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得了“花痴病”

村花得了“花痴病”

文/婉兮 图/网络


1

刘娇艳人如其名,打小就是个娇艳欲滴的美人胚子。

她的美,首先体现在雪白的皮肤上。

农村很少能见到那么白的女孩子,太阳底下的劳作毫不留情,她们脸上身上都被打了烙印,肤色便代表了阶级。

但刘娇艳却是个例外,上天似乎对她格外留情。

她也跟着父母下地干活,可一张脸始终白嫩得像新推的豆腐,引得旁人垂涎三尺。

除了皮肤白,她还身材好。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小,每一块肉都长得恰到好处。于是人也挑不出什么错了,随便长长,就成了人们口口相传的“村花”。

村花是用不着出门打工的。

因为初中一毕业,说亲的媒人便踏破家门,她需要做的只是待价而沽,把嫁人当作最要紧的工作。长辈们不是常说吗?干得好不如嫁得好!

这项工作持续了两年多,一家人千挑万选,17岁就把婚事定了下来。

是顾老板家的独生儿子,生得斯文秀气,又上过三年中专,目前正帮着父母经营家具厂,据说资产有几十万。

刘娇艳一见便动了心。

那个名叫顾风的年轻男子眼神忧郁,神态举止都透着说不清的劲头。和身边那些粗手笨脚的土疙瘩相比,高了不知道多少等级。

刘娇艳书读得不好,却也乐意附庸风雅,用男人来为自己镀金。

更何况顾家确实大方,10万彩礼不眨眼就给了,房子和金银首饰也不在话下。刘娇艳19岁便嫁了,嫁得风风光光,嫁得人人羡慕。

2

婚后生活和想象中差不多,刘娇艳大致实现了“少奶奶”梦。

“干活”两个字彻底从她的生活中剔除,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下午便逛街喝茶,随便找些闲事来打发时光。

婆家很宽容,很少干涉她的日常安排,零花钱给起来也大方,要求只有一个:尽快生个孩子!

其实进门第一天,婆婆便拉着她的手,亲昵地嘱咐说:“嫁到我们家,你什么都不用操心,只管生孩子,生出来我带就是!”

刘娇艳羞答答地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却悄悄乐开花。生孩子有什么难的?她自信能做好顾风的老婆。

可任务远远没有想象中简单。

顾风对那回事,明显没有太大兴趣。新婚夜时,他自顾自地和衣而睡,对千娇百媚的妻子视而不见。

刘娇艳只当他太累,也没太放在心上。谁料接下来的好几天,顾风都表现得性.趣寡淡。

她试了睡衣诱惑,也豁出面子去挑逗了几回。可顾风做定了柳下惠,软玉温香满怀始终坐怀不乱。

刘娇艳没办法,只得有意无意地把事情透露给婆婆:“顾风他,是不是有什么不好说的病?”

“胡说!”婆婆大怒,“他没病!你可不能随便跟别人乱讲!”

公婆随后便把儿子叫过去训了一顿,刘娇艳当晚就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后来也陆陆续续有过两三回,但顾风始终不热衷此事,刘娇艳的肚子也迟迟不见动静。她向婆婆求助,婆婆满脸不耐烦:“自己的男人,自己搞定!”

刘娇艳心里隐约有一些猜测,可她不愿也不敢往最坏的方向去想,只更加努力地打扮自己,渴望用女性魅力勾起丈夫的热情。

但她失败了一次又一次。

3

顾风的秘密是一年后被揭穿的。

因为一台电脑。

刘娇艳文化水平低,对数码产品不感兴趣,顾风却是个十足十的电脑迷。每天回到家,必定要在电脑前端坐好几个小时,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可自拔。

但他不知道的是,刘娇艳已经在旁人的教导下学会开机关机,玩纸牌坦克一类的最简单游戏。

其实也是为了排解空虚无聊的时间,搓麻将累了,牌友们便教她上网,“电脑里什么都有!”

“帅哥有没有?”她嘻嘻哈哈地开玩笑。

“当然有!”对方笃定,立刻就给她申请了QQ号。此时是2009年,偷菜火得一塌糊涂,刘娇艳立刻着了迷。

学会偷菜的第一天,她时刻惦记这项“伟大事业”,半夜起床时,忽然鬼使神差地打开了顾风的电脑……

动作还有些笨拙,抓鼠标的手也不那么利索。好在顾风的QQ图标足够显眼,可她轻轻双击之后,跳出来的却是一个陌生页面。

是顾风的QQ吗?

