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冬雨蔡康永抢着爱他,梁洛施骂他“坏”,他到底有什么魅力?

周冬雨蔡康永抢着爱他,梁洛施骂他“坏”,他到底有什么魅力?


文丨山野


《奇葩说》有一个典型的“直男求生欲测试题”,而薛兆丰的回答,堪称蠢萌。

“如果我们分手了,第一件事你要干嘛?”“我去喝酒。”



“我刚才吃药的时候看着窗外,你猜我看到了什么?”“飞机。”



一旁的李诞“恨铁不成钢”地说了正确答案,哄笑声四起。他低头腼腆地笑了一笑,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能不能理解这道题真正的内涵。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犯傻”。


提及初吻,他直言——“我对初吻的感觉一般般,大概是方法不对。”

有辩手讲到动情之处时,全场导师不忍奇袭。可他却像个愣头青一样毁气氛地说——“你跑题了。”



马东预告下期有周冬雨当嘉宾,50岁的他不懂就问:“谁呀?”

等到周冬雨来了,他则十分诚恳地求加微信。

最后一期节目下来

周冬雨成了他的迷妹

还跑去大学听他演讲



这个被马东称之为《奇葩说》上“情商底线”的直男,穿着刻板老套的西装,似乎永远都get不到综艺节目的笑点,只会不苟言笑地论述着自己的观点。



综艺节目之外的薛兆丰,是北京大学法律经济学研究中心联系主任。

近年来,他从象牙塔回归人间,从庙堂走向江湖,他的知识付费专栏累积销售5000万人民币,成了金钱世界的人生赢家。



可真正吸引人的,并不在于他的名声和资本,而是才华和人品。




《奇葩说》有一个经典辩题——“婚前该不该在房本上加上女方的名字”。

薛兆丰开门见山地说:“婚姻就是夫妻合伙办企业”。



这确实有些不解风情。

浪漫主义者首先不赞同这句话:婚姻明明是“余生是你”,可在你眼中却成了“金钱交易”?!

大多数男人对这句话,也只能认同一半。婚姻是办企业,但往往丈夫作为家庭主要的收入来源,是企业里的董事长,妻子并不是总经理,而是董事长秘书。

在他们眼中,这个企业的法人,理应只留下丈夫的姓名

面对重重疑虑和质疑,薛兆丰先是一语道出——“夫妻双方理应在婚姻中共同付出”:

结婚就是办企业、签合同。办的是家庭企业,签的是“终身批发”的“期货合同”。双方拿出自己的资源办企业,而男女给出的资源包是不一样的。



更高明的是,他打破了一个广泛的误解——“金钱”并不能作为衡量家庭成员付出的唯一标准:

传统的婚姻关系中,女性即便不是家境经济的主要来源,但她在婚姻中付出的代价是早于男性的



这包括了:婚后的妻子要生育、抚养家庭、照顾家庭。而丈夫的作用,通常是“大器晚成”,往往体现在30岁、40岁以后。



于是,女方做播种、施肥,而男方负责收割。负责收割的那个人,就比较容易敲前面付出者的竹杠。




因此,女方在进入这段关系后,其实要问男方要一点抵押,表示一下。如果万一出了问题的婚姻,做一点垫底,这没有错。



他用冷冰冰却又无法反驳的经济学逻辑,为多年来夫妻间多少会忌讳的争议一给了一个公正的答案:


一方面,婚前的女性,应学会表达和争取自己的权益。其实,要求房本写上自己的名字并不是“算计”和“拜金”,而是对未来抵御风险的保障。

毕竟,妻子纠结“名字”的背后,不过是为了换取一份心安。

另一方面,他又点拨了男人的困惑,缓解了他们对于这类问题的敏感,提醒了他们妻子对于家庭的付出,从时间轴来说是早于丈夫的。

而这些无形的劳动和付出,恰恰是被忽视和低估的。

你看,薛教授眼中不只有冷冰冰的数理定律,还有这体察人间的温情。


他对于“真爱”的解读,残酷中带着一丝温柔。

对于薛教授来说:罗曼蒂克故事所追求的完美恋人,是假象和幻想。他利用统计学,抛出一个残忍到无法直视的“真相”:

“如果世界上有两个人是彼此一生中的唯一的话,那他们这辈子,不会见面。”



接着,他继续解释:

世界上的人口有70亿,试想一下有70亿颗绿豆在一个大缸里面,而两个红豆是它们彼此生命中的唯一。把它们放进去,搅啊搅啊,它们会碰上吗?



