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最可怕群体加入黄马甲运动,他们是谁你想象不到

法国最可怕群体加入黄马甲运动,他们是谁你想象不到

高远

法国黄马甲运动至今近月,不但毫无偃旗息鼓的迹象,反而声势浩大,燃遍全法,欧洲媒体称为:“法国五十年来最大骚乱”。

纵观法国历史上形形色色的示威游行运动,个人经验,法国政府从不惧怕参与者出身是富豪还是穷人阶级、是精英还是百姓阶层。人种是白人还是黑人,种族是阿拉伯人还是吉普赛人。甚至不担心你信仰天主教、还是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佛道教,且不担心参加游行示威的是东方人还是西方人……

这么说吧,只要在法兰西的土地上,即便流氓、地痞、无赖、黑社会混迹到游行当中来,打砸抢,烧杀掠,法国政府完全不惧怕、不担心。因为法国国家安全体系缜密程度堪称世界领先。

法国有硬如钢铁的民事警察系统、有固若磐石的国家宪兵系统和接受专门训练的防暴部队,更有全球最富盛名的(GIGN)法国国家宪兵特勤队

可以说,法国任何民众阶层、黑社会力量乃至训练有素的异端暴徒,在它们的面前瞬间七零八落,散似硝烟。但这不能说明法国安全在精神层面真是铜墙铁壁,法国政府最害怕一种人参与到游行示威当中来,什么人呢?学生!

没错儿,法国大学生、中学生以及教职员工,他们如果要罢课、霸教、霸工,是法国政府的软肋心病。法国历任政府深知,学生的力量是无穷的。他们年轻敏锐又思想激进,不满现实又充满理想,热血沸腾又热血昂扬……

特别是在自由、平等、博爱理念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代法国年轻人,为自由毋宁死,抛头颅洒热血,绝会与他们认为的违背民意和良知的政府战斗到最后一刻,绝不退缩。

学生们榜样更是无限的。法国社会各个阶层的游行示威,一般都是行业单方面进行:比如交通部门、金融部门、中小型企业、农民阶层等等,多大的阵势对政府来说这都是小菜儿。可他们知道只要有学生力量掺合进来,,他们的爆点和战斗力无可预知,微尘小事儿也极有可能以最短的时间捅破天,何况民意无小事。

道义上,手无寸铁的学生占据道德高地。书生意气却自带比武器锋利的精神战斗力和号召力。只要有学生参与的运动,在任何国家都会即刻引发全球关注。

法国社会事件学生是可怕的群体,只举一个例子:领导法国人民建立新的共和国的总统戴高乐是不是硬汉与强人?1968年,戴高乐政府的失误引发数千名学生游行示威,继而掀起全国大骚乱。吓得身经百战的戴高乐带着家人飞赴西德寻求避难,最后黯然神伤下野乃至凄然离世。法国历史上称这次学生引发的运动称为“五月风暴”,影响名彪青史。

这不,怕什么来什么,话音刚落,法国大中学生已然参与到法国黄马甲运动当中来,闭校罢课,山呼奔腾。官方报道:

“罢课了!法国100所高中也加入示威,警察抓人!”、“法国黄背心运动持续:上千名高中生罢课 放火烧学校”、“法国示威持续蔓延,部分高中生封锁学校加入‘战场’”……

全法上百所学校千名学生进入黄马甲战斗群。稍有政治敏感度与社会事件经验的法国人一望便知,这次旷日持久的社会运动不但没有结束的征兆,这才刚刚开始;法兰西民族的战斗之火不但尚未熄灭,反而将继续熊熊燃烧!

这次,被称为政治金童的法国总统马克龙,正面临上任以来第一次重大政治危机。我想,他比任何人明白,学生群体加入黄马甲战斗队意味着什么。马克龙现在首先考虑的,不是怎样以一已雄心强撑颓败的法国,而需慎重考虑单薄之身,如何抵挡得住杀将过来学生大潮,以及这场运动带来的现实危机吧。

法国学生阶层不止一次的改写历史,我想,马克龙的金童身板儿,不会比戴高乐还刚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