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忆开放往事(14):亲历瓜达尔港从梦想变为现实

外交官忆开放往事(14):亲历瓜达尔港从梦想变为现实

随着中巴经济走廊和“一带一路”倡议向前推进,瓜达尔港已从20年前巴基斯坦西南海岸的小渔村逐渐成为一个响亮的名字。2001年中国同意帮助巴基斯坦在瓜达尔建设深水港,2013年两国商定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后,瓜达尔港的重要性迅速提升,不仅成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南端起点,也成为整个“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节点。

2018年3月,一艘集装箱货轮停靠在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刘天 摄)

中国说到做到让巴方感动

我第一次听到瓜达尔港这个名字是1964年在卡拉奇大学留学的时候,巴基斯坦同学对我说,巴基斯坦只有卡拉奇一个港口,这对巴基斯坦来说是很不够的,也是很不利的,因此巴从1960年以后就有意建设第二大港,最合适的地点就是瓜达尔。1965年和1971年两次印巴战争中,印度派军舰封锁卡拉奇港,给巴基斯坦造成巨大的困扰,更坚定了在瓜达尔建造第二大港的决心。但由于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的原因,以及西方国家对此也无兴趣,所以巴方的愿望一直不能实现。

上世纪90年代以后,巴政府加快了瓜达尔港筹建的步伐,并把目光投向了中国。我1999年出任驻巴大使后,巴交通部秘书(相当于常务副部长)曾两次约见我,介绍瓜达尔的情况和巴政府迄今为开发瓜达尔港所做的努力,表示强烈希望中国帮助在瓜达尔建设一深水港。2001年中国时任总理朱镕基访巴前夕,巴方交通部秘书和交通部长先后约见我,表示希望在朱总理访问期间,两国能就建设一项类似喀喇昆仑公路那样的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大工程达成协议。

我当然把巴方所谈如实地报告了国内。朱总理访问期间,穆沙拉夫首席执行官在多个场合的对谈中表达了巴方的愿望,朱总理在一次午宴中作了积极的回应,他说,巴基斯坦朋友希望中国帮巴建设瓜达尔深水港,为此中国将派交通部长来巴,就在瓜达尔建设深水港的可行性进行实地考察。朱总理的话音一落,全场就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第二天当地的报纸都在头版显著位置对此进行了报道。巴方对朱总理表态的热烈反应,也充分显示了巴方对建设瓜达尔港的热切心情和对中方参与建设的热情欢迎。

大约两星期后,中国时任交通部长黄镇东就率团来巴考察,黄部长告诉我,朱总理出访回国后的第二天,就向他交代了考察任务。后来我把这一情况告诉了穆沙拉夫,他听后十分感动,说:“朱总理说到做到,雷厉风行,我要向朱总理学习!”

一天,当我和黄部长站在瓜达尔伸出海平面半岛的山上时,我问:“就从已考察的情况看,此处是否适宜建造深水港?”黄部长指着我们右前方的海水说:“你看,下面的海水颜色很深,这说明此处海很深,而我们脚下的半岛很高,构成了挡住这里常年西南季风的天然屏障,所以此处建深水港条件不错。”听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想:“看来,瓜达尔深水港有谱。”

瓜达尔港走上发展快车道

黄部长回国后不久,中国政府就决定参与援建瓜达尔深水港,并以无偿援助、优惠贷款和低息贷款等形式向巴方提供1.98亿美元融资,同时提供技术支持。双方还商定2002年巴国庆节时举行开工典礼。

中国政府派时任副总理吴邦国率团参加开工典礼。我陪吴副总理出席了开工典礼,看到巴方对典礼十分重视,会场布置得很隆重,并对周围采取了严密的安全保卫措施,海上有军舰巡逻。

2007年,瓜达尔港一期工程竣工,3个两万吨级泊位的多用途码头得以建成。第一期工程竣工后,巴方就港口的经营权进行了招标,新加坡港务国际公司通过投标获得了港口的经营权,但新加坡公司在接管后港口长期处于停顿状态,引起巴方强烈不满。2013年2月18日,巴基斯坦正式将瓜达尔港运营权从新加坡公司移交给中国公司。2013年和2014年,通过李克强总理和谢里夫总理先后互访,两国决定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并将瓜达尔港定为中巴经济走廊的南端起点。2015年,习近平主席对巴基斯坦进行了国事访问,确定以走廊建设为中心,以瓜达尔港、能源、基础设施建设、产业合作为重点,形成“1+4”合作布局。中巴双方签订460亿美元投资合作协议,自此瓜达尔港进入快速发展期。

中国公司接管瓜达尔港经营权后实施了一整套务实发展,不仅继续港口的基础设施建设,修复港口各项功能,并加快配套设施和民生项目如学校、职业培训、海水淡化、照明等项目以及机场、通港公路等的设计和建设,同时筹组瓜达尔自由区建设。2016年11月13日,随着首批集装箱运出港口,瓜达尔港正式通航。包括时任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陆军参谋长拉希勒及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孙卫东在内的中巴官员见证了首批中国商船从瓜达尔港出海。前此,来自新疆的货柜车队在严密安保下,将首批约300个货柜的出口货物浩浩荡荡运抵港口,装上货船。顺便提一下,为了庆祝瓜达尔港开航,中巴两国的艺术家在现场联袂进行了歌舞演出,在准备歌舞的过程中,艺术家还请我协助,将巴艺术家作词的歌颂巴中友谊的乌尔都语歌曲译为中文。

瓜达尔自由区项目建设现在正如火如荼展开,目标是打造巴基斯坦国际商贸物流中心、中巴产业对接互补平台。巴基斯坦目前已将瓜达尔港2000亩土地租赁给中国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租期43年, 用于建设瓜达尔港首个经济特区。

