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局长作证:就是他杀的!参议员:我和特朗普都被人玩了!

CIA局长作证:就是他杀的!参议员:我和特朗普都被人玩了!


记者卡舒吉遇害已经超过2个月了,尽管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知道凶手是谁。但在国际政治外交这个大舞台上,还需要“警察”说了算才行。因此,美国政界高层如何看这件事,才是关键。就在12月3日,卡舒吉遇害恰好2个月的时候,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向“一小撮”参议员进行了此案的汇报。这下子,特朗普似乎都无法掩护那个人了。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马蒂斯在11月28日已经到国会向参议员汇报卡舒吉一案,两人均指无确凿证据显示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涉案。但是这两次是闭门会议,所有国会议员都能参加。而这次吉娜·哈斯佩尔向参议院的汇报,却是只允许少数委员会负责人和领导成员参加。俗话说得好,“事无不可对人言”。如果美国手里的证据,真的显示本·萨勒曼与记者卡舒吉被害无关,那么有何至于只允许一小部分人参加呢?

大多数参议员都不允许参加吉娜·哈斯佩尔的汇报,甚至当时连记者都不知道这次汇报的存在。出于保密,吉娜·哈斯佩尔这次汇报很少有内容泄露出来。但是这些听取汇报的参议员可是能向媒体说话的。而最典型最具杀伤力也最具公正性的言论,应该来自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上图)。因为格雷厄姆不但参加了汇报,而且是共和党,更重要的是他和特朗普的关系很好。这样的人,应该是共和党政策和特朗普的最佳战友的。

而这位共和党大佬在听取汇报后向媒体表示:他确信沙特王储本·萨勒曼是杀害记者卡舒吉的幕后黑手。而另一位参加汇报的参议员鲍伯·寇尔克表示,如果王储被审判,在30分钟内就能定罪。虽然吉娜·哈斯佩尔的汇报没有被公布,但这两人的发言,基本上和公布汇报内容差不多了。林赛·格雷厄姆认为,很明显蓬佩奥和马蒂斯在向参议员介绍情况时,充分体现了白宫的意图,选择性的“失明”了。

特朗普一直支持沙特,特别是本·萨勒曼。特朗普在上个月发表的一份特别声明似乎计划结束关于谁是凶手的辩论,他说王储有可能“知道这一悲惨事件 - 也许他做了,也许他没有!”一些美国参议员承认,对于沙特和中东某些地区的人们来说,像本·萨勒曼这样高高在上的王储杀个人就跟宰个鸡一样,自动拥有豁免权。因此只有美国的强烈反应才会发出明确的信息,即这种行动在世界舞台上是不可接受的。

林赛·格雷厄姆在晚上的一个电视节目中,说的话就更重了。在访谈中,这位退役美国空军军官表示:“当特朗普第一次访问去沙特的时候,全世界都知道这就是演戏。但是美国要向沙特卖武器,要向沙特卖一堆的商品来振兴经济,要把它视为中东的盟友,我们就只能这么演戏,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我也得演戏。在6个月之前,我也说本·萨勒曼是中东的希望。但是我错了,这就是我的感觉,我被玩了,我被利用了!”

主持人询问是不是告诉特朗普他也被玩了?林赛·格雷厄姆说:对!很明显沙特没有尊重美国总统,也没有尊重美国。他们觉得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而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现在应该是努力的时候了。我要和本·萨勒曼进行切割,不接受就是不接受。本·萨勒曼敢耍我,我就要成为这个家伙最大的噩梦。雷厄姆已经表示,只要本·萨勒曼对该案负责,他就反对向沙特人出售武器。

有媒体报道一些吉娜·哈斯佩尔的少许内容,例如这位中情局局长向参议员透露,沙特这次杀害记者的行动,蠢得令人震惊。沙特人根本就不懂审讯的技巧,只不过是把卡舒吉无情殴打了3-4个小时为止,这直接导致了卡舒吉的死亡。骨锯本来是可以威逼被审讯者的一个好道具,但是当时卡舒吉却已经死了,沙特人只是用它来分尸而已。整个审讯就是一群懦夫的闹剧。“如果我是主使者,我也要说这些蠢货和自己无关!”吉娜·哈斯佩尔说。

目前“世界警察”对犯罪的认定基本清楚了,但下一步该怎么办,实际还存在争论。私下里国会的一些共和党人承认本·萨勒曼下令杀人,但他们表示支持政府不对沙特阿拉伯进行制裁,因为沙特是美国在中东的一个重要盟友。他们认为需要沙特的支持才能应对来自伊朗的威胁。鲍伯·寇尔克也承认,如何处理这一问题而不损害美国自己的国家利益,是目前面临的困难挑战。而格雷厄姆则认为,沙特阿拉伯是一个战略盟友,这种关系值得拯救,但不是不惜一切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