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惨案,从嘘裁判转为和警察肉搏,至今未结

足球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惨案,从嘘裁判转为和警察肉搏,至今未结

足球历史上发生过一些闻名于世的惨案,比如希尔斯堡惨案,球迷拥挤造成踩踏事故,近百人伤亡。还有海瑟尔惨案,两方球迷激情斗殴,伤亡惨重,导致英格兰球队被禁止5年内参加任何欧战。

足球历史上最大、死亡人数最多的惨案,是秘鲁惨案,它的发生原因和其他惨案都不同,而且它已经从一个体育事件上升到了政治事件,对秘鲁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现在的利马国家体育场

这件事情发生在1964年的秘鲁首都利马。当时利马的国家体育场举行了奥运会南美洲的一场预选赛,秘鲁vs阿根廷。当年的奥运会足球项目不像今天这样毫无存在感,还是有不少国家都重视奥运会的。秘鲁排名小组第二,他们最后一场比赛要对阵巴西,所以为了出线,倒数第二场对阵阿根廷的比赛不能输,至少要打平才有希望。

前88分钟,阿根廷1:0领先。比赛还剩两分钟就要结束时,主场作战的秘鲁队打进了扳平的一球,球场瞬间沸腾了。结果呢,来自乌拉圭的主裁判一声哨响,判罚这个球犯规在先,进球无效。

这下全场球迷都坐不住了,但也只是嘘声,没有爆发骚乱。转折开始于两名球迷冲进场内,有两个球迷冲进场内直奔主裁判,想发动突袭,第一名球迷被警察粗暴镇压,拖出了场外,第二个球迷更是被警察暴打一顿。

被秘鲁警察粗暴对待的秘鲁球迷

警察的行为点燃了球迷们的怒火,因为秘鲁球迷无法接受自己国家的警察为了一个乌拉圭裁判和一群阿根廷队员而粗暴对待自己人。一个名叫Salas的现场观众后来接受采访时说:“我们自己国家的警察面对同胞就像面对敌人一样对他又踢又打,于是每个人都愤怒了——包括我。”

看台上的球迷开始抄起一切能抄起的东西砸向警察,有一群球迷冲进球场准备和警察肉搏。有些现场球迷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怕自己成为无辜受害者,开始撤离体育场。

结果呢,Salas说:“我们几个人像其他人一样,走下看台试图回到街上,但是我们发现出口已经被锁上了,于是我们原路返回并准备爬回看台,这时,警察已经开始投掷催泪弹了。”

利马国家体育场一共有53000个座位,座无虚席,利马人口一共100万左右,也就是说整个利马的5%的人口都挤进了这座体育场。挤满了人的一个体育场,警察不仅锁门,还无脑投放催泪弹,是这场惨剧发生的直接原因。据后来的调查,光是其中的一个北看台,警察就扔了近20瓶瓦斯,全场加起来的总数无法统计。

看到这个事小编有点不懂,球迷要来打警察,你们警察要么应战,要么逃跑,你们锁门干嘛?把门一锁,到底是打还是不打?锁了门再放催泪瓦斯,这不是明摆着杀人么。事实也证明,后来大部分死亡的人都是因为窒息,而不是斗殴或者其他原因。

Salas回忆说:“我们大概花费了2小时才从人山人海中缓慢移动到看台下,非常拥挤,我们被完完全全夹在了人堆里——像我这样被挤到人群底下的人,有死有活。”

这件事的转折有点快。本来秘鲁球迷的愤怒是对那个乌拉圭主裁判的,后来立刻转为对警察。而对警察愤怒的球迷也只是少数,大部分球迷只想赶紧走,结果警察还锁门放瓦斯,这下大批球迷都被脑残警察给激怒了,后来大门打开,好多中立球迷都冲到街上去和警察肉搏,发泄怒火。警察只能放更多的瓦斯,甚至开枪。场面乱成一锅粥。

这次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秘鲁官方通报为318人,但很多秘鲁人不服,认为官方隐瞒真相。秘鲁的一位新闻记者报道了一位老人的故事。这位老人的两个儿子去现场看了这场球,然后就再没有回来,而在官方通报的那318人里,没有他两个儿子的名字。

这位记者还在事件现场看到了两具受到枪击的尸体,这两具尸体正被人匆匆开车运走。

一些秘鲁人认为,秘鲁政府没有给出真实的死亡人数,他们秘密地转移了大量的受到枪击的尸体。

利马惨案的报纸报道

而秘鲁政府对这件事的处理也草草了之,比如那个下令投放瓦斯的警官,可以说就是他的这个决定造成了大部分死亡,结果呢,他只被判罚有期徒刑2年半。

而做出这个判罚的法官,名叫卡斯塔尼达,从惨案发生的那一年到去世,他一直对这件事感到内疚。他当年本应对每一具尸体做解剖,得出真正的死因,但迫于一些压力,他没有完成这个工作。后来他辞职后,亲自走访调查,他希望找到那些被政府隐藏的枪击尸体。

这是足球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惨案,它不同于一般的踩踏事故,或者看台崩塌、球迷斗殴,它是因为足球而引起的一场民众和警察之间的冲突。对于秘鲁来说,这不只是一个体育事件,更是一个政治事件。这件事后,秘鲁人第一次开始讨论社会公平,讨论警察为何敢对民众开枪,讨论政府权力是不是应该受到限制。能引起这样的从未有过的讨论,这件惨案也总算没有白发生。

但是,秘鲁政府直到今天也没有对这件事进行过彻底追查,这么重大的灾难,现在案发现场连一座纪念碑都没有立下。一些秘鲁人相信这件事到今天仍然没有了结,等到某一天,球场外立起一座纪念碑,所有遇难者的姓名,包括那些被枪击而死的人的姓名刻在纪念碑上的时候,才是这件事的了结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