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在船上救了一个人,之后才知道此人是鬼差,之后为他加了阳寿

宰相在船上救了一个人,之后才知道此人是鬼差,之后为他加了阳寿

窦德玄,洛阳人,唐朝大臣,窦威从孙,隋朝大业年间,起家为国子学生。之后,窦德玄曾任职唐朝时的宰相,此人多行善事,路遇鳏寡孤独,必会施以钱财,也正是由于他胸怀一颗善心,使得他得以躲过一劫。

《太平广记》中曾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回,身为正卿的他前往扬州一带公干,行至淮河,他寻得一艘船准备渡河。船已驶出数十米,他无意间瞥见岸上还有一人似乎也要渡河,那人面色疲惫,坐在地上,手中举着一块手帕似乎在招呼船家。

这一带渡船难寻,而且,天色已晚,如若不能乘上这艘船,那人只能等到明天了。窦德玄喃言道:“太阳已经西斜,若赶不上这艘船恐怕得等到明天了。”他思索及此,赶紧命令船家掉头回去,把那人接上。

船至河段中间,窦德玄见那人面黄肌瘦,满脸倦色,好像是饿了很久,于是,又拿出包袱之中所带的干粮,赠与那人。半晌之后,船靠岸了,窦德玄换乘马匹向扬州方向继续前行,但是,那人一路跟着他。

向前行进数里路程,窦德玄愈发觉得此人行迹古怪,便下马询问道:“不知阁下此行欲往何处,如若顺路,不妨结伴同行。”那人答道:“我并不是凡尘之人,乃是阴间鬼差,此行乃是奉阎王之命,前往扬州,追赶一位窦姓官员。”

窦德玄听后,赶忙追问道:“不知鬼使大人所欲追赶的窦姓官员,全名为何?”鬼差答道:“窦德玄!”窦德玄听完大吃一惊,连忙向鬼差下跪,“我便是大人所欲追赶之人。”窦德玄非常害怕,哭着求鬼差是否能够法外开恩。

鬼差说道:“一路至此,你先是令船返回接我,其后,又拿出饭食赠与我,可见,你乃是善良之人,如今,我可以暂时不缉拿你。但是,你必须尽快念诵一千遍佛经——《清静经》,方可真正的逃过此劫,到时我自会来寻你。”

《清静经》五百八十字左右,篇幅虽短,却是道士们日常诵习的重要功课之一。全称《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一卷;成书前皆为口口相传,不记文字,直至东汉年间,葛玄笔录而成书道教经典之一。经文大旨根据老子“清静无为”的理论推演而来,纯正理论学说,无神话色彩。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窦德玄在此期间日日念诵《清静经》,已千遍有余,那个鬼差果然又来找到了他。鬼差说道:“你已诵念佛经千遍有余,此番劫数已了,必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你尚得跟我前往阴间走一遭,面见阎王。”

窦德玄听从鬼使安排躺在床上,一会便没了呼吸,但是,过了一夜,竟然又活了过来。第二天,他向家人讲起了这段阴间之行:

一开始,他跟在鬼差后面走进一处宫殿,鬼差对他说:“你暂在此处等候,我先进去通报一番”鬼差随后便走进了大殿。窦德玄躲在屏风的后面,只听见大殿之中阎王对那位鬼差说道:“你竟敢徇私,助那凡人逃脱劫难,你此番行为,已是犯了地府条令,罚你受三十杖责!”

不久之后,那个鬼使由大殿之中出来,敞开衣襟对窦德玄说道:“我已受罚,你此番劫数已了!”窦德玄为此向鬼差再三表示感谢和歉意,随后,被召进大殿之中。走进殿内,只见一身着紫衣官袍之人稳坐大殿之上,那便是阎王。

阎王走下殿阶,向窦德玄行礼道:“你平日多行善事,此番又诵念佛经,已是积攒下很大的功德,如今,尚不该入地狱,烦请你回到阳间吧!”窦德玄随后退出大殿,这时,那个鬼差又赶上来说:“当初我饥饿时,你送的食物我都没吃,我还欠你船钱,现在都一并还给你。”

窦德玄又向鬼使询问自己的命途,鬼使说:“请仔细记住,打这日起,你改做殿中监,接着做大司宪,接着任太子中允,接着任太常伯,接着做左丞相,有六十九年的寿命。”说完,鬼差就告辞说:“因你念佛经的缘故,阳寿未尽之前,你再不会到这里来了!”

窦德玄向外边刚走了几步,好像一下子掉进一个深坑中,大惊之下便醒了过来。并且,窦德玄此后的经历,都应了鬼使的话。

关于窦德玄,还有以下一则小故事。

有一次,唐高宗来到濮阳,窦德玄和其他大臣骑马跟随在后。高宗问:“濮阳又被人称之为帝丘,这是为何呢?”窦德玄诚实地说答不出来,另一个大臣许敬宗从后面策马而上,答曰:“因从前古帝王瑞顼在这里住过,所以,此地被称之为帝丘。”高宗称赞答得好。

许敬宗事后四处对人说:“大臣不可以没有学问,窦德玄回答不出,我实在为他害臊。”窦德玄听了这话,说:“每个人都有自己能做到和做不到的事,我不勉强回答自己不知道的事,这才是我能够做到的。”

并且,还说道:“大唐之所以强盛,有很多原因,君臣之间以诚相待、互相信任,便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 ”窦德玄迎时取合,从来没有过失,但是,也没有其他补益。乾封元年去世,终年六十九岁。死后被追赠光禄大夫、幽州都督,谥号恭。

参考资料:

『《新唐书卷九十五》、《诵经灵验记》、《太平广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