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新纳粹女魔头”被判无期

德国“新纳粹女魔头”被判无期

文/章江

在历时5年的调查与审讯后,德国慕尼黑一家法院7月11日裁决,德国极右翼恐怖组织“地下国社”的核心成员贝亚特·切佩,因10起针对外来移民与德国警察的连续谋杀案、两起炸弹攻击、多起银行抢劫和纵火等罪名成立,判处终身监禁。

“新纳粹女魔头”切佩坐在被告席上

谋杀案浮出水面

2013年5月6日,慕尼黑一家法院开始审理新纳粹团体“地下国社”核心成员切佩。她身穿黑色西装,两手抱在胸前走进法庭大门。“地下国社”由3人组成,切佩是唯一活着的成员。她和两名已经死亡的同伙涉嫌2000年至2007年参与谋害8名土耳其移民、一名希腊移民和一名德国警察,制造两起爆炸,15次抢劫银行。检方认定,“地下国社”成员受仇外和颠覆思想鼓动,以杀害移民背景的平民为目标,发动多起爆炸袭击。

直至2011年,这个新纳粹团体的罪行曝光。当年11月4日,一辆停在图林根州爱森纳赫市路旁的房车突然起火。大约3小时后,萨克森州茨维考地区一所房屋遭人点燃。警方在起火房车中发现两具男尸,经调查分别名叫乌韦·蒙德洛斯和乌韦·伯恩哈尔特。房车起火前,两人刚刚抢劫一家银行,发现无路可逃后便点燃车辆,开枪自尽,而茨维考起火的房屋正是两人的住所。抢劫银行未遂后自杀焚车,死亡劫匪住所突然起火,这两起事件充满疑点,引起警方注意。

随着调查的展开,侦查人员在起火房车中发现一把手枪,经查实是一名2007年在巴登-符滕堡州海尔布隆市遇害女警察基泽维特的配枪。此外警方在茨维考的起火住宅内还找到一把捷克制手枪和一些纳粹宣传材料,其中几张DVD宣传光碟揭开了其中的秘密,原来蒙德洛斯和伯恩哈尔特还有一个名叫切佩的女同伙。他们于1998年创建了“地下国社”,在2000年至2006年间疯狂残杀外来人口,并将一些作案现场照片制成纳粹宣传片,片子长15分钟,充满血腥场面。4天后,切佩到德国耶拿市一家警局自首,告诉警方“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长期以来,女警察基泽维特被枪杀一直是个谜。直到这次在茨维考那幢被烧毁的房屋废墟中发现了作案团伙的犯罪录像片和基泽维特的手枪,才算找到了真凶。然而,女警察为什么被杀?凶犯有什么动机?调查人员仍然不能做出结论。据报道,他们在调查中意外地发现,基泽维特生前竟然与蒙德洛斯等人认识,她的家乡也在图林根州,在一个叫上维斯巴赫的小村庄长大。基泽维特的继父在村子里开了一家小饭店,当地一些极右分子经常到这里聚会,也包括蒙德洛斯等人。这家饭店的厨师与被抓获的切佩是同姓,他们之间极可能有亲戚关系。或许是出于厌恶,店主曾打算另找一个地方开店。那么,基泽维特的家庭是否因此与新纳粹分子发生了矛盾?或者他们担心杀人罪行败露而对基泽维特动了杀机?目前警方正在对这些问题做进一步调查。

经过鉴定,调查人员在茨维考起火住宅内发现的捷克制手枪与当年射杀9名外来人口所用手枪刚好为同一支,多年前发生在德国各地的多起“烤肉谋杀案”终于揭开谜底。目前已知的受害者包括8名土耳其人和一名希腊人,他们生前均在德国经营烤肉店、网吧和花店等。

“新纳粹”活动猖獗

“地下国社”肆无忌惮,大搞恐怖谋杀,再次引发德国民众对极右势力的关注。2010年,负责监控极端团体活动的宪法保护办公室估计,德国有2.5万名极右分子,其中表现出暴力倾向的占到三分之一。他们大都受教育程度不高,工作也不怎么样,但极端排外、仇视移民,拒绝承认犹太人大屠杀。