她心里疑惑,拿鼠标的右手也不安分起来。她的目光随着光标巡视一遍,最后落在了右下角跳动的小图标。

打开它,犹如打开一个潘多拉魔盒。

她看见了两个男人的对话,对话里的顾风温柔而狂野,情话讲得忧伤动听,完全不似与她同床共枕的木头人。

这才猛地明白过来,为什么要尽快生孩子,为什么毫不犹豫地开出十万彩礼,为什么会看上空有外表的她……

不过是一个贫穷而美貌的女孩,更容易跳进这个光鲜的火坑。

刘娇艳呆坐了一夜,她把心事拿出来,就着月色反反复复地捶打咀嚼,试图把它们一口咽下。

她不想离婚。

因为离了婚,就会被生活打回原形。而一个嫁过人的“村花”,是不配再被比作花朵的。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4

刘娇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背地里却愤愤不平,心里被撕出个血淋淋的大口子。

一个自视甚高的女人,最后却输给了一个男人,多可笑!

尤其是在那些空旷而漫长的深夜里,刘娇艳只觉得血液在体内沸腾,它们蛮横地四处冲撞,却始终没办法释放。

有时她也忍不住去抱他,慢慢地吻细细地亲,可顾风总是把她一把推开。她缠得紧了,他就抱着被子去打地铺,完全不理会她的焦灼与苦衷。

更要命的是,她不能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

一夜夫妻百日恩,再说她也真心真意地喜欢过顾风。不忍心揭他的伤疤,更不忍心暴露他的隐私令他沦为笑柄。

可一口气憋在心里不上不下,时刻都蠢蠢欲动着要找一个出口。

那个出口,最后被证实了是一个男人。

美貌而无所事事的少妇仿佛天生自带桃花,她往那儿随意一坐,同样空虚寂寞的男人便闻风而动。刘娇艳挑了其中最阳刚的一个,姓龙,是一名健身教练。

她开始厌烦一切眉清目秀的男人,被蛇咬过的惊恐,彻底改变了审美观。

其实还有一个私心。

龙教练很年轻,家在外地,她想借他的种子生个娃,然后就斩断情丝再不来往。毕竟有个孩子,就意味着有了未来。

她自以为隐秘,可却被脸上的春风满面轻易出卖。

再说了,顾家一家子都是混迹生意场的老江湖,又怎会打听不出她的行踪,看不穿她的小伎俩?

5

事情败露得很快,前前后后不过三个月。

那天去的是一家主题酒店,圆床浪漫得一塌糊涂,可正当两人激情昂扬时,婆婆忽然带着人破门而入——

都是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脾气和体力都不算小,她们七手八脚地把光溜溜的刘娇艳拖下床来摁在地上,又揪起她的长发,任由婆婆左右开弓扇她的耳光。

龙教练也被三五个大妈扯住,衣服被人从窗子扔了下去,哭喊声和叫骂声连成一片,捉奸现场热闹而荒唐。

婆婆火冒三丈,耳光一个接一个地甩过来,嘴里还恶狠狠地骂着:“你这个贱人,我们顾家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缺X吗?”

没有拉架的,没有劝告的,甚至没有一个人想到要关上门。

奸夫淫妇,人人得而诛之。

围观者很快就挤满了房间,甚至有人拿出手机对准了全身赤裸的刘娇艳,她又惊又怕,开始连声求饶:“妈,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先回家,你要打要杀都可以!”

“你也知道要脸?”想不到婆婆反而站起身来,把这一桩偷情事故添油加醋地向周围的看客们诉说。当然,隐去了儿子的问题,把自家推卸得一干二净。

那些话字字扎心,刘娇艳听得悲愤交加,想替自己辩解,嘴巴却被三个老妇人死死捂住。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刘娇艳匍匐在地上,只隐隐约约地看到每个人的嘴巴都在开开合合。她觉得头痛欲裂,世界变成模糊混沌的一锅粥。

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力量,她忽然猛地挣脱开按压她的几个人,不顾一切地朝床头柜的边角撞去——

“出人命啦!出人命啦!”

这是她在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6

刘娇艳没死成。

但也跟死了差不多。

因为她醒来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心智失常,行为完全不受控制的人。通俗点说,就是一个疯子。

可她的疯,却和一般人不同。

大部分时候,她都安安静静地坐在家中,不言不语,也很少干活做事,沉默得像一件破损的家具。可一旦外出见到男人,她就会拿暧昧的赤裸裸的眼神盯住人家,不管任何场合、任何地点。

婆家早就存了离婚的心思,所谓“花痴病”正好提供了正当理由,于是婚离得顺理成章。

“村花”刘娇艳在离家两年后再度回归,只是这一次,她已经不懂得梳妆打扮,村花名号荡然无存。

现在照顾她的人是妈妈。

带着她下地干活、出门遛弯,有时也去小卖部买辣条,看着她狼吞虎咽地吃。

偶尔看不住了,刘娇艳便跑到村里的小网吧,对着一众打游戏的年轻男人嘿嘿傻笑。

但也有人上门说亲,“这种病,给她找个男人就会好起来了!”

可妈妈不同意:“我不能再让她去受罪,我得先给她治病。”

她总觉得,女儿会慢慢好起来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