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魔窟九龙城寨

人间魔窟九龙城寨

当人们开始大规模怀念港风时,香港电影却早已走向了暮年。

▲人们开始用怀念港美来标榜自己的审美观

如果说《无间道》是港片黄金时代的一次回光返照,那么王晶的《追龙》就像是阳痿的香港电影一次挣扎的勃起。

▲《追龙》讲述了大毒枭跛豪与五亿探长雷洛,一黑一白控制香港的故事。“追龙”形容将毒品放在锡纸上点火加

年过花甲的烂片之王,也想贩卖一次情怀,这次王晶的杀手锏不是刘德华也不是甄子丹,而是一座斥资3000万仿建的“九龙城寨”。

▲九龙城寨俯瞰图,香港人用“中间空了一块的月饼”形容它

这座早已消失的神秘城寨,是不折不扣的罪恶地狱,却也是香港人的集体记忆。



九龙城寨,作为英殖民时期香港黑帮的发源地,这里楼宇堆叠,天线缠绕,肮脏湿热,不见天日,毒品、妓院、赌场、狗肉店遍地,这里道路崎岖宛如迷宫,连警察都不敢进入此地。


▲九龙城寨内部肮脏狭窄的街道

港片中的暴力与犯罪,灵感大多来源于此。

▲电影《功夫》里的猪笼城寨就是星爷对九龙城寨的致敬

在极度发达的繁华香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人间魔窟?

▲拥挤不堪的城寨

位于九龙城东北部的九龙寨城,最早是宋代管控食盐贸易的军事哨所。第一次鸦片战争战败,清廷将香港岛割给英国,这座哨所便有了重要的战略地位。

▲香港地图及九龙城寨所在位置

1847年,清朝政府搭设军事基地和炮台,修建九龙寨。1898年,中英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九龙和新界也成了英殖民地,而九龙寨城作为清政府的领事馆,成了一块飞地。

▲十九世纪中期的九龙城寨附近,用花岗岩修建了一段长城

1899 年,英方驱赶了城寨的中国官员和居民,这里成了一座空城。二战时期,大批华南难民涌入香港,进入九龙寨城。

▲九龙城寨一直保留着清衙门,这也是“月饼中间缺一块”的原因

由于九龙城寨的管辖权纷争不断,疏于管理,寨城的居民人数越来越多,这里衍生了华人组织“三合会”。

▲《追龙》就被认为改编自这部《三合会档案》

三和会这一神仙组织,是香港最大的华人黑社会群体,“湾仔一带我大晒我玩晒”的陈浩南所在的洪门,其原型义安帮就隶属于三合会。

▲当年迷倒万千少女的郑伊健与陈小春

面对这样一群敢打敢杀不要命的狠人,香港政府不敢管,英国政府不想管,中国政府不能管,于是九龙城寨成了“三不管”地带,一切罪恶在这座被遗弃的围城里尽情狂欢。

▲打架嫖娼吸毒成了这里的常事

劫匪在光天化日下公然抢劫,只要转身逃回寨城,警察便无力追击,乃至于澳门、台湾、东南亚一带的通缉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都会远道赶往香港九龙寨城寻求庇护。

▲夜晚的九龙城寨像是一座庞大的机器

这座仅有0.026平方公里的城寨是天安门广场面积的二十分之一,却居住着4万居民,人均面积仅有3至4平米,曾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区。

▲每一个方块代表一平方英里,每一个点代表 100 人,最右为九龙寨城

这里有400多座违章建筑,层层叠叠相互依靠,几年间就垒到了15层,高达41米,如果不是因为楼顶的天线,几乎要捅到城寨100米外启德机场飞出的飞机,这座围城还会继续升高。

▲据说黑社会火拼常选在飞机起落的轰鸣时刻

这里没有真正的街道,楼宇与楼宇之间只留出了容下一人行走的空隙,街上污水横流,垃圾满地,老鼠肥得和猫一样大。

▲城寨内部肮脏的环境

整个城寨没有自来水设施,只有从城市自来水偷来的8条管道,居民需要向黑帮交钱买水。

▲居民在接水洗漱

位于城寨底层的房间一年四季见不到阳光,正午当空也要开着日光灯,然而由于电力供给不完善,停电都是家常便饭。

▲白天也要开灯的小卖部

在这座人间魔窟里,连空气都充满着腐烂与绝望。

▲连转身都费劲的小屋

对于社会底层的贫苦人们来说,能够有一处容身之所已经不易,除了九龙城寨,他们无处可去。



“它虽然是一个被政府遗忘的地方,但同时也是一个亲密的社区,居民没有我们幻想的自卑,反而有股傲慢之气”,摄影师Greg girard这样描述这里,他曾在1986至1992年踏进城寨不下百次。

