公众人物和他走得近,肯定是会遭人诟病的。况且苏青和陈公博的关系可不是一般的亲密,据说,陈公博给苏青介绍了一份工作,不是去当市政府专员就是当他的私人秘书,可能不想太高调,苏青选择了担任市政府专员,可这工作也才持续三个月而已,苏青就辞职了,辞职后薪水照领不误,这下子问题就来了。

和大汉奸关系如此好,怎能不会被国人嘲讽?除此之外,苏青的文章后期写得可谓是越来越大胆直率,她直接在自己的文章里讨论起了“性”这个尴尬的话题,她有一篇散文直接就是以“性”为标题,她说:“我以为性是一种艺术,而只有真正有爱情的性生活,才可以使人满足;就是为肉体的快乐着想,我也主张须看重精神恋爱。”

图 | 著作《结婚十年》

在民国那个封建思想依旧深重的时代,一个女子这么直言不讳地讨论这些,世人肯定难以接受。光是讨论这个问题就足以令人嘲讽了,更何况苏青还直接在文章里写了自己的“择偶标准”,她在自己的成名作《结婚十年》里这样写道:“我需要一个青年的、漂亮的、多情的男人,夜里偎着我并头睡在床上,不必多谈,彼此都能心心相印,灵魂与灵魂,肉体与肉体,永远融合,拥抱在一起。”

不得不佩服一下苏青,大胆直接表达观点,完全不拖泥带水也不矫情,可在那个时候,这一点也不值得佩服,相反,是被人说三道四。

因为苏青如此直言不讳地谈“性”,她成功被人称作“性贩子、文妓”。当然,她还有“汉奸文人”这个人生污点的称号,因为她和大汉奸陈公博来往密切。两人之间是什么关系,谁也说不清也摸不准,但至少大家都了解陈公博是何许人,与他关系好的苏青自然而然也会被影响,名声一败涂地已是必然的事,可事业全被毁那是苏青完全意想不到的。

图 | 年轻时的苏青

沧桑后半生——一身才华沦落到去看门,疾病缠身没钱治,逝世时无人陪伴

创业失败的苏青后来经九三学社的吴藻溪介绍,加入了妇女生产促进会,可是依旧没能找到工作,毕竟大家当时都对苏青的丑闻略有所知,很多人都不肯接受她,在新中国成立后,苏青屡次摸索前进道路屡次受挫,后来好不容易得到友人帮助,去到了芳华越剧团工作。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苏青担任了越剧团里的编剧,她所改编的戏剧表演出来时得到的反映是颇好的。可最后,演员获奖了,音乐获奖了,就是剧本没有获奖,因为苏青有“历史问题”,名声不行。尽管苏青后来编写的《宝玉与黛玉》连演了300多场,创下了剧团演出的最高纪录,她的名声还是没有恢复。相反,苏青后来被剧团安排到去看门,甚至后来连看门工作都没有,直接就被辞退了,还被抄了家,被下放到牛棚,进行改造。

在“改造”的过程中,苏青身体越来越衰弱,还得了肺病,可没有经济来源的她也无法看医生,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哪来的钱能让她去看病?她只能忍着疼扛着病继续接受“改造”。后来苏青去医院看病时,医生都说“连X光也找不到苏青的肺了。”由此可见,苏青的晚年真的是凄凉不堪的。

因为疾病缠身,苏青一直都在盼望死亡,她曾在一封给老友的信中写道:“成天卧床,什么也吃不下,改请中医,出诊上门每次收费1元,不能报销,只求早死,死了什么人也不通知。”按苏青所想,她逝世的那一刻,真的无人知晓,也没有人陪伴在她身边。

纵观苏青的一生,她曾经辉煌靓丽过,也曾经名声扫地过,她的人生跌宕起伏,她的命运起起落落,可不管是成功的她,还是失败的她,苏青还是那个苏青,她把自己的人生活成了一个传奇。

文 | 千拾『原创』

图片参考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