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发布

重要发布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令第149号

《公安部关于修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的决定》已经2018年11月3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现予发布,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部 长 赵克志

2018年11月25日

11月30日公安部网站发布了修改后的《公安机关办理行政案件程序规定》,规定共修改增删了49项内容,多项困扰基层办案的问题得到了明确,微信取证,通知书微信送达、赋予辅警执法权、案件快速简易办理、减少文字记录等......亮点多多,还有社会普遍关注的"执法证"问题。从接处警到案件办结的整个过程都将受到影响!民警实惠多多,真正为基层减压,为办案减负!

第一、调取证据可以使用微信等互联网通讯工具送达文书,既提高了办案效率,也节约了大量警力。

六、将第二十五条改为第二十八条,第二款修改为:“需要向有关单位和个人调取证据的,经公安机关办案部门负责人批准,开具调取证据通知书,明确调取的证据和提供时限。被调取人应当在通知书上盖章或者签名,被调取人拒绝的,公安机关应当注明。必要时,公安机关应当采用录音、录像等方式固定证据内容及取证过程。”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需要向有关单位紧急调取证据的,公安机关可以在电话告知人民警察身份的同时,将调取证据通知书连同办案人民警察的人民警察证复印件通过传真、互联网通讯工具等方式送达有关单位。”

第二、微信聊天、转账、电子银行等记录可以拍照、录像固定证据。收集电子数据应当扣押原始储存介质,无法收集的可以打印、拍照、录像。

八、增加一条,作为第三十二条:“收集电子数据,能够扣押电子数据原始存储介质的,应当扣押。“无法扣押原始存储介质的,可以提取电子数据。提取电子数据,应当制作笔录,并附电子数据清单,由办案人民警察、电子数据持有人签名。持有人无法或者拒绝签名的,应当在笔录中注明。“由于客观原因无法或者不宜依照前两款规定收集电子数据的,可以采取打印、拍照或者录像等方式固定相关证据,并附有关原因、过程等情况的文字说明,由办案人民警察、电子数据持有人签名。持有人无法或者拒绝签名的,应当注明情况。”

第三、送达法律文书可以使用微信等互联网通讯工具了。

十、将第三十三条改为第三十六条,第三款修改为:“无法直接送达的,委托其他公安机关代为送达,或者邮寄送达。经受送达人同意,可以采用传真、互联网通讯工具等能够确认其收悉的方式送达。”

第四、新增快速办理程序,不需要制作大量的笔录等材料。

“第二节 快速办理“第四十条 对不适用简易程序,但事实清楚,违法嫌疑人自愿认错认罚,且对违法事实和法律适用没有异议的行政案件,公安机关可以通过简化取证方式和审核审批手续等措施快速办理。“第四十三条 对符合快速办理条件的行政案件,违法嫌疑人在自行书写材料或者询问笔录中承认违法事实、认错认罚,并有视音频记录、电子数据、检查笔录等关键证据能够相互印证的,公安机关可以不再开展其他调查取证工作。

第五、快速办理的案件,不需经过法制部门,可以有兼职法制员或办案部门负责人审批后职级由公安局负责人审批。

第六、尽量减少文字记录的内容,使用执法记录仪询问的,可以不制作笔录。

“第四十四条 对适用快速办理的行政案件,可以由专兼职法制员或者办案部门负责人审核后,报公安机关负责人审批。“第四十五条 对快速办理的行政案件,公安机关可以根据不同案件类型,使用简明扼要的格式询问笔录,尽量减少需要文字记录的内容。“被询问人自行书写材料的,办案单位可以提供样式供其参考。“使用执法记录仪等设备对询问过程录音录像的,可以替代书面询问笔录,必要时,对视听资料的关键内容和相应时间段等作文字说明。“第四十六条 对快速办理的行政案件,公安机关可以根据违法行为人认错悔改、纠正违法行为、赔偿损失以及被侵害人谅解情况等情节,依法对违法行为人从轻、减轻处罚或者不予行政处罚。

