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一叶」友缘(周葆亮)

「尘世一叶」友缘(周葆亮)

半年前的一天晚上,夜幕即将降临。我骑着自行车慢悠悠在运河大堰上徜徉。“滴滴”,手机响了。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早在1996年就认识的老相识许瑞强打来的。20年了,多有联系。他在薛集街道开饭店,取名瑞强酒楼。我也曾“高抬贵脚”,登楼饮酒。多日不见,十分想念。可是,这么晚了打来电话,有何贵干?我接通电话,瑞强弟笑呵呵地说:“哥,过来喝酒。”

“啊,这个时候了,我再跑到薛集街道喝酒?太晚了,改天吧。”我刚想挂断电话,只听瑞强弟哈哈大笑:“哥,我在运河广场东边开业3天了,取名友缘菜馆。”

“大酒楼不开,怎么来个小菜馆?”我疑惑不解。

“来吧,慢慢拉呱。”瑞强执意邀请,若再推辞,弟兄情谊岂不显得寡淡?

走进友缘菜馆,夫妻俩笑脸相迎。这才看见三个房间,一个大厅,桌椅条凳一刷新。从门面进房间,有个不足10厘米的台阶。我告诉瑞强,这个台阶要处理一下,来的都是客,客人来了,难免喝点酒,酒后之人绝对想不到抬腿跨台阶,摔倒人了再处里,晚了。哥说的话,弟弟听,次日便将安全隐患消除了。

说话间,又来几位客人。我催促瑞强,招呼客人就坐啊。瑞强又笑了:“哥,这都是我请来陪你的。”

嗨,这家伙,还当回事办了。

话说他在薛集街道开的瑞强酒楼,那是远近有名。方圆几十里,谁家办喜事,吃喜面,图省事,打个电话到瑞强酒楼,一棵葱也不用买,桌席送到。最多的,一天承包宴席接待喜事四五家,百把桌呢。怎么又想进城了?原来是考虑子女求学方便才舍弃财源,进城打拼。瑞强笑笑说:“有舍有得,看智慧。是成是败,看坚持。”

“嘿,原来还是个铁杆‘丰粉’啊,看不出来。”我竖起拇指夸赞说。瑞强似乎对“丰粉”不解,看我一眼。我笑了:“你刚才说的舍啊得啊,那是丰子恺的原话。人家还说了,凡事顺其自然,遇事处之泰然。得意之时淡然,失意之时坦然。艰辛曲折必然,历尽沧桑悟然。”

“哥,开饭店也不能尽是吃吃喝喝那么简单,还应该追求点文化氛围,增加点文化气息。你能不能为友缘菜馆写首歌?”瑞强期待的眼神,不容推辞。

“这样吧,咱就用《说聊斋》的曲子填首词,先试试,不合适再改?”

掌声响起来。

我就硬着头皮填了一首歌词,抄录在这里:

你也找饭店/我也找饭店

酸甜苦辣一起那个都到心头来

辣也不是那辣/咸也不是那菜

美味佳肴它倒比苦辣酸甜更可爱

辣中也有味/淡中也有爱

几分温馨/几分等待

几分礼让/几分那个看菜

此中滋味友缘解得开/友缘解得开

此中滋味友缘解得开/友缘解得开......

陪我饮酒的那位一听大伙儿用《说聊斋》的曲子哼唱起来,陡然来了兴趣,找来纸和笔,一会儿的工夫写出了“顺口溜”《友缘菜馆之歌》:

你也找饭店/我也找饭店/风味独特难遇见/辣一点,咸一点,麻一点/谁能独特一点/经济实惠看友缘/广场东边友缘菜馆/店面不大温馨满满/宾至如归有港湾/服务至上赢点赞/竞技厨艺信心在/客人满意露笑脸/友缘菜馆欢迎你/来了一次念友缘......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