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出兵只为一个人,险些坏了朱元璋的大事,但很值得

一次出兵只为一个人,险些坏了朱元璋的大事,但很值得

朱元璋在创业过程中,用兵非常谨慎,很少冒险。但在至正二十三年初,他亲自率军前往安丰,救援刘福通和韩林儿,遭到刘基的反对,但朱元璋坚持己见,结果险些酿成大祸。

那么,朱元璋为什么如此无私无畏,一定要去救援韩林儿?

这其中的原因,说起来有些复杂,需要我们了解元朝末年的一些形势。

元末天下大乱,各种势力纷起,许多势力都有宗教背景,比如明教和它的变种。这些势力主要可以分为红巾军系列和非红巾军系列。

红巾军以红巾为号,烧香、拜弥勒佛,所以又称香军,得到中原、湖广、江南等地贫民的热烈响应,势力迅速壮大。

红巾军中最强的两股势力分别由刘福通和徐寿辉领导,在至正十一年起兵。徐寿辉这一支的精神领袖是彭莹玉,后来分成陈友谅和明玉珍两支。刘福通这一支的精神领袖是韩山童。韩家是白莲教世家,刘福通等人大力宣称韩山童是宋徽宗的八世孙。

至正十二年,郭子兴在濠州起兵,成为红巾军的一个小的分枝,而朱元璋最初只是郭子兴手下的一员小兵。

非红巾军势力的主要力量是江浙一带的张士诚和方国珍。

韩山童被捕后,至正十五年,刘福通迎立他的儿子韩林儿登基,号为小明王,国号为宋,年号龙凤。同年郭子兴死去,韩林儿委任他的儿子郭天叙为都元帅,朱元璋为左副元帅。

龙凤二年,朱元璋升任枢密院同签,龙凤五年升任仪同三司江南等处行中书省左丞相。龙凤七年,朱元璋被封为吴国公。

龙凤九年也就是至正二十三年二月,张士诚派大将吕珍包围了韩林儿、刘福通所在的安丰,也就是今天的安徽寿县,刘福通请求朱元璋救援。

从朱元璋参加起义到明朝建立,十多年中间,朱元璋一直都认为自己是小明王韩林儿的臣下,使用龙凤的年号,接受韩林儿的封赏。现在韩林儿和刘福通陷入险境,朱元璋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要亲自出马,与徐达、常遇春率军前往安丰。

刘基却反对这种冒险,认为“汉、吴伺隙,未可动也”,就是担心陈友谅、张士诚趁机攻打南京。《国初事迹》中记载了刘基的另一种担忧,就是如何安置韩林儿:“不宜轻出,假使救出来,当发付何处?”

朱元璋和手下的武将都出身于社会底层,深受明教的影响,而刘基、宋濂等儒生在这方面很有免疫力,韩林儿在他们眼里自然就没有那么神圣。

但朱元璋认为,如果张士诚拿下安丰,控制了韩林儿,势力必定更加壮大。至于如何安置韩林儿,朱元璋未来会用行动给出答案。

三月初,朱元璋率军杀向安丰。此时吕珍已经拿下安丰,杀死刘福通。朱元璋很快夺回安丰,带着韩林儿回兵,把他安置到滁州。同时派徐达顺便攻打庐州,也就是今天的合肥,结果打了三个月,竟然打不下来。

这期间,陈友谅亲自率领几十万大军围攻洪都,幸亏朱文正等人顽强抵抗。形势危急,朱元璋赶快召回徐达等人,匆匆赶去救援洪都,最终消灭了陈友谅。

后来,朱元璋和刘基谈起这段经历,有些后怕,说:“不听君言,几失计。”

当朱元璋救援安丰时,如果陈友谅胆子更大一些,率领水师顺江而下,直接攻打南京,或者张士诚乘虚而入,后果都不堪设想。

所以,刘基当时的看法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刘基的眼光终究只是军师的眼光,做为统帅的朱元璋比他看得更高更远。如果再给朱元璋一次选择的机会,他仍然会冒险去救韩林儿,因为小明王终究是个皇帝,把他握在手中的政治意义太大了。

朱元璋登基之前,派廖永忠前去滁州迎接韩林儿到南京,船行到瓜步,突然沉入江中,韩林儿丧命,刘基曾经担忧的难题就这样被朱元璋轻易解决了。

于左 撰