第七、明确辅警参与执法身份及权限。

十三、将第四十条改为第五十二条,修改为:“公安机关进行询问、辨认、检查、勘验,实施行政强制措施等调查取证工作时,人民警察不得少于二人,并表明执法身份。“接报案、受案登记、接受证据、信息采集、调解、送达文书等工作,可以由一名人民警察带领警务辅助人员进行,但应当全程录音录像。”

第八、明确了不需要执法证,只有人民警察证。

十八、将第五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六条第二款、第六十八条第一款中的“工作证件”修改为“人民警察证”。

第九、删除消防安全管理职责。

十九、将第五十三条改为第六十七条,删去第三款中的“消防安全管理”。

第十、首次明确了提取指纹、DNA等信息的合法性。

二十三、增加一条,作为第八十三条:“对违法嫌疑人,可以依法提取或者采集肖像、指纹等人体生物识别信息;涉嫌酒后驾驶机动车、吸毒、从事恐怖活动等违法行为的,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等规定提取或者采集血液、尿液、毛发、脱落细胞等生物样本。人身安全检查和当场检查时已经提取、采集的信息,不再提取、采集。”

第十一、在录音录像的情况下,可以替代书面检查笔录。

二十四、将第七十一条改为第八十六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二款:“检查时的全程录音录像可以替代书面检查笔录,但应当对视听资料的关键内容和相应时间段等作文字说明。”

第十二、首次明确远程视频询问、电子签名的合法性。明确电子签名的合法性为近年来执法办案场所改造升级提供了法律依据。

“第一百二十条 需要进行远程视频询问、处罚前告知的,应当由协作地公安机关事先核实被询问、告知人的身份。办案地公安机关应当制作询问、告知笔录并传输至协作地公安机关。询问、告知笔录经被询问、告知人确认并逐页签名或者捺指印后,由协作地公安机关协作人员签名或者盖章,并将原件或者电子签名笔录提供给办案地公安机关。办案地公安机关负责询问、告知的人民警察应当在首页注明收到日期,并签名或者盖章。询问、告知过程应当全程录音录像。四十八、将第二百三十七条改为第二百六十三条,增加一款作为第三款:“公安机关可以使用电子签名、电子指纹捺印技术制作电子笔录等材料,可以使用电子印章制作法律文书。对案件当事人进行电子签名、电子指纹捺印的过程,公安机关应当同步录音录像。”

第十三、审核行政案件的人员范围进一步扩大,更适合快速办理案件,同时明确初次从事行政审核的,需取得法律职业资格。

三十六、增加一条,作为第一百七十一条:“法制员或者办案部门指定的人员、办案部门负责人、法制部门的人员可以作为行政案件审核人员。“初次从事行政处罚决定审核的人员,应当通过国家统一法律职业资格考试取得法律职业资格。”

第十四、简单案件的调解,在有执法记录仪的情况下不再制作调解协议书。

三十八、将第一百五十三条改为第一百七十八条,第三款修改为:“对情节轻微、事实清楚、因果关系明确,不涉及医疗费用、物品损失或者双方当事人对医疗费用和物品损失的赔付无争议,符合治安调解条件,双方当事人同意当场调解并当场履行的治安案件,可以当场调解,并制作调解协议书。当事人基本情况、主要违法事实和协议内容在现场录音录像中明确记录的,不再制作调解协议书。”三十九、将第一百五十八条改为第一百八十三条,删去其中的“调解应当制作笔录”。

第十五、明确自2019年1月1日起实施。

本决定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此次改革重点是为基层办案减负,在有执法记录仪的情况下可以不再制作询问笔录、检查笔录等,同时明确了办案单位负责人和兼职法制员可以直接审核快速办理的行政案件,无疑为办理行政案件打通了壁垒,提高工作效率!

此次改革授予辅警“接报案、受案登记、接受证据、信息采集、调解、送达文书等工作,可以由一名人民警察带领警务辅助人员进行,但应当全程录音录像。”明确辅警的工作,这是给辅警的尊重与信任!

这个是一个历史性的改革!切合基层实际,增加执法效率,实实在在的为基层减负!为公安部点一个大大的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