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鹿宪洲抢劫运钞车案

北京鹿宪洲抢劫运钞车案

1996年2月8日,一名蒙面歹徒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将停在工商银行泔水桥分理处门前的一辆运钞车洗劫,射杀两名银行员工,杀伤一人后,劫走百余万元巨款。这是共和国首都北京首次发生持枪抢劫银行运钞车案。

案件回顾

鹿宪洲时年33岁,高中文化,1981-1984年在云南某部服役,当过汽车兵、军械验枪员,1984年复员后在首汽开出租车,1991年2月鹿宪洲伙同他人在天津、北京盗窃高级轿车3辆,同年6月被捕,1992年被北京市人民法院判处死缓两年,1994年2月18日越狱潜逃。

越狱后的鹿宪洲在黄民平、赵建国、弟弟鹿宪勤、女友张颖的庇护资助下,开始疯狂盗窃、抢劫,积累资金,而后到边境地区购买枪支弹药,伺机抢劫银行运钞车。在成功策划实施了“2.8”、“6.3”运钞车劫案后,鹿宪洲深感一个人作案有些孤单、力不从心,于是物色了因强奸妇女被判刑3年出狱的郭松为同伙,一起实施了“8.27”抢劫运钞车案。鹿宪洲从戒备森严的监狱里逃出,抢劫中开枪射杀银行职工、保安员都是命中要害,“8.27”案逃离现场后,又驾车返回,分别到抢劫现场和弃车现场观察探听警方动静,他干过汽车修理工,每次盗车数分钟拿下,从没失过手。连北京警方也承认,鹿宪州是他们遇到的最具危害性、心理素质极高的对手。9月3日海淀公安分局上报的一条信息引起专案组高度重视,某公司经理的一辆米黄色尼桑千里马轿车在居住地失窃,车号是京A-08786。经查,这辆车同“银行劫匪”使用的前几辆车失窃地相近,且都出入过汇园公寓,这些特点归纳起来,给专案组一个明确的信息:找到这辆尼桑千里马轿车,就有可能找到“银行劫匪”。

落网

9月8日傍晚,北京骤降倾盆大雨,10点钟左右,长城饭店保卫干部荣

警察在医院询问被警方击伤的鹿宪洲

锡可第二次在停车场查寻,看完自己管的地界,没有发现异常,他无意朝相邻的亮马大厦停车场瞄了一眼,他发现真有一辆米黄色轿车停在那里,他过去仔细查看车牌号,正是警方要找的那辆轿车。事后证实鹿宪洲在长城饭店天上人间歌舞厅消费,把车却停在隔壁的亮马大厦。

9月8日10点半左右,接到报案的专案组警察立即开始布控,可疑尼桑车前后各置放了一辆汽车,使嫌疑人难以顺利驾车逃跑,在停车场的各个出口以及饭店门口都布置了便装的警察。市局抓捕队队长王威,接到命令,带着三名侦查员隐蔽在不远的一辆轿车里,随时准备出击。凌晨12点左右,从长城饭店走出一中年男子,他不时地左顾右盼,机警地观察着周围的动静。中年男子观察了好一会儿,似乎觉得没有问题,这才放心大胆地走到车跟前,他打开车门,急速钻进驾驶室。抓捕队员从几个隐蔽点冲出,箭一般地扑向尼桑车。抓捕队员命令男子出来,但短暂的僵持后,他打开车大灯,猛踩油门,汽车加速朝赵宁冲撞过去。

抓捕队员受令开枪,尼桑千里马冲出10多米的样子,象喝醉了酒的醉汉左右摇晃着,最后“轰”地一声撞在一辆停着的汽车上,不动了。 浑身是血的中年男子被从驾驶室里拽出来,在救护车到来之前,突击的讯问和搜查,使警方确认了他就是震惊京城的银行运钞车劫案的主犯,当时民警在他的千里马轿车里搜出一部红外线望远镜和一条迷彩裤。自称叫李建生的中年男子头部和腿部中弹,被送往医院,警方经过连夜查证,证实了李建生就是越狱潜逃的

死缓犯人鹿宪州。9月10日夜,鹿宪洲的另一名同伙郭松在其三源里家中被抓获。警方在鹿宪洲的两个窝点,搜出微型冲锋枪1支,制式手枪3支,子弹315发,人民币17万元,美金和其他外币数万元,另外还搜出鹿宪洲盗窃的各类车牌、伪造的假身份证,作案使用的蒙面头套、各种作案工具。

1996年11月鹿宪洲由于伤重不治死在滨河医院。郭松犯抢劫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