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低到尘埃里,却还是住不进他的心

我低到尘埃里,却还是住不进他的心

作者:李小静11

爱一个人,可以低到尘埃里。

就像张爱玲给胡兰成的一张照片,在背面写上“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01

我爱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会在哪里结束。爱他的感觉,像是一张绝望的网,慢慢笼罩整个心,揪的心脏一点点发痛。想要努力挣扎,缺不舍得捅破那层网。

他是一个特别好看的人,方方的后脑勺,头发长且柔顺,在阳光下会泛着光泽,我盯着他的后脑勺,可以发呆一个上午。他成绩一般,喜欢打篮球,最喜欢天蓝色的运动服,我知道很多女生背地里喊他”流川枫”。

“胖子,去帮我买瓶水”鹏打篮球的间隙,冲过来对着我喊。

是的,我是一个青春期微胖且敏感的女生。我非常非常讨厌别人以“胖”和我开玩笑。

但鹏例外,他喜欢喊我胖子,竟让我满心欢喜,看吧,我在鹏心中,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呢,我有自己的昵称。

我乐颠颠的去给鹏买矿泉水,怕水太寒,喝了伤身体,捧在手心里暖啊暖啊。

但是鹏总是和室友嫌弃我跑得太慢,跑起来像一颗球在滚动。

爱一个人,会很卑微吧,卑微到能和他有一点点接触,都是好的。卑微到,你根本不在乎,他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你,只需要在他身边,放弃所有女生的敏感自尊。

02

鹏知道我爱他,尽管我从来没有表白过,也没有做过明显的暗示。可能,男人天生对女人传递的爱意气息更为敏感。

可我,很长一段时间,一直不知道鹏知道我爱他,我以为鹏是把我当成一个最好的朋友,我一直都是屁颠屁颠跟在鹏的身后,为他服务。

3月,是鹏的生日。我想了很久要怎么给鹏庆生。

2月份开始谋划,搜集一堆人的祝福,扒鹏所有的社交空间,一点点抠照片,一句句写照片文案,做一本成长相册。一个人悄悄做这些事,心里是欢喜的,真的好像开出花来。只要想着,鹏看到这种心意满满的礼物,一定会开心的。

但我忘记了,一个人的满腔心意,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可能只是如流水一样轻。

3月那一天,我早早约了鹏在广场上见。鹏一直没有时间,说在系里忙。

从下午一直等到日落,再到夜幕深沉。3月春寒料峭,我在广场坐着,抱着自己的膀子,看身边人来人往,再看自己怀里抱着的相册,身边渐渐冷掉的小蛋糕,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一直等到宿舍要关门的时候,我还是不舍得回去,毕竟,这是鹏的生日啊。

”忙完了么。”我抱着试试的想法,给鹏发了一条微信。

没过多久,鹏居然出现了,前呼后拥,和一帮兄弟。兄弟们看到我在广场上,纷纷意味深长的散开了。

鹏走到我身边,一屁股坐下来,他把脑袋靠在我的肩上,“胖子,等好久了吧,今天太忙了。”

03

我本来满怀怨气和悲伤,在他靠过来的那一瞬间,竟然内心无比平和,我闻着他身上的酒气,竟然也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闻的酒的味道。

我一定是被酒气熏到醉了,所以鹏歪歪斜斜站起来,说宿舍门已经锁上了,我们出去住吧。我竟然醉到跟着他就走了。

宾馆的房间很狭仄,一张床占据了几乎所有的空间。

”你睡里面吧。“鹏坦然自若的脱衣洗澡,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什么,我内心很清楚,隐隐期待,又十分迷茫。

半睡半醒间,我感觉到鹏的气息,带着一点黑夜中凌冽的味道。他在我身后躺下,慢慢靠过来,从背后拥住了我,强行把我翻了个身,湿漉漉的嘴巴靠了上来。

我紧张的呼吸都屏住了。

鹏的动作很温柔,没有任何停顿,似乎,也不需要任何解释。

最后,鹏问我:“胖子,这就是你想要的么?”

这个春寒料峭的晚上,漫长的夜快要结束了,东方隐约见白,我瞪着一双眼睛躺在鹏的身边,既羞辱,又有一些小确幸,但这肯定不是我想要的。原本,我只是想安静呆在你身边呢。

04

我再也不能做鹏身边买水买饭的那个胖子了。我做不到像他一样若无其事。

我以为我们会有更为实质的进展,但那一晚之后,我只得到了鹏托人送来的药片,没有任何言语。我以为鹏对我至少是有一些爱恋的感觉,却原来,他只是仗着我的爱,行便宜之事。我以为男女之间唯有爱恋才会交融,原来真的只是我以为的。

爱一个人,是如此的低到尘埃里。可即便低到尘埃里,满心喜悦开出来的花朵,也是不被祝福的吧。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