2001年,陆树林大使(左二)和部分馆员与时任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左四)及其夫人在中国驻巴大使馆合影。(资料图片)

中巴经济走廊成“第一乐章”

我感到,无论建设瓜达尔深水港,还是建设中巴经济走廊,都是巴政府和人民长期的愿望。在我出任驻巴大使期间,时任巴总统穆沙拉夫就多次说过,鉴于巴基斯坦的重要战略位置,它可以成为南亚、东亚、中亚、西亚之间的交通枢纽,成为中国的贸易通道和能源通道。建设中巴铁路也是穆沙拉夫总统首先提出的,他还聘请专家,就建设中巴铁路的可行性进行了研究。中巴就建设经济走廊达成协议后,巴领导人经常在国内外讲话中强调中巴经济走廊对巴基斯坦和地区发展的重大意义。谢里夫总理曾多次高度评价建设中巴走廊的国际意义,表示这条走廊预示巴基斯坦的未来,将使它成为这一地区的转口贸易中心,惠及30多亿人。巴希望瓜达尔港成为重要的经济中心,成为阿拉伯海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在2016年斋月庆典上,时任巴基斯坦总统马姆努恩·侯赛因说,巴中经济走廊具有改变巴基斯坦命运的潜力。巴方人士还强调瓜达尔港和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将为没有出海口的中亚内陆国提供一个最快捷的进出口港。为此,谢里夫总理出访中亚国家,鼓励中亚国家今后多使用中巴经济走廊和瓜达尔港。

中巴经济走廊和瓜达尔港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也十分明显。中国现正实施开发大西北战略,无论是建设瓜达尔港,还是建设中巴经济走廊,乃至建设“一带一路”,都将适应中国开发大西北战略的需要,一旦中巴经济走廊畅通,中国西部各省往西将获得一个便捷的出海口,其从中东和北非进出口的货物将比原来路线缩短80%,一旦中巴铁路和中巴之间的油气管道修通,中国从中东和非洲进口的石油,就可通过中巴经济走廊运回,这就十分有利于我国摆脱原来八成能源进口要依靠马六甲海峡的困局,有利于保障我国能源供应的安全。同时,随着产业合作的展开,中方可将自己已经成熟的产业向巴方转移,这既有利于巴方,也将有利我国企业走出去和我国产业升级。

所以建设瓜达尔深水港和中巴经济走廊适应中巴两国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需要,对中巴双方都是双赢的项目。这也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进展顺利,并成为整个“一带一路”项目中的旗舰项目和引领项目的重要原因,用王毅部长的话说,是“一带一路”交响乐中的“第一乐章”。

瓜达尔深水港和中巴经济走廊开建以来给巴基斯坦人民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其社会效应有口皆碑。“1+4”的建设规划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涉及社会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开始实施以来,正不断改善巴基斯坦基础设施、交通运输能力和工业生产水平,特别是对该国克服能源奇缺危机,正发挥重要的作用。原来,首都伊斯兰堡每天都停电数次,不但影响生活,也严重阻碍了工业的发展。目前已竣工的水、火、风、太阳能等各种能源项目极大缓解了巴基斯坦电力供应不足的局面,并对巴基斯坦调整电力能源结构、降低发电成本等方面产生深远影响。同时,随着走廊产业合作项目的上马,也将为巴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种大爱之树与邻分享果实

巴基斯坦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支持可以说是全民共识。今年巴政府更迭,正义运动党在大选中获胜,曾对中巴经济走廊有过微词的该党领导人伊姆兰·汗,在大选获胜讲话中立即声明,他过去对经济走廊讲的话,是针对谢里夫政府的,决不是针对中国的。他在就任总理的就职演说和会见中国大使时信誓旦旦地表示,新政府将坚决支持中巴经济走廊理念和走廊各个项目的实施,他还表示将在反腐和扶贫方面向中国学习。

中巴经济走廊的理念就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是“共商、共建、共享”,整个“一带一路”倡议体现的都是这个理念。这个理念与西方传统的“零和游戏”理念大不相同,像和煦的春风吹遍大地,使人们耳目一新。2015年巴基斯坦的英文媒体《观察家报》就当今各国领导人中谁是最强有力的政治家进行了三个月的公民投票,结果84.3%的参与者投给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为此该报专为介绍习近平主席出了一期特刊,许多人在自己的文章中高度赞扬习主席的外交思想,特别是“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发展理念和“一带一路”倡议。

2015年,我应巴基斯坦战略研究所的邀请,参加该所为纪念联合国成立70周年举行的国际研讨会,我在发言中引用了一句乌尔都文的诗,来说明中国倡议建设“一带一路”的原因:种树,就要种大爱之树,邻居的庭院里也能开花结果。

我说,中国愿与其他国家,特别是邻国,分享快速发展的成果,愿与他们一起和平发展、合作共赢,这是习近平主席倡议建设“一带一路”最重要的原因。

在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过程中,援巴建设瓜达尔深水港、建设中巴经济走廊是我亲历的两件事,这让我进一步体会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和对世界的重大意义,体会了为什么中国在世界上的话语权逐渐增大,逐渐走进世界舞台的中央,也愈来愈认识到党中央外交理念和政策措施的正确性。我相信,我们的外交理念和举措将会在国际上为中国赢得愈来愈大的回旋空间和发展余地,为中国梦的实现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

【外交官简介】

陆树林,1939年生,曾先后任中国驻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巴基斯坦大使,现为中国战略学会高级顾问、中巴友协执行理事,主编《我们和你们——中国和巴基斯坦故事》。曾于2002年获巴基斯坦总统“巴基斯坦新月勋章”,2011年获巴基斯坦亚洲文明协会“外交官终身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