▲破旧的城寨与远处高楼大厦形成强烈对比

对于围城外面的人来说,九龙城寨是个让人胆战心惊之地,对于围城里面的人来说,这里却是无政府主义的乌托邦。

在肮脏黑暗的外表下,这里却充满了最原始的生命活力。

▲孩子们在楼顶上度过童年

50 年代,城里已有154 个毒品聚集地,而神奇的是,寨城内部泾渭分明,黑社会住城东,居民住城西,城西居民还自发成立了“九龙寨城街坊福利事业促进会”,养老院与幼儿园等福利设施一应俱全。

▲九龙寨城街坊福利事业促进会

在人们的不断改造下,九龙城寨仿佛有了生命,这座微型城市里,自发地形成了无比复杂但清晰的路网,无数粗暴但有效的交通,无处不迸发着生命的气息。

▲九龙城寨剖面构想图

它不仅吸引着建筑师们的目光,更是成为众多电影导演的缪斯,这其中就包括《城寨出来者》、《O记三和会档案》、《阿飞正传》等。

▲梁朝伟在低矮压抑的房间里梳头

九龙城寨还是一座生意之城,非法牙医诊所成为九龙城寨一道奇特的风景线,顺着东头村路望去,牙医诊所招牌争相斗艳。

▲拥挤的 牙医诊所招牌

这里的牙医没有营业执照,卫生条件也极其简陋,但是凭借着低廉的价格,这些诊所吸引着大批城寨外的人前来就医。九龙陈寨里有120家牙医,但专业水准却极差,所以大手术在这里是被尽量避免的。

▲简陋的牙医诊所

离诊所不远,是各种食品小作坊,所有作坊都是无证经营,卫生局不会进到城寨里管他们。一到夏天,这些狭小不通风的作坊往往臭气熏天,让人难以忍受,鱼蛋与叉烧占其中的大部分。

▲鱼蛋加工厂

这里出产的鱼蛋会售往城外,流入各种餐馆,也流入大街小巷的路边摊。

▲苍蝇哥就卖过鱼蛋

九龙城寨里最吸引人的商品,当属毒品,这里的海洛因比外面便宜而且纯度更高,外来者来此吸毒可以不用顾忌警察上门,更不用顾忌白天或黑夜。

这座全世界最大的贫民窟,虽然贫穷,却充满希望,成为香港难以被忽视的创业天堂,像杜琪峰,向华强等许多名人,都出身自这座魔幻城寨。

▲虽然在《赌神》里向华强被发哥ko掉,现实中他的黑道背景十分强大

在老香港人的记忆里,九龙城寨是罪恶中心,却又有血有肉,它凝聚了一个时代盗亦有道的精神。



面对这个逐渐影响香港城市发展进程的毒瘤,港英政府决定拆除九龙城寨,1993年3月23日,拆除工作正式开始,一直持续到次年四月才结束。

▲日本摄影大师宫本隆司拍摄的拆迁中的九龙城寨

城寨的最后一次电影取景,留给了大哥成龙。

▲电影《重案组》在城寨的最后一次取景

曾经硕大无比的九龙寨城,被从历史上抹去,如今被夷平为一个超平面的乏味公园,关于城寨内的传奇故事,如今只能在老港人之间口耳相传。

▲九龙城寨公园

前任香港文艺发行局行政总裁茹国烈说:“很气馁,但拆了就是拆了,没可能重建,也没办法重建,长期发展起来的原生态,是不能人为复原的。不过好在现实中消失了的东西,可以在幻想中再生。

这个幻想世界就是赛博朋克(Cyberpunk)

▲赛博朋克世界

在赛博朋克的世界里,网络空间和虚拟世界无处不在,人工智能和神经科技颠覆社会,但世界并没有变得更好,人类已经矛盾冲突不断。

香港作为城市化程度极高的大都市,既有维多利亚港的高科技式繁华,又有九龙城寨的黑暗逼仄,城市的矛盾两面与赛博精神上的契合,使香港成为赛博朋克的概念圣地。

▲《攻壳机动队》剧照

很多科幻导演在搭建故事背景时,将九龙城寨作为他们的不二之选。

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侠影之谜》中,反派企鹅人的栖息地;

《环太平洋》中,汉尼拨·周藏身在杂乱的贫民区里,做着神秘的暴利生意;

《攻壳机动队》动画电影中,飞机从城寨楼顶呼啸而过。

如今位于港岛东的鲗鱼涌海山楼,在九龙城寨被拆平后,成为了代替九龙城寨的代表性景点,《攻壳机动队》真人电影就在此拍摄。

日本人民更是直接在神奈川县复制了一个赛博朋克小城寨,叫“九龙电脑城”,充满了末世氛围。

九龙城寨虽然消失,它却永远活在人们的记忆里,也重生在人们的想象里。

当高速发展的科技掩埋住人格,当城市井然有序却丧失温度,我们也开始怀念那个阴暗逼仄却充满生命活力的角落。

九龙的神话仍在流传,而城市也马不停蹄地发展。

---THE END---

撰写✎:史小姐7号

插画及版式设计 : 史小姐7号

转载请完整复制并保留文末二维码

合作请加微信号:efa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