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宝强:你们才是傻根

王宝强:你们才是傻根

最近王宝强上热搜,已经不是因为他的电影,而是因为他的糟心前妻马蓉。

两人的婚怎么离的,吃瓜群众都知道。

没想到马蓉还不消停:带着家伙直奔王宝强家,跳起来,吓晕了宝强妈妈,还躺在地上摆拍,发微博。

这一波操作,被网友P成了时代周刊最佳女主角,很可能成为第一位没有作品的影后了。




我们不是八卦号,影弟我也不关心王宝强的婚姻。但有一个现象很值得注意:

在这场婚姻中,王宝强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谅解,而马蓉“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导自演这一出,得到的评价却是:“马蓉被打,八方点赞。”

究其原因,实在是王宝强太让中国观众喜欢了。

而中国人喜欢的王宝强的最大原因,是他的憨厚。通俗点来说,就是“傻”。



02


王宝强,你是不是傻?

王宝强的“傻”,已经是他很难改变的形象了。

“傻”首先开始于冯小刚的《天下无贼》。

他叫“傻根”,怀揣着几万块钱的“巨款”坐火车,一出场就告诉别人自己有钱:





有这样傻的人吗?

冯小刚曾说人生有三大遗憾:一个是对不起前妻,第二个是对不起现任妻子徐帆,没有跟她生下孩子;第三个,就是捧红了王宝强。

因为在《天下无贼》之后,“傻根”是他摘不掉的标签。

大家都叫他“傻根”,都以为他“傻”。

王宝强的母亲一次次听别人叫自己的儿子为“傻根”,整的自家孩子像个“傻子”一样的,不知道哭过多少次。

而现实生活中的王宝强,确实挺“傻里傻气”的。

2017年,王宝强导演了《大闹天竺》,被评为“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导演奖。这个奖项从09年开始,年年颁发,一听就知道不是一个令人光彩的“荣誉”。




但是王宝强亲自去领了,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亲临现场的“获奖者”。

别的人得到这个奖,要么派个代表去领,要么发个微博说“接受批评”,要么干脆不闻不问,甚至排斥它。

王宝强不仅亲自去,还发表了长长的获奖感言:“听说今年金扫帚竞争激烈,能拿到一个奖挺难得的。”

“我也知道金扫帚奖不是一个特别光彩的奖。

但是它可以鞭策我进步。为什么我必须要亲自来领受大家的批评,因为我爱电影,我尊重电影,我尊重观众,所以我一定要来领。”

别人不领,是因为这个奖太对不起自己的努力了;

王宝强去领,是因为这个奖正代表着他的努力。

称赞要接受,批评也要接受。粤语里有句话叫:“错就要认,打就企定。”(错了要认,挨打了也要站稳。)

可以说“傻”到极致了。




03

“傻”得可爱,是因为爱得深切

很多人说,王宝强演什么都是那个样,因为他的出身就是这样的。

王宝强出身在河北农村,家境很不好,没办法,八岁就被父母送到少林寺去学武。

学武的日子,苦得不得了。冬天凌晨五点起床,夏天提早一个小时,四点起床。一起早就压大腿根、练把式,挑水上山。




中午上课,学文化;晚上再把早上练的复习一遍,每天累得要死。

不听话的时候,师父劈头就是一腿,把他踢得眼冒金星,疼得想报警弄死他。可是他不敢吭声,但已经不想练了。

有一次还把下山的路线规划好,但一想,下山能干嘛呢?就放弃了。

学艺六年,父母没有来看过他一次。不是不想,是实在没钱。他有个弟弟,为了见哥哥,有次暑假去打暑期工。

结果还没一个星期,不小心卷进机器里,被机器绞死了。

王宝强赶回来的时候,弟弟已经入土了。他对着一个小土堆,把他给弟弟买的玩具撒满一地,倒下来痛哭。

弟弟和他小时候看《少林寺》,幻想着有一天能够做明星、拍电影。现在弟弟没了,但梦想还在。

王宝强从此一个人背着两个人的梦想活着。



04


梦想越大,傻劲越大

回到少林,王宝强变了。

他不再偷懒了,该压腿压腿,该练筋练筋,别人在练的时候他也在练,别人不练的时候他还在练。

他学武天分其实很高,基本上看师父打一两遍就会了。

师兄弟翻筋斗,最多翻20多个,他一翻就是50个。在少林寺,他是俗家弟子,进了武僧团学武功,除了自用,还要表演来赚补贴。

每一次翻筋斗,他都赚得最多。

他把钱攒起来,买了一台高级相机,开始给自己拍各种动作的照片:



他会把自己的照片送给师兄弟,每一次都跟他们说:“一定要把照片保存好啊,没准将来哪天,我成了大明星了呢。”

师兄弟笑了笑,都没放在心里:天底下那么多人做明星梦,就凭你长这样的?

