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深陷被查旋涡 此前多位“身边人”落马

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深陷被查旋涡 此前多位“身边人”落马

三个月前,茅台集团、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即陷入被查旋涡,期间屡有袁仁国落马的传闻。今年落马的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被指与袁仁国“关系紧密”。权威消息人士称,王晓光也涉及茅台经营问题。

袁仁国 图/视觉中国‍

《财经》记者 张建锋 鲁伟 | 文 陆玲 |编辑

《财经》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三个月前,茅台集团、贵州茅台原董事长袁仁国即陷入被查旋涡,期间屡有袁仁国落马的传闻。12月7日,当地权威消息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袁仁国目前还没有被采取强制措施,对其涉及的问题仍在查,他的“问题多了去了”。

不过对于上述问题,茅台集团和贵州茅台对《财经》记者表示,具体情况不清楚。

在袁仁国时代,贵州茅台渡过萧条期迎来目前的高红利时代,并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

疯涨的价格,让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士获利颇丰。从今年8月份开始,贵州省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涉及多部门和地区,已经多名干部因收受茅台酒、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被查。而在此前,茅台曾有三名与袁仁国搭班管理层的原高层因受贿罪被处罚。

此外,今年落马的贵州原副省长王晓光被指与袁仁国“关系紧密”,王晓光涉嫌受贿、贪污、内幕交易。经有关部门调查,王晓光在很多方面“违纪违法”,其中包括“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

前述权威消息人士称,王晓光也涉及茅台酒经营问题。据《财经》记者了解,王晓光与袁仁国、茅台公司关系不错。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5月份袁仁国离职后,茅台开启了高层大换血,先后有多名高管离职。新高层的到来,让茅台集团能否实现营收千亿目标备受市场关注。

多名原高层受贿被查

《财经》记者从多渠道获悉,目前贵州省正在开展干部自查参与茅台酒经营情况。而在此前,茅台曾有三名与袁仁国搭班管理层的原高层因受贿罪被处罚。

人民网消息,2018年8月20日,仁怀市委常委会举行扩大会议,传达学习中央第四巡视组贵州省情况反馈会议和省纪委省监委《关于开展干部违规参与茅台酒经营问题自查清理的通知》精神。

贞丰县供销合作社联合社工作简报显示,全体干部职工认真填写包括本人、配偶、子女及其配偶以自己或者他人名义参与开设专营店、特约经销等茅台酒经营活动的,以及为亲友、其他特定关系人取得茅台酒经销资格打招呼的情况。

上述自查活动目前已经全面铺开。贵州国资委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正在开展相关工作。

上述自查工作与茅台酒高利润不无关系。自2018年以来,断货成为茅台酒的常态。飞天茅台市场价曾一度高达2000元一瓶,参与茅台酒经营人员获利颇丰,而且茅台酒也进入部分官员受贿的礼品名单。

今年4月份,贵州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副省长王晓光因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立案调查。经查,王晓光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从事营利活动并获取巨额利益,向管理服务对象借用巨额钱款谋利。

“王晓光也涉及茅台酒经营问题。”上述权威知情人士称。据《财经》记者了解,王晓光与袁仁国、茅台公司关系不错。

《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贵州省多名领导干部被调查,其中涉及违规收受茅台酒等是原因之一。如江县委原书记张广渊、凤冈县委原书记廖其刚收受茅台酒。

六盘水钟山区委原常委、副区长,六盘水梅花山旅游景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常务工作)郭锐严违规转卖茅台酒批条获利。

而在此前,茅台多名前高层因受贿而落马。

2016年3月,贵州省纪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集团原党委委员、贵州茅台原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谭定华严重违纪案进行调查。

细查发现,茅台酒经销商找谭定华妻子陈某,陈某出面揽活、收钱,谭定华负责“照单办事”。

曾任贵州省仁怀市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的原贵州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经理房国兴,2001年至2014年受贿所得赃款人民币1008.9186万元和赃物大众牌途锐轿车一辆,其于2016年12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贵州茅台原总经理乔洪利用职务便利,于2000年底至2007年3月期间,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共计1323万余元,另有折合人民币820万元的巨额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合法。最终,乔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贵州茅台2005年年报显示,当年乔洪任公司董事、总经理,谭定华为公司董事、财务总监,两人年薪分别为78.49万元、68.72万元。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6年8月份,贵州省纪委监察厅网站公布《省委第二十一巡视组向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反馈专项巡视情况》,茅台集团存在以下情况:干部选拔任用记录不规范;领导班子成员办公用房及公务配车超标;公务接待费未明显下降,支出不规范;领导干部出国(境)管理审核把关不严;工程超概算严重,国有资产闲置;债务和资产管理不善、违规组织职工投资关联企业等情况。

告别袁仁国时代

不可否认的是,贵州茅台的崛起与袁仁国的掌舵密不可分。

从2000年的营业收入不及五粮液的三分之一,到2017年全球最高市值白酒公司,袁仁国也是成就贵州茅台两市第一高价股的助力者。

自2018年5月10日不再担任茅台集团董事长职位之后,袁仁国鲜有在公开场合露面。在5月23日镇茅台国际大酒店召开的贵州茅台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上,其也未曾出席。

资料显示,袁仁国1956年出生于“国酒之都”贵州仁怀,先后任职过贵州茅台酒厂办公室主任、制酒车间主任、厂长助理、副厂长等基层职位。从1996年逐步进入管理层,至2000年,其曾任职茅台集团董事、副总经理、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贵州茅台总经理。

