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大洋钻探深度再次取得突破 海底下1600多米取得玄武岩岩芯

我国大洋钻探深度再次取得突破 海底下1600多米取得玄武岩岩芯



图文无关 来源/视觉中国

新民晚报讯(记者 马亚宁)正在南海北部深海区进行的大洋钻探航次传回好消息:在深度近3900米的海底,中国大洋钻探已经深入海底以下的1600多米,取得了新鲜的玄武岩岩芯。记者从昨天在上海科学会堂举行的中国大洋钻探50年报告会暨专著首发仪式上获悉,此次大洋钻探将于本月8日结束,中国钻探深度再一次取得突破,预计排名上升至世界第六,将为我国科学家探究南海形成机制提供珍贵的样本。

50年,3700多口井,取芯40多万米,大洋钻探计划是迄今为止深海研究领域乃至整个地球科学研究历史上,规模最大、历时最久的国际合作项目。从1968年美国船只在墨西哥湾进行深海钻探起,50年来大洋钻探的规模和水平节节攀升,开辟了探索地球深部的有效途径,推动了地球科学的革命性进步。用中科院院士汪品先的话说:“这个国际合作项目改变了地球科学的发展轨迹。”

1998年,中国正式加入国际大洋钻探计划,以南海为重点,20年来实现了四个航次总共钻探17个站位,其中11处水深超过3000米,取回岩芯近万米,其中6处钻进了岩浆岩基底。“这四个南海航次,都是在中国科学家的建议和主持下实施的,通过钻探取得了南海形成演化历史的新认识,对于套用大西洋模式建立起来的流行观点提出了竞争性新模式,从而使南海成为全球研究程度最高的边缘海盆地。”

中科院院士、同济大学教授汪品先告诉记者,经过前后四次的大洋钻探,中国科学家已经获得了一系列新的科学发现,目前航次后的分析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最快可能在明年公布相关研究结论。其中一些研究结果有望挑战国际学术界关于南海的形成原因的主流观点,进而为边缘海的演化机制开拓新的视角。“中国作为第一个加入大洋钻探的发展中国家,随着经济力量的增强和海洋科学的发展,目前已经成为最有活力的国家之一。”

此次即将结束的南海航次,同济大学团队成功获得南海北部深海区的玄武岩岩芯。它们来自南海扩张形成时期的最古老洋壳,是理论研究的珍贵样本。据介绍,此前的2个钻探航次中,1503站位的钻探都告失败,第一次是因为钻头卡住,第二次是船上机械故障。目前正在进行的这个航次终于钻探成功,钻杆深度已超过5500米,而且还在往下钻。超过1630米深度后,它将成为全球第六深的大洋钻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