确实,那时的王宝强,小眼睛粗眉毛,满脸雀斑,笑起来眼角还往下耷拉,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明星相。

你说他傻不傻?

但是王宝强不管。他请师父、师兄们多教他套路、兵器,别人叫他慢慢来,他说:“我将来要去当明星,多学点东西对我将来拍电影有用。”

梦想很大,有梦想的人很傻。但是做人要是没有梦想,要那么聪明干嘛呢?



05


“傻”的代价:黎明前的至暗时刻

学了六年武功,按照寺里规定,他早就该出山了。

王宝强再次面临人生选择:是选择留在少室山,随着武僧团到处表演挣钱;还是去北京,追逐自己的明星梦?

王宝强当然是选择后者。

14岁的王宝强,怀揣着600元不到的钱,坐火车吭哧吭哧就去了北京。

他和其他六个人窝在一个砖头房里,没有冷气没有暖气,冬凉夏暖,暗无天日。

不知道他从谁哪里听到北京电影厂是个拍电影的地方,吭哧吭哧坐着公交车就去了。到了北影厂门口,他随便逮着一个人就问:

“哥们,这是拍电影的地方么?”

别人回答:“是啊。你看那边一溜蹲在地上的,都是来拍电影的。”




王宝强以为这就是拍电影,也蹲在地上。有时候从厂里出来一个选角导演,大手一划:“这一片的兄弟们,跟我走!”

他也就跟着去了跑龙套,别人一天挣20元,他一天只得15元,甚至更少。因为年纪小,剧组都不把他当一个整人。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跑龙套的日子有一天没一天的,他挨饿受冻,有一次实在忍不住了,给家里写了封信,叫他们寄200块钱过来。

远在河北老家的父亲开了个家庭会议,商量要不要给儿子寄钱。

最后,王宝强收到了从家里寄来的300块钱,那已经是家里能凑给他的最大一笔钱了。随钱还有一封信,是爸爸写给他的。

信里写道:虽然家里很困难,但还是给你寄了这300块钱了。都怪爸爸没本事,照顾不好你们兄弟姐妹。这笔钱希望你能够省点用,在外边努力工作。

半辈子嘴笨的爸爸,居然给自己写了这么一封信,王宝强哭得信纸都泡烂了,一天一夜没吃东西。

从此以后他决定:没有做出一点成绩来,绝对不给家里打电话,不给家里写信。

说王宝强“傻”,不仅是他对世事的懵懂,还有对梦想的执着。这个梦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但他似乎永远得不到。



06

傻人才配有傻福

他不再光在北影厂门口等了。他去工地打工,还安慰自己说:“我这是暂时告别电影圈。”

而他没想到,自己“重返电影圈”的日子那么快就到了。

《盲井》的选角导演看了他的表演视频,觉得这个人很土很朴素,很适合电影里的角色,于是打电话给他们工头,想要请他出演电影。

大半夜他接到通知,衣服都没穿,穿着大裤衩、跑出去公用电话回复导演:“导演,我一定来!”

从此,王宝强真的踏入电影圈了,而且再也没有离开过。

王宝强出演的电影,都很神奇地和他的形象高度一致,甚至还和他的人生高度一致。

比如第一部电影《盲井》里的角色——元凤鸣。




元凤鸣是一个农村来的小伙子,为了补贴家用来到镇上,打算当矿工。

发现了吗?这个角色的经历,和王宝强那位死去的弟弟如出一辙。

电影里有两位骗子,教元凤鸣跟着自己,实际上是打算在矿里杀了他,再冒充他的家属领取矿难补偿金。

但是,其中一位骗子对凤鸣升起了同情心——凤鸣为了感激他们,有一次特地旷工,到镇上买了一只鸡送给了骗子。

因此,两个骗子在矿下发生了争执,矿井里发生了塌方,两个骗子都死了,凤鸣逃了出来,嚎啕大哭——

对他这么好的“骗子”居然死了。而他作为家属,领到了一笔几万块钱的矿难补偿金。

人傻就要被坑、甚至被杀吗?谁活到最后还不知道。



07


“好好活,干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

凭借《盲井》,王宝强一举夺得了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回来以后,再也不用被人克扣工资,“毕竟是拿过金马奖的”。

导演冯小刚看中了他的表演,把《天下无贼》里“傻根”的角色给了他。




有一种说法:“傻根”车上带着的六万块钱,其中就有在《盲井》获得的几万块矿难补偿金。

这个说法当然只是个玩笑,但是也反映了一个事实:王宝强主演过的电影、电视剧,和他本人的经历都高度契合。

这一点,在他的演艺高峰——《士兵突击》里体现的最明显。

王宝强饰演的士兵叫许三多,本来是一个瘦不拉几、一身软骨头的男孩。

但是他爸硬是费尽心血、胡搅蛮缠把他弄进了部队。

(就像当年王宝强父母把他弄到了少林寺。)

王宝强被调到5班。5班只有4个人,加上他,也就5个。赤地千里,荒无人烟。




士兵们每天的生活,就是喝酒、打牌、打保龄球。这有意义吗?都没意义。

班长告诉许三多:“人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干没意义的事。”

许三多说:“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

班长问:“那什么是好好活?”