2000年12月起,袁仁国任贵州茅台董事长,兼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副董事长、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董事长。贵州茅台进入袁仁国时代。

时年,贵州茅台主营业务收入仅为11.14亿元,净利润为2.51亿元,距离当年度五粮液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9.54亿元、7.68亿元的数字,还有不少差距。

随后一年,贵州茅台正式登陆资本市场,至2008年,公司进入快速发展期。

期间,在袁仁国的掌舵下,贵州茅台聚焦茅台酒和系列酒的基础上,公司收入大幅增加。2005年贵州茅台净利润为11.19亿元,超越五粮液。

2008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2.42亿元、37.99亿元,超过同期五粮液的79.33亿元、18.11亿元,正式奠定了其国内白酒龙头的地位。

行业内的率先培育民间消费群集及控量保价等措施,让贵州茅台的业绩在调整期仍较为可观。

2013年-2014年,贵州茅台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6.88%、2.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幅分别为13.74%、1.41%,业绩增速远超五粮液和泸州老窖。

2018年第一季度,贵州茅台营业收入为174.66亿元,同比增长31.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07亿元,同比增长38.93%。

随着业绩持续提升,自2016年以来,公司股价连创新高,接连突破400元、500元、600元、700元、800元大关,目前毫无争议的成为两市第一高价股。2017年4月份,贵州茅台每股价格接近400元之际,其市值就已超过全球第一酒厂帝亚吉欧,问鼎全球白酒生产企业的第一把交椅。

2018年12月7日,贵州茅台每股收盘于587元,是当日两市第二高价股长春高新194元的三倍。

股价的高企是市场对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可,但贵州茅台也被指股价过高,中小投资者难以分享公司业绩和股价上涨带来的红利。

《财经》记者从此前贵州茅台召开的2017年度股东大会上获悉,有投资者现场提问,贵州茅台股价高企与袁仁国时代不主张送转股有关,很多人买不起一手茅台股票,而苹果、腾讯都有大比例送股,目前公司无需再考虑第一高价股的问题,因此建议贵州茅台可以考虑送转股,让中小投资者能买得起茅台股票,让更多的投资者成为茅台股东。

回顾贵州茅台近年来分红情况,公司现金分红金额无疑巨大,但送红股数、转增股却很少。

《财经》记者统计发现,如2007年至2017年,贵州茅台仅在2010年、2013年、2014年度进行每10股送红1股,其余年份并无送红、转增股。但在现金分红方面,在2013年至2017年分红年度中,贵州茅台每10股派息数(元)(含税)分别为43.74元、43.74元、61.71元、67.87元、109.99元,现金分红的数额分别为45.41亿元、49.95亿元、77.52亿元、85.26亿元、138.17亿元。

数据来源:《财经》记者根据贵州茅台年报整理。

“相对于贵州茅台新任董事长李保芳而言,袁仁国在股东大会上与投资者交流相对较少,稍显沉默。”一位机构投资者曾对《财经》记者表示,但其对白酒市场趋势判断还是比较准确。

茅台高层大换血

11月28日,此前任职贵州省水库和生态移民局副局长的李静仁,以99.4125%的投票当选贵州茅台董事,今年10月份其新的履历为茅台集团党委委员、董事、副总经理、总会计师。

10月,曾任贵州盘江煤电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的王焱当选贵州茅台董事,其在今年9月份空降茅台集团担任党委委员、副书记、董事。

相对于上述两名新高管,在今年5月份成为茅台集团、贵州茅台新任董事长的李保芳在茅台担任高层的时间相对较久。其2015年8月份担任茅台集团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代行贵州茅台总经理职责。在此之前,李保芳的职位为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省委国防工业工作委员会书记。

新高管到任的背后,是更多的原高管的离开。自2018年5月份自今,茅台已有多名高管离职。

11月份,王崇琳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长,调往贵州省交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工作。王晓维被任命为茅台酒销售公司委员会委员、书记,被推荐为茅台酒销售公司董事、董事长。

今年10月份,杨建军志不再担任茅台集团总会计师职务。

此前一个月,赵书跃因到龄退休,不再担任贵州茅台董事及董事会审计委员会等职务。同时,其也不再任职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副书记。

7月份,李贵胜因病不能履职,不再担任贵州茅台副总经理职务。

除了高层变动外,茅台集团旗下各部门也出现大规模人士变动。

9月份,茅台集团调整及提拔任用的职工250多人,此次人事调整是近年来茅台集团规模最大的一次,其中72人交流调整,180人提拔任用,涉及范围含机关、后勤辅助、生产车间、子公司各个系统。

随着新高管的陆续到来,茅台集团2019年能否实现千亿规模的营收目标也被市场所关注。

贵州茅台2018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22.42亿元,同比增长23.07%;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247.34亿元,同比增长23.77%,扣非后净利润249.29亿元,同比增24.11%。

而在第三季度,该公司营收为197.18亿元,同比增长3.81%,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89.69亿元,同比仅增长2.71%,大幅低于市场预期,也与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40.82%的增幅形成巨大反差,公司业绩增速进入换挡期。

茅台集团2017年营收为764亿元,预计2018年含税收入为900亿元。

一位私募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虽然高层变动较大,但茅台的经营体系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较为完善,实现千亿目标的概率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