无论你我对“完美”的执念有多深,我们都只能回答——不会。

他总结道:

“我们海誓山盟许下终身承诺的那些人,实际上只不过是我们身边觉得差不多的时间到了,才挑选的人。”



正因这种必然的“不完美”,我们才要学会接受残缺的一面。

“愿不愿意跟一个人结婚,不是看最高处,而是看最低处。不是说这个人状态最好的时候,于是我就要执着的、一点都不打折扣地要求ta一直保持这样的高度。”



所以他更愿意见到妻子不那么精致的一面:她可以放心脆弱、适当胡闹、偶尔邋遢。

因为只有接受不那么完美的一面,才能全然爱上她的全部,并且义无反顾。所以啊,比起“完美的爱情”,我们真正该追求的,是“合不合适”。

毕竟,“你能找到自己最合适的人,那才是真正的成功。”



或许,我们的枕边人就是那个在彼此的磨合中,逐渐“合适”的人。阴差阳错中我们携手一生,不是因“完美”而坚持,而是明知对方不完美,依旧能携手走下去的笃定。

就像张爱玲告诉我们:因为爱,所以慈悲。以为懂得,所以宽容。


你看,经济学和文学也可以是殊途同归的。

有这样一道辩题:男朋友隐瞒贫穷和隐瞒富裕哪一个更不可饶恕?

薛兆丰认为:“男人可以贫穷,但不能隐瞒。”

“贫”和“富”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贫是当前没钱,意味着短暂的窘迫。中文里的穷是“尽”,象征着没有希望。




在他眼中,年轻人最大的竞争力就是“年龄”,他可以不断试错,更不会山穷水尽,扛过去,柳暗花明又一村。

而隐瞒贫穷,更多是对自我潜力的不自信。“真正内心强大的人,哪怕现在活在阴沟里,也相信总有一天,能给你朗风明月,并且愿意为之努力。”

难以置信,这个一向“毫无求生欲”的男人能说出这么浪漫的情话!



这种将贫穷拆分为二的经济学“鸡汤”,让我意识到:其实人的迷茫更多源于“短视”,所有人都只在乎地上的六便士,没有人愿意抬头看看月亮。

某个时期的我们,也曾穷困潦倒,被生活压垮了自我。可跌倒后不要自怨自艾,你需要的是克服那些对未知的恐惧,纵使对现状再不满,你还有未来可以闯。

就像木心的那句话——所谓无底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好看的皮囊见多了,才发现真正吸引人的是薛兆丰这类有趣的灵魂。

理性至上,却又不失温柔坦荡。


他们没有油腻的套路,只有纯粹的真诚。可以凭借深厚的知识滤镜,去清醒冷静地对待这个世界。

虽然用经济学思维解决问题看似冷冰冰的,却也真的很实用。



前段时间,看到有个女孩截了和男友的聊天记录。当时她正被繁琐事务搞得焦头烂额。

她找男友倾诉,得到的是这样的回复:



男友没有置之不理,也不是简单哄哄敷衍了事。而是理智、耐心地帮她梳理接下来的待办事项,全程有条不紊,充满逻辑。

有人评论说:这样的男人,真的太少了。

是啊,如今人们的感情被掺杂了越来越多没有意义的事物。套路多了,真诚少了。谎言多了,坦白少了。徒有其表的敷衍多了,持之以恒的坚守却少了。

而一个真正成熟理智,并且温柔真诚的男人,他应该具备以下特质:

共进退。他头脑清醒,行动力超强,当你身陷囫囵一筹莫展时,他不会无视敷衍,而是会陪你共同面对和承担。治愈。比起说教和指责,温柔也是一种力量。遇到问题时,他会温和地指出症结所在,懂得体谅与包容。安定。他的冷静和克制,会换你一份心安。偶尔疲惫时,你可以卸下盔甲,全然将自己交给他,因为你相信他会为你兜底。尊重。你会被他的理智和冷静吸引,即便你崇拜他、仰望他,他也绝不会俯视你、小瞧你。


或许他情商没那么高,不懂得浪漫和说笑,可他一言一行渗透出的成熟与温柔,会让你心满意足,然后会心一笑——

大抵这才称得上——Smart is the new sexy.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