许三多说:“好好活就是干有意义的事,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

他连自己的话都没想明白对不对。于是班长就告诉他:也许修一条路有意义。

于是许三多把这当成了命令:他二话不说,在营所的周围画好线,自己一个人到处找石头,用锤子将石头一块一块敲进地里面,把路铺了出来。

同班的另外两个人看不过眼,一个喊他“白痴”,一个喊他“二百五”,他充耳不闻。

他还申请去了团部,买了花籽,在路边中上了花。

他一个人,就修了一条大路,五米宽,够一辆坦克车碾过。

什么是傻?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就是傻。

什么叫有意义?做没人肯干的傻事,而且还做成了,这就是最大的意义。

王宝强从河北老家,学艺少林,闯荡北京,从没有路中开出了一条路,凭的也是这股傻劲。



08

傻,才能交到真朋友

在电影电视圈,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交朋友,交的都是塑料兄弟姐妹情。

但王宝强不是。

拍《天下无贼》,跟刘若英结下友情。十多年后,刘若英导演《后来的我们》,在北京宣传,给他发了一条短信:“有空吗?”

他没回。

活动当天,他悄无声息就来了,义务为大姐站台,分文不取。




还有他对待恩师冯小刚的态度。

真正带他红遍全国的,是冯小刚。

拍《天下无贼》的时候,王宝强就注意到冯小刚身体不好,经常皱着眉头。

原来是冯小刚饮食不规律,导致了胃病。王宝强就跟冯小刚说:“冯导,我老家的人都说小米特别养胃,我要在家给您种上一亩地的小米。”

冯小刚笑了笑,表示心领。娱乐圈的事,大家都知道,“口惠而实不至”的事儿多着呢。

结果一年以后,王宝强提着一袋小米上门给他,冯小刚这才知道:

王宝强过去一年,真的亲自回家种了一亩地,丰收时节,亲自回家收割了一整袋小米送给他。

所以,冯小刚才说出了“后悔捧红王宝强”的话,他发誓要给他一个全新的角色,让他摆脱“傻根”的标签。

《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就是冯小刚推荐他去演的。

有人曾经劝过王宝强:“冯导爱吃小米,你去买就得了,何必自己去种呢?”

王宝强说:“买的小米,和我亲自种出来的,能一样吗?”

别人都道他“傻”,他其实很清楚:在这个人人都精明的社会,如果待人真诚一点就叫“傻”,那就让我永远傻下去吧。



09

你们才是傻根

王宝强主演过一部鲜为人知的艺术片——《Hello,树先生》。

这部片,讲了这么一个荒诞的故事:

王宝强饰演的树先生,智商不高,穷困潦倒、地位低下,虽然待人真诚,但永远得不到村里人的尊重。

在他新婚之日,想向人借一台婚车,没有人借给他。

他受不了这样的心理刺激,精神崩溃。奇怪的是,他“疯”掉了以后,竟然得到了神奇的预知能力,比如准确地预测出村里停电、停水的时间。




村里人一时之间将他奉若神明,他到哪儿都被请做座上宾。

这讲的是什么?

在他正常的时候,没有人把他当正常;当他不正常的时候,所有人都崇拜他的“不正常”。

到底是谁傻?

我们这个社会,捞快钱的有,制假售假的人,小聪明横行,大部分人都充满了心机。

只有一小部分人,做事多出力一点,待人多奉献一点,自己多牺牲一点,但是却被人视为愚蠢。

这不是愚蠢,这是大智若愚。像王宝强。

二十年前,在少林寺,还是个孩子的王宝强曾经问一位师兄:

“你说做明星是啥滋味?”

师兄没有嘲笑他做白日梦,而是指着山下来来往往的人,说:

“做名人,可能就不像普通人那么自由了。”

像王宝强一样“傻”的人,好像永远都在被人耍、永远都处于下风,永远都不自由。

但你不知道,在你付出傻傻的努力、傻傻的真诚的时候,事业会为你敞开大门,朋友会为你张开双臂,你走到哪儿,哪儿都有欢呼的掌声。

大智若愚,才是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