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书里写的你们都会送命的”,一名亚洲面孔苏联军官的一生

“按书里写的你们都会送命的”,一名亚洲面孔苏联军官的一生

鲍尔詹.默默舒里成名于1944年苏联出版的战争报告文学《沃洛科拉姆斯克公路》,讲述了1941年莫斯科保卫战期间第316步兵师一个营官兵的战斗经历,这本书出版后成为二战末期苏联中级军官的必读物,战后又成为以色列和古巴军事院校的教材。

鲍尔詹.默默舒里

书的作者有两个,一位是战地记者亚历山大.贝克,另一位则是书中主人公的原型第316师1077团1营营长鲍尔詹.默默舒里,1999年任以色列总理的巴拉克回忆军校生涯时说:“当我还是预备军官的时候读到了这本书,鲍尔詹伴随我成长”,古巴军校里也有鲍尔詹众多粉丝,1963年卡斯特罗专门邀请他去讲课,然而,他的开场白是:“按那本书里写的作战,你们都会送命的”,鲍尔詹的后半生都在抨击这本为他“歌功颂德”的书,他认为战地记者贝克篡改了他的口述,不切实际的任意放大和虚构。

鲍尔詹.默默舒里

鲍尔詹.默默舒里是个黄皮肤黑眼珠的哥萨克,1932年参加苏联红军,8年之后才被提升为上尉,1941年卫国战争爆发,苏联红军第316步兵师在阿拉木图成立,鲍尔詹被任命为1营营长,这个师85%的兵员来自哈萨克和吉尔吉斯,其余来自苏联其他地区,除营级以上军官外几乎全部是新兵,成立不到三个月他们被送往莫斯科前线加入罗科索夫斯基将军的第16集团军。

二战中的苏军

1941年11月,鲍尔詹营负责守卫一段8公里长的防线,15天的时间他们进行了27场战斗,其中三分之一是短兵相接的肉搏战,11月16日,他的部队被德军坦克分割成四段,各连支持不住向后退却,鲍尔詹在第二道防线重新组织剩余兵力坚守了两天,11月18日深夜他突然发动反击将德军赶回了出发阵地,战后他获得了红旗勋章,第316步兵师也升级为第8近卫步兵师,战斗中鲍尔詹负伤两次但拒绝离开前线,1942年战地记者贝克采访第8近卫步兵师时,师长将鲍尔詹作为英雄模范推荐给他,贝克有了写报告文学的念头,鲍尔詹开始不愿意合作,后来勉强答应了。

二战中的苏军

同年四月,鲍尔詹被晋升为少校,上级为他申请苏联英雄勋章但被拒绝,小道消息称师政委觉得他有亚洲民族主义倾向,此后鲍尔詹入了党,军衔一路晋升到上校,但高级勋章始终与他无缘,随着战争形势的好转,他渐渐被疏离了主官位置,直到1945年1月,他再次被任命为第9近卫步兵师师长,在东普鲁士战役中连续攻克15座城镇,他获得了第二枚,也是最后一枚列宁勋章。

任上校的鲍尔詹

战后几年他担任过军事学院的教官,机械化步兵旅的副旅长(降级?),1955年以上校军衔退役,和他同资历的300名军官都已经成了将军,鲍尔詹似乎对此并无太多怨言,回到哈萨克斯坦他专心研究战术理论,同时不遗余力地撰文纠正《沃洛科拉姆斯克公路》中的错误战争观念,他再一次引起高层的注意是在勃列日涅夫上台后,一篇歌功颂德的“马来亚泽姆利亚战役回忆”激怒了他,在给军事学院信中,鲍尔詹称这场勃列日涅夫任18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时的战役规模并不大,然而由于指挥不当,第8近卫步兵师遭受了严重损失。

老年的鲍尔詹和家人

1981年,重病缠身的鲍尔詹已经时日不多,他的儿女想为父亲申请一枚苏联英雄勋章,不出意料的再一次被拒绝了,他的一位将军老战友私下告诉他儿子:“只要勃列日涅夫还在,鲍尔詹就别想拿到这枚勋章,因为他那封信,也因为他的”黄皮肤“,1982年鲍尔詹在阿拉木图去世,享年72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