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民族主义也有退潮时?上篇:天皇与麦克阿瑟的合影惹众怒

日本民族主义也有退潮时?上篇:天皇与麦克阿瑟的合影惹众怒



作者:傅伟栀

1952年4月28日晚10点,《旧金山对日和平条约》正式生效,日本重新恢复主权。对于曾经在侵略战争中高呼着“翼天壤无穷之皇运”、在战败前夕依旧叫嚣着“一亿人总玉碎”的日本民众来说,这本应是举国欢庆的时刻。然而,在那个夜晚,东京的大街小巷都非常安静,没有什么庆祝,仅仅有二十多人跑到皇宫前欢呼万岁。银座的一家百货商店,仅仅售出了大约100面太阳旗。距离战败才过去六年,大多数日本民众的行为便从昔日爱国的狂热淡化成了对国家状况的漠然。

日本首相吉田茂作为代表在《旧金山和约》上签字

《旧金山和约》缔结当晚日本民众的淡然表现并非偶然,而是战后日本社会迅速进入民族主义退潮期的表现。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战败,近代以来日本国内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受到重大挫折,类似“日本已成为‘四等小国家’” 的言论甚嚣尘上,日本由此进入了一段民族主义的退潮期。

那么,这场民族主义退潮的真实原因究竟是什么?日本民众又为何能在短短的几年之内完成“爱国者”到“路人”的转变呢?

一、天皇的“人格化”

明治维新后,为尽快建成“举国一致”的民族国家,日本以天皇为中心,建立起“天皇制民族主义”。而为了巩固“天皇制民族主义”,在统合王权、国权与民权之外,统治者将神权也加入到了“天皇制民族主义”的构建之中 。于是,天皇便以“现人神”的形象,成为了近代日本“天皇制民族主义”的核心。

明治二十二年(1889年)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规定了天皇统治日本的“国体”

作为“现人神”的天皇不仅是一个单纯的国家元首,更是战败前日本民众坚定信奉的“真神”。在日本即将战败的1945年中旬,日本的大多数国民依然相信,在最后的一瞬间,天皇会招来‘神风’保护日本”, 就像在镰仓时代抗击蒙元一样。

然而,1945年9月27日,一张麦克阿瑟与裕仁天皇的合照在日本报纸上发表,引起巨大轰动。照片中,麦克阿瑟不仅高出天皇两个头,而且站姿随意,敞着领口,而裕仁天皇却显得僵硬和木讷。战败前,裕仁天皇的“御真影”曾被妥善存放在全国各地,这些“御真影”中的天皇气势雄浑而威严。

像麦克阿瑟这般随意地同天皇合照,而天皇的形象又显得如此糟糕的照片,一经发表自然引起了全日本的震动。内务省的省查官试图召回刊载这张照片的报纸,一些日本国民也因这张照片而产生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年长的人愤慨于麦克阿瑟的那种漫不经心的姿态,而更多人却是感到天皇竟显得如此懦弱,民族主义情绪在那一刻受到了情感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

1945年9月27日,裕仁天皇在东京GHQ与麦克阿瑟合影

更令日本民众感到震惊的事情发生在1946年元旦。那天,裕仁天皇发表了题为《关于新日本建设之诏书》的讲话,宣称:“朕和诸等国民之间的纽带,是依靠互相信赖、互相敬爱所形成,并非是单靠神话传说而生出,而说朕是神,日本民族有比其他民族更优越的素质,拥有能扩张统治世界的命运,这种架空事实的观念,也是无根据的。”

裕仁天皇通过这一讲话,亲自否决了天皇的“神格”,并将天皇“人格化”,这一讲话后来被称为“人间宣言”。天皇“神格的否定”,被看作是他对构成战前天皇崇拜和极端民族主义核心的神的血统的虚妄性的真诚否定。

合照的公布和天皇“人间宣言”的发表,标志着以天皇为中心的“天皇制民族主义”的终结。合照公布后,日本许多报纸都认为日本已经成为受人宰割的“四等小国”,在战后食不果腹的年月,这种内心中的屈辱感不可谓不深刻。

在“人间宣言”发表后不久,民众中甚至开始流传起颇多关于天皇的笑话,一则有关天皇的淫秽笑话曾流传甚广:为什么麦克阿瑟是日本的肚脐眼呢?因为他就在“朕”之上嘛。而在日本的俚语中,“朕”与“阴茎”(チン)同音。战前至高无上的天皇,在战败后竟成了“笑料”。这直观反映了天皇形象的彻底崩塌,更展现出“天皇制民族主义”瓦解与民众展现出的种种“大逆不道”的行为之间的必然关系。

无论是麦克阿瑟与裕仁天皇的合影,还是裕仁天皇亲自发布的“人间宣言”,都对近代以来日本“天皇制民族主义”的瓦解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而作为近代高涨的民族主义的核心的“天皇制民族主义”的瓦解,造成了战后初期整个日本民族对天皇认同的淡化,进而形成日本已经是“四等小国”的悲观情绪,日本民族主义情绪开始迅速退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