“与德国8200万的总人口相比,两万多名极右分子看似不多,然而其社会影响不容低估。”柏林犯罪学家伯纳德·瓦格纳指出,“不少极右团体虽然仅仅只有2-4名成员,但有接触枪支和炸药的机会,具备实施恐怖袭击的能力。”官方统计称,德国1990年~2008年死于极右分子制造的暴力袭击案有46人,但极右势力带来的社会影响无法用数字来统计。以柏林南部小城措森为例,一个极右的新纳粹团体活动猖獗:纵火烧毁一栋正在展出犹太人生活图片的房屋,破坏当地一个大屠杀纪念日活动,在街道上涂鸦,画纳粹标志和希特勒画像,威胁反右翼活动人士。类似事件在德国其他城市也时有发生,扰乱民众的日常生活,带来极大的恐慌。

切佩是“地下国社”的创始人,在一系列恐怖活动中地位举足轻重,被媒体称为“新纳粹女魔头”。自从2013年开庭以来,德国媒体一直将切佩案件视作全国最受重视的审判案,对她具体参与的谋杀案件数目及其在案件中扮演的具体角色众说纷纭。切佩本人全盘否认自己的罪行。

由于犯案时间跨度长、范围扩及全德,案件十分复杂,致使切佩的“新纳粹”审判直至2011年落网之后两年才首次开庭。因涉及命案过多,参与情节模糊,涉案时间过长,采集证据困难,一直无法准确量刑。后历时5年,经过430多次庭审,听取逾600人的证词,才终于尘埃落定,做出终身监禁的判决。但切佩的辩护人拒不承认此判决结果。按照法律,切佩在15年后可以申请提前释放,但具体实施将非常困难。

法庭开庭时,一些土耳其裔团体和反种族主义者在法庭外集会,手举标语,上书“切佩,希特勒的孩子,你将会为罪行付出代价”。谋杀案首名受害者亲属的律师恩维尔·希姆谢克在一份声明中指出:“从历史、社会、政治角度来讲,‘地下国社’(系列谋杀案)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最重大的案件。”

遇害者恩维尔·思塞科的家属来到法庭


反恐怖任重道远

目前,德国极右团体开始朝专业化方向发展,有统一的着装,善于招募年轻人,并懂得制造暴力事件以扩大社会影响。借助社会的支持,一度衰落的极右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不断壮大。它现在有党员7000多名,在萨克森等州拥有州议会议席。连“地下国社”也同这个极右政党有关联,调查发现至少有20名极右分子为他们作案提供了方便,其中很多是“德国国家民主党”党员,蒙德洛斯等人还出席过该极右政党主办的圣诞聚会。

德国《明镜在线》网站指出,“地下国社”恐怖谋杀案在全国上下引起轰动,原因之一就是犯罪团伙致使多名移民遇害后逍遥法外,2013年才被带上法庭。德国警方和宪法保护办公室失职,办事不力。实际上,德国调查人员早在1998年便注意到这个3人团体。原先认为这些谋杀案关联黑手党或毒品暴力,一些受害者的家属遭到执法部门怀疑。

德国法律要求判决极右势力时必须态度严谨,因此很多暴力分子被抓后,利用上诉方式拖延结案。还有一些地方,政客同警察结成同盟,故意隐瞒或淡化极右暴力事件。2007年,萨克森—安哈尔特州3名警察就作证说,高层当面要求他们对极右暴力事件“不要每事必录”,否则“会影响整个州的形象”,并且称州政府开展的市民反右翼运动只不过是“做样子”。这起连环案件受到忽视,还在于受害者多是外国移民,而非本地人。假如说被杀者是德国人或者是犹太人,那么可能会引起德国军方以及安全部门的注意,尽最大努力去破案,

对于引起强烈反响的新纳粹系列谋杀案,总理默克尔2012年初称是“德国的耻辱”,并且向谋杀案遇难者家属公开道歉。内政部长汉斯-彼得·弗里德里希承认,当局追踪新纳粹分子不力。同年7月,国内情报部门宪法保卫局主管海因茨·弗罗姆引咎辞职。司法部长提出了改组宪法保护办公室的方案,以优化机制。内政部长弗里德里希则建议成立一个反极右势力的数据中心。基民盟议员乌尔对此表示欢迎,“知道自己被列入88人的名单时,我感到特别郁闷。现在全国上下都想知道新纳粹势力究竟已经发展到何种程度了,为此我们必须利用互联网和其他各种数据信息。”

现在,“地下国社”团伙案引发的讨论还在德国发酵,政府显然想做更多努力以平息公众和国际舆论的不安,但没有达到目的。正如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所质问的——“我们要问的是,这是个人的失败,还是整个体系的失败?”德国议会仍在调查,警方和情报部门为何没有发现这些谋杀案存在关联以及为何没能在应对极右翼威胁时共享情报。取缔极右翼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再次成为政治家热议的话题,如获批准,其在州议会拥有席位的议员将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